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东方网总裁向马化腾发出公开信:企鹅帝国的狰狞威权

尊敬的马化腾先生:

你好!

我耐心地等了两天,才下决心给你写这封公开信。

昨晚,我失眠了。我是一个遇事不想、倒头就睡的人。但是,这两天,我睡不着了。因为,我认为我碰到了一件重大的事情。这件事,看上去不算什么。然而,它关系到中国的舆论生态和新闻尊严。不能不说。

掐指算来,我从事新闻媒体工作 33 年了。1982 年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毕业,分配进入中国历史最悠久的报纸《新民晚报》工作,体育部、新民体育报、评论部,后来又参与东方网建设,长期担任总编辑。这样的经历,让我明白,无论是过去的 " 同仁报纸 ",还是现在的媒体机构,新闻和媒体的生态,都是有管理秩序的,行业管理也好,导向管理也罢,总之,我们都认,也都服。毕竟,管理者都是专业的。

可悲与可叹的是,不知道你马先生是志存高远呢?还是狂妄无知?你领导下的腾讯,也开始准备充当行业管理者的角色了。是的,你的企业足够大,微信足够牛,许多地方政府和众多媒体,天天都在拍你的马屁,但这不说明你有行业管理者的能力和资格。因为,你至少不专业。

好了,说说这件看上去不太大的事情。否则,公众会认为,我在无理取闹。其实,以我的个性,从来就是一个有理也不闹的人。但是,这件事,性质严重,不说就是失语,就是失责。

东方网总裁向马化腾发出公开信:企鹅帝国的狰狞威权

两天前,东方网旗下的一个媒体性质的公号《新闻早餐》(xwzc021,有认证),突然收到一则腾讯的处罚决定,这个决定是以告知的方式通知的,说新闻早餐的一篇文章《为什么街上香喷喷的烤鸭只卖 19 元?》,被人举报,涉嫌造谣和传谣,封号七天。我的手下很天真,赶紧通过网络进行申诉。我当然知道,这种申诉是没有用的。以我的经历(在腾讯的个人公号经历),过去经常碰到这样的事,也无数次申诉,结果都是石沉大海。

毕竟,我曾经担任过上海网宣机构的负责人,希望通过正式行文的方式,请腾讯帮忙解决这件事。我知道,这事很无奈,也很可悲,一家媒体的命运,就这样握在他人之手。生杀予夺,毫不留情,没有尊严,这不能不说是所有媒体人的悲哀。但是,我还是决定去做。没办法,环境如此。" 两微一端 ",现在都被官方认可,也成为转型融合的标志,各种官方的排名,都用微信说事(我只能说,新浪的微博还可以),你不从,行吗?毕竟,我们还都端着饭碗,要养家糊口,要活下去。

前天晚上,我给当年的同行,广东网信办的前任领导,也是朋友,打电话求援,希望他能帮忙打招呼。我深深理解,手下干活的小朋友们的心情,一个四十万粉丝的新闻公号,封号七天,怎么得了?这位朋友很帮忙,深夜将我们的求诉信息,转达给了腾讯。同时,我也给北京网信办的领导朋友打电话(因为我知道,腾讯新闻的管辖权要归北京了),请他也帮帮忙。朋友们都回复,将信息转达了。打完这个电话,我才放下心,睡觉了。当然,我也天真了。第二天睡来,第一时间去看 " 新闻早餐 ",依然没有解封。我很失望,只得安慰手下:" 耐心等吧 "。我希望公文能起到效果。

昨天晚上,我再次关心公文的 " 行程 "。不知是喜是忧,喜的是广东有关方面收到公文了,忧的是还有一条信息,说是对接的人," 休假了 "。好吧,再等一天。但是,这一晚,辗转反侧,无论如何睡不着。媒体融合,这都是要融到腾讯的架式啊。腾讯是什么,只是一家互联公司而已,他的资本结构,不能代表全民的利益吧?因为,资本决定立场。

我听说,腾讯的举报处理机制,大致是这样的。信息有人举报,会触发关键词,然后腾讯方面会将有关内容,送第三方机构处理。我当然相信这些机构,有些机构还是权威的。但是,第三方机构中,也有 " 不权威 " 的机构,这些信息,是权威机构在处理呢,还是 " 不权威 " 机构在处理。以我的工作经历,我一直以为,权威的机构不太愿意或者没有能力做这件事,而 " 不权威 " 的机构,更乐于做这件事。《新闻早餐》(xwzc021)的这篇文章,很多的媒体都报道过,即使我们有整合的瑕疵,也不至于一棍子打死吧。我还在想,《新闻早餐》是经过官方认证的媒体属性的公众号,我们也一直在努力加强管理,强调自己的社会责任,倡导正确的舆论导向。如果我们有问题,是不是应该事先沟通,如果确有问题,再行封号也不迟吧?

我且不论是谁举报了《新闻早餐》(xwzc021),这类恶意举报的事例,太多太多了。我不介意。这很正常。但是,腾讯的做法,不得不让我心生怀疑。这两年间,我在许多公众场合,批评腾讯。大致是两件事,第一,我反对腾讯到处掠夺公共数据资源。大家知道,DT 时代,公共数据资源是巨大的财富,既是公共资源,那它就是属于全民的。公共资源的重要性,不亚于过去的矿产水利等实物资源,所有的资源的出让,都应该有对价。但是,这两年,你马先生成为地方政府的 " 座上客 ",轻松地将许多本应属于全民的数据资原,以各种高大上的名目,纳入旗下,最要拿的是,这种交换,并没有评估和对价。腾讯是一家什么公司 ? 你的资本结构是什么?将全民的资源,没有对价,就收入口袋,是不是对全民利益的侵害?因此,我在许多场合,建议依据反垄断法,拆分腾讯。一个一统天下的腾讯,对国家绝对是一种危害。不信走着瞧。它今天可以对媒体露出狰狞威权,明天就会对国家权威提出挑战。第二,我在不久前主持的一个论坛上,公开不看好腾讯微信即将推出的小程序(也有人将其称为 " 超级 AP"),我认为腾讯过于自信,有点异想天开。毕竟,我不会傻到先点开微信,再去京东买东西,或者打开微信再去滴滴打车。这个属于行业学术讨论性质,不多说。

这两件事,是不是让你马先生或者你的手下,非常的不爽?我不清楚。如果是,你和你手下的心胸和格局就太小了。

写这封信,我很犹豫。许多人劝我,还是算了,息事宁人吧,毕竟《新闻早餐》还是要活下去,东方网还是一堆的公号,要呆在微信的平台上,你的业绩,还需要数据的支撑。等等。但是,我最终还是想明白了,我是媒体人,媒体人应该有尊严,不应为五斗米折腰。如果有朝一日,中国的媒体,都成为腾讯的走卒,我们还会有 " 中国梦 " 的美好期许吗?

马先生,我耐心地等到了今天上午九点,你们也该上班了,也有可能关注到我们的申诉。但是,没有。好吧,我决定发出这封信,得罪了。

东方网总裁总编辑徐世平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