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电池爆炸又怎样?中国手机还得“求”三星

三星的AMOLED屏幕,几乎占到市场95%以上的份额。这意味着,如果厂商想要使用AMOLED屏幕,除了三星,几乎没有第二选择。

电池爆炸又怎样?中国手机还得“求”三星

68层的中洲控股中心大厦矗立在深圳海岸城中心,三星中国是这座装修奢华的写字楼里最大的租户,占了整整四个楼层,公司多个部门都在这里设置了办事处。如果你想拜访三星电子,写字楼前台会反复盘问个人信息,甚至需要三星员工打电话向前台确认,才能刷卡进入。

在过去的大半年,这座楼进进出出的客户明显增多,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奔着三星电子下面的供应链管理团队而来。“大约一两百人的队伍,中国人、韩国人都有,韩国人几乎都会说中文。”一位频繁与三星中国打交道的国内手机厂商负责人说。

在今年手机行业最热的几条新闻中,两条与三星密切相关,一条是三星Galaxy Note7的电池爆炸。8月2日,Galaxy Note7在美国发布,仅仅20天之后,韩国发生首起爆炸事件,10月11日,三星电子宣布全球停止销售和更换该款手机。

这部“史上最短命”的旗舰手机,从发布到停产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在全球召回的手机数量超过370万部,短期内带给三星电子的损失超过50亿美金。

另一件事虽然没能天天“上头条”,但几乎影响了除苹果以外的所有手机厂商:供应链。

一部手机需要几百个元器件,几样关键元器件:AMOLED屏幕、内存、芯片等,三星都占到不小比例的市场份额。尤其是AMOLED屏幕,几乎占到市场95%以上的份额,这意味着,如果厂商想要使用AMOLED屏幕,除了三星,几乎没有第二选择,而一旦三星缺货,手机厂商除了换屏,只能等待。

目前使用在手机上的屏主要分两种,一种是AMOLED屏(Active-matrix organic light emitting diode的简写),一种是IPS屏(In-Plane Switching的简写,本质为LCD)。

相比于后者,AMOLED屏幕可以自主发光,而后者是要在面板下方加一层背光灯,因此,前者要比后者更薄。更重要的是,AMOLED的功耗要比IPS低20%-30%,除此之外,前者的色域更饱满,简单来说,就是“红色更红,蓝色更蓝”,色彩更加鲜艳。

电池爆炸又怎样?中国手机还得“求”三星
LCD屏与AMOLED屏构造技术对比

随着手机越做越薄,AMOLED屏幕成为不少主流手机厂商旗舰机的首选,这其中又以OPPO、VIVO、金立等品牌的合作最为紧密,每年订单均是在千万级别以上,几家厂商近几年的中高端旗舰机无一不是使用了三星的AMOLED屏幕,VIVO在今年上半年推出的VIVO Xplay 5更是除了三星以外,首款使用三星曲面屏的手机。

供应链紧张的最直接后果就是手机厂商“没货卖”。OPPO R9是OPPO在今年3月份推出的一款年度旗舰机,使用了三星AMOLED屏幕,4天时间销量达到40万台,三个月销量超过700万,开卖至今已经售出超过1500万,“供应链紧张导致OPPO R9至少少卖了20%。”OPPO副总裁吴强告诉记者。

魅族也面临同样的尴尬,从去年开始,魅族一改之前“小而美”的模式,开始重视出货量,去年全年出货量超过2000万。这个数字本应该在今年继续大幅度攀升,但由于供应链紧缺,“保守估计,至少少卖了500万台手机”,魅族科技副总裁李楠说,与OPPO不完全相同,MTK芯片等元器件的紧缺,也是魅族缺货的主要原因。

如果要列一个深受供应链困扰的手机厂商名单,还可以很长,比如小米,从今年年初开始,雷军开始亲自抓供应链,而小米5等几款手机也曾因为各种关键元器件的紧缺,面临市场供给不足的困境。坊间曾有多种小米与三星斡旋的版本,但大抵都是围绕双方博弈展开。

从某种意义上说,供应链的紧张挽救了三星电子今年遇到的断崖式的劫难。

10月7日,三星发布Q3财报预期,预计公司Q3营收约为49万亿韩元,同比下滑5.2%,但营业利润预计约为7.8万亿韩元(约合70亿美元),同比增长5.5%。在国外分析师看来,三星电子Q3财报利润之所以不降反增,主要原因是三星存储、AMOLED面板等关键元器件的持续升温,一定程度上弥补了Galaxy Note7爆炸对三星电子营收的影响。

R9和R9 Plus刚刚上市,吴强就开始发愁,不是因为卖得不好,而是卖得太好,“货备少了”。这两款手机都是使用三星AMOLED屏幕,上市后再去找三星下订单,已经不可能拿到货,“我们按照以往的销售数据,以为已经下了一个很大的订单,每个月几百万的量,但还是下少了。”吴强回忆。一年前推出的OPPO R7是其去年的旗舰机,生命周期里销售数量超过1500万,团队卯足了劲儿为R9下了个大单,但还是不够。

“在两款手机七个月的销售周期里,有三个月是缺货的。”供应链管理一直是手机厂商最难的功课之一,“卖得好可能会满足不了市场需求,卖得不好就更痛苦,供应链和库存压力都会很大。”吴强告诉记者。

五个月之后,OPPO推出了使用日本显示公司(以下简称JDI)的IPS屏幕的R9km,较之前R9的厚度增加了0.35mm,前后卖了一百多万部。“说的好听是销售超出预期,但本质上是对产品预估不足。”吴强事后反思,认为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

“去年对今年形势判断过于悲观”,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智能终端和生态系统研究总监闫占孟认为,这是手机供应链问题在今年集中爆发的主要原因。根据Counterpoint数据显示,去年全年国内手机市场容量为4.4亿部,仅比2014年增长2.1%。

国内手机市场饱和的现状让手机厂商和上游供应链纷纷调低2016年预期。但事实上,行业走势远好于去年预估,Counterpoint连续两次上调市场预期,最终预估今年市场增长比例会在7%左右,市场容量在4.6亿部左右。吴强给出的数据更乐观,他认为今年国内手机市场量会在4.8亿部左右,这比去年增长了10%左右。

电池爆炸又怎样?中国手机还得“求”三星

目前来看,三星每天可生产AMOLED屏幕的数量约为100万片左右,年产能在3亿左右,其中,三星就要占掉三分之二的产量,真正提供给其他手机厂商的屏幕数量在一亿片左右,然而这根本就不能满足国内手机市场的巨大需求。

按照此前市场预估,OPPO今年出货量会在8000万-9000万,VIVO的出货量约为6000万-7000万,单就这两家厂商,每年就有一半左右的产品会使用AMOLED屏幕。

王磊形容近几个月三星供给屏幕就像是“挤牙膏”,王磊是金立集团副总裁,主管产品研发和供应链管理。今年7月底,金立赶在下半年密集的手机发布之前,推出了年度旗舰产品M6、M6 Plus,一般情况下,发布后的前三个月是产品出货最密集的阶段。

在8月6日全国开售之前,金立备了近20万台M6,“每个省只能分到几千台,当时参加的几场地方的渠道商发布会,每个地方都要几万台,市场需求太旺盛,但总部没有那么多货。”王磊回忆。

在王磊看来,今年上半年三星屏幕紧张就已经开始显现,为了预备M6和M6 Plus,团队在四月份开始向三星下订单,需要在六七月份交货。直到现在,三星仍然没有完全交货,金立后续又追加了几十万订单,三星虽然接收,但交货日期迟迟没有进展。

最焦灼的时候,王磊的同事飞到三星首尔的办公室“玩儿命催”。“跟三星总部的人开会,能给十万是十万,能提前两三天就能多卖一些手机。”金立相关负责人表示。

一方面是强大的依赖,另一方面,国内手机厂商不敢轻易放弃三星这个合作伙伴。“用其他家AMOLED屏幕或者选择IPS屏幕,就有可能不能满足产品需求。”上述负责人表示。

“没货就这样等吗?”面对记者的疑问,大多数国内手机厂商负责人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如果今天使用了其他手机厂商的AMOLED屏幕,或者干脆换成IPS,那等过了这阵子,三星还会不会支持自己?”这是让他们矛盾和进退两难的地方。

在AMOLED技术上,三星的研发已经超过十年。最初,一些日本屏幕厂商也曾研发AMOLED屏幕,但后来放弃,只有三星和另外一家韩国企业LG坚持研发,与三星注重小屏领域不同,LG的AMOLED技术更多是应用在电视领域。

在推广AMOLED屏幕上,三星自己也下了不少功夫。三星曾经给AMOLED起过一个接地气的中文名:奥魔丽,并且在各种渠道宣传推广。

不仅如此,连续两年,三星电子会通过国内手机厂商邀请手机促销员去韩国参观旅游。“每次都是二三十人,邀请他们参观三星电子的工厂,促销员回来后再推销三星屏幕的时候,效率会提高很多,更容易打动用户。”王磊介绍。

每年闫占孟都要因为三星专门飞两三次首尔,“大家会坐下来分析国内手机厂商的现状和趋势,”闫占孟告诉记者,“三星比较看重手机厂商的发展势头,它也想找长久的合作客户,而不仅仅是一桩简单的生意。”

电池爆炸又怎样?中国手机还得“求”三星

出货量小、财务紧张的手机厂商通常都不会在三星考虑的范围内,“如果一年只有几十万的订单,拿到三星屏幕的可能性就很小了。”另外一种就是财务紧张,比如账期时间较长,或者拖延付款,在手机这个缺钱与土豪并存的行业,三星有足够的空间决定谁来当自己的合作伙伴。

当然,如果有大企业背书,与三星的合作或许能够容易一些。“一年多前三星来跟我们谈屏幕合作的时候,AMOLED屏幕还没有这么热,三星的产能也有20%左右的富余。”联想一位接近供应链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去年年初,联想曾与三星签下一份不到100万片的屏幕订单,这在三星的订单中不算大,但是联想主营业务PC与三星一直都有合作,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联想移动业务的话语权。

双方的合作并不是一直都这么愉快。

2010年5月发布的联想lephone,是国内最早采用三星AMOLED屏幕的手机,除联想以外,三星Galaxy系列、HTC Desire都在使用AMOLED屏幕,为了“打压”苹果正在崛起的势头,三星不再向联想和HTC供货,所有产能全部向自家产品倾斜。从那以后,联想与三星的合作断断续续。时任HTC北亚区总裁杰克?佟也曾公开表示“三星将零部件供应作为打击竞争者的武器”。

同样的戏码也曾发生在华为身上。2012年1月,华为发布的Ascend P1使用了三星4.3英寸的AMOLED屏幕,手机从一上市就货源紧张,坊间曾有传闻称“三星有意削减对华为的屏幕供应”。

“我们现在规划产品时,会有意躲开AMOLED屏幕,使用IPS屏幕。”国内一家手机厂商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要是取消三星的订单,它应该会很开心,每天产能固定,但一堆厂商围着要,它生产不出来。”上述采访对象表示。

“现在三星已经开始跟国内手机厂商谈明年的订单了,厂商都会多报一些,”王磊判断,至少在AMOLED屏幕方面,明年还将会是需求远远大于供给,“三星也会打个折,按照目前的产能来说,不可能满足所有买家的需求。”

虽然市场缺口巨大,但多家与三星密切来往的手机厂商负责人表示三星电子明年并没有扩张的计划。“供应链永远都是一个大年紧接着一个小年,已经有手机厂商开始砍掉之前的订单,”一位国内手机厂商负责人透露,“另外,三星也希望在供需之间寻找平衡,市场稍微有一点点喂不饱,对三星来说是最好的状态。”

这个说法也得到其他手机厂商的证实。“三星会有一个优先考虑的名单,在这个名单中去平衡,谁都能分到一些,但也不会全部给谁。”国内一家手机厂商供应链负责人告诉记者。手机供应链是个封闭的小圈子,他们对彼此情报的了解甚至超过厂商自己,“匿名接受采访”被几位采访对象反复挂在嘴边。

他们都能感受到三星在这场供求关系中发生的变化,“之前还可以谈谈价格,在面板上稍微做一些定制化的改变,现在不可能了,能拿到屏幕就不错了,没有厂商会再去谈价格,屏幕的型号也几乎完全一样,手机厂商想要在屏幕上做创新也更难了。”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

今年8月份,小米推出首款使用AMOLED屏幕的红米Pro,合作伙伴不是三星,而是上海和辉光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辉”),这是一家国有企业,也是国内最早开始生产AMOLED屏幕的厂商之一。“三星的良品率可以到90%以上,但和辉应该要低很多,显示效果上也有一定技术差距。”一位不具名分析师告诉记者。

京东方也开始布局AMOLED生产线。今年7月份,京东方投资465亿元人民币的AMOLED工厂主体在成都完工,这也是国内第一条六代AMOLED可折叠的柔性面板生产线。

在去年年底之前,京东方还在AMOLED和LIPS生产线之间摇摆,后者驾轻就熟,分分钟可以开工生产,但如果铺设AMOLED产线,则要等到2017年才能正式投产。在内部讨论了半年之后,京东方最终决定选择难度更大、但更炙手可热的AMOLED产线。

但不可否认,无论京东方还是其他国内厂商,真正能够实现量产还要等到2018年左右,而在此之前,三星仍然是AMOLED屏幕逃不开的选择。

不仅仅是三星的AMOLED屏幕紧缺,IPS屏幕今年也出现结构性紧缺,主要集中在5寸、5.5寸两个主流型号上,在一些低端的功能机屏幕上,缺货也比较严重。

“去年屏幕厂商不赚钱,台湾和大陆的一些屏幕厂关掉了部分产线,”手机行业分析师孙昌旭认为这是今年IPS屏幕供应不足的主要原因,“目前一些低端屏幕的价格与年初相比,已经上涨了两三倍。”

“你争我抢”的戏份在供应链领域天天上演。一家手机厂商负责人称在去年下半年IPS屏幕争夺战中“头破血流”。几家手机厂商同时采用台湾的屏幕供货商,但由于华为去年冲击年销一亿部手机,锁定几家屏幕厂商中的大部分货源,导致其他家手机厂商断货,只能另寻供货商。

伴随着供应链紧张的就是手机成本的提高。本月刚刚推出的OPPO R9s、R9s Plus就是一个例子,相比于R9 Plus 3299元的定价,R9s Plus将价格定位3499元,很多元器件都提高了价格,比如存储、屏幕、与索尼合作定制的摄像头等元器件。”

这个行业最有趣的地方在于时刻充满变量。三星Note7的爆炸显然又给这场供应链争夺战平添几分变数,据此前瑞士信贷等机构的分析师估算,若三星停卖Note 7系列手机,估计在其生命周期会少卖1900万部手机。

如此,Note7在此前锁定的AMOLED屏幕会分散给其他手机厂商吗?也有传言表示三星会提前推出Galaxy S系列来填补Note7的空档,如果成为一款爆品,国内手机厂商在供应链上的日子或许就更难过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