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你觉得“共享单车”不work?至少听听摩拜投资人怎么说

你觉得“共享单车”不work?至少听听摩拜投资人怎么说

熊猫资本联合创始人李论

最近大家的朋友圈被无桩共享单车刷了一次又一次,这边摩拜与ofo风头还没过去,小鸣单车和优拜单车以也迅雷之势,在短时间内融到了大笔的钱。与此同时,共享单车仍然面对着很多人的质疑,比如真的能赚到钱吗?商业模式成立吗?邦哥带着这些疑问,采访了摩拜单车投资人,熊猫资本(以下称熊猫)创始合伙人李论,听他讲讲投资摩拜的前因后果。

“不管看业务,还是讲情怀,我们都对摩拜是认同的”

李论从业务和情怀两个角度和邦哥聊了熊猫投摩拜的原因。从业务角度来说,熊猫对摩拜的数据模型非常认同。摩拜一直都有一套比较完善的模型,比如车的制造成本(李论表示外面说的3000/辆比较夸张)会比普通单车高很多,但是每辆车的使用周期比较长,是4-5年的折旧。熊猫认为这个项目的好就是因为车贵,有GPS,可以报错维护,是实心轮胎而非链条驱动,导致它的使用年限长,维护成本低,才能完成整体假设。李论提到,摩拜后期量产,成本会再降低。摩拜的商业模式也很清晰,是产品驱动的公司,靠租金挣钱。李论告诉邦哥,仅靠租金,上海10月已经有利润了。

从情怀角度李论认为,摩拜是中国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由中国的创业公司做出的生活方式输出。“我们做了20年的创业,前15年完全是在模仿,没有创新,我们有人口红利和市场规模,然后国外有什么,我们就抄一个。”以往国内外的公共自行车都不是无桩的,而有桩和无桩的区别,决定了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摩拜用技术手段解决了桩子的问题,以无桩自行车形式回归城市,成为了改变人和城市发生关系的交通方式。以往的交通是点对点的,通勤过程是隔离的。每个人生活影响力的半径很有限,但自行车可以扩大人的活动半径,在更大范围内探索这个城市的美好之处。“摩拜是智能自行车,后面可以有自己的地图,为骑行者规划骑行路线,产生美食地图、购物地图,用户可以随时骑随时停下来,拍一拍风景。”李论对邦哥讲到。所以,摩拜不只是解决点对点的通勤问题,而是在重新构建人和城市的关系。

李论认为,摩拜的创始人是它的另一优势。“Davis(CEO王晓峰)年龄比较大,决断力能力和执行能力很强,是一个运营缜密的人。另一个女生胡玮炜(摩拜单车创始人)则有着敏锐的直觉,在使用普通车还是自己造车这件事上,胡玮炜坚持要自己做一款车。这两个人搭配的很好,对用户的判断感觉很好。”

李论说道,王晓峰还在Uber工作的时候俩人就认识,一直都有一些共同的朋友。去年两个人聊天,王晓峰对摩拜的事三缄其口,有点保密。今年年后两人再碰面,摩拜处在融资阶段,在见了许多投资人之后,和熊猫结下了缘。

对于各家单车的竞争,李论表示,这次不可能像滴滴当年那样用补贴的方式做:打车的单价较高,还可以用补贴,但单车单价就很低了,没法再用补贴。各家竞争,最重要的还是车的数量:补贴再多,用户想用车的时候眼前没有,也没用;同理可解释,流量导入也没用。竞争砝码只有一件事,就是大家比赛投车。

关于熊猫资本:这家年轻的投资机构,和其他VC有何不同之处?

“首先是文化不一样,”李论对邦哥讲到:“基金是重度依赖人的,企业文化很重要。我对熊猫最大的信心就是对我们团队的信任。”熊猫资本强调每个人对自己真诚的同时,对别人真诚。“我们不会为了照顾谁的面子虚与委蛇。一开始会有人说,你们四个合伙人会不会有点多,但现在我越来越觉得只要四个人之间有信任和了解,四个人是非常好的机制。”李论对邦哥讲到,一个人一定有盲区,而四个人就会解决这个问题。

此外,要有高效的决策机制。案子来了以后,熊猫会先根据各自的领域分配案子,“哪怕是我找来的案子,谁最擅长我就把案子给谁。如果他觉得靠谱,我们四个人就同时来看。然后我们四个人在两到三天内同时高密度的和创始人聊很多次。迅速获取大量信息。同时我们很坦诚的和创始人沟通。”

李论和邦哥提到,熊猫输出了一套计算方法,对收益分成的分法算的特别细,把所有情况都考虑进去,甚至最初看案子的时候每个人投赞投票或反对票都会对收益分成最终的分配有影响,以此保证游戏规则的公平。投资方面熊猫是点射,而非广撒。李论认为,一个基金很重要的一点是gp能不能形成一个合力,用来投资,而非仅仅是募资。至于投后管理,李论认为投资人不应该过分干涉,“好的创业者应该对领域的理解比我们深。尤其不能贴的太近,适当保持距离,才不会被情绪左右。”李论对邦哥讲到。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