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被批不配做「Gay」,科技大佬在出柜路上为何屡屡碰壁?

来八一八 Peter Thiel 这个曾经的深柜……

以开放和创新闻名于世的硅谷一直被誉为全球最理想的工作场所,但针对女性、黑人、同性恋、双性恋及变性者等少数群体的歧视问题却一直困扰着这个地区。在硅谷,只有 10% 的雇员为女性,过分崇尚「哥们文化」的氛围更是容易让同性恋、双性恋及变性者等少数群体感到不适。

许多人担忧公开性取向会让自己陷入不利的境地,因此在性取向的问题上,敢于公开同性恋取向的只有寥寥数人,最有名的要数苹果公司的 CEO 蒂姆·库克(Tim Cook)和前 PayPal CEO 彼得·泰尔(Peter Thiel)。如果说前者所代表的是谦和宽厚的个性,那么后者绝对是一位特立独行的标志性人物。

彼得·泰尔的履历简直耀眼得过份:他是 PayPal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随后又与合伙人携手创立了 Palantir,并出任董事长一职;他还是 Facebook 最早的外部投资者,早于 2004 年便以 50 万美元的资金获得了这家公司 10.2% 的股份,并成功进驻董事局;他还是对冲基金 Clarium Capital 的总裁,管理着超过 7 亿美元的资金;此外,他还是畅销书《从 0 到 1》的作者,时常周游世界各地发表演说。

在风险投资圈内,泰尔早已成为一代传奇,但他在一些事件的处理上似乎并未表现出「伟大的人格」,甚至还因此而遭受过不少非议。引起这一系列风波的到底是特立独行的人格,还是坊间所传的「鸡肚子心肠」呢?我们不妨探讨一番。

无惧声誉受损,浪尖中公然支持特朗普?

除了彪炳的投资业绩外,泰尔的特立独行也时常使他置身于漩涡的中心。在最近的美国大选中,这位亿万富翁甚至不惜与整个硅谷为敌,公然为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背书。泰尔的行为让整个硅谷都陷入了疑惑,他的声誉瞬间跌倒了低谷。有不少投资者甚至还致电和泰尔相关的公司,明令要求公司与他脱离关系。

这起事件让泰尔再度成为了新闻舆论的焦点,从前的事迹也再一次被媒体挖了出来。就在特朗普陷入性侵犯传闻之际,泰尔在 20 年前针对性侵犯和种族问题所发表的观点也被媒体大肆报道。尽管泰尔已经为事件致歉,但舆论风波还在继续蔓延。

泰尔似乎注定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的人。尽管在科技行业的投资业绩相当惊人,但他的教育背景和科技并没有任何联系。在斯坦福大学求学期间,泰尔本科期间主修的是哲学,研究生期间则选择了法律作为自己的专业。单纯从教育背景分析,我们很难相信泰尔会成为风靡全球的科技行业投资人。

在大学期间,泰尔创立了《斯坦福评论》报刊,并在上面撰稿。在本科和研究生期间,泰尔曾表现出强烈的政治热情。然而,在为最高法院供职的申请遭到拒绝后,泰尔才决定前往硅谷探寻财富。

由此看来,政治诉求或许代表着泰尔最初的梦想,而公然支持特朗普的行为或许正是他追求梦想的体现。

显然,泰尔和特朗普在某些方面确实具有相似之处,起码两者都是「敢作敢为」的人。泰尔的公然背书除了表明他赞同后者的政见之外,对他本人而言或许还代表着政治诉求的宣泄。此外,特朗普当选的结果必然也符合泰尔的利益立场。

同性恋身份被曝光,却被批评不配做「Gay」?

约在 10 年前,美国新闻媒体「Gawker」旗下的网站曾经发布过一系列针对泰尔的不利报道,甚至还曝光了其同性恋的身份。在事件发生后,泰尔开展了为期 10 年的「复仇之战」。泰尔会斥巨资聘请律师团队,让后者寻找曾经被 Gawker 报道过的受害者,以便向其发起诉讼。

最终法院判处 Gawker 需向其中一名受害者支付 1.4 亿美元的赔偿金额,这家媒体公司也因为这一系列诉讼而于 2016 年 8 月份宣布倒闭。

在获悉事态后,亚马逊公司的 CEO 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指出泰尔的行为有可能是在自掘坟墓,并表示公众人物应对媒体攻击的最佳方式是将脸皮练厚。

泰尔表示自己的行为更多是一种震慑,而不仅仅是复仇,因为这类文章的出现将毁掉许多人的正常生活。此外,泰尔还直斥媒体的自由并非体现在大规模侵犯隐私的行为上。他表示自己对媒体行业非常尊重,并相信这个行业不会因为自己对 Gawker 的反击而陷入危机。

在 2016 年 8 月份,泰尔对外宣布自己支持了一项隐私保护法案,并表示公众人物应享有不向外公布同性恋身份的权利。

但《The Advocate》杂志对此似乎并不买账。在本月刊登的一篇文章中,这本杂志便以泰尔作为例子,以阐述「同性性行为参与者」和名副其实的「同性恋者」之间的区别。

这篇文章从旧石器时代的同性恋行为说起,还列举了一系列同性恋先驱为了捍卫这个群体的生态和文化所作出的贡献。作者还指出了泰尔的行为和其同性恋身份的矛盾之处,包括他曾经为领导层存在对同性恋群体不利倾向的政治党派背书的行为,以此表明泰尔只是一个和其他男性发生过性行为的人,并不属于同性恋群体中的一员。

文章的原话是:「他并不属于同性恋群体的一员,因为他对于这个群体为了捍卫自己的身份所作出的努力视而不见。」作者似乎对同性恋者的归属感和觉悟程度作出了规定,只有满足要求的人才能被称作「同性恋者」,其余只是「同性性行为的参与者」。

有趣的是,在指出泰尔并非真正的同性恋者后,文章却自相矛盾地写道:「同性恋、双性恋及变性者的文化并不是同质的,也并非所有的同性恋、双性恋及变性者都拥有相同的意识形态或价值观。」

争议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人格?

泰尔绝对是特立独行者的代表人物,他的许多行为甚至放在以文化开放著称的硅谷也足以引起广泛讨论。当然,他所拥有的无上金钱和权力也在事件中起到了放大作用。

在泰尔眼中,自己的命运不应该受到任何人或事的掌控,不论他所面对的是竞争对手、政府还是死亡都是如此。在谈及死亡的时候,泰尔说道:「我是一名死亡反对者。」为了更好地克服寿命的限制,泰尔向一些以延长寿命为目标的项目投资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

此外,泰尔还是一名彻头彻尾的自由主义者。他曾屡次批评设置不当的税收项目,并表示自己已经看穿自由和民主不具备兼容性的事实。为了进一步脱离美国政府的管控,泰尔还投资了一个以打造空中之城为目标的项目。曾经和泰尔共事过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评价道:「我也算得上是一名自由主义者,但泰尔却是一名彻头彻尾的自由主义者。」

除此之外,泰尔还是一个充满矛盾性的人:尽管身边的人都认为泰尔对市场和时机的掌控拥有与生俱来的敏锐嗅觉,但他的对冲基金却屡屡亏钱;身为永生倡导者的他会选择忽略致癌的风险,并坚持服用生长激素;踊跃号召支持媒体自由的他却在今年将一家媒体公司诉讼至倒闭。

这些偏执和矛盾所揭露的并不是泰尔虚伪的一面,反倒他毫无掩饰,率真得甚至会让人感到生气的一面。自认为有错的时候他会坦然认错,理直气壮的时候则会选择「死磕」,这或许正是这位已经挣脱了许多束缚的精英所享有的「特权」吧。

不论你喜欢与否,这就是彼得·泰尔。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