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雕爷:干掉厨师、欺骗味觉,VR能干的多了去了…

雕爷:干掉厨师、欺骗味觉,VR能干的多了去了...

撰文:雕爷

转载并编辑:VR价值论(ID:vr-value)

这次上课(湖畔大学课程)时,有个外聘的教授讲颠覆式创新,问了个问题,“大家觉得,颠覆汽车的行业将是哪个?”

大家就七嘴八舌说了一些,结果该教授的答案是:“很可能是平衡车。”

只见,九号平衡车(纳恩博)的创始人王野同学尴尬地挠挠头,说“我觉得平衡车颠覆不了汽车啊……”

我和王野刚好有之前有短暂交流,我自己还买了一辆九号平衡车呢,确实好玩,但我不敢骑出小区,说实话,过个马路,差点吓死我,北京这交通状况!

我的感觉是,并非平衡车哪里不好,而是历史发展成这个样子,“错的也是对的”了。这个咋解释呢?

你看,我们今天使用的键盘,各个字母的排列组合其实是违背人体工程的,因为当年最早生产键盘的魂淡,由于机械性能不稳定,生怕大家打字太快,而故意把高频字母分配给了小指和无名指等不灵活、没力的手指——但你今天生产个符合人体工程排列的键盘?一个都卖不掉,因为几亿人重新学习的成本太高。

再跑个题,我开车时也经常想,你说这刹车油门都在右脚,累的累死,闲的闲死——左脚无事可干。为毛呢?

还不是因为当年手动挡的汽车有个离合器?必须左脚控制……如果改成左脚刹车,右脚油门多好?又符合人体工程还更安全,可惜,全世界的老司机都重新适应,又是学习成本无法接受。

平衡车也是这种苦恼,全世界的发达城市,道路设计通通是围绕着汽车,绝大部分城市连自行车专用道都加不上,还给平衡车加道路?这个几乎都不是成本问题了,得等北京能折叠。

跑了一大圈题,回到最初的问题,谁能颠覆汽车呢?我直接给出我的答案吧:VR和AR啊!

(价值菌:为毛啊?臣妾看不懂这跟“错了也是对的有啥关系”。好吧,闭嘴,接着看)

摩尔大定律

1969年,一个神奇的年份,在这一年,英特尔搞出了世界上第一枚CPU,而互联网的前身——阿帕网也传输了第一组字节,这之后,全世界开始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在这里,我非常推荐大家看一下艾萨克森写的《创新者》这书,你会看到技术点点滴滴的进步,铺垫、沉淀、一点一点向前拱,起初慢得揪心,然后,越来越快,“轰”的一声!全世界的人眼睛被闪瞎。

没办法,在这之前,技术就好像水面下的冰山,先得积累很长时间。

没错,2016年,在我体验过的几种VR成品而言,都实在是粗糙,但令我毛骨悚然在于:虽然细节仍简陋,但骗过我眼睛已经没问题了。就好比我1995年第一次上网一样,33.6K的猫咝咝啦啦,下载一张图片都能急死,但我隐约知道,世界要变了。

我亲身感受这些年摩尔定律的运行有多么可怕,我第一台电脑是奔腾75,我还超频到90,这在1995年初可是神器,可是运算速度和今天的iPhone7比起来,是百分之一的概念。

当年的《仙剑》满满颗粒感,而现在是视网膜屏幕。当年500兆的硬盘觉得能塞好多东西啊,现在手机都是256G了,直接是500倍的玩法……

只要方向确定了,硬件的进步,短期内好像日拱一卒,没啥。但积累起来,临界点就逼近了,再加上某个乔布斯人物横空出世,iPhone这种大杀器还远么?

VR重新定义了什么

你爬了半天泰山,无非是想领略一下日出美景,带上VR眼睛,会当凌绝顶直接感觉给你啊!360°无死角的给你,而且还不用担心人潮汹涌破坏气氛。

只要你想,你扮秦始皇都没问题,三宫六院各色大臣,触手可及。唯一的问题是:你还想出来么?

旅游业被颠覆,还真没啥,一旦VR联网,大部分“上班”这个行为,将不存在。

想想看,所谓“管理层”,并不是“动手”的行为,本质上就是各种沟通(干脆说是开会也没啥),但是以往而言,不见面沟通,没实时表情互动,信息量存在问题——比之于电话沟通,一米之内面对面说话信息量才充分——现在,VR设备下,大家除了不能真的掐死对方,干脆和活人在一起开会没两样啊!

如果大部分的“上班通勤”这件事不存在了,50%以上的出行就不存在了好吗?  

而且不少工作本身,将会发生质的改变。就拿和我相关的厨师行业相关,厨师长并不亲自炒菜,他只负责盯着,但你知道,学徒在那里炒,厨师长旁边纠正一两下,菜的味道就会有保障。

而一旦AR介入,每一个学徒戴一副AR眼镜,刚拿起一把葱,AR眼镜内就提示了:把盐先放,再放葱!而学徒刚拿起一撮盐,眼镜又提示了:太多了,放一半就够。 (价值菌:AR应用的新方向啊,唉,厨师长的日子不好过了)

啥?你以为这个太科幻?嘿嘿……这套设备早就开始在波音飞机的制造厂里应用了,那里的工程师带着AR眼镜造飞机,大量技术数据在眼镜内实时根据场景提醒,只不过,太贵,咱们普通餐厅用不起而已。

但是有摩尔定律在,贵怕啥?当年给美国军方训练空军飞行员的VR设备还贵呢,现在发烧玩家也买得起了……

既然说到饭菜了,我想说说我能干点嘛,VR和AR我是毫无积累啦,但我懂嗅觉和味觉啊(阿芙精油+雕爷牛腩)。

那么,在VR已经能够欺骗了视觉的前提下,只要一个微型气味发生器,哪怕你嘴里嚼的是咸蛋黄,可是脑海里噼里啪啦的刺激却是大闸蟹。

我有个同行叫“气味图书馆”,他们的气味更丰富,只要想要,我可以实现让你嘴里吃窝头,却感觉百分百是在马尔代夫闻着清新海风吃刚刚烤好的滚烫怀柔大栗子……

不爽的话还可以随时切换到任何《美国国家地理》获奖级星球美景……往好处想,这不就是共产主义实现了么?

在虚拟世界里,你想要的一切都极大丰富,你可以一天吃8顿,胡吃海塞还不长胖。 (额…填肚肚也能靠VR?)

喜欢买衣服的,用你的维密身材一天换一百套也行。

喜欢帅哥美女的……这个自行脑补吧,写多了容易流鼻血。

随着VR技术越来越逼真,有些政府头疼的黑色产业会自动消失,比如毒品。毕竟VR在刺激大脑分泌多巴胺、内啡肽、肾上腺素等分泌物上,比海洛因不差多少,且对肉身没伤害……当然,有没有戒断反应就难说了,至少心瘾必须是有的。

类似的,古老的卖淫行业也会不见,烈酒消费也日趋减少。

香烟?那种低效无趣的东西,只有不够法定年龄买VR设备的小学生才会偷偷吸吧……不过,那时候会出现另一种黑色产业链,就是制作“不道德VR游戏”,及服务器和翻墙工具等。

至于今天人人关心的房价,再也不重要了。第一,带上AR眼镜辅助,您30平米的房子,看起来能拥有300平米游泳池……第二,其实你每天上班唯一的目的,就是赚够今天的充值费,赶紧回家躺沙发上进入VR世界,真没时间看一眼“真实的房子”是啥样。

毕竟,你在VR里的房子,是坐落在阿尔卑斯山麓的新天鹅堡,三百多个房间。

你老婆还是你老婆,真人,VR联网进来一起生活,不过由于“真实”生活里实在懒得生孩子,就在VR生活里“生了”七八个各种漂亮到完美的孩子。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监狱犯人惨了,你看美国法律,没有死刑的州,判罪犯七八个终身监禁,这其实就是过个嘴瘾而已——现在容易,根据英剧《黑镜子——白熊正义公园》那场面,是不处死你,带上VR眼镜让你天天进入你最恐怖的梦境。

比如拐卖儿童的贩子,比枪毙他三次更残忍的,是他在自己亲生孩子被拐跑的那天、那场景里反复,不是一天,而是整整20年,每天如此……

“未来已来,只是分布不均”——无论是计算机、互联网、还是人工智能、VR设备,全都是先从一个极小的圈子搞起,起先简陋粗糙,像极了一个半成品玩具。别急,不知不觉间就长成白天鹅,威力则释放到人类的每一个领域——而且这几样东西,威力一个比一个大——我个人的看法,如果说计算机、互联网等还仅仅是改造每一个行业的话,VR则是集前几样东西之大成,直接终结每一个行业。

看吧,20年内,我们将目睹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文明突变:VR技术的成熟,和人类掌握语言、掌握火、驯化动植物进入农耕文明、工业革命等几次“智人”这个物种最重要的演进一样……如果不是更激烈的话。

VR,定义你我未来的生活方式。

后记:

雕爷文章中,有三个地方让价值菌受益匪浅,一个是对于“错了也是对了的理解”,通过键盘和刹车两个看似平常的例子,引出了对于事件缘起的探讨。从早期有意无意的设计方式,到后来的习以为常,和不可颠覆,说明了历史习惯的偶然和无奈。

第二个,对于雕爷黑产会自动消失的见解,价值菌觉得很有意思。如果黑产会因此消失,那么也意味着新一轮黑产的开始。

第三个,VR将带来房价的下跌。如果未来大家都能在虚拟世界中享受到山间别墅,清风雅韵,又不用去固定的办公室上班,又何必非要纠结着买房的地段,房间的大小呢?一个沙发就是一个世界,房价,也该下跌了吧!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