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网络丑闻制造法则:朴槿惠错在哪里?

网络分享时代如何制造丑闻?韩国总统朴槿惠最近曝出的系列丑闻,再次证明了包括一国总统在内的许多“网络人”,对于早已变质的媒介环境变化依旧是浑然不知。

网络丑闻制造法则:朴槿惠错在哪里?

(朴总统之猪队员崔顺实(左),长达40年代闺蜜生涯,在网络观照下的后台场景,被一览无余)

远的如陈冠希之流且不论,还记得城里人玩的“毕姥爷入局”套路吗?2015年4月初,央视知名主持人毕福剑酒酣“入局”,一边哼唱《智取威虎山》的段子,一边以戏虐语言极尽调侃能事,旁边还有贵宾击节称赞。最后的一段语音是老毕的一点隐忧:“你怎么拍照——唉,可别弄到网上去”。

毕姥爷至死也不会弄明白,为什么会有好事者一定会将这丑陋一幕搬上网;或者说,他老人家酒喝得高兴,就大意了。即便弄上网,我毕姥爷还是又能量的,又能如何?

网络丑闻制造法则:朴槿惠错在哪里?

(如今朴总统再多的前台表演,再也无法掩饰和后台场景的冲突感和荒唐色彩)

社会学家戈夫曼曾经用戏剧表演中的拟剧理论的前台和后台,分别描述人们在不同场景中的行为表现差异。

关于后台行为的语言特征,戈夫曼是这样描述的:

“后台语言包括:相互直呼其名、共同做决定、使用亵渎言语、公开谈论有关性内容的话题、发牢骚、抽烟、衣着随便马虎、站姿和坐姿都不讲究、说方言或不规范语言、喃喃自语或大喊大叫、玩笑似的放肆和‘嘲弄’、行为举止稍嫌轻率却有意味深长、轻微的身体自我涉入,譬如哼着小调、吹口哨、咀嚼、啃东西、打嗝和肠胃气胀。而前台行为语言中却没有上述表现,这些小动作常常被当作在场他人和该区域本身的亲昵或不尊重的表现;而前台区域行为则不允许有这种冒犯他人的举动。”

网络丑闻制造法则:朴槿惠错在哪里?

(2016年8月,韩国梨花大学“大学谷”两侧贴满学生抗议的便签,这些貌似蝴蝶翅膀的纸片,在经历网络传播的进一步发酵之后,最终制造了韩国政坛有史以来的最大丑闻)

前台作为特定的表演地点与后台作为准备、排练和休整的场所,和后台表演有着非常清晰的界限。前者涉及到一个人的社会身份、职业形象和个人声望,属于公共空间中的表演,后者作为私人空间,是我们休整放松、随时准备登陆前台表演的地方。

可是,在网络分享盛行的今天,这样的前台/后台区分,早已混沌不清,而且是在互联网这样的亦真亦幻的“第三类时空”里,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入犬牙交互,而且常常是相互颠倒。稍微不小心,后院私人风流,就成了前台“丑闻”

朴槿惠丑闻事件,也遵循了同样的逻辑。

其实,朴槿惠“受闺蜜操纵”丑闻自2016年10月24日因韩国JTBC电视台揭露之前,这场声势浩大的全民风暴种植早在几个月前就早早埋下。

网络丑闻制造法则:朴槿惠错在哪里?

(马术门少女郑维罗,韩国女版李刚,成为网络空间中各种转换门倒下之后的又一个小丑)

2016年8月,笔者的一位老师正好在韩国著名的女子大学梨花访学,当时令她不解的是,在这所大学最著名的“下沉式”建筑“大学谷”两旁,贴满了各色密密麻麻的抗议便签,也许是因为她不懂韩文的缘故吧,就没有在意。

1个多月后,这场源自“大学谷”的便签抗议事件,在网上激发了韩国的“全民追杀”。网民们的民意和扒粪的主流媒体联合起来,不仅将韩国版“李刚”——“赛马特长生”、纨绔少女郑维罗“原形毕露”,更迫使韩国梨花大学校长崔庆喜辞职,进而拔出萝卜带出泥,将朴槿惠这根“白萝卜”和附着在萝卜上的蛀虫——幕后干政者“崔顺实”连根刨出。

原来这位韩国女版“李刚”郑维罗不仅骄纵成性,还像郭美美一样爱炫富,在以“赛马特长生”被偷偷塞进韩国梨花大学这所著名的女子大学后,同学们不仅发现这位纨绔子弟,不仅马术不怎么样,还动辄不来上课,常常晒出自己身价过亿的马,还嘲讽同学“你们是loser,要怪就怪自己父母,有钱也是实力。”

一次,这位骄纵公主嫌自己考分太低,就让自己的亲妈打电话去大骂教授,要求马上改分数,弄得一所知名大学的教授不堪压力而辞职。

当汹涌的名义汇成抗议潮流后,校长不得不辞职,这对母女也潜逃国外。

网络丑闻制造法则:朴槿惠错在哪里?

然而,更大的丑闻还在后面。

原来这个叫做崔顺实的彪悍“虎妈”,犯有和陈冠希同样的毛病。人仓皇出逃,文件删除并格式化了,但硬盘却没有砸碎。

等到韩国检方和韩国JTBC电视台介入之后,200多份文件从硬盘中被恢复,事件就变得不可收拾,这位不可一世、玩弄权术的虎妈,居然是朴总统长达“40年的闺蜜”,不仅涉嫌利用总统关系贪污800亿韩元(近5亿元人民币),而且完全是朴槿惠的“影子操纵人”——从修改总统讲稿,决定总统上台穿什么,到如何回答记者提问,甚至包括如何修改韩国宪法,和安培晋三如何密谈,这位热心闺蜜都加以一一悉心教导。

从25日开始,韩国全境各地都爆发了大规模的民众抗议浪潮,要求朴槿惠引咎辞职。

这一系列欲盖弥彰的丑闻背后,原来是更大的丑闻。

从一个无知少女的炫富和飞扬跋扈开始,韩国民众和媒体扒开了新一幕韩国政治肮脏暗史。

网络丑闻制造法则:朴槿惠错在哪里?

(1976年,时任总统朴正熙与朴槿惠、崔泰敏(右,崔顺实父亲,时任宣教团总裁)在一起密谈。朴槿惠时任宣教团名誉总裁)

原来朴槿惠和崔顺实是私人交往,可以追溯到40多年前的上世纪70年代。1974年,朴槿惠的母亲陆英修被暗杀,时年22岁的朴槿惠收到了来自崔顺实父亲崔泰敏的一封信,信中说,这位崔教主不仅梦到朴的母亲,更让他托话给朴槿惠,不要过度悲伤,因为“妈妈不是离去,而是腾出路来开启你的时代”。

一语点醒梦人中。1912年出生、当过警察的崔泰敏先后创立了“永生教”、“大韩救国宣教团”、 “新心奉仕团”,“救国祈祷会”、“大韩救国十字军”等组织,有了这样的知遇之恩,朴槿惠不仅是这些组织活动的最忠诚粉丝,于1976年还当上了是“新心奉仕团”和“宣教团”的名誉总裁。大约从这个时候开始,朴和崔顺实开始了长达40多年的交往,进而引为知己。

值得注意的是,1979年10月26日刺杀时任韩国总统崔顺实父亲朴正熙的凶手,就是曾经指控崔泰敏“违法干政”的原韩国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关于刺杀总统的动机,这位金载圭曾经声称,也与信奉救国女性奉仕团相关的朴槿惠有关。

崔泰敏、崔顺实母女,和朴正熙、朴槿惠父女之间,有着怎样一种错综复杂的关系,相信媒体和网络还会曝出更多的隐秘私人交往细节。

在网络介入之后,所有的门已经坍塌,所有的窗户成为外界窥视局内人的最佳位置。

可以想象,在日常生活场景中,建筑物中的门和窗户,私人宴会中的门,电视演播大厅中的前台装置,进入演播厅的门,布帘,电视摄像机的镜头,都标识或分隔了不同的场景。对仪式中不同场景的尊重,显示了人们对于共同遵守的社会行为规则的遵从,当个别人的行为方式与场景发生冲突时,会激发起在场人们普遍的道德义愤。戈夫曼指出,通过营造不同的氛围,人们可以在前台区域和后台区域之间进行转换。

人们喜欢将网络上那些常常被不小心泄露的重大个人和公共事件称为“XX门”,在坍塌的门后,不是一地鸡毛,就是更深幽深处的人性表现,这也许是网络交往的参与者们作为局外人所看到的世界性场景的一个重要特征。

网络丑闻制造法则:朴槿惠错在哪里?

门倒了,公共/私人场景转换的安全阀在何处?

网络交往中前台区域和后台区域的相互侵入,意味着过去在电视等传播方式中用以隔离不同场景的“门”(如演播区与非演播区等)正在被移除、推倒,戈夫曼曾把这种即不是特定表演的前台也不是后台的区域成为局外区域,就像外面人只能隔着高墙看屋子里的表演一样,这些房间里不管是表演的前台区域,还是属于后台区域,对于墙外的人而言,那只是局外人偶尔窥视到的一幕幕场景而已。当人们从一名叫做德拉吉的个人博客里源源不断地看到克林顿办公室里和他的女助手之间绯闻的描述时,网络就成了人人皆可破门而入的一个集名利场和窥视场于一体的局外人乐园。

戈夫曼所发现的社会仪式化场景试图证明,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每个人都喜欢戴着私人化的和有忍耐力的面具来进行自我表演,或者观看他人表演,仪式中各成员之间的身份连接关系即便不够紧密,大家都会相安无事,不会无故侵扰对方。但这种仪式化表演中的人可能会不太适应网络分享中的前台/后台被轻易置换的情形。

门倒了,在下台之前,朴总统还得在前台继续表演下去。可不断滋生并转换到前台的后台场景,也会继续被一幕幕地挖掘,翻转,曝晒,直至这个倒霉蛋无法表演为止。

不作恶,少作恶,或者砸碎所有的个人硬盘和切断所有连接世界的网线(最后这一点比较难),是网络分享时代避免丑闻制造的三大法宝。

所有的惊奇都在线上。

———————————————————————————

欢迎订阅本人的微信公众订阅服务号“人在网络”:

网络丑闻制造法则:朴槿惠错在哪里?

“站在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我看见了数字新娘。”

本公众服务号关注最新的互联网商业动态、数字媒介和媒介融合。 感谢您的订阅,如有任何反馈意见,请反馈至:sunrise2000320@163.com。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