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张朝阳“削藩”后,搜狐会走向何处?

张朝阳“削藩”后,搜狐会走向何处?

搜狐正迎来创立以来的最大变局。藩王时代终结,搜狐已经完成 “中央集权”。这家公司未来的兴衰,更多程度上则取决于张朝阳的判断。

文 / 猫耳Tech记者 诺亚

中国互联网的见证者、已经成立18年的搜狐公司正在迎来创立以来的最大变局。

对内,闭关复出的张朝阳彻底改革了延续多年的“藩镇”管理体系。

随着王昕 (原搜狐联席总裁兼COO) 、方刚 (原搜狐高级副总裁) 、王滔 (原畅游CEO) 、刘春 (原搜狐视频总裁) 、曾雄杰 (原搜狐移动视频总经理) 等“诸侯”的离开,张朝阳开始真正掌控包括畅游、搜狐视频、搜狐移动端在内的多个部门。另一方面,“诸侯”们的离开也导致中层和基层管理人员大量离开,在唯快不破的互联网竞争中,搜狐早于竞争对手布局的多条业务线开始被竞争对手反超。

对外,搜狐的各项业务数据已经连续多个季度走低。

10月24日搜狐公司最新发布的2016年Q3财报显示,该公司第三季度营收4.11亿美元,同比下滑21%;净亏损为6500万美元,去年同期为净利润4900万美元。搜狐预计2016年第四季度总营收为3.70亿-4.00亿美元,净亏损为8500万-9500万美元,这意味着搜狐未来的营收将继续下滑,净亏会持续扩大。

这种情况下,张朝阳对搜狐的改革是否已经失败?革除了各大派系、山头后的搜狐现在是在经历转型中的阵痛,还是将走向深渊?

带着这些问题,猫耳Tech记者走访了多位从搜狐离职的高管和中层,希望通过这些内容还原张朝阳“削藩”的原因,以及由此产生的各种影响。

藩镇之痛: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我觉得查尔斯 (张朝阳的英文charles) 是中国互联网的教父级人物,当年他去深圳给年轻人演讲时,台下听得马化腾热血沸腾,转而创立腾讯。可以说,今天叱咤风云的这些大佬多少都有受到他的影响。可是,看看这些年的搜狐,已经沦落到二线偏下的互联网公司阵营去了。”谈及搜狐,一位要求匿名的前搜狐高管显得颇为惋惜。

他认为,张朝阳对互联网的敏锐嗅觉超过了互联网领域绝大多数的CEO们。

在古永锵另立门户之前,张朝阳就看到了视频领域的广阔前景;在SNS最火爆的时候,张朝阳就断言过这块市场只是昙花一现;在新浪推出微博业务后,他立刻判断这将是一个重要市场,并亲自带队要求搜狐全面与新浪争夺微博资源。丁磊不看好手游时,张朝阳曾多次当面向当时畅游的掌门人王滔指出,不要去做游戏平台,端游之后手游会迎来辉煌。

然而结果却是新浪微博崛起,张朝阳虽然没有公开承认搜狐微博失败,但却开设了新浪微博的账号。搜狐是国内最早布局视频领域的互联网公司,却被爱奇艺、优酷土豆挤出一线阵营,而爱奇艺的CEO龚宇、优酷土豆CEO古永锵均来自搜狐。当初不看好手游的丁磊认识到手游的重要性后,网易很快成为了手游市场的巨头,而游戏媒体在做传统端游公司不适应手游时代的报道时,畅游往往会被拿来做反面教材。

可以说在过去10年来互联网最热的领域,搜狐都有过参与,甚至比别人更早布局,但是却一直都处于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搜狐错失很多机会的最大原因就是很多关键业务线的主管是山大王,张朝阳指挥不动。”一位搜狐中层坦言。

对方透露,2011年上半年,丁磊和张朝阳在多次交流中达成了手游会崛起的共识。随后一向以吝啬而闻名互联网圈的丁磊,在网易内部成立了多个手游项目组,很多他看好的手游产品甚至可以做到预算上不封顶。

张朝阳也多次要求当时的畅游CEO王滔布局手游,不过因《天龙八部》一战成名的王滔却将重心放在了提升员工精神面貌上——提高他们的“思想道德”和“精神追求”,帮助员工“问道心灵”。

据了解,就在对手们紧锣密鼓布局手游业务的关键时刻,王滔非但没有因为张朝阳的要求重视手游,反而在内部搞起声势浩大的“摆脱痛苦、觉醒真我”活动。

一位畅游前基层主管告诉猫耳Tech,当时的畅游为任何级别的员工提供了去印度清修的特别福利,只要员工申请,就可以获批20天的假期去印度修行,并且修行产生的一切费用由畅游报销。

一时之间,产品研发、趋势判断已经不再重要,清修成为了畅游内部的主旋律,底层员工的晋升、中层员工的考评全部看清修的成果。

在这期间,畅游投入重金研发的《鹿鼎记OL》、《魔剑》两款产品以失败告终。

该人士透露,畅游的修行事件令张朝阳开始认识到搜狐孵化出的一些业务开始脱离了自己的指挥棒,但这并非张朝阳下定削藩决心的唯一原因。

2010年,新浪推出的微博产品引起了张朝阳的注意。据当时接近张朝阳的人士透露,在悄悄试用了新浪微博后,张朝阳立即判断搜狐应该在这个市场与新浪一较高下。但他的判断却并没有被贯彻执行下去。

一位曾负责搜狐产品的中层透露,新浪微博以娱乐起家,而搜狐在娱乐方面的资源要远胜于新浪,业务部门应该全力配合搜狐微博邀请明星过来,并要求明星们只在搜狐开设独家微博,这一提议遭到对方推脱。当时执掌搜狐娱乐与艺人接触的负责人直言:“明星们愿意去新浪开微博,就让他们去开,反正也会来搜狐开,现在就是玩个新鲜劲,过不了多久明星们就不会再玩了。”

“当时的搜狐内部派系林立,搜狐微博做好了,跟搜狐娱乐又没有关系,这样导致搜狐错过了很多机会,很多业务即使张朝阳主抓,但是在派系面前,大家都是表面上一团和气,暗地里互相挖坑。”该中层如是说。

半年后,新浪微博与搜狐微博开始拉开差距。迫不得已,张朝阳开始为搜狐微博摇旗呐喊,主动给自己在娱乐圈的好友打电话邀请他们开通搜狐微博。但正是搜狐微博错过的这半年时间,导致他们再也无法赶上新浪微博的脚步。

恰巧在这个时间,张朝阳患上了抑郁症,开始为期1年的闭关。

“大约两年前开始,我觉得我出问题了,导致我工作时总是处于忐忑不安的状态,因此我跟团队说我必须去解决我的问题。”2013年闭关复出的张朝阳曾公开做出上述表示。

据了解,1年的闭关时间,导致搜狐错失了更多机会,张朝阳的离开也令搜狐的内耗上升了一个台阶,“藩王”们各自为营。

张朝阳改革搜狐:硬币的两面

“以前我的目标是要赚更多的钱,一定要自己更伟大。如果看到我被李彦宏他们超越,包括我底下出去创业的人做得很大,我心里愤懑,但现在没有这些情绪了。现在我发现只靠内部创业和拆分不行,自己撒手不管让大家自我奋斗也不行。”2014年初闭关复出后,张朝阳在接受采访谈到闭关前后的变化时这样说。

与此同时,张朝阳拉开了搜狐改革的序幕。

2014年11月,搜狐发布公告,宣布畅游CEO王滔离职。一个月后,搜狐视频内容运营中心总编辑尚娜离职。2015年1月,搜狐高级副总裁方刚宣布离职。这些高管离职后,张朝阳的“中央军”陈德文出任畅游CEO、樊功臣全面接管搜狐的产品技术部门与内容部门、曾怿以副总裁的身份执掌搜狐的市场等对外部门。

“派系的消亡令张朝阳在内部的策略得以贯彻执行,但是派系山头的离开,也导致搜狐中层和基层管理人员的大量出走,管理上留下真空地带,这也导致搜狐在这两年错过了一些机会。所以硬币总是有正反两面。”另一位知情人士表示。

该人士透露,搜狐是国内最早重视移动新闻客户端的互联网公司。2013年起,搜狐就已经成立了独立的新闻客户端采编团队,并在财经、娱乐、科技三个频道试点自媒体入驻。彼时今日头条虽已经名声大噪,但是当年在调研机构艾瑞的市场排名中,搜狐新闻客户端曾领先于腾讯、今日头条等竞争对手。

时任搜狐高级副总裁的方刚曾计划将搜狐的移动业务从搜狐母公司中独立出来,并分拆上市。为了实现这一目标,2014年初,当时市场排名第一的搜狐移动新闻客户端就已开始进行商业化的探索与尝试。

“当时方刚是搜狐视频移动端与搜狐移动新闻客户端这两大业务的最高领导,在他的设想中,是希望搜狐的移动业务能够像畅游从搜狐分拆出来独立上市一样。如果当时按照方刚的计划走,可能今天就没有今日头条什么事儿了。”该人士表示。

据对方透露,方刚多次向张朝阳做出过分拆的建议,均被否决。

“有了畅游和搜狗的例子在先,恐怕查尔斯不会再立一个新的藩王了。”一位接近张朝阳的人士如是说。

没有更多证据证明方刚的出走是否与张朝阳否决搜狐分拆移动业务有关。但事实却是,随着方刚的出走,多名搜狐移动新闻客户端的核心管理层也在随后不久选择离开。

伴随着岳建雄、曾雄杰、刘鹏这些搜狐移动新闻客户端的核心管理层先后离开,搜狐移动新闻客户端在2015年初被今日头条与腾讯超越,随后更是被后来居上的网易新闻客户端超越。

风光一时的搜狐移动业务开始进入低迷期,与之对应的是,昔日的对手今日头条凭借移动新闻客户端第一的宝座,成为腾讯、阿里竞相拉动的对象。公开数据显示,今日头条的年营收已经超过100亿元,并拥有5.8亿以上的装机量。

“其实这是个很明显的道理,畅游分拆独立上市后,让一大批人实现财富自由,所以大家积极性高。张朝阳否决了搜狐移动业务独立分拆的规划后,核心骨干们干着同样的事情,却突然看不到未来了。自然要做其它打算。不只是搜狐,放在BAT也一样,核心团队没有利益,哪来的拼劲?周鸿祎这几年想明白了,所以现在内部去搞联合舰队,让团队自担风险,公司与他们共享收益。”互联网分析师王平说。

挑战

张朝阳对搜狐内部改革已经完成,除搜狗外,搜狐的各项业务都已由“中央军”接管,随着藩王时代的终结,搜狐已经完成 “中央集权”。这家公司未来的兴衰,更多程度上则取决于张朝阳的判断。

2016年Q3财报显示,搜狐第三季度包含“品牌广告、搜索及搜索关联业务收入”的在线广告营收为2.62亿美元,同比下滑13%;在线游戏营收9900万美元,同比下滑35%;品牌广告营收为1.11亿美元,同比下滑27%;搜索及搜索相关营收为1.51亿美元,同比增长2%。

张朝阳随后在电话会议中表示,搜狐视频未来在内容采购上的成本将会下降,与此同时,投出产出比更好的自制剧数量将会翻倍。在搜狐媒体平台上,移动端的广告贡献已经超过了50%。

从财报数据看,搜狐并非一无是处。虽然各项收入依然处于下滑阶段,但是视频业务的烧钱趋势已经开始好转,移动端广告收入的占比正在增加,搜狐业务的同比也出现增长。

接下来,就看张朝阳如何运筹帷幄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猫耳tech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168981.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