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电商转化率太低, 智能设备风口没到,悦跑圈认为线下是跑步行业现在的唯一出路

电商转化率太低, 智能设备风口没到,悦跑圈认为线下是跑步行业现在的唯一出路

就经营的边际成本而言,互联网无疑要低于线下,这是几乎所有公司都在往线上扩张的原因。但是,从跑步工具软件起家的悦跑圈,却开始大规模地往线下扩展。“悦跑圈是一直是一家体育公司”,在左驭资本的体育创业沙龙上,无论是在会上的演讲中,还是在会后我们的采访中,悦跑圈的创始人梁峰都一再强调这点。

与其他跑步工具软件相比,悦跑圈进入这个领域的时间有点晚。梁峰说:“我们之前在做‘爱运动‘,一款体育票务系统,但是效果不好。我从2013年开始研究跑步行业,大约2014年才决定转型做跑步工具软件”。那时候,跑步工具软件已经有了咕咚这样的先驱,第二梯队也有了乐动力、动动等有多年积累的玩家。整个行业渐成红海之势。但悦跑圈却后来居上,用户数在两年内增长到数千万,成功跻身第一梯队。

梁峰认为,他们快速增长的秘诀来自于一次线下活动。“当时国内马拉松比赛还很少有奖牌,或者只有优胜者才有奖牌。”梁峰说:“于是我们就自己制作了一批奖牌,放到了比赛的终点免费送给参赛者。其实那个奖牌也不贵,但我们那个摊位就被抢疯了,参赛者都蜂拥到我们这里要奖牌。”在那个时候,梁峰看到了跑者心中真正的需求。

梁峰如此总结他的经验:“中国人在跑步上社交欲望更强。特别是女性,她们比较关注三件事:在哪跑,和谁跑,穿什么跑。这些都是与社交有关的。我们的奖牌并不贵重,但它是荣誉,是很好的纪念品,能够证明‘我跑过马拉松’这件事。”

在那之后,除了计步器以外,悦跑圈开始在产品上推社交功能。梁峰说:“在2013年之前,所有的跑步 工具软件都没有社交功能。”而悦跑圈主推社交功能的结果,就是用户数开始突飞猛进地增长。这其中最重要的创新可能是线上马拉松。梁峰说:“线上马拉松解决了用户不能亲自参与马拉松的问题。并且我们还给用户提供荣誉系统。许多用户跑那么就,不为什么,就为了一块虚拟的奖牌。”

从2015年1月,悦跑圈的用户开始出现大幅度的增长。据梁峰透露,当时他们每天能增长两三万用户,而现在悦跑圈的用户增长速度能达到每天六到七万。根据最新的统计,悦跑圈现在的用户数已经达到了2500多万。

悦跑圈快速的增长其实也和大势紧密相关。从2012年起,中国的跑步人数开始大幅度增长,最近几年更加呈爆发之势。各大计步器软件分别有不同程度的增长。然而,用户高速增长的大背景下,计步器软件现在比较成熟的变现方式依然只有广告和营销。这显然不能支撑起高估值,也对不起其用户量和用户质量。跑步工具软件如何变现成为了一个行业内都在难题。

对此,梁峰给出的答案非常肯定:“一定要做线下。”而他所谓的做线下,是指组织跑步赛事。现在,悦跑圈所主力推广的赛事是粉红女子跑。自2015年起,悦跑圈先后在郑州、广州、杭州、沈阳等全国各地先后举办了多场粉红女子跑活动,共吸引了一万多人报名。此外,悦跑圈还和田协达成了合作,成为中国田协线上马拉松的官方合作伙伴。梁峰说,他们还会在未来推出更多的线下赛事。

“我本人是资深的体育爱好者,从我当时辞职创业开始,就准备做体育相关的创业。”梁峰说:“我们一直是一家体育基因大于互联网基因的公司。”因此,悦跑圈更容易把自己归属于跑步行业,而不是互联网行业。

梁峰分析了其他几种可能的变现方式。首先是电商。梁峰说:“电商的问题在于转化率太低。”这可能与跑步工具软件本身的场景局限性相关。"有一些互联网体育公司想要推出自己的品牌。"梁峰说:“我们也会和装备商合作,但是我们永远不会推出自己的品牌。制造业是另一个行业,互联网出身的公司不能轻易进入。”

曾经有一段时间,智能穿戴设备也被视作跑步APP变现的一个重要方式。梁峰表示,首先还是转化率的问题:“出了一款手环,以为会被用户抢购,但是却没有出现那样的情景。” 而更重要的还是技术限制的问题。梁峰在创业前曾就职于广州第七电子研究所,他如此看待这个问题:“智能穿戴设备一定会在未来爆发。但是现在还不到时候。我们的技术手段还不能很廉价地保证数据的准确性,不能提供有效的数据。如果数据不有效,医院和医生都不认可,那么这就是伪数据,提供这种数据的设备就只能是玩具。”

不选择这两条路之后,梁峰认为,悦跑圈还是要做“和跑步直接相关的事情”,那么这就意味着,此前主攻线上业务的悦跑圈,要开始和赛事发生直接关系了。而据我了解,一些互联网跑步公司也正在布局线下,但是却出现了很多不适应。悦跑圈有过这样的担心吗?

“做互联网和做线下的体育确实是两种思维。做互联网考虑的是尽快提高用户规模,然后再更新换代,不管合格不合格。但是体育是鉴定的思维。所有不合格的都要去掉。”梁峰说:“这是线上公司转线下出现问题的原因。但是,互联网是一个很好用的工具,能够很好地提升体育产业的效率,不能废弃。”

为此,悦跑圈采用了比较灵活的方式来介入线下。“互联网是我们的一个重要渠道,是我们的营销和组织渠道。”梁峰说:“至于线下的活动,除了策划是由我们负责的以外,线下的执行都交由成熟的赛事公司去做。”

尽管有互联网这样一个强势的工具,体育产业也并非那么容易进入的。跑步比赛虽然多,但是真正能赚到钱的则是那些有着强IP的比赛,比如上马、北马等。然而国内知名城市也就那么多,悦跑圈该如何把自己的赛事做到头部呢?

“ IP 确实非常重要。”梁峰说:“但更重要的是 IP 是自己的。那些城市马拉松比赛,虽然收益很好,但是他们的IP是握在别人手里头的。如果城市不愿意再给他们做,那么这个收益就没有了。这和国外的情况很不一样。所以我们现在做的IP,比如粉红女子跑,就是自有的。它会在很多地方举办分站赛,但它的IP 是自有的。我相信这样才是一个稳定长期的做法。”

但是这样培育一个IP,会不会时间太久了?梁峰承认即使是互联网也很难加速这个过程,但是他说:“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称自己为一家体育公司的原因。在体育行业,慢就是快。我们愿意等。而且,这个过程是盈利的,我们也等得起。”

对于未来,梁峰希望悦跑圈可以“深入到跑步的各个环节”,和跑步整个行业深度结合。而据梁峰透露,悦跑圈现在的盈利状况是同类公司中最好的,年收入约为数千万。而在我看来,悦跑圈从互联网公司转型为体育公司的历程,可能也会给其他想要做体育的创业者一定的启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