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为什么中国网红的半壁江山被她们占据了?

有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25亿,占网民总体的45.8%,直播成为新媒体盈利红海。

不少直播用户反映东北主播已经成功占领了直播主战场,前不久网络流传映客直播省份分布图,数据显示东北三省高居前三名,总占比达到30.1%。此外,2016年微博“超级红人节”票选出的十大网络主播中,有6个是东北人。

为什么中国网红的半壁江山被她们占据了?

那么,东北主播为何能驰骋直播平台?她(他)们有哪些优势?主要原因又有哪些?本文不存在地域黑,仅以客观现象进行分析。

为什么中国网红的半壁江山被她们占据了?
图片来源:财联社社区

东北主播成为直播主力的原因

强烈的东北地域特征与文化。从东北的地域特征及文化来看,主播很火的原因有三:首先,从语言风格来看,东北主播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东北味早已渗透大江南北,深入人心。比如“哎呀妈呀”“唠嗑”“你瞅啥”等类似的方言,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口头禅。

尤其是赵本山、小沈阳等人声名远播,东北口味的方言辨识度大大提高。此外,东北方言不仅通俗易懂,还兼具亲和力、趣味性、幽默性。往往一个来回的对话,就能让人倍感亲切,笑颜逐开。微博网民@昨天学啥啦 曾发博称,“听东北的女主播说东北话太亲切了!”微博加V用户@句子里也表示“东北话博大精深啊,看一场直播笑死了!”

其次,从外貌来看,东北主播也很有特点,不是美女就是逗比。东北女孩自身条件都比较好,要么个子高,要么肤色白,稍一化妆便显得异常靓丽。微博加V用户@猫嘴小超人苏菲 曾发博称,“发现大多数搞笑主播都是东北人[哈哈][哈哈][哈哈],天赋:逗比属性加成。”

为什么中国网红的半壁江山被她们占据了?

最后,从内容来看,东北主播大多以表演、聊天为主,且普通话比较标准。而南方的主播则相对温柔婉约。比如有的主播在直播间跳芭蕾、化妆等,难以充分调动观众的情绪,更难激发观众的随机性打赏行为。

而东北主播则不同,东北人一般都多才多艺,嘴上能聊,手上能演、脚下还能跳,如二人转。二人转基本要求会唱会讲笑话,还要一个人完成,这与直播的及时性、幽默性很类似。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刘藩曾说,“过了山海关,都是赵本山 ,东北地区的多数人比其他地方的人会表演。”

除此之外,“喊麦”的表演形式也特别受到观众的喜爱。“喊麦是指用说唱的形式表演,歌词简单押韵,节奏性较强,特别适合小范围表演。喊麦介于说话和唱歌,歌词节奏快且押韵,东北主播的普通话比较标准,他们可以较好地控制喊麦。”

传统师徒传授关系映射到直播间。知友“米可直播咖”曾在知乎表示,东北人非常讲义气,一人在直播行业混得风生水起,便会呼吁身边的小伙伴纷纷加入,尤其是部分入行较早的主播,在业内具有一定的口碑和影响力后,便会以自身经历带领其他人加入。

如东北网曾在文章《“最热门”主播近半数来自东北 主播有“互带”风气》中表示,“现在较为流行‘双主播’直播的方式,也就是两名主播远程连线,一起出现在彼此的直播间内;观众在观看时,屏幕上会分为左右两部分,同时显示两位主播的直播内容。两名主播可以一起唱歌、一起跳舞、一起聊天甚至做游戏,也会为彼此带来更多的粉丝。”

类似的“互带”行为,赵本山与舞帝传媒的于利也曾进行过。今年1月24日凌晨,赵本山在弟子文静的直播间里,唱了一曲《月牙儿》后,和于利网络连线,并在22万网友面前开始聊天。

东北主播间除了互相连麦带来人气之外,还会互认师徒。徒弟会到师傅的直播间‘刷礼物’,为师傅带动人气,拉动排名,师傅也会支援徒弟,类似的方式在东北主播中并不少见。

直播“公会”的强势崛起,为东北直播带来大量人气。据中国青年网报道,直播兴盛初期,东北主播于利(网上人称‘利哥’)组建了一个公会,叫舞帝传媒,该公会在YY平台上能排进前五名。当时,本山传媒尚未涉足直播行业,而帝舞传媒则签约了本山传媒的文静和王金龙等艺人。

随着赵本山自己也尝试直播,并因此带来的巨大流量后,本山传媒也终于决定踏入这个领域。于是,网络直播世界里,一个新的公会成立了——“刘老根”公会。

据中国青年网统计,截止到10月3日,本山传媒旗下超过80%的艺人已经开通了直播,主要集中在YY语音、映客、花椒、一直播等平台。而“刘老根”公会也在不断招收新主播,本山传媒姚博@刘老根雪碧哥 还通过微博呼吁“【刘老根】公会长期招收优质主播,男女均可。喜欢加入到我们【刘老根】公会。”

以签约抱团的形式进入直播的艺人,其中部分主播还附带“赵本山徒弟”的符号,无疑会给东北直播行业带来大量人气。

为什么中国网红的半壁江山被她们占据了?

就业不理想,主播成年轻人理想工作之一。作为曾经的国内工业重镇,从2016年第二季度的GDP统计数据中可以发现,辽宁、黑龙江的增长率又出现在末尾,其中辽宁是唯一的负增长省份。经济不佳,就业也成问题。

4月25日,李克强总理在成都考察中,听完易直播CEO陈建文关于直播技术的汇报后,表示“这个可以是一个大事情”,被多家媒体解读为直播的兴起对就业和创业会产生较大影响。同时多家媒体报道“网络直播推动分享经济全民化”,直播或成为网约车之后又一个分享经济的成功案例。

在这种状况下,主播对东北年轻人来说,成为一个就业门槛低、工作时间自由、全面释放个性、内容创新性强且收入相对较高的理想型职业。网民@老w乱弹 认为:“自己玩的很happy的同时又能挣到大把的钱,这应该就是年轻人理想的模式吧。”

媒体文章《一半都是东北人?为什么中国网红的半壁江山都被她们占据了?》中透露,目前东北人均可用工资不足3000,而绝大多数直播平台的主播月收入人均至少在5000元以上。搜狐公众平台文章显示新主播月收入约2万,中等主播月收入可达30万。因此,不少东北年轻人以主播作为全职工作,一天工作8小时甚至更久。

为什么中国网红的半壁江山被她们占据了?

文化输出和共享的隐形需求。新媒体环境下网民的内容偏好发生转变。一方面素人在综艺节目、社交媒体等平台不断崛起,网民对素人网红的喜爱程度有赶超明星之势;另一方面,网民对地方特色文化的关注空前高涨,方言版热门歌曲、脱口秀、改编电视配音层出不穷。

东北文化因自身的显著特点具有较广泛的群众基础,而文化本身也有一种输出的逻辑,输出与共享之间有一种“合谋”,因此直播平台的井喷发展为东北文化交流打开一扇全新大门。

东北主播们用幽默生动的东北大碴子口音表现东北人独有的爽朗个性和特色文化,并受到各地观众的追捧,数千公里之外的广东网民@SGJane-瑶 向东北主播@鲍成一颗蛋 “表白”:“欧尼欧尼~生日快乐啊!真的超级喜欢欧尼的东北口音,看欧尼的拆专直播真的笑死我!”双向良性互动满足了网民对东北文化输出和共享的隐形需求。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