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大合并孤独样本:58赶集以投资并购驶入新的赛道

编者按

合并结束,下半场开始。

2015年,我们看见携程和去哪儿、滴滴与快的、美团和大众点评、58和赶集,这四组直接竞争公司的突然合并。合并之后,滴滴出行的CEO程维、美团点评的CEO王兴( 微博 )不约而同地提出了下半场的概念。技术角度来看,机器人、大数据、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是这些互联网公司所追求的远方,也是下半场。

但现实一些,下半场是它们的商业进化之路。从烧钱补贴到追求收入和盈利,从不遗余力地追求市场份额和用户数量到开发每个用户的最大价值,它们正逐渐蜕变成一家“真正”的商业公司。

我们希望通过四篇文章,探讨这一系列合并带给整个互联网产品、市场、用户等层面带来的变化,以及这些公司在合并前后发生的变化和下半场的开始。

本篇为此系列第四篇。

大合并孤独样本:58赶集以投资并购驶入新的赛道

文/腾讯科技 孙宏超

“(收入)当然增加了,而且找活儿也更顺利了。”刘阿姨如此描述她这一年在58到家做保洁的最直观感受。

加入58到家前,刘阿姨已经在北京做保洁超过5年,期间辗转多家家政公司,偶尔也让同在北京打工的儿子帮忙在58、赶集等分类信息网站发布兼职信息后上门服务。在58到家成为签约阿姨后,刘阿姨的收入从原来月均3000元以上到了月均7000元左右,更方便的是,刘阿姨再也不用为了找“活儿”操心了。在这样的变化背后,刘阿姨不知道(也不关心)的是中国最大的两个分类信息网站在一夜之间忽然合并。

这家新诞生的公司摆脱了原有的束缚,将目光瞄向了曾经无暇顾及的O2O行业,收购、分拆、融资,一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动作后,58赶集已经变成一家O2O行业的巨无霸企业。

在这个大合并时代,58赶集是仅有的孤独样本,留下的人固然志得意满,离开者也重新有所建树:58赶集在合并后,Q3-Q4季度收入同比2014年近3倍增长,实现用户自主付费超过了会员业务;瓜子二手车则迅猛打开市场,根据某些调查报告显示,在APP用户活跃渗透率、流量方面瓜子二手车直卖网均排名第一。

不过和以往的“战争年代”相比,2016年58赶集的声音变得安静,但姚劲波( 微博 )却表示,任何一个公司都有需要发声的阶段和需要做事情的这个阶段:“我觉得我们现在是后面的状态吧。”

从拥抱到离别

“转转又立功了。”9月13日上午,姚劲波在朋友圈里为其旗下的闲置物品平台转转站台。几小时后,其十年对手兼半年亲密伙伴的杨浩涌( 微博 )宣布瓜子二手车A轮融资总额超2.5亿美元,启用影星孙红雷为品牌形象代言人。

此时距瓜子二手车品牌独立正式一年还有两天时间,距离杨浩涌正式离开58赶集集团也不足300天。在那场惊世骇俗的“婚礼”后,这两个中年男人都有了新的事业,也正在面临新的问题。

58和赶集结束于一场被姚劲波评论为看见了“人性丑恶”的马拉松式谈判,随后这两个此前很少见面的人迅速搬进了一个办公室,甚至在一个周末的早上,起晚了的姚劲波还用十分钟赶到了奥森南门,和杨浩涌一起晨跑。

2015年58集团总结会上,姚劲波贴出一张照片,注释是:2015年夏天,58和赶集团队第一次在一起的进行团建活动,也是双方团队的首次深度亲密接触。3个月后,两个团队又进行了一次棒球团建。

这是双方合并后仅有的两次团建活动,或许,当握惯了剑的手松开太久,双方都不那么舒服。

2015年11月25日下午,58赶集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两个消息:

一是杨浩涌将卸任58赶集集团CEO一职,但保留集团联席董事长职位,他在58赶集董事会上的投票权和在58赶集的持股比例不变;二是瓜子二手车从58赶集拆分,成为独立公司,杨浩涌任瓜子二手车CEO,并以个人投资者身份向这个公司投资6000万美金。

大合并孤独样本:58赶集以投资并购驶入新的赛道

杨浩涌任瓜子二手车CEO

几十天后,杨浩涌在曾经的赶集网、现在的瓜子二手车办公楼对腾讯科技表示:“在稳定的58赶集没意思,喝喝茶看看项目没感觉,只有自己下场搏杀,才是过瘾的生活。”而姚劲波也对这样的情况表示满意:“浩涌离开又自建了一个王国,而我还是那个王国很重要的股东,这种结果也是比较完美的。”

2016年2月26日,58同城宣布原赶集网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杨浩涌已经辞去58同城董事会联席董事长及董事职位。

更多的触角

在58赶集大合并前,姚劲波最需要说服的并不是杨浩涌,而是赶集的众多投资者。在合并前的短短半年里,姚劲波奔波于香港上海北京,甚至海外,和赶集的大部分投资者见面谈判:“投资者都接受我,愿意在董事会及各种私下场合跟浩涌说其实你可以考虑考虑合并,我觉得这是个特别好的基础。”

在合并的最后,似乎所有参与者都获得了自己想要获得的利益,不过在58赶集这个大生态圈上,还有更多受到影响的“蚂蚁雄兵”。

最先受到影响的是两家公司的诸多代理商。原赶集网是以渠道为主直销为辅的盈利模式,全国4家直销城市,其余全部都是代理商模式,而58同城则是以直销为主、渠道为辅的模式。在58同城完成和赶集网合并后,逐渐以直销的模式取代了原赶集网大部分城市的代理商制度。

几个月前,有多位被取消代理权的代理商围堵在58赶集集团北京总部大门口讨要说法。对此,58赶集相关人士则回应称:“赶集原来的模式和58不一样,赶集在大的城市都是以渠道代理商的形式在做,58主要以自营为主,在整合过程中肯定会出现将原来的供应商合并、清退的情况,随着整合进度的加快,有些就不再续签,因为在当地,我们自己就有很大的业务能力,没必要再续签。”

不过一位赶集网的资深代理商也对腾讯科技表示,目前来看,只是一些短期盈利受到了影响,“分类信息平台还是需要代理商的,未来还会有很多的合作空间。”

相对而言,一些垂直O2O公司感受到的压力更大, 一家垂直O2O行业负责人对腾讯科技表示:“58赶集合并后,将不再仅仅扮演裁判的角色,更要下场踢球,未来与商家的利益冲突将不可避免。”在2015年GMIC上姚劲波表示,两家合并后将打击更多的垂直领域的对手。消息显示,以云家政和 人人 车为代表的一批垂直O2O早已经被58和赶集终止合作,一部分非58赶集体系的垂直O2O则受到了限流。据腾讯科技了解,目前家政、二手车、招聘方面是58赶集打击的重点,除了有58赶集背景的相关企业,基本都已经被终止在其网站投放。

这意味着58赶集正在依靠早已树立起城墙的分类信息领域背后的庞大流量对竞争对手进行精准打击,姚劲波就对腾讯科技表示:“这块根据地有非常庞大的用户数量,有收入和利润,能够让我们迅速进入很多相关领域。分类信息在一百年以后也还是非常重要,它就像水跟电一样的基础设施,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加透明,成本更低。”

但这些垂直O2O也正在以线下深耕的模式来回应58赶集的挑战,在服务的最后,刘阿姨还是表示,由于58到家的补贴正在减少且订单数量也在减少,正在考虑去另外一家平台签约。

赛道转换

58同城上市当天,姚劲波在曼哈顿包了船,喝酒游河,尽情享受上市所带来的快乐。但仅仅一天后,姚劲波就放弃了原来在美国东部继续游玩的计划,返回北京:“虽然我带了50多人,但还是有很多同事没去,我要回来跟留守在北京的管理层们吃饭、分享快乐。”但更大的原因是,敲完钟的姚劲波觉得“空虚”。

大合并孤独样本:58赶集以投资并购驶入新的赛道

2013年11月1日,58同城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

不过,在58赶集合并后的一年里,失去最大竞争对手的姚劲波却无法再感受到“空虚”,在他面前,摆着内部整合和外部强敌两道难题。

在合并后,姚劲波表示牵手的瞬间就切换了频道,但下面还存在竞争惯性,希望花点时间解决掉。而杨浩涌则表示过去的竞争是以周为单位的,我跟老姚调整得快,下面的团队需要一定时间。

合并之前,58同城和赶集网竞争最激烈的两个部门是市场公关部和销售部,这两个部门都和钱相关:一个花钱最凶,一个最能赚钱。不过这两个部门的整合之路却大相径庭。在合并之前,有消息称在谈判中姚曾明确表示不希望市场公关部合并,而杨则很快同意了这个提议。在合并后,双方的市场公关部也很少见面,其中一个资深公关对腾讯科技表示,“有点尴尬,毕竟之前打的太凶了。”据腾讯科技了解,现在58集团的几乎所有市场公关都是原58同城的人,而赶集网的部分公关追随杨浩涌去了瓜子二手车,一部分公关进入了58集团下属的各个子业务。

大合并孤独样本:58赶集以投资并购驶入新的赛道

58集团架构图

资料显示,合并后半年多的时间里,58同城的高管全部留用,而赶集网的管理层多数选择退出,去从事新业务或者创业。

这意味着姚劲波可以独自带队挑战在O2O新战场上的诸多好手,他祭出的杀器则是分拆非核心业务和生态投资。

受“互联网思维”、“互联网+”等概念影响,近两年有无数的创业者进入O2O领域,其中仅经纬创投就投资了超过20家O2O项目,这其中还不包括美团、京东甚至 阿里巴巴 百度 等其他对O2O行业虎视眈眈的互联网巨头。面临更加强势的外部竞争压力,姚劲波对腾讯科技表示58赶集的边界将变得更大:“我们在很多点上都插下了一面旗帜,而且看起来这些旗帜都非常稳固。”姚劲波在谈到分拆业务的原因时对腾讯科技表示:“因为竞争,原来我们可能顾不上一些子业务,现在58和赶集对子业务的推动力度非常大,这是因为在主营业务上互相不要竞争了。”同时姚劲波也对腾讯科技表示,未来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多,因为58赶集只会专注于几个重点项目。

此前被拆解出来的“小猴子”们目前发展良好,去年10月58到家宣布已经签署一项有约束力的A轮股权融资协议,融资金额为3亿美元,投资方包括 阿里巴巴集团 ,全球投资巨头KKR和平安创投,同时瓜子二手车、斗米兼职等业务也先后宣布融资成功。

在投资方面,姚劲波曾表示“58同城未来要投入超过30亿美元来投资100家O2O公司”,为了完成这个目标,在资本相对收缩的2015年,58赶集仍频频出手,在姚劲波看来市场不好的时候对58赶集反而是好的机会:“58集团是有流量也有资金资源的公司,我们不太受行业波动的影响,行业特别不好的时候,我们是在这个位置,行业特别好我们也是在这个位置,相对来说比较稳定。”

压力与反抗

最近两年,姚劲波旗下的58集团做的最多的就是并购、投资和分拆,旗下的员工甚至笑称老姚“过节购物”。这些投资行为大多和O2O有关,这是因为在姚劲波看来,O2O是未来十年互联网的重要领域。

一位业内人士对腾讯科技表示:“这是因为分类信息网属于上一个时代的产品,属于互联网中介的角色,而移动互联网的本质是去中介,于是各类O2O将完全替代分类信息网,直接向网民提供服务。”

大合并孤独样本:58赶集以投资并购驶入新的赛道

58赶集集团旗下涉及诸多业务

这样的强势进击引发了原有从业者的恐慌。首先是58和赶集在没有合并前,就已经各自积累了丰富的各方面资源,拥有着比其他O2O企业多数倍或者数十倍的企业资源,在资源的利用和整合方面,众多O2O企业均不是58赶集的对手;其次O2O是一个烧钱的领域,此时又正逢资本寒冬,这些弹药不充足的O2O企业很难打赢58赶集;最后则来自越来越贵的流量压力,58赶集流量优势是众多兼职招聘O2O企业难以望其项背的。

几位家政O2O领域从业者对腾讯科技表示了相似的担心:“58到家将上游阿姨资源和下游流量全部把握在手中,即便现在58到家还没有足够的资源抢占国内全部市场,而暂时借助第三方平台的实力,但当未来58到家已经有足够的实力,其他第三方将如何处理和58到家之间的关系?”

一个来自上海的家政公司创业者就不得不将自己原来2C模式变成2B模式:“流量成本太高,让我们不得不加入58赶集联盟,作为第三方来支撑58到家的发展。”

一些从业者直接评价58赶集是行业的破坏者,58到家悄然上线后人人车、云家政等一批和58到家业务有冲突的O2O公司被58同城单方面解约,一个家政类O2O企业负责人对腾讯科技表示:“在58到家上线后仅仅几天,58同城就单方面撕毁了投放合作,一部分余款一直到今年年初才还清。”

不过还是有多位垂直O2O从业者对腾讯科技表示:“除了一些极度高频的订餐、订票等行业外,垂直O2O对线上的大流量并没有特别渴求,因为O2O大多数和服务有关,反而更精准的针对线下小区的营销活动会比较有效,这并不是互联网巨头们擅长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