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彭博社:软银再喜欢机器人也没用 Pepper机器人恐成为鸡肋

美国彭博社今日撰文称,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一直把机器人梦想寄托在Pepper身上,但文化冲突和人工智能成为机器人计划的关键障碍。以下为文章全文:日本人痴迷机器人不只是陈词滥调。多年来,许多公司一直在为他们的热情而倾尽全力,但几乎没有成功产品问世。一款名为Pepper的人形机器人承载着软银集团创始人、亿万富翁孙正义希望,应该将改变上述现状。可是,文化冲突和人工智能成为Pepper计划的关键障碍。

彭博社:软银再喜欢机器人也没用 Pepper机器人恐成为鸡肋

Pepper

作为第一个被赋予了情感的机器人,2014年Pepper被推向市场。之后,软银该公司大力推销,承诺这款设备足够成熟,能够接替店员、接待员和翻译处理一些事务。

“这不是用于对话,”藤枝市政府的一名官员说,该市位于日本中部,人口约14万人。“我们主要把它当做一台平板电脑,”他指的是机器人胸部的一块触摸屏。

现在,看起来Pepper命中注定要步本田汽车的足球机器人ASIMO和索尼公司的QRIO机器人的后尘,成为日本出产的最新一款中看不中用的机器人。与机器开发人员的对话表明,所有成功的元素都已就位,唯一不足的是决策失误、错失良机,最终只能下马。

塞巴斯蒂安·卡格农(Sebastien Cagnon)是一位曾参与Pepper开发的工程师,2012年软银收购法国公司Aldebaran SA时,他加入到日本团队。那一年,他和同事去了一家苹果商店,被告知机器人已能像真人一样提供良好的客户服务。

“看到所有这些苹果员工为店里为数不多的几位顾客提供忙个不停,我意识到我们的差距有多大,”卡格农说,他在今年三月离开软银,创办了自己的机器人咨询公司。

Aldebaran无法与软银的文化水乳交融。当法国同行外出休假几周时,日本工程师就会心怀不满。Aldebaran的员工习惯于扁平结构,却突然发现他们的许多决策还要经过东京经理团队的二次审议。

日本母公司创建了软银机器人公司(SoftBank Robotics Corp.)来监督业务和销售Pepper,任命Fumihide Tomozawa为业务经理来监督研发,但他既不说英语,也不会说法语。孙正义派来他的亲密盟友、资深网络工程师Takashi Tsutsui来负责技术。

“公司基本上是由不了解机器人或人工智能的项目经理负责的,”安德鲁·加姆巴得拉(Andrew Gambardella)说,他曾经在该公司从事了一年的人工智能研究 “他们完全缺乏视野和方向,只是把我招进来,说‘做人工智能’。”

软银承认将Aldebaran公司拉进来确实有一种挑战,但表示说,大部分的冲突是样品转化成商业产品的过程中可以预期的。自产品推出以来,依据收集到的数据,该公司也对Pepper的硬件和软件进行了无数改进。

“谈到人类与机器人的互动,组合方式是无限的,起初我们可能低估了这一点,”Kazutaka Hasumi说,他在软银机器人事业部担任高级总监。“我们仍然处于行为模式收集阶段,这是开始应用深度学习技术之前的一个步骤。”

软银的许多关键功能——例如语音、视觉和语音的情感分析等——都实行外包,进一步使Aldebaran边缘化。截止到2015年6月Pepper机器人发货时,Aldebaran公司的创始人布鲁诺·梅森尼尔(Bruno Maisonnier)已经离开了,带走了几位主要研发人员。

Pepper的主要卖点——情绪引擎——成了绊脚石。软件部分基于Shunji Mitsuyoshi的想法,他是一位行为古怪的雕塑家,拥有工程学博士学位。他的算法将Pepper的外部刺激转化成输入流,然后模拟人类的表情反应,但法国工程师发现这套软件无法使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称,他们放弃说服软银放弃Mitsuyoshi的公司AGI作为供应商,因为孙正义与后者关系密切。

如果不使用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软银的工程师们只能辛辛苦苦编写代码,将传感器输入的数据组合成相应的情感效果。因此,Pepper往往在几秒钟内由满足变为恐惧和幸福,因为它只能理解一些特定的信号,不具备真正的情绪。

知情人士称,情感引擎的研发尚需时日,辣2015年卖给企业用户的Pepper机器人关闭了表情功能。软银目前正准备在中国和美国推出机器人。

“我不确定能读出表情就可以增加服务功能,”莫滕·鲍尔森(Morten Paulsen)说,他是里昂证券亚太市场的日本研究主管,主要研究工业自动化巨头FANUC公司。“”我的办公楼里有几个Pepper,但看不到有人在它跟前晃来晃去了。它们基本上是漫画版的iPad。”

然而,他们还是成功地建立了一套一流的机械系统。Pepper拥有超过20个马达和十分灵巧的手臂,能够表达人类的身体语言。多个摄像头、麦克风和深度传感器让Pepper能够与人进行眼神交流,并对触摸作出响应。它甚至能在待机模式下模仿呼吸和睡眠。

消费者应该感谢软银,因为他们愿意承担亏损,每个机器人的售价仅为1800美元,普通人都买得起。在日本,潜在买家可以在软银下属的全国性手机商店网络与Pepper互动。台湾生产商一直是富士康、 iPhone 、PlayStations和GoPros的供货商,现在负责机器人的硬件制造。

“当你看到机器人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就会知道Pepper项目何以雄心勃勃,因为它与人类的互动仍然是非常困难的,”保尔森说。

日本北部的一家度假酒店买了三台机器人,期待Pepper迎接客人,并介绍店内设施。结果相反,机器人被降级到供孩子娱乐的平板电脑。一个娱乐厅也发现了机器人的不足,不打算续约。

孙正义一向以豪掷千金而为世人所知,一旦项目不成功就会弃如敝履。目前,他似乎已经把注意力聚焦于新的、更大的目标。这位软银的亿万富翁创始人在今年九月以320亿美元收购了芯片设计商ARM。就在本月,他还宣布与沙特政府建立一个规模达1000亿美金的基金,将投资于高科技公司。

Pepper项目是否还要做下去完全取决于孙正义,他曾表示,早在童年时代就梦想拥有一个有情感的机器人。有迹象表明他还不准备放弃。彭博社获得的电子邮件显示,去年晚些时候,在一次软银高管参加的内部会议上,孙正义走到白板前,画了一个长着熊的耳朵、配有平板电脑、貌似Roomba的扫地机器人。Pepper的接班人绰号Cooman,也将有自己的感情。

“孙正义以Pepper为骄傲,总在各种来访的贵宾面前炫耀不停,”软银的前任工程师卡格农说。“每当看到机器人时,他都会双眼放光。”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