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短视频社交鼻祖 Vine 只活了 4 年,这些产品都做不下去了

短视频社交鼻祖 Vine 只活了 4 年,这些产品都做不下去了

“别把你的公司卖了!”

今天凌晨 1 点,当世界的目光都在关注 苹果 的新电脑时,罗斯·亚索波夫(Rus Yusupov)在Twitter上发了这么一条消息。

他创办的短视频社交服务Vine,在 2012 年卖给Twitter之后,现在要被关闭了。

这个消息伴着Twitter 最新季度财报而来。最近一季度,Twitter 亏损了1.03 亿美元,持续了三年多的亏损让他们不得不缩减规模:裁员了350 人,约等于9% 的员工,并且关闭不挣钱的短视频服务Vine。

在最近一年,Vine 的下载排名在快速下滑,在今天的关闭服务的消息发布之前,他们已经跌到美国App Store总榜的300 多名了。

短视频社交鼻祖 Vine 只活了 4 年,这些产品都做不下去了

但也能从这条曲线看出来Vine 曾经有多受欢迎。

2012 年创办的Vine 是世界上首个6 秒短视频社交服务。它能引导用户拍摄3段2秒长的视频拼接在一起,用户并不需要特殊编辑技巧,就能做出很有趣、有艺术感的小视频。

乐乐·旁斯,美国版Papi 酱。在Vine 上拥有84亿观看次数,拥有1110 万粉丝。

2012年,Twitter 收购Vine 时,它被看作是互联网时代转变,社交从文字、图片转移到短视频时代的标志。

Vine 确实也火了好几年。因为有趣内容的门槛低,Vine 上线半年内就吸引了4000 万次下载。产品上线 1 年,Vine每个月短视频观看次数已经超过了1亿次。甚至在 Vine 上做视频的人也有了专门的名称,叫做“Vine 艺术家”。

但Vine对于科技圈更大的影响,在于它引发了短视频社交创业的风潮。

2014 年一年里,国内外一下子冒出一批短视频服务:秒拍、秒视、TapTalk、友约、Blink……更疯狂的是他们背后的投资者。其中一个短视频服务 Blink,在公司创办两个月,产品还没上线的时候就拿到了 1600 万美元的投资。

不仅是创业公司,连Instagram 和微信这样有上亿用户的应用,也在那时候也跟进了短视频功能。当时,张小龙把这个功能放在了一个最显眼的位置,只要下拉微信首屏,就能调出短视频功能。

在国内,这一波短视频产品的 生命 周期也大多只有半年。

短视频社交鼻祖 Vine 只活了 4 年,这些产品都做不下去了

这些按一两下就能发几秒短视频的产品,并没能吸引用户持续用下去,也无法因此离开微信或者 Facebook 这些常用的社交网站。

情况对于 Vine 情况也是类似。只是早期积累的Vine 红人和社区,让Vine 的衰落延缓了一些,但它最终还是没有赢下与Instagram 和Facebook 的竞争。它的母公司Twitter 也是如此。

互联网社交,到最后也还是“赢家通吃”的市场,因为大家都只去朋友们最常去的地方。

推荐:关注“AI世代”微信号(tencentAI),回复“中国AI”可获得新智元《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报告》;回复“创业报告”,可获得美国《AI创业指南》;回复“斯坦福”,可获得《2030年的人工智能与生活》。回复“白宫”,可获得白宫《美国AI战略报告》。

短视频社交鼻祖 Vine 只活了 4 年,这些产品都做不下去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