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香港电视这一年:黎叔来了乐视来了亚视走了华娱走了

香港电视这一年:黎叔来了乐视来了亚视走了华娱走了

文/ 罗立璇

华娱卫视死了。

李嘉诚旗下TOM集团昨天公布,在今年底前,属于该集团的华娱卫视广播有限公司及其附属的华娱卫视集团将终止营运。该司受影响的员工有45人,其中42名是内地员工,3名是香港员工。华娱卫视成立时的位于香港九龙的制作中心,现在早已被挪往深圳。开台初期的台柱卢海鹏、沈殿霞,一位年过古稀,另一位早已过身。

对于资本,华娱早已失去价值。1995年在曾经制作过香港最长寿综艺节目《欢乐今宵》的电视人蔡和平的手下诞生,2001年被转手于AOL时代华纳,2003年换为TOM集团入主的华娱卫视,一直连年亏损。在内地广播政策限制以及传统广告业衰落的联合冲击下,华娱卫视终于划下了这个漫长的句号。

作为一个以普通话放送的电视频道,华娱卫视在2002年得到了中国国家广电总局批准,进入广东省有线电视网播放,成为首家取得广东有线网络落地权的境外频道,在中国大陆则被允许在星级酒店放送。但从2004年开始,广东地区的不同城市陆续停止放送华娱卫视,比如惠州、东莞、广州等。现在普通广东家庭里已经无法收看华娱卫视。

华娱卫视只是在香港电视行业被广告业衰落浪潮摧毁的又一座砂堡。 在几乎完全市场化的背景下,香港的电视台更早体验到传统媒体衰退的寒冬。

香港电视这一年:黎叔来了乐视来了亚视走了华娱走了

破旧

今年香港的电视行业可谓风起云涌、波澜起伏。香港特区700万观众首先迎来了其中一位老大哥的陨落。4月1日,在去年被香港政府宣布停牌的亚洲卫视落下帷幕,告别曾与无线电视台双雄称霸香港本岛的历史。

大陆地产商商人王征成为多米诺骨牌的最后一张。他在2010年注资当时已经出现经营危机的亚视,承诺要在20年内“将亚洲卫视打造成亚洲的CNN”。在2012年11月,亚视在香港政府总部举办集会,反对政府增发电视免费牌照。立法会议员毛孟静质疑用电视台来传达政治要求是公器私用,当场与王征发生冲突。

这个事件无疑引起了香港观众对亚视以及王征的抵触情绪。 由于香港长期以来只有无线电视台和亚洲卫视拥有免费牌照,在市场行情衰退的情况下,经费下滑、内容变差,节目质量一年不如一年,但又因经济形势而无法改善。

亚视的劣势更为明显,因为在电视剧制作上已经无法和无线电视台竞争,在后期直接放弃了自制电视剧,只做成本低的谈话节目和重播以往的经典剧集。

政府增发新的免费电视牌照在香港观众的要求下势在必行,而王征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与市民要求作对的人。

亚视停牌在去年闹的轰轰烈烈。根据腾讯娱乐的报道,由于亚洲卫视负债累累,欠薪丑闻频出,香港政府早已考虑不再向亚洲卫视续签牌照。2015年3月26日,王征在接受财新网独家专访的时候突然透露:如果没有“白武士”,亚洲卫视将成为历史。

3月31日,亚洲卫视单方面宣布王征将向香港电视网络公司的董事长王维基转让自己的股权。然而第二天香港电视又发布公告,否认收购。王维基曾任亚洲卫视CEO,上任12天以后即辞职。 同样在4月1日,香港政府宣布:从即日开始,亚洲卫视现有免费电视牌照将不获续期,可再向公众提供一年免费电视服务。

365天以后,电视上亚洲卫视的频道变成一片蓝屏。

香港电视这一年:黎叔来了乐视来了亚视走了华娱走了

香港电视这一年:黎叔来了乐视来了亚视走了华娱走了

迎新

现在的香港电视行业,一共有4张免费牌照。其中一张属于香港电台,是官方公共广播,为市民服务。无线电视台拿着一张,另外两张则属于香港电视娱乐和奇妙电视。香港电视娱乐公司的频道名为ViuTV,已于今年4月26日正式开播。而奇妙电视预计明年可以启播。

香港电视娱乐公司由电讯盈科通过子公司全权控股以及经营。李泽楷是电讯盈科的董事局主席。李家正式加入到了电视行业的角逐场。

ViuTV一落地,就被观众赋予厚望。开播半年以来,它的策略已经很明显:既然无法与无线电视台争收视率,那么就要制造话题,抢夺观众视野。比如它开播的第一个热播节目,是在黄金时段播出的旅游真人秀《跟住矛盾去旅行》(跟着矛盾去旅行)。

香港电视这一年:黎叔来了乐视来了亚视走了华娱走了

节目每一期都会邀请在身份、价值观或政治意见上有极大分歧的嘉宾一起去旅行。第一期拍摄了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和议员梁国雄前往波兰旅行,政见不一的两人是立法会上的老冤家。

这种刻意制造冲突的手法取得了成功。《跟住矛盾去旅行》的平均收视达到了10.6个点,这意味着有68万的观众收看。根据端传媒报道,无线电视台在黄金时段依然有过百万的收视人数。 虽然无法与一家独大的无线电视台相比,但ViuTV也算在观众中取得了一席之地。

至此之后,ViuTV制作的真人秀节目《煮吧!换咗我阿妈》和《G–I格斗会》,都是找了风牛马不相及的两组人来比赛做饭或搏击。

除去真人秀,ViuTV在剧集制作上尤其无法与无线电视台抗衡。在开播时为了造势,VitTV特意从韩国买来《太阳的后裔》版权,还请了男女主角到香港开粉丝见面会。《太阳的后裔》第一集和第二集都取得了9.3的收视,但ViuTV自制的电视剧《玛嘉烈与大卫系列 绿豆》只有5.3。

香港电视这一年:黎叔来了乐视来了亚视走了华娱走了

新玩家

香港电视这门生意,早已不止是岛上人才能玩的了。乐视去年五月份在香港召开的第一次产品发布会,声势浩大,甚至包了架飞机把内地记者送到香港。

乐视体育的第一个布局,就是击败Netflix、香港Now TV,得到了英超在香港未来三年的独家转播权。此后,乐视体育迅速地在香港搭建了一个一百多人的团队,包括Now TV的Sports总裁、知名粤语解说员江忠德。

同时,乐视复制了在大陆的饥饿营销形式,登记销售乐视盒子、电视,根据乐视香港总裁莫翠天的说法,有过万人登记,发售后2秒内被抢空。同时,进行充会员送电视,购买“英超狂睇”的两年会员费3380元,就可以得到价格为2490的40寸的乐视电视。对于有看球赛“刚需”的英超球迷来说,这个价格还是很划算的。

乐视也在积极扩大在香港的内容布局。今年乐视还宣布与亚洲频道运营商映嘉娱乐合作,推出恐怖和悬疑电影OTT频道Thrill360。

香港电视这一年:黎叔来了乐视来了亚视走了华娱走了

但乐视在香港的道路没有那么顺利。内地、香港、澳门、台湾,一样的内容,版权之间是互相独立的。也就是说,如果乐视想要在香港播放在大陆已经购买过的内容,必须要再购买一遍。同时,乐视还必须进行本土化,播放符合香港观众口味的内容,比如在香港自制电视剧,购买香港电视剧、电影版权等工作。因此乐视很快与Now TV合作,共享英超的转播权,往回退了一步,保守经营。

硅谷也瞄准了香港。 在今年1月初,Netflix正式登陆香港。和别的国家策略一样,Netflix采用了首月免费,其后缴纳会员费的商业模式。在香港的套餐价格为63港币至93港币不等,相当于香港一顿饭的价格。而乐视提供12个月会员套餐价格,一共990港币。

Netflix也有意制作香港本土化电视剧。在本土化方面,Netflix的经验可能更加丰富,之前他们制作的几乎全西语的电视剧《毒枭》获得了一致好评。目前在亚洲,Netflix在开发的项目有韩国导演奉俊昊的《OKJA》电影,还有两部原创日剧《Good Morning Call》、《ATELIER》。但Netflix的创始人兼CEO在采访中也提到,他发现全球观众口味的差异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大,欧美观众也爱看日韩剧,亚洲观众也爱看南美毒枭的故事。因此,只要提供高质量的内容,就不愁留不住观众。

香港电视这一年:黎叔来了乐视来了亚视走了华娱走了

北上

在美国《全球金融杂志》去年公布的全球最富裕的23个国家及地区里,香港排名第9,人均GDP算上购买力平价(也就是考虑了通货膨胀和生活物价以后)为53423美元。中国大陆地区在第90名。

这是一个人均购买能力很高的市场,但也是一个增速放缓的市场。从2009年到2013年,香港的增速是21%,而中国则是48%。特别是近年,香港零售业迅速萎缩,经济形势越发萎靡。

700万人的市场,容纳了太多的竞争对手,但蛋糕就这么大,与其死拼,还不如去找找别的蛋糕。占据着香港市场的领先优势,邵氏和无线电视台也在寻求到内地扩张的机会。

昨天,除了华娱宣布停止运营以外,位于将军澳的邵氏兄弟宣布: 黎瑞刚将入局香港邵氏兄弟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担任主席兼非执行董事。经过董事局选举,此任命即时生效。而在上周,他刚被任命为香港电视广播公司(无线电视台)董事局副主席兼非执行董事。 此举被视为香港无线电视台和邵氏兄弟积极参与内地市场的讯号。

香港电视这一年:黎叔来了乐视来了亚视走了华娱走了

黎瑞刚此前为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SMG)董事长及总裁。在任十余年间,他成功地把SMG从一家传统的省级广电单位打造为纵横多项业务的大型传媒娱乐集团,旗下拥有东方卫视等15个电视频道,《第一财经》等6家报纸杂志,同时涉及内容制作及版权、网络新媒体、现场演艺的业务。目前,他专注于运作自己所创立的华人文化(或称“CMC”,旗下包括先后成立的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和华人文化控股集团),或许他能为邵氏和无线电视台提供很大的助益。

香港电视这一年,传统老大哥要走出新路,而新生势力则在众强环伺中用自己的路子求生。没有一方可以安居若素。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