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巨额亏损大幅裁员,纸媒寒冬《卫报》也挺不过去了?

巨额亏损大幅裁员,纸媒寒冬《卫报》也挺不过去了?

在过去短短的6个月,英国“三大报”之一的《卫报》唰一下又没了4800万英镑。纵使家底殷实,在纸媒寒冬它又能坚持多久?

经过一个夏天的大幅裁员,很多《卫报》编辑部的员工都在担心自己的未来,但或许更糟糕的事情即将发生。

半年4800万英镑,《卫报》疯狂烧钱

这一不断亏损的报纸正以惊人的速度烧钱,根据内部数据,仅今年上半个财政年度就高达4800万英镑。尽管管理层已经保证亏损势头将会得到控制,业内人士仍非常担心其前景。

虽然《卫报》今年已经大大限制了成本和亏损额,出版业的巨变仍让其如履薄冰。不仅纸质新闻业务的收入进一步下降,数字广告收入也大幅降低——因为读者纷纷转向移动端,Facebook和谷歌则占据了最大的在线广告份额。

巨额亏损大幅裁员,纸媒寒冬《卫报》也挺不过去了?

一位前高管表示,如果《卫报》想要在报纸业务的恶性阻力下生存下来,目前的努力远远不够。按照这位高管的说法,《卫报》将不得不削减60%以上的成本,才能勉强依靠它从数字出版内容获得的盈利来生存。这将会需要一场相当剧烈的重组和变革——就像3月份《独立报》所做的那样,裁掉许多员工,彻底地进行重新配置,成为一个“纯数字媒体”。

另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在分析了最新的内部数据后,新一轮的裁员也极有可能。

即使按照最乐观的情况,新闻编辑室也将面临长期的预算和工资限制,通过暂停招聘和其他形式的“小修小补”,来维持现状,但这可能会削弱其新闻产品的质量。

巨额亏损大幅裁员,纸媒寒冬《卫报》也挺不过去了?

不过,《卫报》领导层还比较乐观,发言人称有望在2019年达到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实现收支平衡——而他们去年的日常运营亏损额超8000万英镑。《卫报》董事长大卫·帕姆赛尔(David Pemsel)上周对工作人员的讲话中称,《卫报》上半年的财政年度(4月到9月)收入为1.05亿英镑,支出1.28亿英镑,大致符合既定目标。除去利息、税款、折旧和摊销外,上半年亏损2600万英镑,比去年同期的3200万有所改善。总而言之就是一点:《卫报》正在正确的轨道上。

然而,有很多现任和前任《卫报》高管、编辑和高级记者对目前的管理计划并不信任。

名声败给现实,真“多点开花”

两年半前,《卫报》依靠关于爱德华·斯诺登的突破性报道获得了当年的普利策奖,这似乎是其近年来最意气风发的时刻。而如今,在丰厚却迅速减少的投资储备枯竭前,抓紧时间找到一个可行的商业模式是其最重要的任务。

巨额亏损大幅裁员,纸媒寒冬《卫报》也挺不过去了?

由帕姆塞尔和《卫报》总编凯瑟琳·维纳(Katharine Viner)率领的新团队,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权力斗争后,与前总编艾伦·拉斯布里杰(Alan Rusbridger)分道扬镳。

在主持《卫报工作》的20余年里,拉斯布里杰建立起了数以亿计的受众,带领英国新闻媒体积极拥抱互联网,收到了大量来自新闻界的赞誉。然而,当《卫报》亏损额激增时,这份赞誉就变成了指责。

如今拉斯布里杰已经淡出,发展的大任就落在了帕姆塞尔和维纳身上,来自各方的压力使其捉襟见肘。本来就呈下降趋势的纸质业务收入因各大广告商的退出而进一步萎缩;数字业务方面,谷歌和Facebook也占据了在线广告市场的大半江山;同时,《卫报》雄心勃勃的扩张计划:《卫报》美国,成本急剧增加,已成为沉重的财政负担,去年损失了1600万美元,不得不缩减规模。

巨额亏损大幅裁员,纸媒寒冬《卫报》也挺不过去了?

《卫报》在出售汽车交易商分类广告业务后,投资储备已经不算特别丰富了。作为《卫报》的定心丸,这一储备在2015年还有8.38亿英镑——如果年回报率能达到5%,亏损额也没那么多的话,它还能保《卫报》好几十年。但是到今年4月,这一储备已下降至7.65亿英镑。按现在的速度,它可能在10年内消耗殆尽。

《卫报》的“艰难决定”

管理层在今年1月宣布了一项新计划来降低运营成本——裁员。今年夏天,《卫报》英国业务部门有278名员工“自愿被裁”,本月美国业务部门也削减了40个工作岗位。这一举措大概降低了20%的总支出。一位前高级职员表示:“他们做了许多艰难的决定,并坚持了下去。”

巨额亏损大幅裁员,纸媒寒冬《卫报》也挺不过去了?

帕姆塞尔重组了广告部门来使其更具竞争力,并寻求新的商业伙伴来增加营收。另一方面,从读者身上增收的计划显示出来令人鼓舞的迹象。

随着时间推移,反对付费成为一种信条,它被视为报纸全球化和进步必须的精神。但由于现在在线广告赞助的模式受到严重质疑,也有人认为《卫报》应该停止优先增长流量的策略,把关注核心转到那些愿为文章付费的深度读者。

《卫报》试图利用其品牌与读者强烈的亲和力,让他们自愿支付每年49英镑的会员费用来帮助其“起死回生”。帕姆塞尔在上周的讲话中告诉员工,每周大约有1500个新会员注册。目前,《卫报》不同形式的付费用户超过25万人,包括全年会员、纸质订户和平板电脑及智能手机app用户等。

此外,也有慈善家和慈善基金会表示愿意资助公益新闻项目,如盖茨基金会就资助了关于国际化发展的报道项目。

巨额亏损大幅裁员,纸媒寒冬《卫报》也挺不过去了?

然而这些仍是杯水车薪,新闻编辑室内部的员工担心其远远不够。“我不认为有人会相信会员制就能一劳永逸的解决商业挑战。”一位记者表示。也有人认为,只有大大减少成本报纸才有生存下来的可能。之前的管理层制定过放弃纸质版的计划,但因为内部阻力最终不了了之。

一大串问号悬在《卫报》的头上——新的营收来源?进一步裁员的计划?美国业务部门的未来?纸质业务的前景?能否保持在线免费阅读?时间真的不多了。

本文由百度新闻实验室(id:baidunewslab)独家编译,原文载于politico.eu,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

编译:邵琦

编辑:薛静

巨额亏损大幅裁员,纸媒寒冬《卫报》也挺不过去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