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他设计过销量1.5亿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又颠覆了传统制鞋行业

Good Design Award 最佳设计奖 一经公布后,在短短数周内,一位华人设计师被多家媒体争相报道,他就是 JS shoe 3D 针织鞋的设计师,也是早前诺基亚手机的设计师:时晓曦。 在 2015 年,设计癖就曾报道过时晓曦 的 JS shoe 3D 针织鞋,但那时他所设计的 JS shoe 3D 针织鞋还只是作为「样品」并没得到量产。

转眼一年,他的设计成果连连获奖:德国红点,日本 Good Design Award ( G-mark )和 美国 IDEA 。其中 JS shoe 同时获得了 G-mark 「Good Design Best 100 」设计大奖和 IDEA 的铜奖,而连获两项德国红点奖的是为华米科技与高圆圆联名设计的手环:Amazfit 月霜和赤道。

应该如何综合定义一位「好」设计师?除了产品被大众市场作为「认证标准」,同时还要看他们的设计延线能否解决、改变行业内的种种繁复问题,而这些都难以脱离个人「天赋」、敏锐度和生活经历,以及当设计师站在设计角度上进行思考时,他们够不够「聪明」。

JS shoe 3D 针织鞋和 Amazfit 手环是最能体现出时晓曦的设计思维并具代表性的产品。通过了解产品细节和制造缘由,能看到这位「聪明」的设计师是如何将成熟的产品和技术上汲取精华加以运用,创造出新产品。用时晓曦的话来说:他是用智能方式制作出简单的产品,但每件看似简单的产品背后,都经历了智慧与时间。

他设计过销量1.5亿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又颠覆了传统制鞋行业 2-LA工作室成员(左边为时晓曦,右边为 Matti ) 他设计过销量1.5亿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又颠覆了传统制鞋行业 产品获奖分类图

用「科技产品」的设计思维改变传统制造行业

时晓曦从事设计行业已经有十几年,大部分时间都是与科技类产品打交道,也曾设计过家具并荣获德国红点奖。同时,我也未曾想到,学生时代用过的「诺基亚1200」和品牌其他系列的手机,就是由他设计的。

之所以后来会选择设计鞋,是因为时晓曦本身就对鞋感兴趣。他告诉我,大学时同学们都在画车,而他在画鞋,毕业后也曾差点选择去「锐步」工作,但因那几年科技行业蓬勃发展,就选择了科技行业,直至 2014 年他与荷兰设计师 Matti 创立了 2-LA 设计工作室。

虽从事科技行业,但对于时晓曦来说,对鞋的喜爱只增不减,或多或少还是会关注时尚、鞋类产品。在正式设计 JS shoe 3D 针织鞋之前,他总会跑去「比弗利山庄」最有名的购物街去看男鞋。那时他很想设计「司机鞋」,为此还了解「司机鞋」的发展史。

他设计过销量1.5亿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又颠覆了传统制鞋行业

时晓曦告诉我, JS shoe 3D 针织鞋的 idea 是从生产角度开始思考,从而慢慢发现 JS shoe 能满足生活场景的特点。他构思  JS shoe 3D 针织鞋并非走高端时尚,而是专注于便捷、舒适等方面,并基于对制作鞋的技术由此延展。当时正好有一个契机,时晓曦发现市面上的针织鞋大部分都是 NIKE 的运动鞋,大部分采用 2D 针织方法。这使他突然想到:可以不可以找到更节省工序的方法去制作鞋?

他设计过销量1.5亿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又颠覆了传统制鞋行业

他们看到了 NIKE 用针织做法做跑鞋。采用 2D 针织方法,先织一块平布,再把布缝成鞋面再粘到鞋底。除了粘合的部分,其他部分和普通制鞋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却需要很多产线。当时晓曦看到制些过程时就有想到:这和袜子的制作方法一样。能不能用制作袜子的方法去制鞋,随后就尝试了很多方法。发现袜子做不成鞋,因为织袜子的机器是有固定的制作方法,只适合织袜子。

为了能用织袜子的方法制鞋,他们改装了制作袜子的机器。时晓曦说,这些制作工序没什么特别的,但真的需要花大量时间去修改细节。现在 JS shoe 采用的 3D 针织做法。原本做鞋需要去粘,但 JS shoe 完全是一体成型。使用很多针织机,在机织部分几乎用不到人工,留有一个专业技术工人进行调适机器就够了。这种方法节省了 80 % – 90 % 的工序。减少繁复的生产流程,大量的人力和生产线产生的碳排放量。

他设计过销量1.5亿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又颠覆了传统制鞋行业

在设计 JS shoe 鞋底时,时晓曦也动用了些「省力」的巧思。一般鞋子要做 6 个码数,需要开 6 套鞋底磨具,不像手机只做一个就够了。开一套磨具很贵的。他参考了意大利有名的「司机鞋」品牌 TOD’S (也称豆豆鞋)。

他们认为鞋底就应制成那样,即使鞋底会露出来,但可以 360 度透气。所以他们将 JS shoe 的鞋底开成「两片式」,每两个鞋码可以共用一套鞋底。例如 41 和 42 码可以共用一套鞋底,最后他们只开了三套磨具就符合了 6 个码数。

对于他们来说在制作过鞋方面,完全是零经验,所以多少都会用原来的「科技产品」思维看待现在的事情,但时晓曦认为这种「跨界思维」确实能带来些机会。

他设计过销量1.5亿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又颠覆了传统制鞋行业 他设计过销量1.5亿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又颠覆了传统制鞋行业

JS shoe 3D 针织鞋在造型和使用方面很符合现代人的生活方式,针织鞋适用的场景很多:比如说在开车时穿,城市步行,旅行都可以。因为是针织材质加上一片式鞋底,会很轻很透气,而且出差放在行李箱内也不占空间。

在营销方式上,他们也选用了最人性化的方法。因  JS shoe 制作方法很像织袜子,做出来后不分左右脚,在最后定型的时候才把左右脚定出来。最人性化的设计就是左右脚可以但只购买,而有着如此个性化的营销模式,也是为了满足构于使用者会有不想穿颜色一致的鞋,或者是其中一只鞋有磨损,再或者是残障人士可能只需要一只鞋,考虑到这些需求。

他设计过销量1.5亿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又颠覆了传统制鞋行业 他设计过销量1.5亿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又颠覆了传统制鞋行业 JS shoe 3D 针织鞋外包装

时晓曦提到, JS shoe 3D 针织鞋获奖是因为日本 G-mark 奖项除了设计本身产品以外是很注重「社会贡献」,社会层面、环境保护、产业升级转型方面的创新和执行的产品设计。官方评价是:「用最新技术做传统行业,解决了都市人穿鞋的轻便问题」。目前 JS shoe 在中国市场还没有进行正式推广,产品刚结束众筹,在官网开设了面向世界各地的销售渠道,今年年底会加入中文的销售渠道,并开发女鞋。

简单而智慧的产品形态背后,注定有挑战和野心

既然了解了 JS shoe 3D 针织鞋的创新点和获奖的原因,那获得了德国红点奖的 「Amazfit手环」的独特之处在到底是什么呢?时晓曦说到,这次红点奖官方对 Amazfit 手环的评价为:「电子产品可以设计成珠宝般的精巧」。整个产品从到造型到内部器件来说都和时晓曦的个人经历有关。具体设计概念过程可以说是快速迸发,这种快速是因他对可穿戴设备概念有着根深蒂固的生活体验,从内心深处已经知道自己的设计方向。

他设计过销量1.5亿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又颠覆了传统制鞋行业 Amazfit 月霜 他设计过销量1.5亿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又颠覆了传统制鞋行业 Amazfit 赤道

时晓曦在新疆长大,了解新疆的孩子有佩戴玉石的习惯。在众多玉石里他对于「平安扣」形态的玉石情有独钟,简洁而饱含寓意的造型蕴含着从古而今前人智慧,玉石的质感是人见人爱。同时这个简单而智慧的形态具有穿戴的无限可能,但要把这种质感和平安扣的造型和现代可穿戴科技融合还是有一定的挑战和野心。第一是材质的要求,第二是如何将各类传感器和电池,芯片等堆叠进一个中空的造型。

首先是材质上有两种解决方案。第一是亲肤,能够类似玉石的质感,在这种思路下很快派出了塑料和金属,他很自然的想到曾经在 Lumia 手机上接触过的陶瓷材料,工业陶瓷在高级腕表,首饰的运用是很普遍,所以运用在小型可穿戴产品上再合适不过。

陶瓷亲肤,防刮,坚硬,光泽温润的特点很适合可穿戴设备,质地偏脆的软肋不会像在大尺寸如手机上那么凸显。在研发过程中,因要对陶瓷工艺有深入的了解,时晓曦在国内的几大陶瓷厂磨泡了一个多月去和厂商共同探讨研究,不得不说对于设计师来说下厂是极好的学习和体验。

他设计过销量1.5亿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又颠覆了传统制鞋行业

他设计过销量1.5亿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又颠覆了传统制鞋行业

从设计师的角度对材料和工艺的了解和工厂本身对其的了解有很大不同。每次下厂首先就是要了解材料的加工特点,根据这些特点去有针对性的设计来体现材料优势。以 Amazfit 来说,外侧分件线的摆放偏向一边充分利用了陶瓷成型后抛光的必要过程很自然地将分型线去除,相比起金属和塑料在类似处理上要增加额外工序,这一个小的细节就是充分了解材料制成特性的设计。

为了将手环内的器件都能显现出精巧和简单,手环的电池都是定制扇形电池。同时分件线没有设置在外侧中间,让佩戴者在触摸时不会有刮手的感觉,能充分享受陶瓷质感的温润和光洁。有方向性的设计让产品有了正反面之分,用户在进行充电时就知道如何放置 。在佩戴方面,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来自定义喜好的佩戴方式,更换手链或者当做项均可。当然,这也离不开华米供应链团队的大力配合和 CMF 团队的细致跟进,让产品的最终品质达到很高的水准。

这世界上没有一种东西叫做「优秀的年轻设计师」

时晓曦之所以能通过 JS shoe 3D 针织鞋改变了传统制鞋行业,又通过 Amazfit手环将传统手环提升至时尚科技产品,这些都离不开他十多年的设计经验和设计思维。而提到这些,就不得不用诺基亚的设计项目来举例。

大学毕业后,时晓曦在国内工作两年就到美国的诺基亚公司工作,专门负责美国市场的 CBMA 。既然接管了美国市场,那他就需要了解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和使用手机的习惯,去思考,将其融入自己的生活感受。那时的中国慢慢已经逐渐进入智能手机时代,但美国人大部分使用的还是翻盖手机。

刚进诺基亚时他还是一名「新手」,所以公司普遍会将低端产品线分配给新人,既然是低端那对成本的要求就很严格。他认为这非常棒,因为可以有机会「在局限性里做出好设计」。在设计诺基亚 1200 的手机时之前,要前往非洲做调研。

他设计过销量1.5亿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又颠覆了传统制鞋行业

诺基亚1200

一开始以为觉得是便宜才这样做,调研才发现,手机最低端,受众群里都是低收入的人,海边的渔夫或者是餐厅洗碗工,他们的工作环境都较恶劣,所以诺基亚1200 1系列都采用的是一片式橡胶键盘。这种「一片式」的橡胶键盘不会有水渗入,而且这一类的手机前置都是安有手电筒,在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如需要应急就可以打开前置的手电功能。

通过一步步的调研和琢磨,这使他就认为工艺很重要,需要对工艺了解透彻,哪怕是面对低端产品,也会做的很精彩。之后每次做项目都是作为设计师去工厂看制作过程。了解工艺的局限和优势,有针对性的设计,效果图和产品才会如出一辙,而不是和效果产生很大差异。

他设计过销量1.5亿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又颠覆了传统制鞋行业

荣获德国红点奖无人机 他设计过销量1.5亿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又颠覆了传统制鞋行业 荣获德国红点奖 X-plus1 家具

在网络极度发达的今天,这种经历已经被碎片化,很多的设计师在做设计前就是去 Pinterest 这一类的网站搜集相关图片寻找设计参考,但是这种快速的灵感激发往往不足以支持一个成熟的设计思路,或许可以在某些细节上有所借鉴。

时晓曦一直觉得设计师需要从个人经历上去挖掘灵感和思路,如同作家都会在个人经历上加以发挥形成文学作品,设计师应该是运用设计思维去折射出个人的经历的事,物与人。转化提升为美轮美奂的产品设计,同时不失个人的风格特点。

这种经历越丰富越精彩对于设计的转化越有帮助,多年前他看到一位设计界前辈的话大致意思是:这世界上没有一种东西叫做优秀的年轻设计师,年轻和优秀在设计的地界不能对等。现在想来也是设计基于个人经历转化的思考,这些年来他一直将这句话作为自己的职业箴言,可以使自己在设计的道路上保持谦卑,不断学习。毕竟,以自己的年纪来说,在设计圈还太年轻。

图片来源: 时晓曦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