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王胜江:创业一年半

王胜江:创业一年半

一年秋风劲,江天万里霜。10月末,霜降,我创业一年半了。

一路走来,我都在一些重要时间节点,写下一些创业感悟,算是一种自我总结与内心对话,包括《第一个99天的创业》,《第二个99天的创业》,《第三个99天的创业》,也写下了一本书《创业生存法则》。有人就会疑问:为什么没有第四个99天的创业了,是不是还在创业?

在这里,我遗憾的告诉大家:创业一年半了,我,我们,都还活着,而且活得还不错。

突然间停下来,回想这一年半的创业,一幕一幕的过往情景闪现,我还真不知道说什么,非得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坎坷是常事,遇坑是平路,平常心,一切是常态。

雨越下越大,我们都在雨里

创业的一年半,就像是在雨中的走了一段路。雨越下越大,我们都在雨里。有人选择跑到屋檐下避雨了再出发,有人选择了撑着伞继续前行,有人选择了破风淋雨前行,真正的创业者就应该是不畏风雨,一路前行,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而我,应该是顶着报纸在赶路的那一个吧。

王胜江:创业一年半 走过了一年半的时间,我想大家可能最关注的是发展问题。的确,我时常在公司开会的时候说到,我们作为一个存在于新闻上的公司,怎么才能顽强的活下来,扎扎实实的做一些实事?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说,把握节奏,走向资本化,这是一个必然经历的过程。不得不承认,在这方面,我走得很难很难,遇到了不少的坑,本来走得好好的,却防不住别人扔香蕉皮,当然,我扛过来了。

有些朋友私下里跟我说:胜江,你不用搞得这么难,有那么多的资源人脉,为什么不用呢?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我也就是哈哈一笑,尴尬的几句带过。我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也不是没有捷径可以走,但苦于实在没办法说服自己,这是性格的缺陷,可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可能是性格决定不愿意开口,或许更多的是因为我喜欢熬,坚信能够熬过去,对自己比较狠而已,这算不算一种自虐呢?

苦行头陀与创业老王

有的时候出差在飞机上遇到强气流,颠簸很厉害的时候,别人都是惊险不已,而我却是淡然一笑,似乎觉得这也是一种奇遇经历和解脱,或许,这也是抑郁症的表现吧。周末的时候,开个车去郊外,转到寺庙附近,停下车来,随便找一条小路,望着山上寺庙的建筑,奔着方向就去了,似乎做一个苦行僧比创业更加的复得返自然。真正到了山门前面,本以为内心能够收获的那份自然与洒脱,却熬不住内心对于创业的放不下。

一缕阳光、一朵风中盛开的花、一块石板路的花纹,都能让我开心满足好久。秋天的午后,我抬头,阳光看着我。暖暖的照过来,一直望着阳光,一直……不舍得离开,不舍得放下自己。有时候,你也不知道,太阳和我什么关系。有时候,你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表达自己。就这样在太阳下,晒着,呆着,站着,傻笑着,创业就像是这一缕阳光,幸福、平实、满足。

王胜江:创业一年半 说实话,当我遇到这些风风雨雨坑坑洼洼的时候,内心也会很烦恼,都希望阳关道一路通突,这是人之常情。可是总有一些枝枝蔓蔓需要你拂过,而且都没法说,随之而来的就只有两种情况,一是自己憋着气,憋出内伤;二是把气撒出来,把手底下的人骂出内伤。

不过后来我一想,这也很正常,你总会遇到一些坑,一些无法调和的东西,如果是沼泽地,既然绕不过去,那我们就淌过去,就跟佛家讲的直指人心是一样的,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那么最笨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最好的办法。

我的想法很简单,要么你能一拳打趴我,让我起不来,要么坑足够大,水足够深,让我爬不出来,其他的波折都是来度我的,更加打磨气度和格局,这是好事,也是常态。现在也不怎么生气了,气大伤身,又是急性子,所以学会了喝茶和钓鱼独坐。

王胜江:创业一年半

喝茶是为了养气,钓鱼是为了独坐静心。前段时间身体明显的感到不适了,话说多了就特别累,看了几次中医,煎着中药喝,随身带着中药茶,那个时候我问过自己,这么熬,熬垮了身体,值得吗?结果没过多长时间,当时录完深圳卫视的节目,凌晨两点半跟几个朋友又出去一起喝酒了,喝完酒回到家睡了不到两小时,实在起不来,同事给我打了四五个电话叫醒我,早上6点半的飞机飞贵阳出席活动。一上飞机就睡觉,我都不敢想旁边的乘客怎么看待我的这一身酒味。上午出席活动演讲分享,强撑着到活动结束,下午回酒店睡了一会,晚上又去当地大学做了一场千人演讲,说实话挺对不住主办方的,不过状态还行,表现得没事的样子。

鱼无所获,心有所定

钓鱼独坐,是一件很玄妙的事情。

漫游九天外,

泛舟上云海。

淡淡清茶味,

闲散渔翁来。

我一般不选择去渔场钓鱼,开着车在郊外,随便找一条路开着,看到哪里有河沟,风景又还不错的地方,就停下车来,拎着渔具过去了。撒下鱼食打窝,装好鱼竿,挂上鱼饵,选择合适的鱼漂,注意铅皮的重量,一切准备就绪,开始下钩钓鱼。

王胜江:创业一年半 钓鱼是一门很有投资学问和技巧的事情,你不知道水下有没有鱼,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钓到鱼。我喜欢坐在折叠椅上,一手握着鱼竿,盯着鱼漂发呆,不说话,也没想什么,一坐就坐一下午。风吹过,草微动,水葫芦漂过,荡开些许波纹,这种自然的感觉特别好,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

钓鱼也是一种坐禅的方式,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钓鱼不在于钓,而在于心静。从早上八点到晚六点,鱼从来没咬过,一条鱼都没钓到,这也丝毫不影响你享受钓鱼的过程。这一刻你需要享受一种钓鱼带来的安定,享受这种融在水里,融在自然的感受,你只作为鱼、草、风、水、人整个生态圈里的一环出现,鱼无所获,心有所定。

我的创业这件事儿

在这一年多里,我积累平常的一些创业理解,创业项目故事,写了一本书《创业生存法则》。出差路过几个大的机场书店,偶尔还能看到,心里窃喜。也听到几个创业朋友提到,把这本书当作一种创业参照物,唯有生存,活着才是创业的第一法则。我觉得挺高兴的,真正的能够帮助,或者影响到一部分创业者,这就是有价值的。

王胜江:创业一年半

创业一年半,说说创业这件事干得怎么样了。我们的空间从去年7月份蔚蓝洪泰创新空间第一家旗舰店开业,到目前洪泰创新空间形成以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为主的三大片区,覆盖一二线重点城市,全国签约布局近30家空间,累计服务连接1万余个创业项目。

这一路走来,真是从0到1,从无到有,我自身也完成了从地产到创业投资的跨界,我们的空间也真正的从物理空间裂变化学空间,从形式走向内容,不断的向科技创新,产业升级前行。

空间作为创新创业的一个载体、一个平台,最重要的就是服务、连接、催化、升级。

“我不在办公室,就在星巴克,我不在星巴克,就在去星巴克的路上。”星巴克表面上只是提供一杯咖啡,实际上更多的是给用户带来第三生活空间的体验。酒店表面上只是提供一张床,实际上是解决外来人群融入当地城市文化生活的第三维度空间。而我们空间就是要打造一个独特的第三维度创业文化空间,既不是家,也不是办公室,而是一个能够找到解决问题办法的第三维度空间。

王胜江:创业一年半 一个带有创新元素的物理属性空间,空间只是基础,重要的是有服务内核,空壳里面要有丰富的内容。洪泰创新空间通过活动、课程、运营、孵化、媒体、投资等方式来帮助创业者真正成长。我们的核心是“创业连接”,你与公司的同事有哪些工作连接?你与创业者有哪些连接?你帮助创业者与外部机构、媒体、投资人有哪些连接?在连接的过程当中做好服务工作,创新空间需要的不是开门收发的物业管理人员,也不是端茶倒水拖地的保姆,空间真正需要的是做好有效连接的服务管理者,通过“产业+双创”的结合来催化创业项目,实现一个真正的价值升级。这才是空间作为一个载体平台的最大意义。

双创的载体有了,那空壳里面应该装哪些双创内容呢?

第一,智能创造。这一段很多人在谈智能制造,我有一些不同的观点,我认为首先把制造搞到极致,你的产品别人愿意买,不管是从工业设计还是从工艺、核心技术,你要有独特的东西才可能战胜同行业竞争对手。这几天在北京的世界机器人大会我也去看了,转了好几个展区会场,说实话,你要我一个人去转,真是看不明白,确实有很多做得不错解决实际问题的机器人产品,比如多旋翼无人机、消防机器人、医疗机器人等等;也有一些伪需求的产品,有的只是智能堆砌,有的反而画蛇添足。

这里面我有一个很深的感触,真正的科技创新智能创造还得靠这些高校科研机构的成果转化,只做科研是不对的,科研不能用文字,文章,纸张表达,不是放在柜子里等着盖上一层灰,更多的是要走向市场化,与创新创业相结合。我们应该通过产业升级+高端技术成果转化,把制造不断地通过工艺设计、通过核心技术把它变成创造,才是智能创造。

第二,产业升级。中国是制造业发达大国,传统产业很多,如何通过创新创业来带动大部分传统产业的升级转型?现在互联网的很多产品都只是半成品,很多O2O模式、共享经济模式的创业失败,一方面就是半产品模式,另一方面是没有找到产品真正的刚需。我们的创业不能把玩闹变成了噱头,最后还变成了投资,这个循环模式是病态的,这是很可怕的。

产业升级是一个进化的过程,“产业+双创”的连接,这就是一个撬动升级的点。产业升级一方面是靠科技创新推动,另一方面也带动了科技成果的转化,增强了科技发明专利的保护。

创新创业的三个思维

有一个年轻人去买碗,来到店里他顺手拿起一只碗,然后依次与其它碗轻轻碰击,碗与碗之间相碰时立即发出沉闷、浑浊的声响,他失望地摇摇头。

然后去试下一只碗……

他几乎挑遍了店里所有的碗,竟然没有一只满意的,就连老板捧出的自认为是店里碗中精品也被他摇着头失望地放回去了。

王胜江:创业一年半 老板很是纳闷,问他老是拿手中的这只碗去碰别的碗是什么意思?他得意地告诉老板,这是一位长者告诉他的挑碗的诀窍,当一只碗与另一只碗轻轻碰撞时,发出清脆、悦耳声响的,一定是只好碗。

老板恍然大悟,拿起一只碗递给他,笑着说:“小伙子,你拿这只碗去试试,保管你能挑中自己心仪的碗。”

他半信半疑地依言行事。

奇怪!他手里拿着的每一只碗都在轻轻地碰撞下发出清脆的声响,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惊问其详。

老板笑着说,道理很简单,你刚才拿来试碗的那只碗本身就是一只次品,你用它试碗那声音必然浑浊,你想得到一只好碗,首先要保证自己拿的那只也是只好碗……

这个故事一方面提醒我们,就像一只碗与另一只碗的碰撞一样,一颗心与另一颗心的碰撞需要付出真诚才能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另一方面,选择和思维很重要,创新创业这件事,也需要思维的改变提升。

王胜江:创业一年半 八十年代初,那时候我们通常的下海经商做生意,这是一种贸易思维,也是以贸易的思维来看待中国的整个经济和社会。那时候的贸易模式也简单,基本是买卖双方达成简单交易,从一个地方拉点东西去另一个地方卖掉就是一次贸易。

广东的一些制造工厂,富士康代工厂,这是一种制造代工思维,用一个月做成一个产品,用一年形成一个闭环,再做销售的思维模式。这个阶段我们中国大多数企业就是代工厂,廉价人力成本。哪怕现在,我们也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制造基地,这个也是中国经济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无法避免。

而现在,我们的创新创业需要精致制造思维,这也是在当下“双创时代”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当我们思维转变为精致制造思维后,创业企业最关键的是工匠精神和品质创新。

为什么我们很多互联网产品死亡了?我们抛开其他原因不讲,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很多人对互联网的认知出了问题。 现在大家眼中的互联网成了一个假冒伪劣、急功近利的代名词。很多互联网方向的创业者今天做个BP,明天拿到投资,后天就想进入下一轮,这难道是一个能成功的创业者要做的事情吗?

王胜江:创业一年半 我们想想德国的五金匠,我在自己之前十多年的房地产工作中了解到,很多人做装修时,买五金产品的首选都是德国商品。因为德国人是用十年做一个产品,而我们中国呢?是一年做一个产品,每年一个迭代,“迭代”这个词说不好听了就是每年制造一个垃圾。结果就是我们十年制造了十个垃圾,人家用十年做了一个好的产品。

80多岁的日本匠人村嶋孟用了50年的光阴,只为煮好一碗白米饭,一生的坚持都在打磨一种产品,这就是一种专注于自己产品和企业的工匠创业精神。中国的创业者要沉下来,人的心要沉下来,对产品的感觉要沉下来。

在八九十年代,我们的工厂工人有一级工、二级工到八级工,现在创业者应该有从一级工做到八级工的精神,有踏踏实实长远的打算,有像工匠一样一点点打磨自己的精神。当有一天,创业者对一个产品做到了八级工,就会离成功越来越近。

品质创新中有两个概念:“屌丝经济”和“中产经济”。我们需要的品质创新是一个从屌丝经济到中产经济提升的过程。“屌丝经济”并不是指这种经济不行,这里面一方面是指早期大部分的消费用户是“屌丝”;另一方面是指抓住大众用户心理的屌丝经济产品。

我们现在处于一个贸易+制造代工的成熟阶段,一个杯子在中国生产10块钱,大部分创业者选择的创业就是探索如何在这10块钱里分钱,讨论这里面的天花板,分刮市场蛋糕,这个概念是错的。不管是互联网创业,还是淘宝模式,实际上是压低了所有供应链的利润空间。

王胜江:创业一年半 这是中国制造的一个瓶颈,简单的讲,大家已经把天花板设置好了,这种互联网模式对于我们来说是不好的,这只是屌丝经济的创新,早期来说这种创新是可以的,也的确能够解决一些问题,但这不是我们最终需要的。我们很多的代工产品,加工完了以后,美国人赚的是10-100块钱区间的利润,我们更多的是要在10块钱-100块钱的这个区间去创新,通过资本的通道,产业升级的方式,提升这里面的天花板,解决中产阶级群体身边的一些刚性需求,提供个性化的体验,真正的品质提升。

如果我们的创业创新只是围绕着屌丝经济 、屌丝群体去讨论天花板,这就好比是吃柚子,我们一直在柚子皮里创新,没有吃到柚子肉。而双创的意义在于精致制造,引领用户群体和产品从“屌丝经济”到“中产经济’”的一个品质创新,我们不能只是在地表层,要去深挖创新,能够到达地幔、地核。

霜降了,怎么过冬?

最近一段时间好像大家都在说“寒冬真的来了”,的确,霜降了,冬天来了,北京变冷了,雾霾也来得早一些了,但不一定是资本寒冬来了,无论是创业还是资本,好的项目从来没有寒冬,有的只是收获的秋天。

对于脚踏实地的创业者来说,从来没有寒冬一说。如果有,它只出现在每一个创业者心中,从你创业的第一天起,寒冬就在你的心里。每一天都有公司在死亡,这是创业的必然规律,创业从来都是九死一生。

说到创业的九死一生,就正如《创业维艰》里说到的“担任CEO的8年多里只有3天是顺境,剩下的全是举步维艰。”对于创始人来说,我是深切的感受到这种创业维艰,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你只能自己去熬,绷紧神经,凝重表情,人都变得抑郁了。

王胜江:创业一年半 创业的九死一生,原来真的是会死掉的!这一两年里,创投圈在风口火热的同时,创业者的压力也日益加重,创业者的健康也成为了一个大问题,有几位创业者为创业献身。一方面是为这些创业者感到惋惜,也为他们致敬;另一方面,我是特别反感有些人在事件一出,就作为一种谈资或者是一种创业热点的消遣,每每遇到这种所谓的热点文章,我都会取关公众号。创业本就是一件有风险的事情,我觉得创业者是有尊严的,创业者需要得到理解和尊重。

对于创业,我还是坚持创业是一场狼性的修行。为什么创业者需要像狼一样?我们都在强调创业要有头狼,创业要有狼性,这是对团队的要求。究其根本,狼最重要的两个独特性:保持饥饿感和坚持等待。

狼始终保持饥饿感,有饥饿感了才能产生目标感和欲望,狼的饥饿感引领着狼群的发展。狼坚守等待,有着凶悍的攻击力,但又不是一味的去撕咬进攻,而是静候时机,等待着猎物去犯错误,等待猎物懈怠,掉入圈套陷阱。

创业,是郑重地吃一块萝卜

1925年8月,夏丐尊在杭州西湖请弘一吃饭。

“送了两碗素菜去,原只是些萝卜白菜之类,可他却是几乎要变色的盛馔。”弘一郑重地用筷夹起一块萝卜那种了不得的神情,夏丐尊见了,几乎要流下欢喜惭愧的泪来。

弘一吃饭,连油都没有,白水煮菜,加一点点盐。冬天,有客来,供奉他一盘橙子,剥开吃两瓣,便觉欣喜。学生李鸿梁见了,觉得“完全是个苦行头陀,不禁鼻酸”。

弘一外出讲经,住处艰苦,只有两块木板搭的床铺,他毫不介意,觉得很好。弘一直到六十岁,一直都自己打扫,扫地,拭几,擦灯、洗衣。

弘一法师曾手书一副联语:而无众生想,常行大慈心。

这是集华严经的句子。字面意思是说,不要总觉得自己在度化众生,常常保持慈悲心,做慈悲的事,才是更要紧的。施恩者,不要觉得自己在施恩,更不应想着有回报。

王胜江:创业一年半 所谓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这是一个“破我执”的联语,大乘佛教在度众生时,不要有我的执念。

我执,是自我意识的障碍。当“我”变得过大,智慧就被淹没。只有消除了我,消除了时时刻刻需要强调的存在感,变成“无我”,才可成佛。

弘一法师修行的过程也是一个“度我”的过程,创业也就该这样,简单,善良,执着。抛去繁琐,砍掉伪需求,远离聚光灯,回归简单,做一个善良的人,平常心的去接受创业路上遇到的一切,这其实是一种馈赠,执着的追求你所坚持的,心存敬畏,行有所止。

十月的太阳

成熟,平实

思维也秋的节奏里

沉淀,坚硬

无念,无住

空气在静止

树木在静止

一切如常

不动不摇

创业与诗的一年半,秋色空山雨,一苇渡江去。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