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古永锵卸任优土董事长首次接受采访:硅谷会对这种交接点赞

古永锵卸任优土董事长首次接受采访:硅谷会对这种交接点赞 卸任优酷土豆集团董事长和CEO的古永锵 新浪科技摄

新浪科技 余一 李根

2016年10月最后一天,优酷创始人古永锵正式做出交接棒,正式卸任优酷土豆集团董事长和CEO,并就任阿里大文娱战略和投资委员会主席。

虽然此前传闻已久,甚至早至优酷土豆私有化并入 阿里巴巴 时,便有传闻称古永锵不再担纲一线,但等到10月31日阿里巴巴集团CEO逍遥子的全员邮件下达,这样的消息还是令外界热议许久——毕竟这是创业者古永锵真正告别了他一手创立的合一集团。

这一天寒流令北京气温骤降,但处于舆论讨论中心的古永锵穿得并不多,在当天下午,新浪科技在优酷所在地环球贸易中心位于7楼的办公室见到他时,他先穿一件红色薄羽绒外套,后又因为太热只留一件短袖T恤,容光四溢、满面笑容。

古永锵表示卸任优酷土豆职务,成为阿里大文娱战略和投资委员会主席,是自己想要的选择,他将在投资和生态建设角度,继续在大文娱领域发挥作用,并与负责实业的俞永福、何小鹏和杨伟东一起,把阿里大文娱推向互联网的下一个十年。

古永锵把优酷土豆比喻为“养了10年的宝宝”,但也强调现在交接很放心。在他看来,这不仅是优酷土豆融入阿里巴巴大生态中重要一步,也符合接下来所需要的格局竞争,而把优酷土豆交给俞永福、何小鹏和杨伟东这样更加年富力强的创业者,他并不担心。

实际上,在优酷土豆完成私有化并入阿里巴巴之时,古永锵还专门刊发内部信,激励合一集团员工一起开创“下一个十年”,不过现在,他只是认为自己做出了交接,并且从另一个层次去帮助阿里大文娱更富竞争力。当天,逍遥子和俞永福还亲自到了优酷土豆做沟通,在总监级的沟通会上,阿里巴巴集团CEO逍遥子和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CEO俞永福,与古永锵一起向员工解释决定背后的因果缘由。

也有外界声音表示唏嘘,认为创业者离开了自己创立的企业。但古永锵笑着称不理解这种思维,并表示如果放在硅谷,这会是一个令人点赞的举动。对于为何卸任、未来规划、对互联网大文娱的看法,以及互联网未来的竞争格局,古永锵在第一时间接受了采访,以下是新浪科技整理编辑的采访实录。

古永锵卸任优土董事长首次接受采访:硅谷会对这种交接点赞 古永锵卸任优酷土豆集团职务后首次接受采访

为什么现在离开?中间有哪些思考?未来投资工作专注于哪些方面?

古永锵:内部定的启动日是10月31号,阴历是10月1号。我跟逍遥子(张勇)开玩笑,我们都是跟1有缘分,他的生日是1月11,他创造了双十一,我是8月11号出生,恒力是10月1号创办,10月21号发布。优酷是12月21号,下个月12月21号就会看到一个全新的优酷。合一十一年,优酷上个月12月21号是十年。新优酷有新的形象,所有都是新的,这个是值得期待的。

我们在上海发布会的时候希望在12月21号股东见到我们的新优酷,新优酷现在得到支持,优酷和UC双引擎共同发展。更高的层面文娱集团跟刘老师(成为资本刘德乐),我们下一步要做的是建生态,分三步。

第一步是做投资,第二步是做赋能,第三步是做连接。在生态的投资上,跟十一年前是我加刘老师成立资金,这次我们想要做大一点,我们的小目标不是一个亿,是15亿美元,接近百亿。

以前的生态大会讲了两年,我们认为未来的十年是文艺的新十年,是黄金时代。因为优酷从2006年开始是视频元年,今年刚好十年。十年时间里面最大的改变是平台的发行,我们当时说合一最主要是从单频到多频,多频到合一。当然文娱的内容,从观看、寻找、互动、拍摄以前都是线下,电视机、电影院。从2006年开始从PC到平板电脑,到移动互联网,家庭影院,甚至是VR,AR。

从单频到多频到无频机传送的时代,这个也是在生态上会讲的一些观点。发行渠道依然会有很大变化,同时我们认为内容的制作跟文娱的变现这两个大方向在前十年有一些变化,但是不像发行平台那样有点颠覆了。内容制作方面以及在文娱便捷方面能看到一些变化,但是这些都是开始。我们认为在未来十年里面,所有的3C,内容:content,用户:consumer以及变现:convert,3C都会产生翻天覆地革命性的变化。所以这个里面有平台的策略,有生态的策论。优酷做一个的视频媒体平台,UC做一个图文信息的平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阿里大文娱的集团,推动了整个大环境的平台策略。

我跟刘老师建立一个生态基因,先从投资开始建立整个大文娱的生态体系。其实平台不一样,平台要往大了做,生态要布局的做。大家如果参加了我们合一的生态大会,已经两届了。第一届已经启动了文娱创投的雏形,在两年之内我们已经投了87家公司,30个项目。我们觉得现在两个70后结合去把平台推到新的高度,同时两个65后开始补文娱的生态,先从投资开始。我为讲投资、赋能跟连接,这个是有一个过程的。你做生态必须要有很多的点,点完了以后要有墙,之后要联网,这个都是生态的投资、生态的赋能跟生态的连接。

今天算是阿里大文娱集团的发布,我是大文娱战略投资委员会的主席,我姓古,不适合做纯粹做投资,我不想做“古董”,所以我要求做主席。姓古有两件事情不能做,第一不能当老师,叫“古老”,也不可以做董事长,叫“古董”。我以前也说过,我是天生喜欢动的,外面传闻我退休,我肯定不会退休。我是属马,想奔跑。

我跟刘老师反映我对新的布局还是挺有期待的。大文娱集团的生态与平台之间的关系和实业跟投资之间的关系,是一个互补的作用,我和以前的三个搭档,现在更荣幸的是现在拉着阿里一起,到时候生态资金里面阿里会成为第一批的出资方。所以我们会合伙在未来的十年时间,从第一期的资金,先从实业里面做,把文娱的生态开始建立起来。文娱集团这块一个CEO,两个总裁。

大家注意到,从私有制之后,我跟刘老师已经交待过了,主战场一直都在伟东那儿,打得也很漂亮。无论是从《微微一笑》,从剧集到综艺,包括版权到合资之制,包括到制作和宣发,我觉得伟东和他的团队已经展现给大家文化方面,内容方面,营销方面的能力与潜力。

UC那边也是创业者,这几个创业者一直在做平台性的、产品性的功能,从UC浏览器开始到神马搜索,这些同样是以内容为主,但是结合到一起。

我非常看中这三个创业者,如果把优酷这个养了10年的宝宝交出去的话,我觉得肯定是能把他领到更高高度的这些人。文理都是有很多背景的,三个人都是创过业的,俞永福跟何小鹏是UC创业,杨伟东跟我都是互联网第一波互联网自制内容创业者。优酷的演唱会和土豆的互联网档案风,都是从2009年,他分别跟我和王微合作的两个项目。当时我们两个都忘了他,但是两个人都没有成功,他就自己创业去了。创业了两三年后优酷土豆合并了,我再去找他,2013年把他弄进来,是这样一个过程。

永福、小鹏和伟东,三个创业者都是在文娱产业以及在互联网产业里面很有成就和创业精神的人。我们认为必须要有一个创业精神的团队,把优酷土豆或者新优酷在未来十年带领到更高的水平。国家领导人都是希望十年接班的人,下一班可以做得更好。我跟刘老师希望优酷十年,两个75可以接棒,而且跟我们一样确实是有创业基因的人,而且之间是互补的团队。

客观来讲优酷还是比较新进入阿里体系的,四月份私有化,五月份韦东接报,对韦东而言才接了半年时间,所以还是非常快的。在这半年我最大的体会是我跟逍遥子经常讨论的事,我们看到了很多的斜风效应,他在谈合一之间的联动方面,两个之间还有很多没有打通,到了大文娱的时候很多的斜风效应会更透彻。

阿里大文娱这个板块有很大的想象力,对阿里也好,对合一也好,对团队也好,对我跟刘老师也好,我看到的是更大的潜力。这个比优酷和合一自己单打独斗强很多。当时选择私有化,选择跟阿里一起,是因为我们看到了现在是全世界的互联网。我认为中国的互联网进入了五大板块,在美国有三家,在中国是阿里跟 腾讯 ,这五家公司真正可以用生态公司来形容他们的成就。

现在互联网也进入了下半场,你也可以说无论是网民的增长,还是移动互联网的增长,他已经到了绝对速度在放缓,但是从质量的角度,从厚度的角度去思考问题的。这样的话必须要打群架,必须要集中效应,所以在这里我们认为更多打通对价值的创造会更好。一个是从我自己的心理路程,一个是从我跟刘老师生态板块,以及阿里大文娱的板块,三个为主去描述。

总的来说第一我不退休,第二我还在做更长线的,更双赢的,更大文娱的长期联动。有一个新的角色,对整个分工以及我跟刘老师的强项,以及我现在想做的事情是高度吻合的。

我刚才也讲到了,生态的搭建和投资负能、连接里面我们要总体规划,这个也是这半年里面我跟永福去沟通,建立大文娱行动小组之后,我们把整个大文娱从文理的两个角度去思考。

未来十年总体的战略怎么打,我们定下来生态投资以及平台实业这两个大卡,我们根据现在的阶段跟爱好选中这两个大的方向。

第三就是今年围绕阿里做电商以及做做金融,大数据的云计算,物流,菜鸟,到2014年美国上市的时候。刚好我跟永福都在美国,挺有缘分的,当时他带了整个UC创业班去。优酷上市的时候我带着我的创业班底去敲钟的阿里带着自己的团队去参加UC的上市,UC也带了自己的团队去参加阿里上市。看完上市之后他的团队跟我去找了中国餐馆一起聚餐。在那个时候知道马老师讲快乐跟健康两个板块。我听了这个东西还是蛮感动的,大家也都知道,优酷的使命是分享快乐、智慧跟感动。其实底层都讲到一个深信快乐。分享快乐肯定是因为快乐,不会感动在某个角度是身体上跟心灵上的快乐,这个价值观跟阿里围绕后面的发展是有同心的,大家的价值观和对未来行业的判断是同路的。认为从价值观的角度以及未来对文娱产业的潜力以及我们的决心,都是有同样的认知和方向。大家怎么联合起来,我们有很多文娱的平台,我们在文娱里面积累了十几年,从图文开始做,在中国已经22年了。开始的时候做创投也好,在 搜狐 做门户互联网第一代的图文也好,现在十一年做合一和优酷这块互联网副媒体视频这块。今年刚好22年,十一年搜狐,再十一年的合一跟优酷。

未来的十一年里面,我觉得围绕生态的建设,包括投资、赋能跟连接希望能够让大家看到新的优酷,新的阿里大文娱,以及阿里跟合一联合在一起围绕平台策略和在生态上打一个非常漂亮的仗。我们认为这个能够产生的价值非常大。

是主动做出的选择吗?为什么有这样的选择?背后有哪些考虑?

古永锵:我们做互联网文娱有几个特点,一个是有内容,对内容有爱好,我们是好这口的。我就两个爱好,一个是文娱一个是旅游。一个是对文化方面有兴趣,银行家看钱的,我是看情怀的。很直白的说,如果只看钱我就不做文娱了,我去做电商了,我去搞游戏了。这两个证明最能赚钱的生意,但是我选择做文娱,从最开始作刊物开始,做海底世界开始,我对文化娱乐有来自骨子里的爱好。我自己喜欢,首先我是一个非常有爱好和兴趣导向的人,我这22年里面做得所有的事情都是跟我兴趣有关系,第二我对产品跟技术方面,是后得的。

我对最新的技术和产品是非常向往,为什么最早在视频行业开创新模式。包括我现在说无频跟全频、虚拟现实、加强现实和混合现实,其实国内这方面的理解我还是可以的。我在全球看过,比国内的人都多,我是对文娱产业未来看内容、找内容、算内容,包括玩跟互动、包括制作跟拍摄,这几个纬度的内容我有,而且有天然的天趣跟爱好。

我跟刘老师(刘德乐)21年前认识,当时做的项目,当时确实是从头开始的。我们又做过创投,又做过创业,在这两方面两个共同的是创,我们对创业这个过程,从零到一,从一到一百,从一百到一千,这个过程我们是有天然的向往。我觉得财只是一个手段,但是确实我们比较懂,可能在这十年里面,文娱领域都没有人、多少公司像我跟刘老师这种从融资到盘活,这十年时间优酷的规模无论是从投入跟产出都是百亿规模。当时我们说的三个亿,现在这个行业门槛真的是百亿规模,没有百亿规模的话在文娱未来十年,基本上禁入门槛。

实业和投资两个平台的关系是怎样的?如何看待未来10年的大文娱趋势?

古永锵:都是大文娱的板块。关系应该是背靠背关系,像兄弟情谊一样,大家都有自己的使命,自己要做的东西。因为我跟永福都是创业者,自己有这个板块但是大家都围绕大文娱这个大目标,包括阿里巴巴,这个是有共识的,希望从不同的维度上做出自己的贡献。伟东跟优酷融入大文娱这块的话就是永福跟小鹏跟伟东搭了,是这样一个组合。

我们认为在现在这个阶段,平台跟生态之间是互补关系。作为一个创业者很难两个兼顾,我们最近的这些发展都是强调主战场跟战略布局之间的关系。主战场是在斗,生态的建设从投资到赋能到连接,其实是一个铃珑的过程,这几年的思维模式是不太一样的。我也搞了十年时间的平台,最近两三年也是让伟东他们去做。尤其是最近一两年,在合一创造的建设,我跟刘老师已经围绕一个战略布局跟生态建设,包括两年合一的生态大会也好,合一创投的项目也好。现在十一年了,最近的两三年我们以后在准备在这个过程里面向新的赛道发展。我们认为对文娱产业未来十年的判断,需要跑道,以前没有生态这条路。

你注意这块以前是技术的崛起,文娱是没有的。但是最近一两年我开始看到跑道了,跟互联网之间系挂钩了。说白了现在互联网的平台跟线下的文娱平台之间以前是一强一弱,现在已经有点旗鼓相当了,我认为未来两三年也会产生质变。但同时在这个过程中,生态又是新的回合,这两个之间必须是双引擎,就好象我们现在认为在平台里面需要双引擎,副媒体视频跟图文、视频这块也需要双引擎。

在不同的时代里面,从大趋势的角度来讲,你可以指导在未来的十年里面,平台里面没有双引擎。在比生态投资里面有三“I”,一个是IP,一个是文娱创新方面,底层我们认为在未来十年文娱会全球化、国际化。跟中外的博弈、融合都会在未来十年发生。所以如果说生态的第一步是生态投资,这个“I”里面也隐含了三个不同的“I”,一个是IP,内容的升级版,然后在内容发行平台和变现里面不断的有创新。现在正在产生的是国际化的布局,中外之间有融合。我们反正是有一整套方法,今天也不可能全部讲完,但是一步一步我们会随着生态投资赋能和连接的总体建设,我们已经在这半年形成了我们的方法。

今天跟大家讲的是生态投资第一步,预告12月21号新优酷会是超级值得期待的全新优酷。现在阿里大文娱里面,平台今天也发布了,生态方面给你预告,从投资开始。我先把这块发完,后面的E以及C已经有十年规划。

今天消息出来以后,大家也在感叹视频行业项目,卖的卖了,转型的转型了,这是不是一个趋势?

古永锵:这个是顺理成章的,我跟你讲这个不仅是视频,整个互联网都这样。互联网已经到了一个时期里面,必须打群架的,生态的打法,而且从企业的角度讲,以前是互联网的用户快速发展,大家都可以快速杀出全新的路线出来。当你的用户基数,所谓的人口红利,或者互联网人口红利,他的增长已经不是在数量上,而是在质量说,现在我们说的是UP值,这样在边界所谓的天梯,有七个不同的互联网的支柱,这个之间的融合就变得缓了。互联网文娱这块,在这七个里面是一种跟广告、游戏是一脉相承,说白了是文娱者媒体娱乐。这个在七个里面占两个比较大的范畴,但是在这个里面直接跟金融、电子商务、包括云计算,这些不同领域的融合就是提高UP值最重要的,或者说最高效的办法。

所以在一年前发布的私有化,半年前完成,那个时候我就说过,为什么选择融合。举个变现方式的例子,开始的时候更多是广告,但是走到自动化售卖,还有用户收入这块,从内容上像会员这种,像虚拟物品,游戏、直播的玩法,甚至是视频电子商务,跟金融之间的联动,尤其是跟阿里体系的融合是最高效。我刚才讲全世界的五家,阿里的两家,阿里跟腾讯都是很牛逼的公司。前几年我们都向他们学习,在这个过程,文娱跟这些不同领域的龙头们的融合是必须的。你看到的不单纯是视频领域,所有的领域,O2O也是如此,整个互联网都是在融合。甚至更高层面是O+O了,以文娱为例,线下的电视跟电影,包括演出、音乐这些线下的东西其实都是在融合。包括阿里体育,阿里音乐这些板块,大家融合其实就是在现在的阶段到一五一六年,未来的十年我们已经进入了互联网的第三个十年了。你可以说互联网文娱的第二个十年,我们只是明显看到最近的两年就是已经到了连接点。

大家也都知道我是对大局的趋势一直比较关注,当趋势看得见的时候我一贯的做法是主动求变,自己去知道态势的发展。局跟势在变化的过程中,你自己要站在这个趋势前面。所以我做了很多战略的决定,往往是在局和势,在发生的一两年前我们会下这步棋。所有的都是这样,你可以去看这十一年甚至22年里面,所有的个人包括组织的决定我都是这么来的。

消息传出后外界很惋惜,认为创业者离开了,你怎么看?

古永锵:很正常,我观察了确实存在的大家的思维方式,包括很多媒体报道,在创业跟创造的氛围。硅谷的历史和他的理解跟国内还是差别挺大的,硅谷对这种变化始终是点赞的,应该这么做。

国内在这方面会两边都有,国内越是懂行的人越会觉得这个东西很好。不要说外国,只要不是对文化产业特别熟的人,包括跟我们特别熟的这些人,他们会表示这个我很赞成,这个也是一个创业的氛围,一个创投发展历程里面的历史时刻。

因为改革开放七八年开始,真正互联网应该是九七、九八年开始。之前第一代创投是九五年我们最早在中国做的,那个历史就不讲了,这样过程中现在的创业跟创投跟那个时候不一样,但是相比硅谷还是差几十年的历史。现在我觉得还是在路上,现在的评论也很正常,我们也清楚我们在干什么。因而且我觉得我很放心,我很开心,所以大家不能理解但是我能理解,时间会代表一切。

今天讲到这些话,一年后,三年后再看看。我还回想当时在2004年年底,差不多是这个时候,我宣布从搜狐离开,刚好十一年前。当时我太太要去纽约大学念电影制作,如果205年我不休息的话会发生什么事了。当时我们做了决定,我们准备要小孩,2005年我们都主动求变,同一舟跟自己的老板辞职,想做自己的一些东西。

她去全世界旅游,我去陪读。我就休息的半年时间,但是在这个时候我从搜狐出来的时候,当时《21时节经济报道》还写了一篇负面文章。我还开玩笑说写得很不靠谱,这次我比以前升华,不管外面写什么,我不会把他删了,没有必要。

我觉得中国在进步,中国的创投跟创业氛围在进步。我举个例子,2012年优酷跟土豆合并的时候是第一次超过十亿美元的合并,大家那个时候觉得很奇怪,这些想法人家觉得是很大的赌博,对我来讲是很自然,很正常的。因为我看懂,而且我自己也看懂很多成功的创业家、创投家在外面做这些决定时预测到后面两三年会发生什么。所以在现在阶段我做的这些选择在硅谷很正常,我认为我做了这样的决定以后,其实从某个角度来讲,我跟永福是做了两个创业者的决定。我跟永福之间开玩笑,永强跟永福都是永字中间,优酷跟优势也是优字头的,我们都是零五零六年创业的,做了十一年,他早我两年进入阿里体系。我们两个都带领自己的创业团队融入了阿里的生态,当一个公司从一个人到十个人到百人、千人、万人,优土现在是三千五百多人。2004年大家问我你想做什么的时候,我当时没有考虑。我只是说了几个点,第一我要回到一个100人以下的组织,我想再回到创业氛围。去看看2004年的文章,那个时候我就是说的。其实那段时间是最辛苦的,现在三千多人了,融入了阿里是万人的组织。我觉得阿里很了不起,这种能够做万人的公司,阿里在组织能力上面很棒,在这半年时间内我完全被征服了。

万人团队的时候怎么能做到万众一心,大家共创的范围真的太不容易了,真的组织能力很厉害。另外马老师想做到102年,你要做到102年的时候你的组织能力肯定是最重要的。我们一直讲一句话,先人后事,人与人之间组织的氛围是一家公司真正能走到102年唯一的办法。我觉得做一个创业者十年时间的交道,蔡崇信三年前向陆兆禧交接棒,老陆管了两年,张勇管了一年多,三年多的时间。

我说我也很认可,培养了一批人,应该说进创投是98、99年,从CFO做了一年多一点,CEO做了三年多一点,总裁做了两年,我做CEO做了十一年了。所以未来十一年做好一个主席,这是我新的进程,就是做好主席。

你的这个转型和抉择如何与员工做的沟通?怎么去看内部员工的评价?

古永锵: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先从宏观的角度讲我们是不是认为文娱是一个很好的行业。而阿里大文娱结合在一起的话他能产生的能量跟潜力肯定是更大的,这个我不用解释了,所以总体的局对所有人来讲肯定是要点赞的。

我跟大家见了一段时间,觉得大家还是有分享文化,在这点上我觉得对我的团队,从宏观的角度来讲是负责任的。

在核心团队里面,我觉得的都应该在不同阶段,在他的职业生涯里面有不同的选择。我们跟和我打仗的这些同学沟通,他们也会做不同的选择,我们之前也会有很多沟通。在合一的体系里面,我们每年都会跟我的核心团队沟通,你的职业发展,甚至你的生活方面,因为每个人生活的状况,包括他有没有孩子,孩子多大,这些东西都是一个动态的变化。每个人在人生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工作和非工作方面的需求,这方面也要有很多沟通,而且你想学什么,你想做什么,以及你下一步是怎么考虑的。这个是双向的,他做得好不好,他在能力方面有没有潜力,他现在动力够不够,你不是对他一个人负责,而是对总体的大团队负责,这是大孩子跟小孩子的区别。在这里面首先你要保证这个大局是对的,大局是对的,大部分人是点赞的,小部分的人在短期内有一些变化或者有一些东西,你要在这个方面对症下药。

其实做到三千口人不可能每个人都高兴,我也能看到任何的组织。像三星、雀巢这些大公司,我当时为什么坚持选择创业跟创投,因为大公司真难弄,而且很难到每个人都高兴。我是觉得创业的过程里面,我第一年就跟所有的同学聊,你记住这个第一年是最幸福的。当时没经过创业的过程,大家都没有意识到,老陆说你当时讲的话太对了,因为我经历过。所以在现在的阶段,跟我打仗的同学们,在阿里上我跟大家讲,无论是平台这块以及在生态这块都有好的发展,有一些个别选择自己去创业。有时候你作为一个大哥也好,或者兄弟也好,他翅膀长硬了,他就出去自己开创事业了,这个最好的。为什么永远要跟着你干呢,我就觉得没有必要。

刚才谈到怀念初创时的感觉,那为什么不自己单独再做?

古永锵:其实我还是回到核心观念,在文娱里面要打群架。我自己要做投资也很容易,我自己也会投钱,但是我觉得我现在要做的是目前没人做过的东西。首先我不认为我是在做投资,我是做生态,其实在做生态里面,最起码分开三步。

我认为硅谷有一些模板,但是他们只是做了我现在的蓝图里面三part的part。你们后面就会看到我为什么要做这些选择,因为我知道第三part跟阿里一起做这个事情才会有N次方的扩大。我现在埋着这个伏笔,做这个考虑不是为眼前的一年两年,现在规划好的是十年,这个比一般的投资金的周期还要长,我已经说了很多秘密了。大家现在共创出来一个新的模式,大家都有很多想法,在这个里面会诞生一个新的物种出来。十年前包括十年前的优酷,我们认为产生了一个新的物种出来,他虽然有点像YouTube,但是客观的讲我们都是做了很多的创新。其实我们当时的技术后台其实是比他们还要早。

现在互联网并购已成为现象,作为并购过别人,也被别人并购的当事人,有没有一些心得经验分享?

古永锵:首先同心同路,合作分享。选择你的融合体一定要有共同的价格观,而且对未来的战略和前景是有非常高的同一认知。同路是对产业的理解,一个是价值观,所以我说优酷分享快乐、智慧与感动。

阿里文娱里面讲到的快乐跟健康板块,身心快乐。战略对文娱产业未来十年共同的向往或者说看好以及大家的准备全投入进去做这件事情。这个是精神上面,但是人还要活着,养家糊口肯定是利益捆绑,跟合作分享的机制。所以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大家股权关系之间要刺激融合。融合了大家拿着同样的东西,熟的东西是兄弟情。

在这你们我必须要表扬永福,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他是比我们早两年融入阿里的。他把UC融入进去,伟东有很好团队,这个团队跟UC团队成功融入到阿里团队里面,融在一起。同时他也做高德,高德超过 百度 。我是创业者,当局两个创业者都是打过战的,两个我都认识六七年的时间,看着他们创业跟打滚出来了,那还没有信心么,基本上都是靠谱的。大家很多的语言体系跟方法论都很像,我们都是主菜的,主菜的味道不一样,派系不一样,粤菜,北方菜,川菜等不一样,但是大家能煮好菜。所以我肯定要求永福跟伟东,伟东的打法跟我非常不一样,比如我是中国太极,他是打跆拳道的,他去打中国功夫肯定输了。他是跆拳道高手就让他用跆拳道打对手,一样的道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你看着他能打仗,能打胜仗的创业者,你放心,放权,放手让他们干。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