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点一支兰州,吃一碗拉面,这个城市哪有互联网创业!

【引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浪潮下,人们热衷于讨论北上广深的创业氛围,比拼它们的创业软硬件。新芽 NewSeed2016 年终策划第二波,带你反其道而行,去看看中华大地上的 创业荒漠 ,它们可能不是你的故乡,但也绝对是一个个有故事的地方。第三站,我们走进西北城市 —— 兰州。

最近,狠毒在兰州的办公室撤了,它的创始人张泽文又要开始背井离乡的旅程了。

张泽文是兰州人,从北航毕业后,他回老家兰州创办了狠毒,他的北京籍合伙人则留在北京,这也为他们今天的“撤退”留足了后路。

最初,抱着把进口商品带到西北城市的想法,他们在2016年7月上线了狠毒。张泽文认为,在兰州创业,可以避免北上广深那般无休止的烧钱战,最主要的是“省钱”。但有一点他没有预料到,省钱的地方,资源也少,投资机构近乎没有,就连技术方面的职位空缺也填不上。

就在10月底,狠毒的大本营搬到了北京。主攻二三线城市的定位也随之变成了一二线城市。

狠毒目前做的是彩妆类的进口产品,类似于小红书的模式,只是现实很伤人,在兰州这个被张泽文定位为三线城市的地方,当地人对彩妆用品非常不了解,“你给他们灌输这些东西,根本就灌输不进去”。按他的说法,这里的人们,宁可花几百块钱买一个国产的锅铲,也不会花钱去买进口产品。

在张泽文的描述里,兰州完全是一个跟“互联网创业”没有关系的城市。星星之火尚可燎原,大众创业的巨浪何以没有席卷到这里?

点一支兰州,吃一碗拉面,这个城市哪有互联网创业!

不创业的心和安于现状的人

在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分天下为三十六郡,兰州一带隶属陇西郡地。这个西北城市,似乎与生俱来就带着一股苍凉感。在它所属的省份甘肃省内,有每思及其历史就让人恼恨又怜惜的敦煌莫高窟,有古诗句中被念及的“西出阳关无故人”中的阳关,有文艺青年们嘴边哼唱的“一支兰州”,也有让兰州比甘肃更为人所道的“兰州拉面”,有威风凛凛的嘉峪关长城,也有流经兰州市内的母亲河黄河,有一本叫《读者》的杂志,还有一个酒泉卫星发射基地……

只是,悠长的历史文化积淀,似乎更多的教会了这里的人们“安于现状”。张泽文告诉新芽NewSeed,他身边选择创业的朋友很少,一般出来创业的,要么是名校毕业,要么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他表示,他接触的常驻兰州的人,没有创业意识,他们满足于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这种舒适的生活让他们不想再去折腾,或试图通过创业去赚更多钱。

说兰州是“互联网创业”的绝缘体,或许一点也不夸张,据公开的数据,在2015年和截止今日的2016年,整个甘肃省发生的融资事件也不足一双手的数量。

这里也有像兰州大学这样的一类高校,以及西北师范大学,兰州交通大学、兰州理工大学等二类本科高校,但这里的人才更愿意往外走或者选择继续深造。狠毒在招聘编程和UI的时候,终于找到一个愿意兼职做的,还因对方月薪八千的要求而最终作罢。

而这座城市在创业上的匮乏,并不仅仅表现在这一波创业潮上,应该说是一贯如此。叶檀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对于兰州这座城市来说,最要命的是没有培育起大型民企,我们说不出当地的知名产业和企业,城市定位模糊不清,从西北门户到西北工业重镇似乎都沾得上边,在西北的经济、教育地位与西安越拉越大,再下去要与西宁等城市为伍。”

创业方向偏传统,做互联网就去北上广深

当互联网+在被全国各地的创业者们反复咀嚼的时候,兰州的创业者似乎一点都不在乎。张泽文告诉新芽NewSeed,兰州当地的创业都偏传统,更多的是开个火锅店或酒吧之类的。要是有什么好的项目,或者互联网创业项目,创业团队便会带着项目去北上深等地,而不会选泽留在兰州做这件事情。

“兰州的投资企业是不会投互联网项目的”。张泽文表示,这样的项目,一旦在兰州启动,到头来你会发现根本找不到资源,一方面是投资机构的资源,另一方面则是人才资源。“兰州这边有好的人才,北京等地的公司就会来挖人,包吃包住加上高薪,那么好的条件,他为什么要待在兰州呢。毕竟在互联网这块,兰州是相当弱的,创业环境特别艰苦。如果有机会,他完全可以去北上广深学习更多的东西。”

而留在当地的创业者,也有着很多创业者共同面临的问题:不会花钱。在这方面,张泽文很有感触,他举了两个例子。他的一位朋友做保险顾问方面的创业项目,甫一创业,办公室便租在了超豪华的写字楼里,每年租金在三四十万左右。等到正式开业后,生意并不是特别好,资金跟不上,也没有钱去做宣传。

另外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的事情是,从国外买来平衡车一类的设备,在兰州当地卖。在公司开业的时候,也是极尽隆重之能事。只是正式开始运营后,才发现这个东西根本卖不动。

张泽文表示,这在当地并不是孤例,在他看来,这些人都有一个普遍的想法,觉得自己开公司了,就必须广而告之,一鸣惊人,先把表面活做好。不幸的是,做完这些表面的事情后,发现自己没钱了。

点一支兰州,吃一碗拉面,这个城市哪有互联网创业!

投资机构少到没有,互联网企业融资少到不值一提

兰州的投资公司不投互联网企业并不是张泽文信口开河。狠毒作为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在兰州运营的三个月时间里,他们对此深有体会。

“过来之后,在这边没有找到任何对于创业的扶持。我们也找了,只是这边的投资机构真的很少,几乎就没有。”即便碰到一两家,也对互联网企业没有什么兴趣。

在成立之初,狠毒获得了兰州当地的东方资本20万元的天使投资,而之所以跟这家机构搭上线,还是因为张泽文的师姐在这家机构就职。而东方资本的主投方向也是传统创业企业,比如做餐饮或KTV之类的项目。

不同于北上深这些创业活动一场场的城市,在兰州,几乎没有类似的活动举办,也因此,创业者找投资的渠道就更少了。张泽文提供的创业者之间交流维系的唯一一个平台叫“西盟会”,这是一个创业者社群。而在这里,创业者们交流的也不是商业模式和创业项目方面的内容,而是不断收到一些聚餐或创业者公司开业的信息。

“投资人根本就不会来这边,这边根本就没什么项目,因为这边的项目都拿去北上广深了。”

当然,在万众创新的波澜中,兰州也并非一无所动。2016年10月24日,兰州市五部门联合印发《兰州市众创空间认定管理办法(试行)》,《办法》明确指出,众创空间面积不少于500平方米,入驻10个(含)以上小微企业或创业团队,带动就业50人以上。10月20日,兰州市正式启动“兰州启航”大学生创业扶持行动,从今年起每年投入200万元扶持大学生创业。

互联网创业一片荒凉,但这里的人们似乎各安其命。那些被当地投资人们所喜欢的餐饮和KTV等娱乐项目,在不断地充实着他们的生活,也难怪在2016年2月23日,CCTV“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2015年度十大最具幸福感省会城市中,兰州名列第五。

低苦艾乐队的《兰州兰州》里唱道,“兰州,总是在清晨出走;兰州,夜晚温暖的醉酒;兰州,淌不完的黄河水向东流;兰州,梦的镜头是海的入口。”一碗兰州拉面,一支兰州烟,酒吧坐一宿,KTV唱一夜。正如低苦艾乐队的MV里写的一句话:我在兰州的时候我想出去看看,我不在兰州的时候我一直又想回来。

延伸阅读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