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看看这些搞艺术的,创投圈的泡沫都是良心泡沫啊!

看看这些搞艺术的,创投圈的泡沫都是良心泡沫啊!

作者 | 林默 微信公众号: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

今年创业公司的日子不好过,裁员、倒闭、以及各种葛优躺。人们就越来越爱声讨过去两年创投圈讲故事、造概念、吹泡泡。

其实怎么能讲着讲着故事,就把不那么值钱的资产讲得很值钱了?放在创投市场,这叫BP中的梦想。放在pre-IPO前,这种操作叫投资银行。可跟那些搞艺术的比,创投圈那些夸大几倍估值的泡沫,都能算上良心泡沫。

艺术殿堂放飞的可不仅仅是孤单的灵魂,还有若干“艺术品”的估值。毕竟,在每件作品都是孤品的艺术市场,天然具有自我定价与炒作的能力,拥有放大价值的杠杆与自由度。

还是那句老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其他行业在经济下滑趋势中,还能哀嚎几声过冬,艺术行业就直接迎接雪崩了。

几天前,关于“荣宝斋半年巨亏6000万,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被突然免职”的事件搞得很喧嚣。据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介绍,北京荣宝斋集团在2016年的上半年的亏损达到5000~6000万元,隶属于荣宝拍卖的5家分公司,业绩都不理想。

作为一只,虽然不足够理性,但是足够穷的生物,林老湿对荣宝斋的认识,还停留在那部《百年荣宝斋》的电视剧,满满的大红门和老北京气息,我一直赶脚那是个同仁堂一样的存在。

只是眼下,经济下滑和反腐的小寒风吹散了古色古香掩盖下的牛逼,放眼望去荣宝斋,只剩下好大一片裸泳的海滩。

在艺术的海洋中,荣宝斋一直被视为中端书画市场板块名人书画的标杆企业。国内书画高端市场,定位的是已故且载入史册的艺术大师;中端指的是在世的名人书画市场,低端则指向几千元以内一幅的艺术品消费市场。

高端市场进行的真品与赝品间的斗争,泡沫当然是有的,但是大师们是有限的、泡沫也是有限的。几千元的低端市场基本是体力劳动。

而泡沫最浓、套路最深的,就是画家还在世、有了几分声望、摸出了一些门道的中端书画市场,业内的说法,这个深度依靠职位高低定价,以及拍卖场炒作定价的市场,泡沫在100倍之上。

不过,近年来的经济下行与反腐压力,不再支撑这个行业的自我定价模式,中端名人书画市场价格泡沫在2013年下半年开始破灭,时至2015年,大约有上万家经营名人书画的画廊倒闭。这也就部分解释了荣宝斋巨亏的原因。

不过,若论自顾自的骗局和泡沫的段位,荣宝斋们玩耍的还相对原始,都是行业内的传统套路。还有一票踩在艺术巨人的肩膀上,跨界到艺术圈讲故事圈钱的兄弟。

  • 艺术外衣下的非法集资

看看这些搞艺术的,创投圈的泡沫都是良心泡沫啊!

重庆臻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2015年4月,重庆臻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马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重庆市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这个重庆臻纪文化公司是这样介绍自己的游戏规则的“公司签约100多位具有很高艺术造诣并在市场上有一定潜力的画家,通过推广和宣传来提高其知名度,从而提升作品价值。臻纪对这些画家的书画进行出售,由投资人来购买收藏作品,这些投资人除自己个人作为爱好收藏外,还可以委托臻纪代为保管进行销售,并签订协议,协议最少要16个月,每半年可由公司的合作伙伴(即团购方)给藏家投资人预付订金。假如藏家委托臻纪出售的书画16个月到期后,没有下家来加价购买,书画就可以原价退还,即由合作伙伴(即团购方)通过中介方臻纪,按照原价买回,而此前团购方给付的预付定金就是藏家的收益”。

按照重庆臻纪的介绍,这些愿意预付订金、在约定时间后还原价买回的暖心接盘侠,即“团购方”,是“跟公司合作的上市企业或财团个人”。

脱掉这个艺术的外套,重庆臻纪提供的就是个“承诺月息6%”的理财渠道,进行的是个古老的游戏——非法集资。这家公司在2013年至2014年5月间吸纳资金3亿余元。并在湖南、湖北、江苏、上海等地以相同手法进行非法集资。

此后警察蜀黍的调查结果显示,马某某等人注册成立臻纪公司以来,向社会宣称全国范围内签约艺术家为其提供字画,鼓吹这些艺术品增值潜力大,打着购买后委托公司销售分红、第三方公司团购增值等幌子,以支付“预付定金”方式定期分红、到期回购返本等高额回报为诱饵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存款。

其承诺的所谓“第三方团购增值”,系虚构的第三方公司,并无任何真实字画交易,实际是用后签约者的资金支付前签约者定期分红,所非法吸收巨额资金大部分被挥霍,系典型非法集资手法。

  • 字画基金背后的地产商

2012年,农业银行副行长杨琨协助关部门调查的消息,让一位与他过于亲密的商人王耀辉备受关注。

王耀辉是个话题敏感的商人,因为他是北京知名商业地产项目蓝色港湾的幕后老板;因为在杨琨被调查前,王耀辉亦数次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也因为他曾出手过两次饱受争议的拍卖。

根据《中国经营报》彼时的报道《王耀辉“钱途”》,2010年6月3日,经过近70轮竞价,北宋黄庭坚书法《砥柱铭》卷以3.9亿元落槌,加上12%的佣金,总成交价达到了4.368亿元。刷新了彼时中国艺术品拍卖成交价的世界纪录。

看看这些搞艺术的,创投圈的泡沫都是良心泡沫啊!

2010年11月11日,伦敦Bainbridges拍卖行的清乾隆“黄地粉彩四面开光吉庆有余纹转心瓶”,以5310.5万英镑创下中国艺术品拍卖纪录,合6亿元多人民币的天价。

这两个天价艺术品背后的买手,都是王耀辉。只是他似乎并不是真的热爱艺术,而是发现了炒作艺术品作为成本低廉的融资工具的妙用。

在拍得《砥柱铭》几个月后,王耀辉便把它金融化了。2010年9月29日,雅盈堂就将2010年保利春季拍卖会中拍得的北宋书法家黄庭坚《砥柱铭》作为质押物,联合吉林信托发起设立了“雅盈堂艺术品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这只2年期的信托计划募集了4.5亿元,投资人收益率每年8%。信托计划表示,信托募集资金用于艺术品投资以获取投资收益。(雅盈堂由高潮于2010年4月出面,此后有公开资料显示,雅盈堂法定代表人高潮是代王耀辉先生持股)

不过,这个天价的《砥柱铭》当时就引起争议,不仅对于它的真伪存疑,而且对于它的成交价格有质疑。当时有记者调查了解到,多位业内资深人士均称《砥柱铭》天价成交为假,而真实成交价只是作为起拍价的8000万元。

圈内知名人士也表示: 今天我们才知道王耀辉当初为什么要拍出天价了,便于抵押融资。”

资本业内人士亦指出,这款产品的实质为艺术品质押融资理财产品。

整个艺术品信托融资模式可以被精简为如下过程:通过“假拍”把艺术品炒高,甚至“拍假”把艺术品炒高,然后用艺术品通过信托或银行进行抵押贷款,再把除去“假拍”或“拍假”成本后的资金挪作他用。

写有“艺术战争”系列的江因风,一开始以为,天价《砥柱铭》是一个洗黑金或者是贪污公款的途径,但是从现在情况来看不是这样。“拿有争议的作品来巨额融资,很容易被查出来,王耀辉的艺术品运作水平还比较低端。真正的高手是‘大象无形’,自己是不会轻易暴露的。”

王耀辉的艺术品金融化创新之路,并不止于上述这款产品。2010年8月,国投信托发行“国投飞龙艺术品基金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规模1.5亿元,期限为1.5年-2年。在其12月发布的第四季度报告中指出:1.5亿元全部用于购买雅盈堂合法拥有的艺术品收益权,信托资金于成立当日便支付给雅盈堂。

  • DIY古董骗贷

去年,王健林问鼎福布斯内地富豪榜时,曾有人建议我去查查万达的银行借款情况,那意思“王健林登顶首富,靠的好多是银行贷款支持”。

当时我就呵呵了,这算啥,在曾经的一份“中国400富人榜”中,一度荣列163名的华尔森集团总裁谢根荣,资产6.2亿元,几乎全部都是银行的钱。

北京西二环上的东华金座,与金融街遥遥相望,曾被称为北京第一烂尾楼,烂尾的开发商,即是谢根荣。

2000年,谢根荣接手了东华金座项目,由于此项目在谢根荣接手之前已经进行过银行抵押,所以,谢根荣无法再通过项目抵押的方式获取银行贷款。如何找到后续的开发资金?谢根荣早想到了一个“融资”办法:个人住房按揭贷款。

2000年9月,谢根荣伪造555份房贷合同,以假按揭的方式从建设银行骗贷6亿多元。银行虽然钱多,但并不总是人傻,谢根容得以让银行放心放款的重要原因,是他“古董收藏家”的身份。

2002年岁末,建设银行某支行的两位行长凭经验,发现谢根容的华尔森集团在骗贷,找其谈判。谢根荣向银行提供了假造的企业财务报表等材料后,领着两位行长参观了他的“玉衣陈列馆”,他指着一件“金缕玉衣”说:“全世界只有两件,专家已经做过鉴定,市场估价24亿。它在这儿,我还能赖着你们区区几个亿不还?集团只是一时资金周转困难,只要我们通力合作,还清贷款肯定没问题。”说完,谢根荣出示了有5位国内顶级古董鉴定专家签字的评估报告。

看看这些搞艺术的,创投圈的泡沫都是良心泡沫啊!

“金缕玉衣”资料图

人嘛,总是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儿。两位副行长为保官位,选择相信了专家相信了文物,不但没报案,还继续为谢根荣提供了4亿元的贷款。

谢根荣那件号称“全世界只有两件”的金缕玉衣,那是谦虚了,其实全世界只有一件他这定制款的。

2008年,谢荣根贷款诈骗东窗事发时,有一份证人牛福忠提供的的证言显示:谢根荣有两件“古董”,一件是“金缕玉衣”,一件是“银缕玉衣”。其实,两件“玉衣”是我用他给的玉片穿出来的,不值钱”。

这位亲手DIY了古董的牛福忠,是北京中博雅文物鉴定中心鉴定委员会主任、北京电视台《天下收藏》栏目特聘鉴定专家。

看看这些搞艺术的,创投圈的泡沫都是良心泡沫啊!

中间人牛福忠

后谢荣根要牛福忠找专家给这两件“玉衣”做评估,牛福忠找了原中国收藏家协会秘书长王文祥、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杨伯达、北京大学宝石鉴定中心主任杨富旭、中国宝玉石协会原秘书长李劲松、原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史树青(已故)4位专家,一起给“玉衣”作出评估报告,评估价24亿。谢根荣给了专家们几十万的评估费。

看看这些搞艺术的,创投圈的泡沫都是良心泡沫啊!

鉴定专家杨伯达 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

关于如何给出了24亿元的评估价,此后几位专家接受采访时也坦陈,按照常规,玉石鉴定程序有大约30个步骤,如称重、收样、手摸、仪器检测等。要确定玉石的材质、成分和工艺,需要仪器检测,包括X光机、红外光谱、电子探针等大型仪器。但当时大家只是隔着玻璃看了看,就出了评估报告。

都愿意半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原因是,当时“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史树青首先表态,说这个东西是汉代的金缕玉衣,大权威珠玉在前,其他人就也没反对”。

只是另外几位专家说这些争辩的话时,史树青已去世,不会再去辩白什么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