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她是网红直播鼻祖:20年前就如此大胆

在网络直播风靡全球的当下,这个曾红极一时的“网络直播第一人”,现在反而很少使用社交媒体,安静地做着一名程序员。

她是网红直播鼻祖:20年前就如此大胆
这是上世纪90年代詹妮弗?林利做网络直播时的画面。

1996年,19岁的美国姑娘詹妮弗·林利在宿舍的电脑上架起一个摄像头。这个现在看来无比简单的举动,在当时却有革命性意义——她开创了直播这一网络形式。然而,7年后,詹妮弗决定关闭自己的直播网站,彻底从网上消失。在网络直播风靡全球的当下,这个曾红极一时的“网络直播第一人”,现在反而很少使用社交媒体,安静地做着一名程序员。

24小时直播生活

还是大一新生时,詹妮弗偶然在学校书店里发现了网络摄像头。她是个电脑迷,于是立即买下了摄像头,用它做了件极不寻常的事:创建个人网站“看珍妮”,向全世界的陌生人直播自己的生活,24小时不间断。

在社交媒体兴盛和即时信息充斥的时代,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对现在的网络用户而言,“看珍妮”网站其实相当无聊:一个颗粒状、静止的黑白画面出现在网站上,15分钟过后,另一个黑白画面接着出现。

但别忘了,詹妮弗是在20年前玩直播的。那时候,上网都要拨号连接且计时收费,一个网页要好几分钟才能加载出来,我们也不会在线购物或陷入网恋。在詹妮弗之前,有人直播咖啡壶和鱼缸的场景,然而她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网络直播第一人。

尽管詹妮弗播出的画面通常都是一个空屋子,因为她要么在上课,要么在厕所,或者对着电脑看、坐在床上学习,又或者在洗衣服刷牙——这些日常生活中看起来像幻灯片的图像,却引发了强烈关注:每天约有400万人观看她每隔15分钟上传的日常生活画面。

现在看来,这场直播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如果一直坐在电脑前观看,就可以串起詹妮弗的生活:她坐在床边穿长靴,这是要出门了;她穿着背心和运动长裤坐在电脑前,说明会呆在宿舍上网聊天。她是网上的一个活生生的人,只是在做自己。

名气和谴责一起来

对粉丝来说,詹妮弗的吸引力就在于她的日常化。她网站的聊天室社群迅速壮大,她也会去里面逛。詹妮弗对大家来讲是可以接近的,是团体的一部分,像个朋友。他们从没体验过能和只在网上见过的人社交,对詹妮弗本人来说,这也是前所未有的经历。

“一个周六的晚上,我在宿舍洗衣服时收到一封邮件,里面说‘我在洗衣服,看到你也在洗。我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可看到你和我做同一件事,我现在感觉好点了’。”詹妮弗说,自己很高兴能让别人产生那种做自己还不赖的感觉。

“看珍妮”给詹妮弗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名气。1998年,美国著名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大卫?莱特曼采访了珍妮弗。不仅仅是莱特曼,她还被众多报纸杂志作为专题人物报道。那时还没有各种电视选秀节目,一个年纪轻轻的草根姑娘,能让上百万人登录同一个网站,已经创造了历史。

一开始,媒体的关注还是一种监管式的好奇。直到她和男朋友的亲密举动入镜,让好奇变成了谴责,人们开始指责她自恋和暴露。“我和男朋友第一次在镜头前接吻时,网站因为流量太大瞬间瘫痪,接着我听到电脑发出哔哔声,听起来就像报废了。他意识到亲吻能让网站瘫痪后,就不愿意再来我房间了。没人想出现在屏幕上,也没人想来我的房间。”

为什么不回避这些裸露和亲密行为的场面?詹妮弗说,绕到房间另一边关掉摄像头很麻烦,她不想让这个举动破坏当下的气氛。

7年后关闭网站

那几年,詹妮弗一直是网友们在线议论、争辩和分析的对象。直到7年后的一天,她关闭了网站。

她是第一个将个人生活公之于众的人,第一个因为在摄像头前而变得有名的普通人,第一个跟全然陌生的网友分享亲密和脆弱时刻的人……为什么在盛名之下彻底消失了呢?

大学毕业后,詹妮弗搬到了华盛顿,在一家公司做网页设计。从宿舍搬到公寓,她有了更多记录空间。一个“看珍妮”的超级粉丝送了她一堆摄像头,詹妮弗把它们都装到了新家和办公室里,继续直播。2000年左右,詹妮弗有了一票模仿者,她们称自己为“视频女孩”。这年春天,詹妮弗搬去加州萨克拉门托,当地另一个“视频女孩”帮她找了住处。但几个月后,詹妮弗和这个女孩的未婚夫发生关系,还被直播镜头记录了下来。

视频圈爆炸了,愤怒还蔓延到了纸媒上。连《华盛顿邮报》都称詹妮弗为“红头发的风骚女子”和“不道德的勾引者”。在铺天盖地的责难下,他们的关系没能长久。

不知不觉间,这场让包括詹妮弗本人在内都好奇的网络直播实验,因为太过激进和不加修饰的开放而变成了一场表演。另一方面,她的生活节奏开始变得中规中矩,她也没办法每隔5分钟就制造一个笑料。詹妮弗的直播开始变得无聊了。

访问者的兴趣逐渐走低。2003年12月31日,詹妮弗关闭了网站。她备份了所有照片和日记条目,做成压缩文件储存在硬盘里,和所有的摄像头一起打包,放进了她家仓库的角落里。

远离社交媒体

詹妮弗把摄像头收起来的那年,社交网站Myspace上线。那时还没有脸书、推特等当前流行的社交媒体。但即使是现在,这些东西詹妮弗也很少用。实际上,她已远离网络。尽管她的一些照片还在网上流传,还有自己的维基百科网络词条,但“看珍妮”上成百上千的图片和日记条目都没有了。

现在,詹妮弗结了婚,是一名程序员,依然住在萨克拉门托。她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结婚。偶尔她也会在生活中不经意说起“看珍妮”,但几乎没人知道它曾有多么重要。

“看珍妮”在鼎盛时期一天点击量可达700万。回望那段时期,如今40岁的詹妮弗说,自己感到“精疲力尽”,现在,她希望关注自己的人越少越好。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