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一年冰火两重天 一个失败校园贷案例的自我剖析

本报记者 叶麦穗 广州报道

不过一年多的时间校园贷从狂热到冷淡。

下半年多家校园贷平台或宣布关闭或表示转型,网贷平台我来贷近日发布通知称,于2016年10月12日零点正式关闭学生申请贷款地通道,并于10月16日正式关闭已授信用户地提款服务;9月5日,趣店(原趣分期)宣布退出校园贷市场;9月27日,名校贷宣布战略转型,校园贷市场比例将逐步减小;8月中旬,优分期宣布进军非校园消费金融市场;分期乐也宣布不限于校园开展业务,将服务对象拓展至白领人群。

对于校园贷冰火两重天的变化,多数退出校园贷的公司给出了政策监管趋严的表态。不过在21世纪记者采访时了解到,政策监管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此前由于风控不严、恶性竞争,校园贷早已是危如累卵。

校园贷遭遇急刹车

今年,由于爆出暴力催收、裸条贷款等相关负面新闻的爆出,教育部和银监会多次提出明确要求:学校要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日常监测机制,密切关注网络借贷业务在校园内的拓展情况,抓紧开展针对新生的校园网贷风险防范专项教育工作。

此外,地方上的自律性法规也相继颁布。8月5日,上海金融信息行业协会牵头发起成立“上海校园贷绿色联盟”,提出“五要五不”规则;8月21日,重庆市金融办、银监局、教委联合发布关于重庆市校园网贷实行负面清单制度的通知,对校园网贷列出“八个不得”的负面清单;8月30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下发《关于规范深圳市校园网络借贷业务的通知》;9月,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下发了关于校园贷的“八项不得”。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经摸查统计,在广州注册的校园网贷平台约有7家,业务规模较小,其中有4家进行了整改,3家已经关闭或无法访问网站。野蛮生长的校园贷遭遇“急刹车”。

于淼(于淼为化名)曾经也是一家校园贷公司的创始人,今年7月份他的公司刚刚宣布结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校园贷一夜遇冷,看似突然,实则必然。这个行业发展太快,太无序,即使没有外部的干预,行业内也要进行一轮洗牌才行。

三个问题导致平台关门

于淼是2015年年初发现了校园贷的商机,他认为这将是未来的一片蓝海。于是迅速结束自己经营了5年的互联网驾校培训工作,拿着50万启动资金杀入校园贷行业。由于资金有限,于淼一开始就想到要剑走偏锋,和其他校园贷不同,于淼的校园贷主要是赊一些生活用品给学生,到月底再回收货款。“我赚的主要是产品的利润,比如一瓶洗发水我的进价是20块,那卖给学生就是30块,通常来说毛利都在50%以上,有些甚至翻倍,整体来看利润率还是相当可观的。”

不过一切只是看上去很美,经营了3个月之后,于淼发现问题来了。首先是量跟不上,虽然单品的利润高,但是利润总额有限。“我的客户范围主要在广州大学城,这里离市区较远,配套暂时还没跟上,我们其实是看到这个商机。但是现在网购都很方便,在价格上我们虽然和实体店不相上下,但拼不过网购,除非是急用,否则学生不会在我们的网站上买。”

第二是成本难降。为了能够保证学生随买随到,于淼专门在大学城租了一个仓库,大学城范围内下单之后2小时送达。“租仓库的费用一个月是3000块,但是还要找人配送,这才是大麻烦。一开始是公司自己人送,我都要亲自上阵,后来实在忙不过来,就找了快递公司合作,但是和快递公司合作成本自然就提高了。”

第三则是坏账。“暴力催收、裸条借贷等还是少数,也不是每家校园贷公司都有这个能力能够暴力催收的。一般情况下,如果逾期不还,我们会去学校找人当面催账,不过最有效的办法是联系到家长,但是并不是每次都能联系到家长。”

最终让于淼萌生退意是在今年6月份,“有个学生突然贷了很多货品,月底需要还款的时候,几次催收都找不到人,后来才知道该学生已经转去国外上学。我们是小本生意,本身产品都不是很贵,不会为了一点东西喊打喊杀,如果催收不成功,形成坏账,最终都是公司自己背。”

于淼告诉记者,这一年他的流水大概在130万左右,按照行业的利润率,他到年底应该有20万上下的净利润。“但没有什么利润,你非要说利润的话,大概就赚了1万块。坏账率太高,10单生意中有2单可能会出现坏账。今年3月份我们追到一个出现坏账的单,这个学生已经在4家平台上进行了贷款,全部都还不上。征信系统还不完善,各个平台都避免不了出现这种重复借贷的情况。我们没有风投进入,现金流是企业生死的关键,一旦出现坏账,就会挤占现金流,类似我们这样的小平台,每日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校园贷未来仍有空间

经过一年苦心经营,于淼最终选择了退出。“没有赚到什么钱,但是也没有亏,这个行业没有想象的那么好,加上现在竞争日益激烈,监管趋严,未来发展的方向越发不明朗,不如暂时退出来看清楚之后再说。”

盈灿咨询高级研究员张叶霞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虽然校园贷现在面临压力,但是金融消费看场景,大学生有贷款需求,该行业内经过几轮筛选和自我改善之后,仍有很大的空间。另外学生是消费的起点,一旦学生在校园贷上形成粘性,未来学生步入社会之后的消费、家装、婚庆可能都会在该平台上完成。

她认为目前校园贷急需改进的地方在于风控,目前所发生的一系列问题其实都是由风控引起,如果学生借款前能够清楚的了解到需要支付的成本,而平台方也能真实的了解到学生的还款能力,所谓裸条、跳楼事件就不会出现。

方颂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对于校园贷的整治并不是简单的一刀切。根据专项整治工作安排,对于虚假宣传、高利放贷、暴力催收等乱象将坚决地进行清理整顿,对继续保留的校园贷业务,将严格地设立准入条件,特别是借款人的条件,大学生必须要有监护人担保,进行双身份认证。(编辑:闫沁波)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李德雄_NT2021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