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招妓门爆炸门,三星又卷入闺蜜门?

占了韩国GDP15%的三星集团,影响力近乎与政府匹敌。《华盛顿邮报》称其“凌驾于法律之上”,有韩国媒体人称“三星公司董事长比韩国总统的权力还要大”。还有位韩国总统候选人在全国电视辩论中说道:“三星控制着法律界、新闻界、学术界和官僚机构。”

不过,经营着韩国《中央日报》、曾被认为不受媒体制约的三星集团,最近几个月却没能立于不败之地,接连遇到媒体的挑战。

据韩联社2日消息,韩国检方正在调查三星是否曾向总统亲信崔顺实提供巨款。此前的调查发现,三星集团去年向“朴槿惠亲信干政”事件当事人崔顺实和其女儿郑某在德国成立的“Widec体育”公司汇款28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090万元)。德国部分媒体也报道了三星向郑某提供价值达10亿韩元的赛马。

尽管三星方面否认了指控,但随着“朴槿惠亲信干政”事件的持续发酵,在剑指政商钱权交易的调查中,作为韩国最大财阀的三星,已经很难不受影响。

就在2个月前,Galaxy Note 7“爆炸门”刚刚开始成为全球媒体的焦点,而之前不久,三星集团董事长李健熙(Lee Kun-hee)多年来一直在家买春的视频照片被韩国媒体曝光,尽管韩国几大门户网站都不敢把相关报道放在醒目位置,电视媒体也置若罔闻,但还是上了热搜榜。最近几个月,韩国记者连搞爆炸性的大新闻,把政商领袖都得罪一下,也难怪有许多人怀疑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黑幕中推动。

招妓门爆炸门,三星又卷入闺蜜门?

就拿Note 7“爆炸门”来说,也是一波三折。当时三星手机业务负责人高东真称“这是电池生产流程中的一个小缺陷”,原因是电芯缺陷导致正负电极异常靠近。9月末,三星发布更换电池后的“安全版”Note 7手机。可是到了10月初,美国一名消费者在乘坐客机时,其更换的“安全版”手机在已经关机的情况下仍然冒烟起火,烧坏客机地板。

2个月过去了,三星至今仍未查明Note 7过热爆炸的真正原因。《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神秘的原因”甚至导致Galaxy S8的研发工作推迟。由于证据链不完整,围绕Note 7的问题三星内部有过争论,一些人甚至怀疑起火照片是假的。

无论真相如何,三星现在的说法无疑和开始时自相矛盾。有一点很清楚,如果爆炸原因不能找到,那么三星过往的产品中也很可能存在爆炸风险。媒体也确实扒出了三星手机安全隐患的更多信息,如今年4月,中国学生的一部三星Note 4在操场自燃了。今年5月30日,一名叫丹尼尔的美国消费者口袋内的S7 Edge突然自燃,导致大腿的不同位置二度和三度烧伤。

当然,与此同时,苹果的产品自燃或爆炸的新闻报道也开始增加,尽管调查和证据都未必充分。

招妓门爆炸门,三星又卷入闺蜜门?

招妓门爆炸门,三星又卷入闺蜜门?

李健熙“招妓门”、Note 7“爆炸门”与朴槿惠“闺蜜门”一样,事属必然,而发现曝光的时机本该有偶然性,但却巧合地出现在相近的时间。拿李健熙“招妓门”来说,爆料媒体称,这些视频摄于2011年12月至2013年6月期间,是应召女郎中的一人为了敲诈三星公司而拍的。如今李健熙都已经昏迷不醒了,这些视频却突然出现了。“闺蜜门”始于发现一台属于崔顺实的平板电脑,纯属偶然事件,而曝光的时机却可以是媒体选择的结果。

如今,“闺蜜干政”已升级为“八神女干政”,涉嫌干政的不仅有崔顺实,还有其他7名女性。这8名女性组成了一个秘密小团体,被内部人士称为“八神女”。所谓的“八神女”大多是财阀集团的女企业家、富二代等。这些人不仅干涉韩国朝政,而且利用其接近朴槿惠的地位,在韩国财界也拥有巨大的影响力。韩国媒体渲染“由八个女人来决定国家的命运”,无疑在深深刺激民众对财阀的怨念。

韩国最举足轻重的五大财阀,是三星、现代、大宇、乐金及鲜京,它们掌握了国民经济命脉,控制了大多数媒体、政治、社会资源,在商界、政界、军界都有广泛的人脉。不仅小财阀望洋兴叹,LG集团这样的韩国前十大财阀,如果和三星相比,体量也相当于一条鲸鲨对比一条蓝鲸。

韩国政府一直有与财阀互相保护的传统,李健熙曾因涉嫌金融犯罪而被控告,最终却因“国家利益”而被当时的韩国总统李明博特赦。此后,作为国际奥委会成员,李健熙为韩国赢得了2018年冬奥会的主办权。

同时,政府高官也依仗财阀来谋取自身利益,不少财阀的首领或其家属与政界要人私交密切。如三星集团的创始人李秉喆的父亲是李承晚的好友,大宇集团创始人金宇中的父亲是朴正熙的恩师,现代集团的创始人郑周永本人与朴正熙私交甚密。

财阀可以说是在韩国政府一手扶植下成长的,约有1/3到2/3的韩国政府贷款被作为“政策性融资”用于资助大企业的发展,大企业集团还可以得到各种补助金、优先使用外资等“特权”。

“三星”的前身,原是成立于1938年“三星商会”,当时只是一家经营果品、鱼干的小商行。如今能成为三星帝国,除了历史上政府的援助,也依靠不断兼并他人,形成行业垄断,资本迅速扩张。三星在内的企业集团通过“交叉持股”将其众多公司联合在一起,家族财团的股份浓缩在一些核心公司中,通过投资集团中的其他关联公司,这些家族最终能够控制大量业务,甚至那些他们持股很少的企业。

尽管意识到财阀的危险,韩国左翼政党对改革也已经形成共识,但像朴槿惠这样的保守派依然认为这些财阀集团只不过是难以驾驭和控制,远没有那么大的危害。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在60年代推行“出口主导型”经济发展战略,为私营大企业提供低息贷款和出口补贴,成为财阀系统的建立者。朴槿惠执政前隶属于李明博的亲商执政党,李明博此前也曾领导过财阀企业,在他五年任期内一直保持有利于财阀的政策。

招妓门爆炸门,三星又卷入闺蜜门?

在今年之前,人们能想到的只是对财阀采取某些限制措施,要动摇财阀在韩国经济中的核心地位则是超乎想象的,毕竟,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都没能让三星帝国倒下。无论是内忧还是外患,如果以三星为代表的韩国财阀真的从此开始走下坡路,根本的原因恐怕不会仅仅是巧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