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融资 3 亿美元的印度独角兽,没想到如今成了一场闹剧……

askme-com-shut-down

AskMe 是印度 Getit 旗下的一家一站式服务平台——类似于淘宝+58 同城,提供从餐饮、旅游、招聘到教育、购物等各类服务。然而,就是这样一家有望成长为独角兽的公司,却在今年 8 月停摆,甚至还上演了一出投资者与创业者对簿公堂的闹剧。

baap-of-all-app-askme-anything-using-0444-444-4444

图片来自:StupidTechLife

AskMe 成长史

Askme 成立以来,通过超本地化的业务运作及次日达服务,积累了大量用户,覆盖印度 70 多个城市,在线商户超过 12000 家。截至2016年1月,Askmebazaar 年交易总额达到 8 亿美元。

  • 2010 年,Getit Infoservices 集团成立了分类信息门户网站 Askme.com,就是专门收集全印度各个城市的商户信息的那种。
  • 2012 年,AskMe 成立电商平台 Askmebazaar,覆盖了数量庞大的中小企业。
  • 2013 年,Getit Infoservices 被马来西亚亿万富翁的旗下的 Astro Holdings 公司收购。
  • 2016 年 4 月,据印度金融日报《商业标准》报道,Askme 的 40 个办事处共 650 名员工被辞退。
  • 2016 年 8 月,AskMe 停止运营。

简单来说,这几方的关系就是:Getit 创办了 AskMe, Astro 又把 Getiti 收购了,还有本文的主角,AskMe 的联合创始人 Sanjiv Gupta。

曾是估值达 5 亿美元的独角兽

在 2015 年 9 月之前,AskMe Bazaar 每日交易额高达 100 万美元,今年 2 月,它的估值达到了 5 亿美元,正在朝着独角兽之路进发。

然而,衡量电子商务公司的成功与否,不在于其成交量,而在于其收益和净利润。

从 2013 年 3 月至 2014 年 3 月,Getit 的营收从 370 万美元涨至 630 万美元,但其亏损也从 1470 万美元飙升至 2700 万美元,到了去年 3 月,亏损额扩大至 4500 万美元,而收入却只有 640 万美元。

askme

图片来自:BloombergQuint

在印度销售的旺季,Getit 每月要烧掉 1000 万美元,据其中一位管理人员透露,经理们知道公司在烧钱,但他们的建议从未被采纳,因为“Gupta 是唯一能与 Astro 接触的人。”

对此,Astro 解释说按照合同约定,Gupta 就应该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而他必须为自己的管理不善负责,且他自己提交的业绩目标从未达标过。

尽管如此,但 Astro 在撤资的 5 个月前,还给 Gupta 涨了工资……

gupta

图片来自:BloombergQuint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事实上,双方的决裂早有先兆。

早在 2015 年,Astro 就已经通知 Getit 高管,表示不会再提供资金,让他们自寻生路。这一说法已经得到了 Astro 的证实。

ranbir-kapoor-says-askme-anything-using-askme-app-for-android

图片来自:StupidTechLife

Astro 之所以做出这一决定来自于一位独立顾问的报告,他表示 AskeMe 的业务计划“过于激进而无竞争力”。据称 Astro 曾警告其管理层缩减业务并暂停交易。

“我们的顾问认为,鉴于当前的情况,AskMe 业务前景暗淡。董事会在考虑了独立顾问的意见后,指示管理层削减业务并暂停交易,但管理层并未听从安排。”

从今年 1 月起,AkeMe 的访问量就急剧下降,每天仅有 1000 次访问,而据移动部门的一名员工透露,他们在 2 月份的订单数骤减 90%,原因是公司已经停止了交易。

AskMe 一位前高管指出,在电子商务开始在印度市场升温时,AskMe 的业务过于分散是其失败的原因之一。

“我们手头有一个很好的产品,我们想将它打造成印度的 Yelp(美国最大的点评网站)。但在实施的过程中,我们意识到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如果我们试图做出改变,就会遭到来自高层的阻力,整个运作都极不专业。”

 

“最终的产品与我们的设想相距甚远。”

由于 AskMe 平台上的商家主要以小型供应商为主,这些商家既没有正式的商品目录,也没有标准定价,更别提管理规范的库存。因此,AskMe 的母公司 Getit 不得不涉足物流环节,这意味更多的成本支出。

AskMe Bazaar 平台的供应商则表示,该公司早在去年 11 月到 12 月期间就开始拖欠货款,但 Gupta 却向他们保证,这是公司的正常业务,延迟付款只是暂时的,他们无需担心。

高管甩手不管

今年 8 月 17 日,Getit 集团首席财务官(CFO) Anand Sonbhadra 向特定员工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内容为指导这些员工禁用网站的交易和付款选项,这也暴露了 AskMe 在财务上的困难处境。

然而,邮件被泄露给了其他员工,从而造成了恐慌。

8 月 23 日,AskMe 终止了与 Innov 的合同,该公司此前一直负责为其招聘派送员。

askme-employees-protest

图片来自:Tech In Asia

而根据 Tech In Asia得到的消息,AskMe 自己的 4000 名员工最近一次接到管理层的正式通知,是一封告知其只需待在家办公而无需前往办公室的邮件。自 8 月以来,这 4000 名员工至今仍未领到工资。

AskMe 的态度引发了员工极大的不满,员工们成立了几个组织,还在 Facebook 创建了主页,公开羞辱公司,以期能讨回工资。其中有两家员工组织已经准备对 Getit 和 Astro 提起诉讼。

许多员工表示他们试图辞职,但公司早就没人管这档子事了,所有高管都已经跑路了。

据 AskMe 两名经理透露,早在今年 6 月起,CEO Kiran Murthi 和 CFO Anand Sonbhadra 两人就没来过办公室,当时正值该公司三名董事会成员突然提出辞呈之际。前者在接到 Tech In Asia 记者的电话时,甚至破口大骂:“媒体人就是混蛋。”

几名员工通过 WhatsApp 找到了 Sanjiv Gupta,后者向他们表示事情很快就会得到解决。然而,随后他的账号就关闭了。

shutdown_2014

图片来自:Youstory

Gupta 与 Astro 针锋相对

Gupta 在 8 月中旬曾发表过一份声明,指责 Astro 作为 AskMe 唯一的大股东逃避义务,在没有支付员工工资和供应商货款的情况下逃离了印度。 据说 Gupta 还曾想办法向 Astro 提交了一份管理层收购要约,但被投资者以各种理由拒绝。

Astro 随后发表声明对 Gupta 的指挥进行反驳,表示该公司已经在 Getit 投入超过 3 亿美元,但 Getit 至今未能实现营利,也没有完成当初双方约定的绩效。 Astro 明确表示他们不喜欢 Getit 高层运营 AskMe 的模式。

在 Gupta 6 月给出的收购方案中,他向持有 Getit 98.3% 股份的 Astro 提供了两个交易选择:3000 万美元或者 5000 万美元的收购价,以此作为 Getit 的资本输注,代替 7650 万美元的关闭成本。

但 Astro 表示如果这真的是一个靠谱的管理层收购要约,根本没理由要求他们继续投钱,并透露在他们与 Gupta 谈判时,对方只想把 Getit 作为一个正常运转的公司高价出售。

Gupta 自救之路

而自 2015 年接到 Astro 的撤资通知后,Gupta 就开始在寻找其他投资者接盘。

Getit 另一位高管声称,Gupta 本来已经与 Emami 谈妥了 1 亿美元的投资,但在其竞争对手 Flipkart 贬值后,Emami 也打了退堂鼓。

此外,还有来自中国和美国的两家公司有意投资 1 亿美元,但“Astro 并未回应中国投资者的要求,他们似乎不想出售股份。”而美方则由于 Astro 卷入电信交易官司而退出。

于是,在其他投资者纷纷退出投资的情况下,Gupta 试图自己给出报价来收购 Getit 管理层以挽回局面。他在 9 月给出的最新报价低于 1 亿美元。

8 月 31 日 ,法庭判定双方维持现状,并要求 Astro 不得退出 AskMe。

据悉,Astro 已经扬言他们将进行司法审计,找出 Getit 糟糕发展状况的原因。审理委员会已准备于 11 月 9 日就此案举办听证会,不知这出狗血剧究竟何时才能收场?

题图来自:Tech In Asia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