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我拒绝 Airbnb 社区承诺#

#我拒绝 Airbnb 社区承诺#

提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动点或 TechCrunch 中国/美国的部分员工持有的观点可能跟我完全相反。

最近几天,曾经注册过 Airbnb 的用户都收到了一封邮件,提示一个新的补充协议—— 《Airbnb 社区承诺》 (下称《承诺》)将会加入使用协议当中,并将于 11 月 1 日也就是明天正式生效。全球范围内的用户都将受到这个《承诺》的影响,而此前关于所谓反歧视的政策仅仅适用于美国本土。 不同意《承诺》的话,我就需要注销账号 ,这不仅意味着不能作为房东来出租房屋,同时也不能入住别人的房屋。

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这一《承诺》的核心内容。

您承诺尊重这个社区的所有其他成员,不论对方的种族、宗教、国籍、残障状况、性别、性别认同、性取向或年龄,绝不对他们妄加判断,也不会怀有偏见。

不能再使用 Airbnb 无疑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作为一个曾经的租客,我 2013 年在纽约的 soho 区跟老板一起租过一个远低于当时酒店价格的整套房间,而且还可以做饭。但是,比起最新的所谓《承诺》带来的影响,不再使用 Airbnb 带来的痛苦似乎也可以容忍了。

Airbnb 为何要求做此《承诺》

之所以 Airbnb 要这样做其实很容易想到原因。在过去一年当中 Airbnb“发起了关于平等权利的行动”,实际上是有房客入住时感觉被房东“歧视”,因此对 Airbnb 公司提起了诉讼。

作为公司肯定不会对客户采取排斥的态度,哪怕有态度流露出来也不行。那当然是在作死。但是房东也是人,由千千万万具体的个人所执行的规定,当然要考虑到那些个人的自由意志。特别是个人之间的房屋租赁,本身就是一项你情我愿的交易,如果房客觉得自己受到了歧视,正常情况下,他们应该去选择其他愿意接纳的家庭入住,或者在不能够使用 Airbnb 的情况下,选择永远不会歧视的酒店等地居住。但是受影响的用户却选择起诉,这很显然是希望通过法律的强制力,改变其他人的自由意志。由此这就变成了两个个人之间的私权的博弈,而公司作为服务提供商,总是会被牵入其中。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在所谓《承诺》当中,没有提供让“歧视”的房东自己承担责任的这个选项。因为所谓风险自担是不存在的,平台永远都脱不了干系,当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然而,“会哭会叫的孩子有奶吃”这一点,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是同样适用。真正善良而沉默的人,只会默默的对于身边发生的一些现象感到不满,却没有勇气说出来,因为怕遭到打击报复和社会排斥,这就是所谓政治正确的含义。君不见,这几天在好莱坞的星光大道上,一个身为特朗普支持者的黑人老太太,为了保护特朗普的星星不被破坏,而被希拉里支持者拳打脚踢。这似乎正应了一句玩笑——要打断孩子的腿,这样他就不会跑去网吧玩暴力的游戏了。

#我拒绝 Airbnb 社区承诺#

幸亏,在依然奉行丛林法则,觉得奋斗还有那么一点点可能改变人生和社会地位的中国,政治正确还不太成气候。要不然我想很多人的生活都会走上与以前大不一样的道路。我想, 更多的也是中国人受到过“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惨痛教训,早早的抛弃了“出身论”,不能让某个性别、某个种族、某个宗教、某种特定价值取向在占据道德高地的前提下横行无忌,不能让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Airbnb 的所谓“非歧视政策”对我们有什么影响

订立长期租房合同的人,都知道各省市针对个人房东有简便易行的格式条款。租房条款约定的权利义务,大致就是双方协商同意,房客不能破坏设施,不能改变房屋用途,要提前解约需要提前通知,水电煤气怎么交,等等。

但是 Airbnb 显然认为法律已经不够规管自身平台的用户,希望自己平台上都是高素质的谦谦君子。如果你需要遵守美国法律,那么作为 Airbnb 的房东,你会更感觉这房子不像是自己的。例如 《美国房东指引细则》

(1)Airbnb 房东不得基于种族、肤色、民族、国籍、宗教、性取向、性别或婚姻状况等,拒绝任何房客;强加任何区别性的条件或条款;发布任何清单或做出任何声明,阻止或倾向于或反对任何房客。——也就是说,即使在中国酒店已经全面普及的针对某省身份证查房或区别对待的政策, 在个人作为房东的 Airbnb 平台也是不允许的。

(2)Airbnb 房东仅在与房客共用生活空间(例如浴室、厨房或公共区域)的情况下,才能“仅向与其性别相同的房客提供住宿”。——这还没考虑到部分“男儿身女儿心”的同学在使用洗手间时候,到底该不该算“性别相同”这一棘手的问题。鉴于(1)条, 即使要求“仅招女生”的合租房,也无法拒绝一个认同自己是女生的男孩。

(3)针对残障人士, 房东不得“根据自己的判断决定住房是否符合残障房客的需求,而替代准房客的要求” ;当残障房客请求“适度调整”《房屋守则》时,必须“进行灵活性安排”,例如安置导盲犬,或在住房附近使用一个停车位。Airbnb 规定“当房客提出这样的请求,房东和房客应进行对话探讨共同接受的方式,以确保住房满足房客的需求。”

Airbnb 仅仅允许房东“提供真实准确的住房配备(或缺乏)辅助设施的信息,让残障房客自行评估该住房是否适合他们的个人需求。”也就是说, 一个残障房客“自行评估”后强行认为一个房子他可以进去住,而且进去了,那么从字面上看,房东就得尽自己一切可能腾出生活空间,满足房客要求,并且不得拒收。

(4)Airbnb 允许房东有权拒绝的房客类型极其有限,允许拒绝的某种人群的特性需要“不受民事保护”,且不能“与受保护群体密切相关”,但基本来说, 相关不相关,判断权还是在房客手里。 它举例子允许的拒绝也只有“禁烟”和“禁带宠物”。

如果房东自己就是少数族裔或者特殊群体,那自然房客要听房东的,例如“犹太教或素食餐”者当房东。然而, 假设一个有宗教饮食习惯的房客,入住一个无禁忌的汉族房东家庭,他有权对房东提出符合饮食习惯的要求——没准得换个锅。基于(1)条,房东不得拒绝。

当然,Airbnb 也知道这不可能符合美国以外全世界的国情,所以这次是仅仅要求全球其他地区的人做个表态即可。但是,它本来的意思是要做什么,根据在美国本土的做法,我们就已经很清楚了。如果我们仅仅满足最低限度的服务条款,而不是积极主动的拥抱多元性,接纳异己,去掉我们心中那点儿可怜的自我保护的糟粕,那我们肯定不是 Airbnb 的模范用户。

特别对于中国的房东群体,接待开放包容的外国来客的时候,除了 24 小时之内要领着他去街道登记,还得注意伺候好,千万不能惹上歧视的大麻烦。

——那我还挂着房子干毛线啊!(掀桌)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假装同意了呢?你不同意不也没人知道?

因为我不想纵容此风长进。我不想看到因为毫无原则底线的“政治正确”式退让,导致的一幕幕人间悲剧继续扩散,甚至在我自己的国家上演。

我很感谢动点。作为一个码字的平台,动点允许我发出这篇严重政治不正确的文章,而不是扣下。我更感谢我所在的国家不会有一帮人专门等着把我的文章挖出来,使劲批判一番,然后我和动点这个平台都因为这篇反动文章在信用和声誉上遭遇破产,我甚至有可能因为一个字说不对就在哪都找不到工作。

我要保卫这样的环境,所以如果出现了可能损害它的哪怕是一个苗头,我都要指出来,都要旗帜鲜明的反对它。

同时我也不想发假誓。中国人信奉神灵向来都是实用主义,灵验则拜,不灵则弃。对待誓言也类似,随时都会不当回事,也不用担心违背誓言会天打雷劈。你看,就算在香港,还有那么多立法会议员在签署承诺书践行《基本法》的时候都听了话,为了保住自己的席位门槛,可是一旦上了台实际执行议员职务时候却阳奉阴违。

我就是单纯觉得这事很恶心,你不能让我假装相信一个自己本来不信的东西。那很难,而且不会演戏的也坚持不了多久,是吧。

退出当前 Airbnb 帐户的办法

登录后点击右上角头像菜单的“账号设置”——“账号”——“设置”——“取消账号”。可以视情况选择“我有安全顾虑”或“其他”。我建议,有必要在下面具体说明离开是因为拒绝《承诺》。在具体的理由一栏,我是如下填写的:

我不同意您在 11 月 1 日开始执行的《Airbnb 社区承诺》。我希望能够自主选择来入住我房间的房客,而不是必须无条件的接受所有人。

我同时已经向《承诺》中给出的反馈邮箱 allbelong@airbnb.com 发表我的意见,并且在互联网上公开了自己的建议,发起了#我拒绝 Airbnb 社区承诺#话题。

作为一名中国的用户,我感谢您对我之前生活体验的提升,也赞美您对共享经济作出的开创性贡献,但对于脱离中国具体实际的全球一致的决定感到遗憾,我不认为这种《承诺》能够在真正意义上体现社区多样性,而是扼杀了它。还请您三思。

在您至少针对中国用户撤销《承诺》之前我不会回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