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乐视张昭回应市场质疑,郭敬明下次会把故事讲得更好些

乐视张昭回应市场质疑,郭敬明下次会把故事讲得更好些

文 / 陈昌业

“《爵迹》票房不佳,乐视影业承压”

“四面楚歌的乐视影业”

“乐视影业这次很失望:《爵迹》被称烂片,郭敬明哭了”

“乐视影业若想完成5.2亿业绩承诺,《长城》须破5亿”

……

在百度搜索乐视影业的新闻,扑面而来的便是舆论对该公司今年业绩的普遍担忧,《爵迹》票房不利仿佛是倒下的一张多米诺骨牌,引发了外界对乐视影业一系列的质疑。这家在过去两三年的时间里曾是行业弄潮儿的明星公司,与今年行业的大盘震荡一起,共同经历着起伏。

面对外界的担忧和质疑,处于漩涡中心的乐视控股副董事长、乐视影业CEO张昭近日接受了壹娱观察 (微信ID:yiyuguancha) 的专访,对今年票房市场的震荡他毫不意外,行业的拐点出现恰恰是因为乐视影业所预见并早已布局的产业模式之变,而自己操盘的乐视影业的业绩在他看来也远非外界所质疑的无法承压,郭敬明和《爵迹》仍会是乐视影业创新的未来支点。至于资本市场的波动,特别是监管层的雷霆万钧,他亦双手欢迎,并已做好应对。

降速震荡的中国影市,国产片内容仍在进步向好

壹娱观察 (以下简称“壹娱”)今年大盘的震荡是不是很意外,您怎么看市场的这种波动起伏?

张昭:说心里话,我一点意外都没有。为什么呢?今年的拐点其实是”互联网+”之后给产业带来的,为什么?因为产业从有限货架 (壹娱注:原来产业只有银幕可发行内容) 的需求变成了无限货架 (壹娱注:银幕以外的其他多屏) 的需求。这个拐点的来临其实是我们五年以前做这个公司的时候就考虑到的。

电影行业为什么这么热,包括各种各样的资本、热钱进来,这都是互联网化造成的,因为有了无限货架的需求。

壹娱:大家都认为今年国产片的质量堪忧,应该回归内容,聚焦质量,您同意吗?

张昭:相比十年前,中国电影的内容质量肯定是大踏步进步的。

当然,因为人才有限,那么多资本进来后,更多的人来参与制作,于是人才 (的浓度) 就被稀释了,影片的平均质量就下降了,但是总体来讲,跟过去的五年、十年来看,内容质量都是逐步提高的。

乐视张昭回应市场质疑,郭敬明下次会把故事讲得更好些

所以我绝对相信,中国电影的内容行业生机勃勃,一点都没有退步,反而是进步。这么多中国青年导演拍出这么多片子来,这在很多国家都是没有的。《爵迹》在美国放映的时候,很多电影行业的人下巴都掉下来了——一个30岁的导演技术掌握到这个份上,了不起。

影院屏不做2C运营就是自废武功

壹娱:内容没有出问题的话,今年的降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张昭:影院屏的运营水平需要提升。过去靠票补,票房还不错,但是实际上你的这一块屏的运营,你跟消费者的关系是退化的,这个是非常明显的。

整个行业的电影收入减少了吗?没有,因为互联网的需求在膨胀,我没觉得内容端有问题,是制发放里的放这一端出了大问题。所以你就造成了大家路过电影院都不入,这就是第一块屏的运营出问题了。

十年以前,赵军 (原广东省电影公司总经理,现上海唐德影院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 就一直在呼吁影院端要在运营端增强能力。影院本来就是一个2C的业务,但是影院这两年又不去做2C,然后全交给互联网去2C了,等到今年发现问题的时候,你自己又没有能力去做2C的业务了,这就是自废武功。互联网原来是在线上2C,现在线下也已经2C了,这不就O2O了嘛。

现在影院票房市场这样的一个情况,实际上是要求影院这块屏的运营要做出变革,这个是核心,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呼吁这个事,我也老跟影院讲,要提高营销能力,这个很重要。营销能力是你在这个社区里面能够驱动消费者的生存能力,你现在全交给票务网站了,你影院怎么办?

当然,内容端要创作出更多更适合影院屏播放的内容,强化影院流,内容对观众的绝对吸引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去尝试《爵迹》这样的影片的原因。

对乐视影业今年的表现毫不担忧,今后追求的是IP的投资回报率

壹娱:乐视影业今年多部影片都远未达到过去几年的骄人票房成绩,您对乐视影业今年的业绩担忧吗?

张昭:大家似乎对乐视影业会有一些担忧,实际上反而今年我是不担忧的。可以告诉你一个数字,去年我们乐视影业参与或者主要投资和发行的影片的总票房是22.8亿。 而今年,《机械师2》做完之后,已经将近30个亿了,当然后面还有大家知道的《长城》《28岁未成年》,以及我们也在选择还有其他的片子要不要上。与整个行业大盘的走势相比,我们已经是一个非常高速的增长了。

乐视张昭回应市场质疑,郭敬明下次会把故事讲得更好些

说实话,这个成绩我还挺满意的,我给我们今年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一定要运作十部以上的电影。到现在为止,今年上了九部电影每部都过亿,这个很重要,这是一个平台型企业最核心的东西,你不能一脚高一脚低。当你知道自己有这个能力的时候,你就知道怎么算这个成本,怎么来控制这个成本,你把成本控制在一定的时候,它就有市场在那,所以这个能力对我们是特别特别重要的。

另外我们现在开始追求的是IP的投资回报率,所以我更关注多屏的收入,一定要走出一个同一IP多屏内容的商业模式,比如《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这么小成本的一个电影,票房近1.3亿,网剧点击量近7个多亿,广告收入、视频收入、点击量收入等都是这个IP下的收入。接下来马上要上的《28岁未成年》,也是网剧+大电影的模式,网影联动,多屏联动。

还有就是要走IP驱动多文本收入的模式,包括《爵迹》跟游戏的互动,跟文学的互动,《爵迹》专属手机的销售以及《爵迹》对乐视会员收入的拉动等等,这是我们给自己的一个很重要的尝试,多文本多屏,这个非常重要,是商业模式变化的核心。

乐视前几年在铺垫,今年着力去做的就是IP运营,分众变得非常非常重要。

为什么迪士尼把米拉麦克斯卖了,然后买入了皮克斯,买入了漫威,买入了卢卡斯影业,加上原来的迪士尼动画?

皮克斯的受众是白领,漫威是年轻男性,卢卡斯影业是成熟男性,迪士尼动画是亲子,它的受众就全分开了,然后把定位没那么清楚的、文本驱动的米拉麦克斯这块艺术片厂牌卖掉。所以你看今年迪士尼的业绩如此之好,就是因为它在做的IP分众运营。

“互联网+电影”之后,中国电影的产业模式正在发生两大变化,第一个就是多屏发行。第二个就是IP驱动下的分众概念,或者在分众策略驱动下的IP经营概念,它不再是经营一个文本,它是在经营一个IP。

所以对我们来讲今年并不震荡,商业模式稳定了,你的增长就会稳定。

《爵迹》票房低迷,郭敬明下次会把故事讲得更好些

壹娱:《爵迹》不到4亿的票房,是哪里出了问题?

张昭:我们也在检讨说这个影片能不能在影院市场做得更好。最开始是想以技术的吸引力去拉动更大范围的观众,但事实证明,对这个感兴趣的观众还是一些青少年,这种靠视觉、靠技术拉动的影片,年轻观众对他们的反应更直接一些。

目前的效果其实我觉得非常好了已经,连美国人都知道,说你就这点预算、这点时间,做成这样下巴都已经掉下来了。当然,消费者不满足很好,这样能促进我们继续提高。

壹娱:如果多给《爵迹》一些预算和时间,会不会效果做得更好些?

张昭:因为时间就意味着成本,CGI就是这样,CGI不是你耐心点就能做的,它的成本非常高,加上一大堆渲染的软件,它的预算是很高的,时间的预算也是很高的。

我们在《爵迹》上就是要做一个实验,在相对短的时间里面,我们的CGI技术能不能完成这样的东西。

我相信随着叙事的成熟,随着这样的形式逐渐被大家接受,一定会被大众所接受。这需要一个过程,长短不知道,但是这是一个方向。因为其实你要做IP,CGI技术是最重要,你必须要摆脱这种靠真人明星驱动的模式。谁知道《蜘蛛侠》是谁演的,没有,它是去艺人化的,这个很重要。我们用比较讨巧的方式,用动作捕捉的技术,大大降低了对艺人的依赖,我们在艺人的片酬支出上非常少,这样就可以控制成本。

壹娱:有没有考虑过《爵迹》续集不是郭敬明当导演?

张昭:没可能,很简单,我做这个事就是要鼓励像郭敬明这样的年轻人去创新,如果不是郭敬明来拍,从创新的逻辑来讲这就会很保守了,可能会拍出一个不错的电影,票房或许也会好,但是它不满足我们乐视整个创新的思路。

当然,小四也要更加把这个故事讲得更通顺一些。因为他是作家,作家要成为好的电影编剧,需要很多的修炼。

只要在创新上足够,我认为都是非常有价值的。当然我们的经营也是因为是规模化的,所以就避免了一些创新的风险,网影联动、IP驱动的分众运营基本上就是控制了创新的风险,对创新风险的管理我们做的还是不错的。

资本市场降温,我们要理性对待

壹娱:万达院线早在8月便已中止原本雄心勃勃的万达影视并购,而乐视网“吸入”乐视影业至今仍然悬而未决,监管层似乎是对过高估值有比较大的疑问,现在有什么新的进展吗?

张昭:大部分公司都在调估值,我的态度是应该调,我们应该理性面对资本市场,平常心、理性非常重要。

我跟所有的投资人都讲,我说你投我们公司,一定是长线的,我理解资本都是逐利的,但是长利还是短利,是价值还是价格,非常重要。我们公司就是追求长期价值。乐视影业在很短的时间做到这样的估值已经很好了,你们愿意跟我们一起成长吗?我有扎实的模式,可以很大程度上保障未来的可持续的增长的模式。比如说我们的地网团队,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在深化它的能力,我们一年做10-20个电影项目,它是规模化的,这是多屏营销的基石,这个能力不是一年做几部片子能够具备的能力,而是运营机制的实力。

《长城》票房不是压力,乐视愿意用国际化布局为年轻导演尝试全球市场

壹娱:《长城》正逢今年大盘降速,票房压力会不会很大?

张昭:这个事情是这样,我们这么多大公司呢,乐视、万达、中影都是上市公司,因为大家都不是单片公司,所以能够足够承担起压力,再加上环球影业,票房多少真不是压力。而且乐视影业规模化的运营,已经足够消化单部影片可能带来的风险。

乐视张昭回应市场质疑,郭敬明下次会把故事讲得更好些 电影《长城》

壹娱:中国电影跟好莱坞相比还是个学生,中国电影或者中国资本走出去的必要性在哪里呢?

张昭:说句实话,为什么做《爵迹》,我就是希望年轻的导演能够借助乐视在海外的合作的维度,也借助技术驱动,能够尽快地去尝试全球市场,这个非常重要。好莱坞这几年已经用了很多年轻的导演了,也包括很多华人导演,像《惊天魔盗团2》的导演朱浩伟。

因为中国市场好,体量很大,所以我们今后要用乐视的全球化体系去支撑年轻导演尝试走一些全球化的道路。我给我们在洛杉矶的美国公司总裁AG (亚当·古德曼) 的任务之一就是让他把好莱坞的力量找来,帮助中国导演。

郭敬明英语就不错,现在最高端的技术,包括动作预览、巨人的软件都用过了,这个很重要,要尽快和好莱坞接轨。

但是你不要指望他们马上成功,要让他们去尝试。等到他们有几个人出来了,成熟了,像张艺谋一样,都能够挑上上亿美金预算的片子了,这个模式就起来了。所以这个都是产业布局,当然也是一个商业模式。

所以我觉得像《长城》这样的全球化是我过去两年一直在做的事,我觉得空间非常大,但是不要苛求它成功,它走出这一步了,就是好事。

你苛求它成功,大家都不走了,哪里还有未来?黄金时间说不定就错过了。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壹娱观察(个人微信ID:yiyuguancha6)。壹娱观察(公众号ID:yiyuguancha)想做中国电影产业和泛娱乐产业的望远镜和声呐。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壹娱观察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169404.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