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带VC美男出道闯荡娱乐圈,她做了个跨界艺人加速器

带VC美男出道闯荡娱乐圈,她做了个跨界艺人加速器

+

– 文丨小饭桌新媒体记者 李秋志子 –

– 编辑丨何斌 –

提要

? 传统明星的培养在互联网化时代正逐渐迎来最大“阵痛”——人设

? 娱乐行业的人工性和不可复制性太强,不能简单的用数据替代

创业之前,有一次去 KTV 唱歌,当被问到“未来能在 KTV 里点到我们自己的歌吗?”,袁茵一手指着大堂里正在播放的 LED 大屏,豪迈说道,“我们让你在这里出现都不用花钱”。

OK ,那就干吧。”就这样,袁茵拉来了光速中国助理合伙人潘翔,作为旗下首个跨界明星组合“ VP1 ”的成员之一。“ VP ”是“ Very Person ”的缩写,另外两位成员分别为 BAI (贝塔斯曼)的汪天凡与火山石资本的施诺。

带VC美男出道闯荡娱乐圈,她做了个跨界艺人加速器

当今年 5 月份, VP1 这个美元 VC 男团以一首《国民老公》出道时,周围人还抱着看戏的戏谑态度。孰不知,看似玩票的“草台班子”背后,有一家严肃的创业公司在支撑——正是袁茵和著名音乐经纪人姜森联合创立的“铭星科技”,一家专注培养跨界艺人的经纪公司。

袁茵想要做的是: 立足 15-25 岁的粉丝群体、以音乐为早期孵化方式,配合以“分段 + 矩阵”的打法,有节奏地让跨界艺人层级式上升,并即时通过数据监控安排下一步计划——或及时止损、或调转重点、或加大投放, 而推出 VP1 组合只是她的第一步。

就目前看来,袁茵的这一尝试初步成功。单曲《国民老公》在酷我音乐新歌榜、华语巴士音乐榜占据第一名,微博上播放量为 1492 万;专辑《 VP ONE 》音乐播放总量超 6000 万。

带VC美男出道闯荡娱乐圈,她做了个跨界艺人加速器

融资方面,今年 1 月份,铭星科技获得高樟资本的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投资,目前刚启动 Pre-A 轮融资,由小饭桌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用音乐嫁接艺人“人设”

在袁茵身上能清晰看到媒体从业经历留给她的痕迹,条分缕析、言辞犀利又不失逻辑。先后在央视、 21 世纪经济报道、中国企业家任职,去年才从 36 氪出来的她,恰好在媒体领域已浸润十年。

近年来,媒体人创业浪潮席卷而来,先有《芭莎娱乐》前主编唐宜青的橘子娱乐、《外滩画报》前主编徐沪生的“一条”,后有李翔的《李翔商业内参》、马李灵珊的“五元文化”。与他们不同,袁茵瞄准的是文娱领域中的经纪公司这块。

在她看来,一方面,传统经纪公司与艺人捆绑过深,当艺人最终的知名度达不到其心里预期时,二者非常容易产生矛盾,“因为人家把所有的青春都给你了”,而 跨界艺人因为有其原来专注的领域,不至于产生孤注一掷的压迫感另一方面,相比单向的天赋异禀,明星更多是综合能力强的产物,跨界艺人因原先某领域的专业标签,先天具有这方面的优势

带VC美男出道闯荡娱乐圈,她做了个跨界艺人加速器

而传统明星的培养在互联网化时代正逐渐迎来最大“阵痛”——人设(原指漫画中对角色的设定,现指经纪公司对艺人的包装定位)。随着信息化时代的透明,明星本人的表面特定形象越来越难以维持,以至于当突发事件发生后,粉丝大呼“人设崩掉了。” 而袁茵的办法是直接找这类“原汁原味”的人,跨界的唱跳等娱乐圈短板直接培训即可

且相比流程链较长的影视领域,音乐手段成本低,互联网化的可能性也更高。加上合伙人姜森曾打造出孙子涵等歌手,拥有丰富的制作资源, 2014 Q4 作品播放量占 QQ 音乐 2.5% 2015 年播放量过 3 亿的歌曲达到十首以上。因此,袁茵打算 以“跨界艺人” + “音乐培养”的两套体系对应着来,从而使其更有效率地结合,节省成本。

带VC美男出道闯荡娱乐圈,她做了个跨界艺人加速器

说到为什么第一个孵化的对象选中了 VP1 ,袁茵也有着自己的思考。在圈定垂直领域时,跑了多年创业的她自然地把眼光放在了创投圈。对大学生和刚毕业的社会“新鲜人”来说,这些年轻 VC 顶着“青年才俊”的头衔,谈吐不凡、象征着品质与高端。且 “他们相对艺人来讲是最‘素’的”,这也是对铭星科技的培训与作品能否跟上的最好试验。

以节奏监控孵化流程

“节奏”一词似乎贯穿袁茵的整个创业思路。

铭星科技用数据把艺人的成长曲线被划分成不同阶段,比如出道(Ⅰ)、维护(Ⅱ)、升级(Ⅰ)、再维护(Ⅱ)……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衡量标准,因为铭星科技想规模化的提高明星“红”的概率,因而循序渐进的节奏很重要。

尤其是生产流程上,铭星科技的节点式流程和上述阶段一一对应, “前松后紧” 在上述每个阶段,相对独立地制作作品、企划宣传,并以预测的形式始终保持每阶段的活力与创新,争取新用户;同时控制速度、把握节奏,以数据评估第二期、第三期的投入是否值得,始终保持艺人的投入产出比。

在袁茵的计划里, 矩阵 + 分段投入并行 是最理想状态。简单来说,比如一期唱歌,二期唱歌加综艺,三期唱歌加影视等,每半年在用户面前有一组新的音乐作品问世,逐步实现艺人的升级。反之,数据监测如果没有达到相应指标,及时止损。因此,艺人也会觉得自己的精力投入得更有效率。在她看来, 娱乐行业的人工性和不可复制性太强,因为不能简单的用数据替代,而是要人和数据相结合,模块化地去改变或微调流程,一步步尝试

带VC美男出道闯荡娱乐圈,她做了个跨界艺人加速器

商业模式方面,袁茵告诉小饭桌,目前铭星科技是艺人模块和作品模块双管齐下,即作品收入、艺人收入,以及两块结合的收入三方面。作品的播放、售卖、版权等所有方面的交易及植入为其作品收入,而所有需要艺人去实践的归为商业收入,另外以其特殊身份衍生出的新商业模式为第三块收入。

目前铭星科技团队近 10 人,袁茵与姜森各自分工,前者管人、管钱、管方向等战略性事物,后者管整套流程,包括企划、制作、宣传等。

“我和姜森挺像制片人和导演,把传统音乐行业里各个工种组织起来一起生产。”这种生产方式叫 A&R ,各大国际唱片公司,如美国的华纳、索尼以及韩国三大 SM JYP YG 都在使用。由于需要整合的资源非常多,所以过去 A&R 在大陆很少用到。

但现在,文娱在大爆发,各个环节都有大量新生事物冒出来; A&R 开始虽慢,以后却更容易把各种新资源、新创意整合起来。

作为非刚需的文娱领域,袁茵已经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文娱不是一个规模化的行业,非刚需市场就有非刚需市场的活法,那就是慢慢熬,有耐心”。

总的来说

跨界艺人的A&R模式在中国属首创,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有红利更有危机。加上观察期较长,最终能否成功还需看未来的几十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