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天使投资人朱波:我与王凯歆以及神奇百货

天使投资人朱波:我与王凯歆以及神奇百货

朱波,深圳创新谷孵化器及天使资金创始人,也是两年来颇受媒体瞩目的神奇百货的天使投资人。作为95后创业的代表之一,王凯歆从露出媒体到离奇收场,颇为神秘与典型。作为天使投资人,朱波经历了神奇百货从无到有从兴起到衰落,王凯歆从默默无闻到一夜爆红再到疾速陨落的全过程。由此,创业邦邀请朱波先生亲述其与90后创业者王凯歆及神奇百货所经历的全过程,反思教训,以期对90后创业者及专注90后创业者的投资人有所启发。

初识

2014年9月,王凯歆就通过微信联系到了我,但当时没有特别在意。11月,在西安的一个项目路演中, 我第一次见到王凯歆,惊讶于一个高一的小女生,对商业竟然有这么独到的见解,这么敏感。 后来得知,她自高中起就做了买手,月收入2~3万。这个成绩对于高中生而言,真的有些不可思议。

她说,她想成为中国最出色的商人。但我跟她母亲约定,一定要让凯歆把高中会考考完,这样就能高中毕业了。相比创业,学习对她来说更为重要。

但2015年1月,她突然跑到深圳来,只是过来聊了聊,她仍然答应会回去考试。 另外让我比较吃惊的是,她的书包里除了课本外还放着《创新者的思考》、《零售的哲学》《叠加体验》等书籍。这些书可能一些大人都看不懂。

2月底的某一天,她突然跟我说,要放弃考试,就只想创业、创业、创业,对学业没任何激情。当时我很纠结,毕竟有约在先,但她确实很有商业头脑,很有天赋。 考虑再三,我决定先给她30万启动资金,提供免费的场地和资金等,让她在创新谷孵化器先把产品的原型、思路做出来。 这个时候呢,她特别乖。

一个有feel的神奇百货

做产品的过程中,她确实也犯了很多错误,光CTO就开掉了两个,不到一两个月就换人,她的思路跟技术人员的思路完全不一样,她不懂,我就帮她一直面试找人, 尽管有人员走动,但总体还算可控,处于健康发展的状态。团队初期还不到10个人 ,慢慢的产品做出来了。

她对爆款的感觉、产品的设计感都相当不错,包括取名神奇百货,我觉得产品的调性也非常棒,很有feel,试运行效果也不错。这时候30万已经快用完了,我就按照1000万的估值,又追加了200万,让她继续做产品。开始运营后,她的团队人员变多了,大概20多人,但她很省,找了各种兼职人员,我们创新谷的咖啡厅里差不多都是她的人。

4月份的某一天,我发现她情绪非常不好。在我看来, 对一个小女孩来说,创业有两大风险,一是感情,女孩子可以为了感情放弃一切;另一个是在发展过程中遇到挫折就放弃。 感情的事情让我很吃惊。

创业是要全身心投入的。我跟她说,如果不从原来住的地方搬出来,全心全意投入到产品中,后续不会再继续投资了。她很听话,第二天就搬出来了,在创新谷附近租了房子。我担心她的安全,特意让创新谷的女孩们跟她一起住。

之后,她全身心投入到产品上,效果非常好。基本上实现了用户数据的自然增长,用户获取成本非常低。 用户数也从每天的两三单到十几单、到100单、到500单,甚至最高的时候每天达到1000单。 没有外部的任何支持,完全是APP内的自增长。

转折

投资人都知道A轮融资对应的是5千到1万的日销售量,一个月的流水至少几百万,而神奇百货的数字显然没有到达A轮。 七八月的时候,我们打算按照6000万的估值,追加300万,让她继续去打磨这个产品,争取日均超过5000单 ,她同意了。

但在我们正在做法律文件的时候,8月份她到上海参加了一个活动,讲90后的消费理念。讲完以后,很多投资者都非常感兴趣, 发现这个17岁的小女孩对90后的消费观念展示地非常清楚,讲得也很棒,于是大家就开始追捧她。

在那个时间当口,想做中学生的市场,不了解中学生根本没办法做,她是合适的人选,同时又有这个激情,还有做买手的经验,大家很认可她。 但在这中间碰上某FA机构,他们给她灌输了一种思想,“要尽快离开创新谷,他们在想尽办法控制你,得赶紧走。”

这倒好, 她被别人一忽悠,少女的逆反心理作祟了,她觉得创新谷给她估值6000万太低了。 后来她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跟着那家FA到处去融资,签了合同。

我当时很吃惊,就开始质问她,从这个时候开始,她对我的反感心理与日俱增。 在我看来,神奇百货这个项目还没到我放手的时候,等300万进去之后,每天做到5000单,团队构建稳定、商业模式更完善,再去融A轮会更靠谱。 那时候我就不会再管了,我根本想不到她会这么早去面对媒体。

变化

之后她招了一个做公关的女孩,叫张嫣,做了很多媒体公关的内容,比如联系《独角兽》上了电视。要是知道她想上电视,我一定会制止,毕竟太早了。 上了《独角兽》之后,一下子就爆了,好多公司都要投她。

从我的角度看,这轮融资一定要有优秀的机构进来,我就跟她分析, 并最终选择了真格基金和经纬创投 。凯歆觉得我在控制她,她没有选择权,可不管怎么说,她当时还在创新谷,在我们眼皮底下,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可以去协调。

2016年1月,她突然说要搬走。我不想让她走,想让她省点钱做项目,毕竟租办公室要花很多钱。但她不听,一心要搬出去。搬走之后,A轮融资完成了。

2月,她们一大帮人去了日本。回来后,凯歆就把原先20人的团队扩建到80多人,还要招最牛逼的人才做事。 我劝她要让现在的团队保证短小、精干继续往前冲,不要扩展。我见过太多拿到钱就开始扩展,最后死掉的公司。 但她坚决不听,说要在3个月之内打造一个牛逼的团队。到了3月,我发微信她都不回了。

后来我就反思, 对90后而言,投后管理其实很重要,他们虽有一腔热血,但缺乏经验。如果在制度管理上、财务上都规范化,在战略发展中做要求,就算差也不会差到哪里。 王凯歆这个事情也是这样,如果当时有明确的制度,就算她不听我的话,也得按制度来进行。

第一次风暴

4月初,我跟王凯歆说,你可以去试错,如果发现估值有问题,一定要立刻踩刹车。所以5月GQ的报道出来后、6月裁员的事情发生后,我还是很支持她的。GQ发现的问题对她而言是个打击,也是个教训。

有些人要把钱烧到最后一刻才反思,而她是发现她控制不了这个团队时便开始紧急裁员,这点还是很不错的,但在裁员的方法上,确实粗暴,有问题。如果她再成熟一些,不是像小孩子这样任性耍脾气,事情会好很多。裁员是因为资金消耗严重,原本计划那笔钱能烧到2017年5月,但后来发现她一个月要烧100多万,根本没办法支撑下去。

裁员的方式有问题,导致微博上骂声一片,我担心小丫头有个三长两短。 不管这个事情正确与否,就是成年人也不一定扛得住这样的压力,更何况,脱掉创始人这层外衣,她还是个17岁的孩子。

但看她的朋友圈,你会发现她的思维以及思索都非常深刻,感悟层次很丰富,但她没有经验——像裁员,她出国逃避,也是因为害怕。尽管最后都是按照国家规定补偿了员工,但由于自己走后才安排裁员,事情就闹得很不愉快。

像余佳文“一亿风波”事件一样,最后我出来挡子弹了。她也一样,给她解压最重要,尽管事情做的不对,但至少她知道有个人挺她。GQ风波后她很感谢我。 我觉得对于年轻的创业者,社会还是要宽容一些,多给她们一些试错的机会,不是一棒子打死。

再说,当时她的公司还是有救的,后来我们在创新谷聊了3个多小时,给她剖析接下来该怎么做, 让她回归初心,踏踏实实做下去就好,至少账上的钱还是够的。 7月,团队还有10个人,就当回到了最开始,重新来过。

其实她这个案子是有可能翻盘,或者做得更好的。至少当时市场没变、用户需求没变、大方向也没变,但后来她改变了方向,要去做供应链,走另外一条路,等于把神奇百货亲手终结了。在那之后,我对这个项目也就放弃了。

第二次风暴

关于凯歆是否骄奢,是否侵吞公司钱款,这需要财务内审之后才能确定。这其中,我也有错误,我的问题是没有提前派财务去管。

我个人认为她不会侵吞公款,不会有道德瑕疵。但现在账目是混乱的,还没有最终的结果。虽然侵吞公款对我们损失的是钱,可对创业者而言损失的是时间和名誉,我并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

对于凯歆这个事情,我也是放下了,该来的总归会来。整体上希望这件事的结果是好的,但目前不会再跟她合作,未来看情况。 这次的事情对她的伤害也不小,在这么小的年纪里,经历了急速的上升和下跌,她也需要很多时间去重建。

反思

对创业者我是有情怀的,尤其是那种缺乏资源有梦想的,特别想去帮他们一把。也许是被情怀所累,才会去投一些风险比较大的公司。对整个机构来讲,我们的回报还是很好的, 所有项目中90后的投资项目占20% ,大部分还是投70、80后。

在这20%的90后项目中,大部分还是发展得很好的,92年出生的钱勇创办的 次元仓 刚完成A+轮融资、92年出生的王锐旭创办的 兼职猫 去年被邀请到中南海参加总理座谈会,93年出生的温城辉创办的 礼物说 业务也在精进。即使之前引发巨大风波的余佳文,他的 超级课程表 也仍然是这个领域中的佼佼者,今年已经开始盈利了。

这个时代呼吁年轻人勇敢地跳出来参与到创业大潮中去,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他创业的路上让他走得更稳些。如果完全靠年纪大的人来创业,我们新生代的创业就没有了。

但有些时候,很多创业者会把偶然的事情或者运气当作一种必然,不把投资人的钱当回事,最后误入歧途。像王凯歆她当时的思路,可能比较清晰,否则不会有这么多大佬愿意投,但问题是她前半段跑得好,后半段彻底迷失了自己。 对创业者,社会要宽容,但对创业者自身来说,则要时刻警醒。 创业就像马拉松,你前半段跑得快,后半段误入歧途,依旧抵达不了终点。

本文来源:《创业邦》杂志 责任编辑:彭丽慧_NT5727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