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送别古永锵,视频行业最后一位创业者

送别古永锵,视频行业最后一位创业者

当古永锵走下舞台的时候,我觉得很伤感。这一天本应有很多盏聚光灯打在他身上,然而没有,有的只是轻飘飘的一封内部信,甚至少有媒体愿意对这个人的离去所代表的意义去做什么深入的解读。

古永锵最后一次以优酷土豆CEO身份隆重亮相,是在10月27日优酷的“秋集”上。他作为第一个演讲者上台,回顾了十年来优酷在视频领域的历程,就像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历数当年的辉煌,站在旁人未能及的高度指点优土未来的方向。但整场发布会的重心显然是随后上台的合一集团(优酷土豆)总裁杨伟东,虽然他谈到的只是2017年优酷的内容策略。但在场许多观众都心知肚明,谁能够决定优酷的2017,谁才是当下真正掌握实权的那个。

4天之后,古永锵以内部信的形式,宣告自己这一段创业历程的结束。他将不再担任优酷土豆董事长兼CEO,转为管理阿里正在筹建的百亿文娱产业基金,取代古永锵的是3年前才加入优酷土豆的杨伟东。

视频行业还在变得越来越大,但这个行业的创业者越来越少,到古永锵,已经是最后一个。

2005年,王微创立土豆,随后优酷、56网、六间房等公司相继创立,那时视频平台还是一件依靠好的idea和一支充满狼性的团队就可以做成的事。就算是2009年播放牌照的限制,央视旗下CNTV、浙江广电旗下新蓝网、东方宽频旗下的上海网络电视台等“国家队”的入场也没有打消这个行业的创新活力。

但当这个行业发展到比拼资本的时候,就是创业者谢幕出局,资本家和职业经理人登场的时候。2012年优酷并购土豆,王微的出局已经预示了这一点,只是当初古永锵是春风得意的那一个。

还有人记得那些创业者特有的理想主义口号吗?比如“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这句王微在餐巾纸上突发灵感写下的话,是那群创业者意气风发的初衷,到今天也成了一个行业兴衰背后哀婉的注脚。

11年时间一变再变,到“全世界都在看”开始面目模糊,到了“中国领先视频网站”就几乎无法相认。

作为同时代的创业者,古永锵与王微有不少共同点,他们都没有独立办公室,也都喜欢站立办公。只是王微更像个文艺青年,追求事情的有趣与否,做投资出身的古永锵更像个商人,得意于自己看待行业发展的眼光到底有多准。

两个人恐怕都不愿意与对方相提并论,但放到现在的视角,两个人在一部视频创业史上的并列位置,无法分开。

后来王微真的去当了导演,在优酷土豆合并后创立追光动画,第一部作品是《小门神》。他坦言在退出之前就感受到对公司发展的无力感,视频网站的竞赛变成比拼谁的资本更雄厚,让他怀疑继续做下去的意义。而成功在纽交所上市,有了资金后盾的古永锵则兴奋地继续享受行业第一的位置。

市场的变幻很快让古永锵也体会到王微当初的无力感,优酷和土豆的合并称不上一次成功的商业行为。视频网站越来越依赖于内容采购来吸引用户,上市公司优酷无法在成本支出上像背靠百度和腾讯的爱奇艺和腾讯视频那样出手大方,排名不可避免的下滑。另一方面,合并后的优酷土豆不再有创业公司的灵活,深受大公司病所束缚,魏明的离职、卢梵溪的被举报、组织架构的频繁调整,都让优酷内部员工无所适从。

大势不在。古永锵显然也已经无法靠一人之力突围这内交外困,他所选择的方式是将创立十年的优酷以一个好价格卖给阿里,交给在优酷土豆合并之际进入的职业经理人杨伟东。有传言称后者与阿里签订了对赌协议,背负着把优酷重新带回巅峰的压力。

曾经蓬勃的视频创业,曾经的数百家视频网站仿佛中了魔咒般不断高速旋转、收缩、聚拢。“国家队”入场洗掉一批创业者,“大资本”入场再洗掉一批创业者,到了今天,古永锵从一线离开,一个行业的创业者群体和财务投资人们也随之退出舞台。

没有人值得挽留,但这个充满热情、理想主义的创业氛围值得。没有商业值得伤感,但垄断的、无趣的版权游戏除外。

重回创业者身份的王微秉持初创土豆时的风格,身兼数职,热衷于实践,是编剧也是导演,同时还是追光动画的CEO,他的投入有时候还会让下属感到没有过多的发挥空间。创业者身上有的那些毛病,在他身上仍是不可避免,但他似乎找回了在纸巾上写下土豆slogan时的所追求的“有趣”。

古永锵看起来则像是彻底转向投资,方向是大文娱领域。在这个新晋投资人背后,是变得有序而又沉闷的传统视频行业;在他身前,则是方兴未艾的直播、短视频和二次元,是又一群年轻的创业者的脸。

他将投出一个怎样的未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