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陈彤的时代,张一鸣的时代

陈彤的时代,张一鸣的时代

题图2007年2月11日摄于北京

陈彤造就了新浪模式,新浪也造就了它的总编辑陈彤。现在陈彤再次回到了他熟悉的网络媒体行业,只不过今天的网络媒体已经不再是新浪所引领的那个网络媒体了,今天的网媒代表,也不再是“传统的”陈彤,而是新贵张一鸣及其今日头条。

陈彤带领的新浪,从上世纪末开始,几乎从无到有地完整定义了中国网络媒体的最初样貌,海量、快速的新闻超市,满足了资讯匮乏时代公众的新闻资讯需求。陈彤主持制定的新浪网编辑规范,一直都是中国网络媒体的行业规范。新浪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中国互联网市值最大的公司,直到2004年才被陈天桥的盛大网络超越,并让网络游戏取代新闻资讯,成为中国互联网上最赚钱的业务。

2005年春节期间,陈天桥在美国股市偷袭新浪,试图控制股权分散的新浪。我曾评论说,盛大控股新浪,这个感觉就像Playboy控股了《纽约时报》。我坚持认为,本世纪以来的很多重大社会事件,新浪都扮演了重要角色,没有新浪的积极参与,很多事情的结果可能会是另外的样子。比如《南方都市报》的报道《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通过新浪网的传播,成为举国关注的新闻事件,并最终促成收容制度的废止。如果没有新浪的介入,一个地方新闻很难获得全国性传播。

当时的新浪在我心中,是代表情怀的,而盛大,不过是一个娱乐致死的游戏帝国。当然后来才发现,其实谁也没比谁高到哪儿去,只不过如今陈天桥撤了,做其他生意去了,曹国伟暂时还没撤,仍在操持媒体这桩生意罢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曹国伟玩得比陈天桥更高明,获利更多。

回想起来,我把新浪类比为《纽约时报》,实在是可笑得很。即使在陈彤的时代,陈彤也从来都不是媒体生意的操盘者,他不过是一个高级打工仔,比他责罚的小编略高一点而已,不得不随波逐流,无法真正左右自己的命运。

今天的张一鸣,则是自己的生意的直接操盘手,自己命运的完全主宰者,创业者的新楷模。不过,我试过至少三次,责令自己一定要认真用一用今日头条这个个性化网络媒体的代表,最长的一次我甚至忍了三个月,但最终,我不得不承认,low成这样我真的忍不了。所以我终究还是没能成为今日头条数亿忠实用户中骄傲的一员,这是我的失败。

我总觉得,不管你是人工编辑的媒体,还是机器编辑的媒体,第一,你不能故意谋杀用户的时间;第二,你不能一味迎合读者的低级趣味。默多克说过:想提高发行量?很简单,降低你的品味。传媒大亨的经验之谈,其实没有多少指导意义,难的不是你不知道这个道理,而是你知道也做不到,你毕竟还保有一点传媒人的尊严和底线。

算法就简单了,它不知道什么叫尊严,也不知道什么是品味和格调,它所知道的是,你点了这个low标题,证明你喜欢这种low内容。按照让用户满意的原则,就应该喂给你更多类似的low内容。我已然够low了,还用你帮我更low吗?陈彤加入的一点资讯,也是一个类似今日头条的算法驱动的内容产品,我也用过一阵,跟今日头条low得很难分高下。

在被问到怎么跟今日头条竞争时,陈彤说,“在算法的基础上应该加入新闻理念和情怀”。

问题在于,谁能把新闻理念和情怀教给机器算法?更关键的,还有人在意新闻理念和情怀吗?张一鸣同学作为一个软件工程专业的高材生,当他做一个基于算法的资讯产品的时候,他并不需要懂得新闻理念,甚至也完全用不上情怀这种东西,这个产品跟推荐火车票,或者推荐二手房没有本质区别。

在一个工科学霸眼中,用户的口味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媒体给一个用户推荐越来越low的内容,也不代表媒体不正经,服务用户同样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情怀怎样跟机器打仗?对我这样一个已被时代抛弃的人来说,真的不希望我的生命被大量耗费在那些无聊的信息上,所以我还是非常期待陈彤的情怀在张一鸣的时代能够存活下来。

下图是今天从易观千帆截取的综合资讯领域的活跃用户排名,三个月后我们再来做一次比较,看看陈彤的情怀在这个机器主导的时代,有没有泛起一点涟漪。

陈彤的时代,张一鸣的时代 陈彤的时代,张一鸣的时代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