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每周出品的商业纪实栏目。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大潮中那些个体:初生牛犊的创业新贵、名利场上的资本明星、聚光灯下的高官巨贾、籍籍无名的程序员、运营、极客、地推、快递员、讲师……他们的瞬间,都值得被记住。图文、视频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使用,否则追究法律责任,转载请联系作者。】

Gay,同性恋者,同志……这些指向同一概念的名词曾代表了十足的争议性,好奇或厌恶,支持或漠然。在这条灰色地带的两端,人们都曾选择了止步观望。而当LGBT(女同、男同、双性恋和跨性别人群)群体开始走进阳光并融入“主流”社会,他们的故事又是在如何地传讲下去?

钛媒体《在线》第41期,我们聚焦于中国第一家同性恋社交平台背后的工作人员,来讲述在阳光与阴影的逼仄边缘发生的那些理解与动容。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Blued,中国第一大同性恋人群社交平台,以淡蓝网为起点,经历16年的发展,如今国内外共计2700万注册用户。在他们办公室外,常有用户慕名而至,只为归乡一般的望上一眼。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Blued员工办公桌上摆放着熊和猴子的布偶——“在同志圈子,胖些的叫熊,瘦些的叫猴,肉壮型叫狒狒,还有不少‘分类’。”在Blued现有的209名员工当中,约四分之三属于LGBT群体,其中大部分是90后。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Blued的双11文案草稿,上面写着“我想要个男朋友,想和他步入婚姻殿堂”。有观点认为,由于同性的恋爱关系中罕有婚姻,以及由婚姻契约带来的财产利益和原生家庭关系等各种约束,因此维持下去会更加不易。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Blued内部的“性别友善厕所”,为男女员工共用,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他们认为“这是抹去性别之分的善意行为,特别对于跨性别人士。”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午休时间,几位员工并排躺在沙发上休息。“这里是个大家庭,”一名Blued员工说,“在Blued我们可以做自己。”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运营编辑小惟(化名)的办公桌上摆着粉丝寄来的花朵。在Blued客户端将近一年的直播,让他成为了同志圈网红。“内容工作层面的人事招聘要求必须是同志,因为只有同志才了解同志用户的需求和心理。”Blued HR说。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打开小惟个人的Blued账号,总停留着几百条未读的粉丝留言:“你有男朋友吗?”、“可以约你吗?”,等等。小惟说:这些留言都不敢打开,如果打开却不回复,粉丝会觉得看到却不理他们,会让他们觉得没有被尊重。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员工小荣(化名)是一名博士。校园里的他曾隐藏自己的性取向,或假装对女生感兴趣。大学时的男友,在交往四年后,以“自己是直男”为由和小荣分手,“我花了四年时间来消化这个事,甚至有心理阴影,也没再谈恋爱。”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为了女友,小宁(化名)在两年前辞去国企工作,留京并加入Blued。“为了不让父母伤心”,她“计划明年与另一位同志朋友形婚。”“形婚”在Blued企业文化中并不被提倡,但个人情况不同,Blued并不会直接干涉其中。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员工的集体生日派对,唱完生日歌后,CEO耿乐说:“希望你们都找到好男人。”公司之外,多数员工还不敢对外出柜。出柜意味着挑战家长根深蒂固的观念,并面对可能对亲情带来的伤害。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Blued与北京疾控中心等机构成立的HIV检测咨询室,HIV阳性心理关怀室里,Blued员工跃跃(化名)为一名到访者进行HIV检测。“一条红线就是阴性结果,说明他未感染。在并发症之前检出HIV,只要坚持抗病毒治疗,寿命和普通人是一样的,如果有了同性伴侣,就建议每三个月检测一次。”跃跃介绍,这里今年已检测了7000多人,“从检测室走出去的人,阴性的都如释重负,阳性的神色凝重,尤其是那些还不到20岁的大学生。很多感染者都不知道如何应对,所以我们还要对他们进行心理关怀,并联系疾控中心进行下一步治疗。”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艾滋不等于约炮,艾滋只是不健康”、“积极面对艾滋,热爱生活”、“今天出柜了,感谢父母”、“早检测,早治疗”………检测室门口的背板上,一些用户用便条纸写下的话。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小吉2015年加入Blued,负责志愿者管理、阳性关怀,和HIV检测等工作。他以前是一名驯兽师,2013年初检查出HIV阳性。“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人告诉我下一步该怎么办,医生说他们医院不具备HIV消毒条件,不能给我治疗,要我办出院手续,还失去了工作。当时我特别绝望,很想死。”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马哥是Blued员工中罕见的直男之一,“刚开始听说这是家同志公司,不想来,后来还是被CEO耿乐感动了。”一开始,为了判断身边同事的性取向,他会问“你正常吗?”,一段时间之后,马哥的这个措辞终于变成了“你是直的还是弯的?”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何女士在Blued做保洁员三年。“刚来的时候不了解这家公司,后来还是我儿子告诉我的,我一个农村人,怎么也不相信有这些事。这里有男孩子告诉我他喜欢男人,我觉得这不太正常。”她说,“很久前,一次这里有个男孩子问我,如果发现自己的儿子也是同性恋怎么办,我笑着对他说‘那我就打死他’,如今,在这里工作时间长了,发现这些孩子们都挺好的。”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每对接一次媒体,其实都是出柜一次。”在Blued PR负责人大奎看来,如果说十年前中国的同志群体还在黑暗中学着生存,那么“现在我们都要学会如何在阳光下生活,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中国社会与西方国家在这个议题上有所不同:西方不少国家在法律、文化、宗教等层面对LGBT群体有过极端的残酷迫害历史;而在中国,则是一直是灰色的存在。如今,西方在这个领域走在了前面,而中国当下更多的是需要从文化思潮和社会公众观念的层面一点点的去改变。”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在Blued举办的粉红经济创业大赛上,一位LGBT领域创业者正在路演。据部分统计,中国LGBT人口超过7000万,由于无需负担组织家庭、买房教育等需求,同志群体非常注重个人生活品质,消费能力颇高。目前全球前三大LGBT市场分别是:欧洲8700亿美元、美国7500亿美元,中国3000亿美元。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CEO耿乐(左)在办公室接受采访。2000年,耿乐在自己的卧室中创立了中国第一家同性恋网站——“淡蓝网”。当时身为一名警察,他对家人和同事隐瞒着自己的性取向,“我曾经一度觉得,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的同性恋。”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Blued办公室的窗台上,摆放着耿乐从家乡秦皇岛带来的海水和沙子。这些年,耿乐被外界赋予了诸如“推动社会变革的人”、“被李克强总理接见的创业家”、“公益人士”等标签。“我们并非只有光鲜和平民英雄主义的一面,也有情感、物欲、创业的痛苦,我想慢慢卸掉身上的标签和枷锁,做真实的自己,不再过分在意外界评论,好的建议就吸取,错了就改正,不为它们的态度而伤心。十年之后,这个社会环境一定会更好,现在我们进一步改变人们对这个群体的认知,十年之后人们会更多谈论‘什么是爱?’、‘什么是多元、接纳,和平等?’,这是社会要去面临的新层次。”耿乐说。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体

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等你来一起发现

我们工作在一个同志社群里,我们也有喜怒哀乐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