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爆了52个猛料,“中国第一狗仔”卓伟会融资上市吗?

作者:傅碧霄

野马财经原创 转载请注明来源与作者

中国第一狗仔卓伟在知乎Live上做了场直播,爆了52个娱乐圈的猛料。但是,奔着主题“我是如何挖掘娱乐圈‘真相’”来的网友恐怕要失望了。

爆了52个猛料,“中国第一狗仔”卓伟会融资上市吗?

图片来源网络

那么狗仔的真实工作状态是怎样的?卓伟的风行工作室如何运营?或者用知乎体来说:身为中国第一狗仔,卓伟有着怎样的体验?

“你们记者怎么尽问些这么官方问题,真无聊!”

卓伟早年曾在《每日新报》做电影记者,工作的内容就是发布会、探班、做专访。“采访的明星都是安排好的,说的都是套话。”卓伟这样描述那份工作。有次他采访一位老艺术家时,甚至被对方吐槽:“你们记者怎么尽问些这么官方问题,真无聊!”

因为受不了这种无聊的工作,2002年9月卓伟离开了《每日新报》,并决心当一枚为娱乐事业献身的狗仔。

2003年5月,卓伟与摄影记者冯科同时加入《明星bigstar》周刊,他们尝试着用跟踪偷拍的方式做独家新闻,并逐步建立线人队伍。从此,中国狗仔队正式诞生了。

喜欢看历史故事和侦探小说的卓伟和喜欢飙车健身的前射箭运动员冯科成为了搭档,二人于2006年11月份成立风行工作室,专门给媒体提供独家娱乐新闻。

每周工作90小时,半夜两点之前没回过家

工作室建立之初只有5个人,团队的经验和资源也比较匮乏。

“但我们有对八卦炙热的情感,”卓伟这样说道:“我们能做到别的媒体做不到的,觉得开拓了一片新天地,浑身都有无穷的力量。我们每周工作时间近90个小时,没工作的时候还要在街上开车转悠,就为了扫扫有没有新闻。”

当然,这种跟踪式采访报道,成本往往比常规采访要高,而且稿费微薄,团队成员的收入都不及一个娱记跑会拿的红包多。而工作室除去租车、人员工资外,实际上收入所剩无几。

随着知名度的提升和收入的增加(其实也就是从三四万到五六万),2010年,风行工作室开始公司化运营。

2011年,风行工作室爆了三个大料:杨幂刘恺威恋情曝光、徐峥出轨、章子怡撒贝宁恋情曝光。前两条在北京拍的,只有最后一条新闻发生在广东,因为出不起差旅费。

“工作也是一种反抗、叛逆情绪的宣泄。”

风行的团队人员结构也很多样,有退休军工厂技术员、师范生,还有富二代,相同的是,他们都有一颗“八卦之魂”。

“我们不完全为了钱,更多是对工作的热爱,有时候也能得到一种成就感。你章子怡、汪峰腕儿再大,我们还照样拍你,照样曝你。这个工作也是一种反抗、叛逆情绪的宣泄。”卓伟这样说道。

虽然没有记者证,但卓伟认为他的团队做的就是记者的工作,从没觉得干狗仔队低人一等,“我做狗仔好光荣,我们满足了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娱乐精神文化需求。”(请自行脑补其用轻微天津口音说出这句话的效果)

从“爱娱爱乐”到全民星探,用互联网+娱乐融资?

早在2012年底,风行就上线了APP“爱娱爱乐”,不过这款产品只有阅读新闻的功能,风行也没有为其做太多推广。

但是,由于缺乏商业运作、技术维护和推广的不利,一年多之后,这个APP已经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2014年,APP突然成为创业圈和资本圈的香饽饽。借着这个东风,卓伟和他搭档自筹三十万,重新做了一个APP,就是现在的全民星探。不难看出,卓伟的意图是通过APP来做一个盈利的方式,否则运营一个APP的成本不是轻易能负担的,做互联网的都知道,现在做移动端的工程师薪酬那是很高很高的。

2014年文章姚笛的事件反响之大,给了卓伟很大启发。“‘周一见’就是随便发的一条微博,能在社交媒体上炒的这么热,成为轰动全国的社会性话题,真是连我自己都没想到。”

让广大网友加入爆料人队伍,可以极大地丰富娱乐新闻的素材。于是,2014年底,风行的 APP 从“爱娱爱乐”改名为 “全民星探”,2015年1月正式上线。通过这款APP,用户不仅可以看新闻,还能主动爆料,随手分享自己拍摄的八卦新闻。这一“众包”模式也降低了做新闻的成本。数据显示,2015年这个APP下载量已经有50万。

不难看出,卓伟的意图就是用粉丝经济来打造自己的APP平台,有了粉丝,势必会受到资本的青睐,融资上市都是有可能的。哪天在新三板或者IPO名单里发现了卓伟的身影,你也不要过于惊讶。

不过,野马财经电话联系卓伟本人,发现其处于关机状态。

文章姚笛的新闻,风行也才赚了几千块钱

屡屡爆出黑料猛料,频频引发娱乐圈地震,卓伟顶着“娱乐圈纪检委”的头衔,却称自己没赚到什么钱。

爆了52个猛料,“中国第一狗仔”卓伟会融资上市吗?

图片来源网络

风行工作室的收入主要来自版权销售。工作室会与平煤和网媒建立长期的分销采购关系,每月提供一定条数的新闻,每条新闻包括数十张照片和几段剪辑、配音完整的视频。

对于这些新闻的价值,却没有特别明确的评判标准。当大料来时,不少娱乐周刊都会抢购独家新闻。然而平时更多的还是不会特别吸引眼球的小新闻,为使小新闻也能卖出去,卓伟采取的策略是“打包销售”,即不分重要程度,将娱乐新闻整体打包,按固定价格提供给媒体。

如此算下来,一条新闻的平均稿费也就只有二三千元。甚至像“文章姚笛事件”这样的超级八卦,为风行工作室带来的实际收益也不过如此。

再比如2011年偷拍赵又廷和高圆圆时,风行团队跑了三次南京才拍到了两人“同框”,随后这段恋情、迅速被炒至热搜顶端。可三下南京,花费了一万多元,相对于三四千的稿费收益,卓伟还是赔了。而且,由于中国版权保护制度的不完善,新闻照片卖给一家媒体后,其他媒体纷纷转载,这个过程中风行也赚不到钱。

国外的同行由于有版权保护,日子过得相对比较滋润。把照片高价卖给一个杂志,别的媒体要用需要买版权,如果侵权就可以起诉。比如一个狗仔盯凯特王妃,一年拍两三条就可生活无虞。

而中国的狗仔就得玩命干,中国的狗仔数量也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多,都是一个人干着好几个人的活,“我们一年得拍一两千条,一个月得拍一百多条,一个人要拍很多人。”卓伟这样说道。

国外狗仔的酬劳

他在海滩上呆了不到一小时,偷拍了章子怡的比基尼照,然后赚了好几万美元。

爆了52个猛料,“中国第一狗仔”卓伟会融资上市吗?

图片来源网络

这张流传甚广的照片产自好莱坞知名狗仔中介公司X17。当时,章子怡大尺度海滩照在第一轮交易中就被卖至中国内地、中国台湾、中国香港与新加坡等地,仅在香港就卖出了超过30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而拍到这组照片的摄影记者弗雷德,在海滩上待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赚了数万美元。

受益于成熟的制度与市场环境,国外的同行比中国狗仔的收入要高出许多。

X17的创始人弗朗西斯·里吉斯·纳瓦拉曾是法国《世界报》的战地记者,报道过洛杉矶骚乱,去过战时的伊拉克和柬埔寨。1996年创立X17图片社后,纳瓦拉直接步入名流巨富的行列,在中国媒体人看来,堪称转型与逆袭的典范。

X17雇佣了很多年轻移民作为“自由摄影师”,并为他们提供的照片支付稿费和奖金,除此之外,X17在所有明星频繁出入之处广布线人,为线人提供的情报支出的费用也相当可观。

不过,这些照片的市场也非常诱人,除朝鲜外,全球几乎所有国家的娱乐媒体,都需要使用这些八卦照片——如果照片没有被独家买断的话。

除了X17,在英美这种相当成熟的娱乐市场中,还有Splash News、大图片这样的狗仔中介巨头。

英国狗仔中介大图片的创始人莱昂斯曾是《每日邮报》的一名记者,在报纸上发表了3张名人照片,获得了相当于他当时一年薪水的3万英镑酬劳后,大受鼓舞,开始了狗仔创业之路。目前,大图片公司已是世界最大的狗仔队图片社之一,10年前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就已高达1000万英镑。

同样的商业模式,套在卓伟的风行工作室上,想象空间不小。

野马财经是专注于金融创新报道的新媒体,涉及互联网金融、上市公司等领域,致力于成为财经金融领域领先的新媒体机构。(微信搜索:野马财经,或者ID:ymcj8686 添加关注)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