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畅销书作家 Jonathan Lethem:超级英雄电影让人失望

jonathan-lethem

《The Fortress of Solitude》的作者、畅销书作家 Jonathan Lethem 被人们看做是超级英雄主题的推动者,但是,他并不喜欢现在的超级英雄电影。在 Wired 网站的播客 Geek’s Guide to the Galaxy 中,他表达了对这些电影的失望态度。

“我觉得,超级英雄电影是最让人失望的电影类型。在我看来,这些电影属于到达即死的东西。” 他说,“ 我甚至不能去挑选一下,‘哦,有三四部好的。’ 我从中看不到任何的活力。”

Lethem 说,漫画书是一种独特的叙事媒介。它让人感到愉悦,但是,当漫画书转换为动作电影后,效果却不好。“在我看来,漫画书与 CGI 超级英雄电影之间存在一种基本层面的断裂。”

watchman

(图片来自 picclick)

在童年时期,Lethem 爱上了超级英雄漫画,而这些漫画也深刻影响了他的作品。不过,在他 20 岁的时候,阿兰·摩尔的《守望者》出现了。他认为,这部作品是对超级英雄 的终极解构。从那时起,他就很少阅读超级英雄主题的漫画书了。

“它表达的意思是,‘这些角色是令人难以忍受的矛盾体,无法长久存在下去,” Lethem 说,“我认同阿兰·摩尔在《守望者》中的解析。我觉得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philip-k-dick

(图片来自 jacobgood)

关于自己的成名

在此次访谈中,Lethem 谈到了自己成名作。“我第一部重要作品是个短篇,发表在《阿西莫夫科幻杂志》上。故事的名字是 ‘The Happy Man’。它立刻成为人们探讨和评论的对象,并且被提名星云奖。这让我感到非常高兴和惊讶。我坐飞机到了亚特兰大,参加星云奖颁奖典礼。在那里,我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他们很快就把我当做了同伙 。因此,这是一种社交上的 。突然,我觉得自己找到了部落。”

关于 Super Goat Man(超级山羊人)

“Super Goat Man 这个角色,我是以艾伦·金斯堡为原型的。他的勇气是超级英雄式的,极具魅力,同时又极为荒唐。一方面,他能够改变一切,促进文化变革,另一方面,他也可能被人们束之高阁。在里根时代,金斯堡就像是个历史遗存,被人们轻易地嘲笑。因此,Super Goat Man 想要成为一个象征,代表了所有令人难解的东西。”

关于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

“19 岁那年,我从大学退学,跑到了伯克利。在那里,我与“菲利普•迪克协会”建立了联系,把订阅邮件投递给那些喜爱菲利普·迪克的人。最高峰的时候,大约有 800 人收到这些订阅邮件。当时,书店销售的菲利普·迪克小说只有《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而且还不是这个名字。那个版本是与电影相关的,封面上是哈里森·福特(那部书被雷德利-斯科特改编成电影《银翼杀手》)。那些读者、评论家和信徒改变了文学史。他们把菲利普·迪克从美国文学的边缘拯救回来了。”

题图来自 theaesthete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