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瓜子二手车CEO杨浩涌:二次创业,我没那么渴望上市

瓜子二手车CEO杨浩涌:二次创业,我没那么渴望上市

一年的时间,二次创业者杨浩涌( 微博 )将他的瓜子二手车直卖网带入了10亿美金俱乐部。如今的互联网创业环境,和10年前他创办赶集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两次创业,我遭遇了三次资本寒冬。”杨浩涌说,只有时间和经历能让一个创业者获得成长。“因为你得知道,这一次有多火爆,下一次寒冬就会有多冷。”

商业模式、公司估值、融资、上市,面对这些很多创业公司都在追求的指标时,杨浩涌显得更冷静。他说,“比起上市,我觉得能验证瓜子模式走通的过程,是我更大的愿望。”

再造一个1000万辆的二手车市场

新京报:到今年9月,瓜子二手车直卖网(简称“瓜子”)成立一周年,这一年,你怎么评价瓜子的成绩?

杨浩涌:从今年上半年开始,瓜子已经排到了二手车电商的领先地位了,今年比去年增长了6、7倍。这个行业有个鼻祖是美国的Carmax,在美国的地位相当于苏宁在中国电器行业的地位。他们做了25年,一年做到一百万辆,平均每月交易8万辆。瓜子的目标是明年年底每月10万辆。我们希望用两年的时间,让瓜子成为全球最大的二手车电商公司。

新京报:与美国相比,中国的二手车市场有很大的不同,瓜子与Carmax的成长环境不同,你何来信心可以完成这样的挑战?

杨浩涌:我们有一个比他们创新的模式,他们开线下店。我们是纯线上的,不开任何线下店,用更高效的C2C模式进入这个市场。

新京报:很多人都对二手车C2C模式在中国的发展有质疑,原因之一是第一个C端的量有没有那么大,一年百万辆可能吗?

杨浩涌:有人说美国新车交易量是2000万辆,二手车是4000万辆;中国的新车交易量已经有2500多万辆,二手车今年才1000多万辆,大家共同预测,到2020年,二手车交易能达到2000万辆。都说中国二手车市场的风口来了,进入后发现,这风口好像也没来。

更悲观的看法是目前的1000万辆里面还有重复交易,同一辆车倒了好几手这种,真实的数据可能是六七百万辆。

瓜子希望在传统二手车交易市场内,再造一个1000万辆的市场。中国目前有1.8亿车主,五六年后达到3亿,这么多车主为什么只有千万辆的交易量?肯定是哪儿出了问题。其中不单单是政策问题,行业本身需要被重塑或改变。

在任何一个国家,二手车都比新车的交易量大,必然会形成一个比新车大的产业。

用C2C模式解决二手车用户痛点

新京报:重塑这个市场,瓜子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杨浩涌:传统的交易场景是你去花乡买车,就跟你在鼎好买电脑一样,哗啦一下被车商、黄牛围住。看上去挺新的一辆车,你也不知道这车是否浸过水、有事故,你10万元交易了。没准这车就是2万元收的事故车。

原有的商业模式中,用户跑这么远,见的车有限,不知道车的状况,买了以后还有风险。买新车有贷款,二手车贷款无门或者利率高。所有的这些都在阻碍这个行业发展。行业信息不对称是最大的特点,也是用户的痛点,正是瓜子希望用新的模式去改变的。

新京报:瓜子在这方面怎么作为?

杨浩涌:对于质量方面,作为平台,瓜子可以出检测报告;和4S店对接保养记录等数据(目前在瓜子的平台上80%的车能查到保养记录),以判断是否改了里程;用成交量的大数据建模,推算出一辆车的评估价,给买卖双方在价格上有个参考;瓜子不吃差价,只收3%的佣金,包括同意成交后,帮忙过户;现在也有正规的贷款服务。

通过这个过程,瓜子解决用户痛点,传导“买卖二手车像嗑瓜子一样简单”这样的消费理念。

新京报:有人说,相比B2C模式,二手车电商的C2C模式,由于C端的专业性差、平台的权威性有待提高,交易周期会不会长一些?

杨浩涌:任何一个商业模式都有优点和缺点。线下车商平均交易时间是3个月,我们是7天。一个黄牛可能只有10辆、20辆车,命中率不高,瓜子同时在线十几万辆车,匹配效率更高,最快的是当天成交,成交的速度取决于价格,讨价还价的过程才会拖慢流程。

瓜子也不指望C2C模式把市场全部吃光,还有很多B2C模式,但瓜子对用户还是有很多吸引力的。

给用户带来价值的模式一定走得通

新京报:现在行业里有很多公司做二手车线下体验店,一是买卖双方对接效率高,二是也体现出对网络平台权威性持一个怀疑态度,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瓜子会不会开体验店?

杨浩涌:内部也会有这样的辩论,我们一个大区总提出要开线下店,理由是用户对我们表示出不太信任,特别是卖豪车的人,说你连个门脸都没有,我怎么相信你。

我和团队说,先别急,我们广告才打了一年。很多品牌的建立,都需要五到十年。以前买冰箱,必须得看一看,摸一摸,现在也接受了在网上买。用户对品牌的接受需要时间。

我不认为线下店必要,占地面积高,成本也高。一旦开线下店,瓜子的3%佣金模式就不成立了。你会发现,不吃那20%差价你就挣不了钱,这样又落入传统模式中。瓜子不会通过线下店的方式获取用户,只会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吸引。

新京报:对于外界对C2C二手车电商模式的质疑你怎么看?

杨浩涌:我去广州、合肥等各地的二手车交易中心去看,卖车人不知道怎么到交易大厅过户,买卖双方就“先给车还是先给钱”担忧,合同要怎么签,车出了问题要找谁。我看完用户这个痛苦的交易场景,我就坚信,这个模式一定能做成。

任何一个商业模式,一定要从用户的立场想问题。瓜子没有局限于C2C,但一定要从C的体验出发,看能否给用户带来好处,提供价值。一个能给用户带来价值的模式,一定会走得通。

新京报:作为一个新生模式和品牌的瓜子,上来就给老百姓一顿广告轰炸。这让人们想起你在赶集时和58的广告大战。这是基于第一次创业时的经验吗?是先抢占市场的战略?

杨浩涌:瓜子在铺一张网,有线上、线下的服务,广告可以最大范围的让人们知道瓜子可以为你解决什么问题。瓜子广告呈现时表演的成分低一些,不再像赶集网当年那种骑个小毛驴。瓜子的两条广告语,直接把用户的诉求用大字打出来,不赚差价,个人多卖钱、买家少花钱。

在赶集网时代,我们已经证明了“直达用户诉求”的这种方式是有效的,是互联网快速获取用户的好方法,这对瓜子来说就是个优势。

对上市没那么渴望

新京报:当年赶集融资那么难,现在瓜子两年内融到了2.5亿美金,你觉得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是什么?

杨浩涌:A轮融资应该处在刷脸阶段,这么快融资,主客观因素占五五开。投资人主观上觉得团队不错,我又是第二次创业,对我比较了解,如果我是第一次创业,投资人可能不会这么坚决。

新京报:和十年前的创业环境相比,有人会觉得现在整个互联网创业环境非常浮躁。

杨浩涌:那是因为太快了。赶集2005年成立,2009年才第一轮融资,中间4年没有人知道我们。这和大环境有关,互联网创业变成主流,对速度的要求会越来越快。

时间会磨平你很多东西,两次创业,我经历了三次寒冬,每个寒冬后都有一个高峰。第三次面对寒冬的时候,你会冷静很多。

经历过三次之后,再遇到寒冬,我会更敬畏一些,高峰到来时,反而更冷静。

2009年之后,有一堆人过来说,你去上市吧,做团购吧,最后没钱了,高峰之后又掉下来了。现在的创始人,可能缺乏一些沉淀,因为一切都太快了。

新京报:第一次的创业经验,给你再做瓜子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杨浩涌:节奏感会好一点,比如瓜子融2亿就够了,但我们还是多融了一些,无非就是多穿件衣服。因为你得知道,这一次有多火爆,下一次寒冬就会有多冷。

第一次上战场,拼杀时,眼睛是红的,手都会抖。现在也在打仗,我会冷静很多,在把控瓜子的整体发展时更从容。

新京报:对上市这事儿怎么想的?上市会是瓜子的一个目标吗?

杨浩涌:这次更没感觉了,我自己看得挺开。

2014年、2015年在赶集的时候,董事会内部会说我们早点上,投行都准备好了。但当时我坚持不上,我在底下打的挺好的,一上市,上一个季度的数都知道了。我当时觉得自己是游击队,打它(58)感觉特别爽,可以随机应变。

真要上市,瓜子明年也可以做,收入、交易额都符合了,但真的这个窗口向你打开时,就没那么渴望了。

我还是希望把瓜子先做成一个能给整个行业、给每个买卖二手车的人带来价值的公司,这件事情目前对瓜子来说更重要。

腾讯科技开通知乎机构账号了!你敢翻牌,我就敢答, 在知乎等你

推荐:关注“AI世代”微信号(tencentAI),回复“麦肯锡”可获得《2030年出行市场会如何?》;回复“创业报告”,可获得美国《AI创业指南》;回复“斯坦福”,可获得《2030年的人工智能与生活》。回复“白宫”,可获得白宫《美国AI战略报告》。

瓜子二手车CEO杨浩涌:二次创业,我没那么渴望上市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