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线性资本王淮:所谓极客,在于冲动与务实并肩

线性资本王淮:所谓极客,在于冲动与务实并肩

2012 年春天,从 Facebook 离职回国的王淮在薛蛮子的家里遇到了张川,与这个曾任京东、天猫高管的男人畅聊许久。深夜,北京城降下一场瓢泼大雨。薛蛮子打了个哈欠,很自如地上床睡觉去了,剩下王淮、张川与薛蛮子的助理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窗外的大雨似乎要冲垮整个京城,但天色已晚,总不可能赖在老薛家里不走。王淮咬咬牙,扯了扯张川的袖子,三个人硬着头皮出了门。

如今,王淮回忆那次相遇,仍然觉得很有戏剧性。“和所有故事的开端一样,必须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然而事实上,三个人当晚远比小说中的主人公更狼狈,大风大雨打不了伞,他们在小区门口的小卖部要了三个塑料袋,套在头上挡雨,就这么顶着风雨走回了家。一见面就“共历风雨”,王淮与张川一见如故。

“我与 Micheal(张川)的背景虽然很不同,但还是很互补的。”王淮说,两个人回到上海以后,合伙一起看了三四个月的项目,凑钱做出了几笔投资,效果不错。“2014 年 9 月,我们想了想,决定把这个游戏升级一下。”王淮说,于是就有了线性资本。两年的时间里,他们在科技圈先后参与投资了点融网 、地平线机器人、Rokid、同盾科技、漏洞盒子、决胜网、神策等项目,所有的项目平均回报率超 3 倍。

王淮,这个帮助扎克伯格在 4 年里将 Facebook 的用户数量从 2000 万做到了 8 个亿的男人,如今是创投圈出了名的极客。然而现在人们谈到极客,就一定会谈到中秋节阿里刚闹出的“程序员写代码抢月饼被开除”事件。网上两派激烈的争论帮不少国人普及了“极客精神”这个词。关于这件事,王淮的态度很鲜明:“不就是写个代码去抢月饼,换成是我我也会干。只要是写代码可以完成的事,就不要人去手动。这是作为一个极客的基本素质。”王淮说:“除非你明确地标注了不允许通过技术手段解决问题,不然没有禁止即是合理,除非是常识性的底线。”在王淮眼里,只在老板要求时才写代码的程序员才是最可悲的,这种人根本算不上极客。“我哪会把这么一点小事就上升到价值观的层面啊,根本就不会考虑那么多。我明明知道我可以通过技术去简化问题你却定规则不让我做,这才是人性虐待呢。”

那么到底什么是极客?王淮给出了两个关键词:冲动、务实。“遇到问题,我会想要把它干掉,不去前前后后顾虑那么多,just do it。”王淮说:“着手去做以后,我要取得一个成果,不能虎头蛇尾,最终要 solve the problem。”冲动与务实构成了王淮极客精神的核心,也成为了他在创投圈儿行走的一贯风格。

王淮把对极客精神的理解带入了日常的投资活动之中,在充溢热情的同时保持头脑的清醒。数据金融科技是线性资本专注的领域之一,虽然互联网金融在如今正面临着严厉的监管,但王淮仍然看好这一领域。“线性资本关注的数据金融科技有别于普通意义上的互联网金融。”王淮说,“我们关注的是如何利用科技的力量使金融类的生意运转的更顺滑,更高效。”什么是金融?在王淮看来,金融不像很多其他的领域直接跟生产力相关,它其实是生产力的一种润滑剂。“我把它理解为一种时间和空间上的错配。”王淮说,简单地讲,就是资金从富余的地方流向稀缺的地方,然后在这个过程中产生更大的价值。

“然而在这个互联网金融的市场上,太多的企业仅仅是把传统模式从线下搬到了线上,做的仍旧是低端的创业,本身并不能颠覆这个行业。”王淮认为,支付宝虽然把支付的流程从线下搬到了线上,完成了一次“伟大的搬运”,但仍旧只是一个搬运工,并没有对金融数据的风控做出质的改变,没能主动引导资金流去往最能产生价值的地方,也没能让资金流在“错配”的过程中降低它可能要承受的风险。“但这只是历史阶段的问题。互联网金融的萌芽已经积累了第一批的用户数据,这些数据反映了用户的财务状况。”在王淮看来,接下来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应该摒弃低端的无序竞争,转而利用科技和数据的力量,去引导资金高效流动,同时降低风险。“其实就是做资金流的管理。”

在这一领域,王淮投资了点融网,并表示一直在关注区块链、智能投顾机器人、电子合同等的项目。“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用技术来使金融业务更高效而低风险地进行,这样的创业机会还有很多。”据介绍,点融是一家利用互联网技术和金融创新使投资与借贷更透明、高效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可以看出其讲究利用技术手段以严密控制风险的特点,也与王淮的理念不谋而合。

点融的高管团队中,有不少毕业于哈佛、斯坦福等名校的高材生,而这种情况在王淮投中的科技类项目中并不少见。早年投身硅谷创业浪潮,中年回国转行做投资,几十年的经历帮王淮形成了国际化的视野。那么在中国做科技创业,与美国有什么不同?王淮认为,中国的商业化,尤其在过去几年,比美国浓度要强,阶段要早。“创业者跟这个投资人聊的时候,总被要求在商业化上面有深入的思考,但美国人对这块的考量要低很多,因为在中国如果这方面没有思考好的话,在成长过程当中很容易死掉。”相比美国,中国式创业竞争更激烈,也更显浮躁。创业者总是在追逐风口,投机心理很重。“美国的科技团队对商业化的东西考虑得会少一些,科技天才们考虑更多的是如何把产品做好。但在中国,如果你的创业项目不在风口上,你就要期待你的投资人是非常冷静的,他要对这事情有信心,并愿意顶住自己公司里面其他同事的压力想办法跟你一起支持下去,”

如今,距线性资本成立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年。前几天,这群极客又办了一件拉风的事儿。线性资本宣布完成二期双币基金募集,管理总规模约 1 亿美金。这笔钱,王淮打算将它用在泛智能、数据金融科技和 AR、VR 三大领域。“我们强调能给创业者带来三个方面的服务。”王淮说,他们将服务划分为 key moment advising(关键时刻的建议),key personnel recruiting(关键人员的招聘)和 key round financing(关键轮的融资)。在王淮看来,线性资本之所以能做这些,一是因为团队本身的技术背景和企业管理背景,二是因为混迹技术圈和投资圈多年积累的人脉资源,三是他们有众多国际化的 LP 资源。

或许王淮他们想做的,就是帮助那些技术牛逼却不善言辞,还总有些偏执和小骄傲的创业极客们,少走弯路吧。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