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地面已经无法满足Uber了 它将在10年内推出“飞行汽车”

前些日子,手机叫车软件Uber在美国启动了自动驾驶汽车上路实测,数十辆改装过的福特Fusion混合动力车奔跑在匹兹堡的大街小巷上。匹兹堡是Uber自动驾驶合作伙伴卡耐基梅隆大学,以及Uber的高级技术实验室所在地。

然而,当自动驾驶还没完全商用化,Uber就已经在着眼新的交通技术了。就在昨天,Uber发布了一封白皮书,宣称将在10年内实现“飞行汽车”。

飞行汽车恐怕是每个生活在旧金山湾区,上下班高峰时间曾经堵在101或280高速上不能动弹的人都曾经幻想过的事情。根据Uber计算,在高峰期间从硅谷的北端旧金山到南端圣何塞,乘坐UberX需要1小时40分钟,费用大约是111美元;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比如Caltrain(类似于北京到天津的城际高铁,只不过速度慢得多)则需要2小时12分钟,票价13.75美元。

通勤用时过长、花钱太多,Uber决定用共享交通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只不过这次不是共享汽车,而是一种名叫VTOL的小飞机。

地面已经无法满足Uber了 它将在10年内推出“飞行汽车”

所以VTOL究竟是什么?不要读成V T O L,应该读作“vee-tol”。全称Vertical Take-Off and Landing,垂直起降交通飞行器。VTOL并非Uber提出的概念,实际上很显然,直升机就是一种VTOL飞行器的形式。在军事上,垂直起降战斗机被称为“鹞式”战斗机,现在大多放在航空母舰上作为舰载机使用。

地面已经无法满足Uber了 它将在10年内推出“飞行汽车”

在Uber看来,地表空间的利用率已经到达其极限,就像摩天大楼提高了地表面积之于人居的使用效率一样,如果交通也能从地面转移到空中,将为人们的通勤带来极大的便利。Uber计划在未来10年内,上线一个小型、轻量化、电动的VTOL编组,命名为Elevate,放在各个人居众多的主要城市。

理论上,从旧金山到圣何塞同样的路程,乘坐VTOL只需要15分钟。至于路费,Uber估计在这项技术应用早期时可能会比较贵,但也只有129美元;长期来看,如果每架 VTOL都可以满员(就想拼车一样),价格可以降低到20美元左右。

需要明确的是,这些VTOL不是飞行汽车,因为至少目前在Uber的设想当中,它们是纯粹的飞行器,不会在降落到地上之后伸出四个轮子。

10年,能实现吗?在头5年里,Uber期待业界生产出全电动的,能够以150迈(约240 km/h)速度飞行至少100英里(约合 160 公里)的小型垂直起降飞机——并且,随着商用化的普及,在整个10年的过程中能够实现成本的下降和产能的提升,从最开始的年产量100 架、每架120万美元,最终达到年产量5000架、每架20万美元,从而实现规模效益(下图。)

地面已经无法满足Uber了 它将在10年内推出“飞行汽车”

Uber设想中的空中电动交通,相较于地面交通的优势是很明显的,首先它不需要道路、轨道灯昂贵的基建,也不需要遵循一个固定的路线;电动引擎意味着VTOL没有污染气体排放,也不会像燃料发动机那样扰民。总的来说,清洁、安静、快速、高效、安全的空中交通,是 Uber 想要为Elevate计划想要实现的5个目标。

但很显然这5个词不是说说而已。白皮书中介绍了Uber和整个VTOL行业面临的最关键的障碍。

电池技术:电动飞机的动力来源是电池,但就目前来看,即便是业界最顶级的电池制造工艺,制造出的电池能量密度也无法满足Uber对于长距离飞行的要求。不仅如此,即便制造出了一个能量密度超高的电池,在充电速度和电池寿命(充放循环数)上可能会有很大的妥协,而这又会显著提高整个VTOL计划的成本。

飞机制造工艺:和VTOL从功能上最接近的交通工具是直升机,但两者之间有很大的不同。大部分直升机采用燃油驱动单旋翼,从推力/燃油使用效能的角度上是很低效的;而VTOL打算采用分布式电动推进系统 (distributed electric propulsion, DEP),是在固定翼飞机上安装多个电动引擎。但遗憾的是,航空工业还没有任何一家厂商展示过可行的固定翼小飞机DEP方案。

另外,VTOL的结构可靠性,以及飞行时产生的噪音也还亟待改善。当然电动引擎的噪音已经比燃油引擎小得多。

地面已经无法满足Uber了 它将在10年内推出“飞行汽车”
Uber VTOL 和汽车运动效率比较示意图

航空管制和安全:民航客机管理起来就够费劲了,更别提又加入了大量的小型飞机,近地面的低空将无比混乱。现有的空中管制系统 (Air Traffic Control, ATC) 将无法满足要求,新的 ATC 必须被尽快设计和开发出来。

成本和可负担性:不再详述。

地面已经无法满足Uber了 它将在10年内推出“飞行汽车”
分别在早、中、长期的 VTOL 操作、购买和电池成本表

安全性验证:这是最主要的障碍之一。Uber必须通过美国空管局FAA和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的认证(这两个机构一共管理着全球8成的航空活动),但这两家机构历来对新形态的航空工具的检验审核过程都是极其繁琐和缓慢的。Uber已经列出了详细的认证计划时间表:

地面已经无法满足Uber了 它将在10年内推出“飞行汽车”

时间表显示Uber计划在2018年底之前完成VTOL的原型制造,在次年立即开始原型机测试工作并同时开始机型种类、电动推进系统、软件和控制系统的认证工作,这些认证过程可能会持续3-4年之久;2020年,Uber将生产和测试更多的VTOL;到2023年, Uber会开始生产少量(10-50 架)VTOL,然后再2025年开始在公共环境下的飞行测试。

最终Uber预计:

– 到2028年可以完成所有的测试和认证工作;

– 认证流程和生产工具花费1.5至3亿美元;

– 用于早期测试的VTOL每架成本可能高达1000至2000万美元;

按照总共60-70架的测试机生产计划计算,最终Elevate计划的总耗资可能高达17亿美元,这还没有算上其他的费用。

这是白皮书里提到的一些 VTOL 的概念设计图:

地面已经无法满足Uber了 它将在10年内推出“飞行汽车”

地面已经无法满足Uber了 它将在10年内推出“飞行汽车”

地面已经无法满足Uber了 它将在10年内推出“飞行汽车”

这个项目的白皮书两名作者分别是Uber首席产品官Jeff Holden和“Elevate以及前沿项目”产品经理Nikhil Goel。其他贡献者包括Uber的政策专家、前沿项目中心、数据工程师,以及美国宇航局NASA和一些以直升机相关技术为主的航空专家。

在大旧金山湾区,轨道交通可以说相当发达,有Caltrian 连接旧金山、南湾和圣何塞,有BART 连接中半岛、旧金山、东湾和萨克拉门托,还有AmTrak火车等等,让那些受不了旧金山以及硅谷房租的工作者可以住在更远的地方。虽然这样说,轨道交通仍然昂贵且费时。这也是旧金山土著公司Uber设计这项VTOL计划的依据:硅谷人民工作于高科技业,通勤却如此低效痛苦,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地面已经无法满足Uber了 它将在10年内推出“飞行汽车”

在下图中,Uber展示了乘坐Uber、自购汽车和乘坐VTOL的每英里价格:

地面已经无法满足Uber了 它将在10年内推出“飞行汽车”

Uber相信,自己的这项VTOL计划的最主要用途,将会在日常性城际长距离通勤上。如前述,VTOL能极大地缩短通勤时间并在长期来看节省费用。比如一段60英里长花费1小时的地面通勤费用现在可能远超100美元;如果用VTOL拼车,不仅路程缩短到了45英里,并且采用自动驾驶增加一个乘客位降低每乘客分摊的路飞,15分钟的路程每乘客只需支付21美元(长期)。

至于乘坐方式,Uber计划花时间在城市里修建“垂直起降机场”(vertiport),数量不多的几个vertiport覆盖一大片城市区域,而“最后一公里”留给地面上的Uber 或公交方式就行。

地面已经无法满足Uber了 它将在10年内推出“飞行汽车”

需要明确的是,Elevate对于Uber来说仍是一个非常早期的项目,但这份白皮书已经显示出Uber对于VTOL作为未来交通方式进行了非常详细的研究。Uber现在也设立了邮箱elevate@uber.com征集OEM、飞行器基础架构设计者、监管单位和感兴趣的用户意见。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