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创始人的宿命——焦虑、躁狂,永远停不下来

创始人的宿命——焦虑、躁狂,永远停不下来

最近的创投圈并不平静,从春雨的张锐、到锤子的老罗,几位创始人轮番被推到舆论风口,Bob Dylan获奖也重新掀起了科技界对乔布斯的另一股追思——作为很多早期创业公司的灵魂人物,创始人往往不可避免地备受瞩目,但从身体和心理上来说,这都决不是一个容易的活。

作为一家VC,我们其实一直不太愿意专门提及这个话题,一家投资机构眼中,好的创业者该是什么样子?这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毕竟很多时候,既然选择了当舵手,置身洪流中就必须全力以赴,旁人的议论永远只是隔靴搔痒无足轻重,无非制造些悲情和壮烈。

如果说非要提出一些要求,那就是我们希望每个创始人都能以自己相对舒服的状态做事,顺着自己的性格,尽可能与它和平相处,走得尽兴一点,走得久一点。

一、焦虑不论性格,也无关成绩

外向还是内向,不是判断一个优秀创始人的标签。事实上,在创始人中频繁出现的抑郁、焦虑等症状与性格并无太大关联,努力扮演「活泼开朗,善于沟通」的人,有时候心力消耗更大。

创始人的宿命——焦虑、躁狂,永远停不下来

创业就像人骑狮子/n人们看着他会想,这个人真的成功了!他骑到了狮子背上!他真勇敢!骑着狮子的那个人则在想,我究竟是怎么骑到狮子身上的?我要怎么样才能不被吃掉?

创始人最擅长对外形象管理,而不是展现脆弱,Y Combinator总裁Sam Altman曾说:创始人面临不展现软弱和在内部、外部事件中担当『啦啦队长』的巨大压力。世界可能在你身边塌下来——如果你打理一家公司,大部分时间里情况的确如此——你必须保持坚强、自信和乐观。失败是可怕的,并且看起来也非常愚蠢。」

很多创始人都认为,露出失败和脆弱的一面很羞耻,以为经常伪装,就可以变成超人,但很多时候往往苦了自己。不断平衡投资人、员工和用户多方利益的过程,更像一场本我、自我和超我的交手,对自己有要求的创始人往往善于让身边的人保持乐观,但自身却更容易陷入精神衰弱。

「这些焦虑来自融资,来自竟争者的挖角,来自监管的恐慌,来自家庭的破裂,来自朋友和合伙人的反目,来自资金链的断裂,来自商业模式验证前的惊恐,来自巨头突然的商业合纵联横。」——王利芬

张锐最难熬的那两个月:

每天吃不好睡不好,晚上睡前会担心资金链断了怎么办,半夜两三点给人发邮件,探讨产品设计或者商业模式。一大早,又跑到各大投资现场,唾沫横飞地跟人阐述春雨的商业价值。同样的内容,每天至少要讲两遍,还要回答各种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

《创业维艰》本·霍洛维茨:

作为一家创业公司的CEO,我睡得像个婴儿,每隔两个小时就醒一次,然后大哭起来。

《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

我简直是被手枪轮番扫射,有很多人在幸灾乐祸,各个方面都对我十分不利。我感觉自己一无是处。我觉得我们撑不下去。我觉得说不定一切都完了。

二、躁狂症候群

说的通俗点,就是偏执狂。这更像一种先天气质。

他们基本对说话的兴趣没有那么大,毫无人际交往技巧,甚至有社交恐惧症,但一在大舞台上讲起来,都极富激情和感染力,人文精神浪漫主义情怀多的冒泡。研究曾表明,成功的创业者好像有一种特质,就是会比普通人情绪更不稳定,他们精力充沛、积极富有创造性,但是这些优秀素质的反面就是轻度狂躁症。

创始人的宿命——焦虑、躁狂,永远停不下来

John Gartner在《轻症躁狂的优势:在美国疯狂与成功的联系》一书中说,轻度躁狂症常常被忽略,是创业者的优势,但也是劣势——尽管躁狂能够产生驱动力和创新力,但是轻度躁狂症患者如果再患上抑郁症,则会相当危险。失败会激引发抑郁发作,但同时又削弱不了轻度躁狂势头。「他们就像边境牧羊犬一样不得不奔跑,如果你把它们关在家里,它们就会开始撕咬家具。它们会发疯,窜来窜去。」这正是轻度躁狂症患者所做的事,他们需要忙起来、活跃起来、超量工作。

接受采访时,张锐把创业比作打麻将和抽烟。「很累,但你很爽。你说抽烟有什么好,这么难闻,对身体不好还花钱,但是我高兴。」

罗永浩在说他有注意力缺失症(ADHD),糟糕的身体虽疲惫不堪,心里总有一股火苗在蹿,他对细节有臻于极端的完美主义,也经常失去耐心变得暴躁不堪。

乔布斯和马斯克在创业中也曾遭遇大量的崇拜与厌恶,强大的「现实扭曲力场」(Reality Distortion Field)是一种称赞,但也是一种警示,容易让对方和他一起追寻梦想,并对对方施加压力来达到自己需要的目的,甚至有很多时候表现得「像个浑蛋」,自负决绝、疑心超重。

三、永远停不下来的宿命

「这些年一直处在高速狂奔中,我找不到下高速的出口。仿佛这是自己的宿命。」一位连续创业者这样说。

「总有一种资金周转不过来、永远不能放松的感觉,你最终会有严重的信心问题,你会觉得,每次你的安全感刚刚建立起来,就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然后把你的信心带走。」

——WellDogCEO  John Pope

张锐的老同事吴婷在悼念文章中记录,「在握有9000万用户,估值12亿美金时他还告诉我,他常常反复做同一个梦:独自走在细细的小路上,两边都是万丈深渊,深不见底。」

可创业是件会上瘾的事,多少人想要越过山丘,多少人还是不忘江湖,多少人还会卷土重来,以有限对抗不朽。

研究创业心理健康的精神病学家和前创业者Michael A. Freeman说:「创业之路伤痕累累。」

知乎上有一个这样的问题:「创业失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回答者里大家的「落难程度」有所不同,有人已经彻底失去了还款能力,有人还在挣扎,有人也慢慢开始走出了困境。有回答这样说:「创业失败会让人经历很多,人情冷暖不在话下,你需要面对失败的严重后果,同时你还需要挣扎出来继续赚钱还债。你会焦躁,抑郁,失眠,身体透支等等,你的生活仿佛在那段时间,就是完全的一团糟,有时候想想,养家糊口就好了,为什么非要做大?」

在九合给Portfolio的投后手册里,我们有专门一节讲了讲失败,显然,这不是每家VC都会在见面礼中提及的事,也不是每个刚拿到融资、正想着喘口气歇一歇的创业者想看到的字眼,但我们最后还是决定加了进来:创业的成功和失败其实并不绝对,在不断试错中,不要太恐慌,也别太沮丧。

For All Start-ups

霾锁京城,寒冬将至,最后,我们也希望给所有创业者几项备忘录:

1. 先活下来 一家企业最大的使命是先活下来。

2. 现金流 很多人都是对自己行业的未来看好,但是不注意现金流,很难撑到你想看到的那天。正向现金流在某些行业必不可少,资金杠杆一旦破裂,后果不堪设想。学会控制风险,风险绝对不是勉强应付就可以了。

3. 不要忘记生活 极度透支和高速运转,迟早会崩盘。抽时间陪家人的时候也是在治疗自己,自我价值实现和资本增值净值,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生活的其他方面也应当成为你的一部分。

Main Referenced From:

The Psychological Price of Entrepreneurship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