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揭秘食人族过往:如何确定真是人吃人?

食人在人类历史上并不常见,但也无可否认。如何确定真的是人吃人?又为何出现这一惨象呢?

切达峡谷位在布里斯托西南方三十公里处,是索美塞特郡 (Somerset) 最热门的景观。这个鬼斧神工的峡谷居英国之冠,环绕四周的悬崖高达140公尺。峡谷内部同样令人惊叹,在悬崖壁上有着属不清的岩洞及洞穴,也曾在此地发现英国最早居民存在的史前遗迹。

揭秘食人族过往:如何确定真是人吃人?

规模最大的洞穴之一高夫洞穴尤为出名。 不仅仅是在此地发现了距今九千年前的切_人骨骸,还因为发现在大约15000年前,这里有食人族活动痕迹。洞穴中的许多残骸表明,他们曾被剥皮去骨,食人者大块朵颐甚至还将骨头砸烂碎好吸食其中的骨髓。

被吃的不仅仅是成年人,一个三岁的孩子和两个青年人的残骸表明,他们也曾是他人的食物。他们中某些人的头骨甚至被装饰成头骨杯,考古学家推测,这可能是用来盛放饮料的。高夫洞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这种人吃人惨象仅仅是敌对双方的暴力行为,还是一种古怪的宗教仪式,又或者是为了生存而不得已的求生之举?直到现在,依旧是众说纷纭。

高夫洞于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后期首次开凿。但那个时候它主营旅游业,所以并没有谨慎的考古学分析。而且所发现的化石也都丢失了。一个世纪后,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高夫洞有了新一轮的挖掘,发现了许多人类和动物残骸,一派大屠杀的惨象。而在接下来几十年内的详尽分析发现,研究人员认为洞内的人类骨头是被人类吃剩下来的。

这似乎让我们想到了人性中黑暗可怕的一面。高夫洞不只是一个个例。食人行为最早可以追溯到尼安特人时期,甚至更早。在法国首次发现,大约1万年前尼安特人很有可能啃食朋友或敌人。还有一些其他的例子,49000年前居住在西班牙北部洞穴中的尼安特人,似乎也有食人倾向。根据一项2016年7月发布的研究表明,在比利时一个洞穴中发现的骨头也留有被人类啃食的痕迹。

对人类学家而言,食人这个话题可不好受。一方面,这是因为食人让人们不得不直面人类天性中的阴暗和可怕,另一方面是很难确切地证明食人行为。其中最困难的是,很难去辨别出遗骸骨头上的痕迹是由于被同类啃食,还是说出于某些宗教目的而被剥皮去肉留下来的。

动物骨骼上的痕迹,通常能够很明显地表明出其经历过大屠杀。但是若是人类遗骸上表现出相同的痕迹,却很难说是被屠杀导致。英国伦敦历史自然博物馆的西尔维亚·贝洛试图向我们解释这点。贝洛对高夫洞中的人类残骸遗迹分析了好几年,所以他很了解这些骨头。残骸骨头上有许多痕迹,其中65%以上是由石器造成的。而且,许多骨头都已经被砸得非常碎,研究人员推测,这可能是因为食人者需要吸食其中的骨髓。他们还有可能咀嚼骨头,吸食其中的油脂。

贝洛说,这是非常明显的,你可以在其他动物骨头上看到相同的痕迹。你可以肯定的说他们(食人者)对待这些人类的方式就像对待动物一样,就是为了得到其中的肉。贝洛甚至发现了人类牙齿的痕迹。很容易就发现了食人者在咀嚼骨头所留下的牙齿凹痕。

有些变形的痕迹,很可能是手指造成的,表明他们很有可能咀嚼骨头吸食油脂。在人类骨头上发现的人类牙齿痕迹,是说明食人行为的最好证据。当这类残骸被发现时,人们有很多困惑,贝洛决定尝试解决这些难题。

食人与剥皮去肉的区别

在今年8月份发表的文章中,她和她的同事不胜其烦地列举出了食人行为和剥皮去肉之间的区别。剥皮去肉顾名思义,就是在人死后将皮肉从骨头上剥离的一个过程,但该过程可没有人动嘴。所以简单来说,食人是真的动嘴动手吃人,但剥皮去肉是为了进一步处理尸体。

剥皮去肉常常是为了进一步的埋葬。当史前民族从一个地方迁徙到另一个地方时,他们习惯携带前人尸体。为了方便携带,第一步就是去除死尸的骨肉。或许对他们而言骨头比皮肉更有意义。

史前民族的祖先在他们的生活中参与度更高。大量的证据表明,距今1万至五千年间,在塞尔维亚,人们依旧进行季节性迁移并在迁移途中携带死尸。已经过世的祖先人同样参与子孙后代的生活。

研究团队表明,被人类啃食过的人类残骸很容易辨认出来,因为他们骨骼上有独特的痕迹。他们的痕迹和被杀戮的动物痕迹非常相似,而为了宗教仪式进行的剥皮去肉则有非常不同的痕迹。比如说不同痕迹的比例和分布,最主要的区别就是切割痕迹的比例。如果人类或动物是被大屠杀,那么会观察到许多显而易见的痕迹;而如果用于处理尸体,则痕迹更小,而且在骨骼上比例不到1%,并且没有牙齿啃食痕迹。

为何食人?真的是宗教文化导致的吗

不过,即使现在能够区别出食人和宗教仪式的区别。研究人员还是不知道为什么食人者要残食同类。现在我们不可能得知确切的答案。但是贝洛认为,生活在高夫洞里的人们并不是因为暴力行为。他们吃的是死尸,但并没有杀戮。食用他人骨肉,或许是一种文化习俗,而不仅仅是为了生存。

可能是他们的生存环境,促使他们有如此极端的行为。他们生活在最后一个冰河世纪,在两个短冷期的短暂间隔内:温暖的气候仅维持了几百年,极度寒冷的冬天可能使他们没有任何食物来源。这就促使他们为了生存,不得不吃掉那些已经死掉的同类。

这个解释看起来合情合理,但又无法解释头骨杯的出现。如果他们仅仅是需要食物而吃同类的话,那就不会有头骨杯的出现。而在其他地方也发现了头骨杯。实际上,如果高夫洞中的人们是出于宗教或者埋葬仪式而制作头骨杯,头骨杯很可能是用作杯子。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吃同类的血肉也很有可能是因为文化习俗,而不仅仅是为了生存。

遗骸的年纪也支持这一假说。如果他们是因为部落冲突而死亡,那么死者应该大多数是成年人。但实际上遗骸中也有儿童和青少年。所以贝洛称,死者不是因为战争,而是自然死亡。

为何食人?一说恐吓侮辱敌人

在这个例子中,也许是这样的。但最近新发现的一些食人族例子,却是另外一回事儿。牛津大学的瑞克·舒尔亭坚持认为食人行为是源于暴力,获胜的一方食用人肉从而侮辱敌人。

舒尔亭认为尽管人类历史中屡有冲突,流血事件不断,但食人行为却是相对罕见的。“我们发现很多证据表明,在在史前部落中,很多人死于冲突,但鲜有吃人屠杀肢解人的行为”。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食人确实是一个非常极端的行为。

大约九百年前,在美国西南部普韦布洛(现今的科罗拉多州),就发生了食人行为。当时发生了严重的干旱现象,但舒尔亭认为这并不能表明人们是为了食物而互相残食。他更倾向于认为,人们是因为严重的资源冲突而互相残食。人们互相争夺资源,而为了警告对方不要侵犯自己的领地,他们会屠杀敌人,大卸八块,百般折磨。这样敌人或许就不敢来犯。

也有可能高夫洞中的人们就是被杀害的。舒尔亭认为虽然没有在遗骸上观察到暴力行为,但是有很多杀人方法并不会在骨头上留下痕迹。

为何食人依旧未解,食人与非皆是人性

从以上所有例子我们可以发现,对于食人行为没有一个放之皆准的解释。舒尔亭称“提及食人行为,人们很自然地就会想到暴力。但实际上,还有很多值得讨论和争论的地方。”

不管它是如何发生的,食人行为在人类历史上不同时期都有发生。尽管非常残忍,但也是人性之一。而且与人类其他暴行相比,我们也没必要为食人行为感到特别羞愧。舒尔亭中肯地评论道“我不认为食人行为,使我们更加残忍。不管我们吃不吃人,如今的我们都有许多野蛮行为。”

揭秘食人族过往:如何确定真是人吃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