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喜欢的东西就像是在「发光」,扫过去第一眼就看到

看到有的回答从视觉搜索的角度解释切入是非常靠谱的,但有几个概念需要澄清一下。另外,value-driven attention(价值驱动,视觉搜索的第三种驱动过程)可以更恰当地解释本问题,因为相比于刺激突出性(salience)和当前任务目标,“感兴趣”更类似于一种奖励。虽然也属于先前经验影响当下的范畴,但不是出现更频繁或近期出现过(这两种的解释下文中有)。

对理论与实验结果不感兴趣的同学请直接跳到文末看总结。

最新进展是认为价值驱动独立于刺激驱动与目标驱动过程的(仍在争论中),但无论是否存在独立的价值驱动过程,奖赏关联会影响注意分配是基本公认的(当然也有反对的,比如认为奖赏只是影响动机而不能影响注意分配等)。

在这些信息中,有些被调用的频率比较高,或者近期刚被调用过,那么这些信息就处在更易被再次提取、更易被激活的状态。由于人的视觉搜索是视觉刺激和主观因素共同作用的,所以头脑中更易被激活的信息也就影响了搜索的过程。

另外,上面一段提到的“被调用的频率比较高”实际上是“target probability effect”,即出现更频繁的特征有更高的注意优先级。 Why rare targets are slow: Evidence that the target probability effect has an attentional locus

“近期刚被调用过”应该是 priming effect(启动效应),也就是当前的注意分配受到早前刺激的影响。实际上“近期”这个词是不太准确的,至少在基础视觉实验中,priming effect 也就持续 8 个试次左右,整个实验也就是一个小时内的事儿。 Priming of pop-out: I. Role of features

出现更频繁的刺激与被启动的刺激的确都会被更好地注意(注意优先级高),但是这两者与“感兴趣”不是那么贴合,毕竟感兴趣的东西不一定出现次数多,也不一定刚刚出现过。所以我更倾向于用 reward 来解释它的注意优先。

进入正题:

视觉实验中的奖赏(reward)通常是指一级奖赏(食物、水)和次级奖赏(钱),在经过奖赏学习(reward learning)之后被试(实验参与者)会更好地注意与高奖赏关联的刺激,表现在反应时短(可以理解为先注意到这一类刺激)。一个经典实验是 Value-driven attentional capture
。这个实验分为两天,第一天是奖赏学习,被试在六个不同颜色的圆中找红色或绿色的圆,两种颜色不会同时出现。在找到圆后,被试按键报告圆里面的线段是水平的还是竖直的,正确报告后会得到奖励。但是,奖励额度有高低之分,并分别与两种颜色相关联。比如,某个被试对红色圆中的线段反应后有 80% 概率得到高奖赏,20% 概率得到低奖赏;但对绿色圆中的线段反应后有 80% 概率得到低奖赏,20 概率得到高奖赏。于是对于这个被试,红色就与高奖赏相关联,绿色则与低奖赏相关联了。在第二天的实验中,研究者发现,相比于低奖赏关联颜色和另一种没在第一天实验里出现过的控制色(比如蓝色),与高奖赏相关联的颜色有更高的注意优先级。

题主提到的“感兴趣”不同于上述两种在实验中被广泛使用的奖赏,但它可以算是一种内部奖赏(internal reward)。内部奖赏包含的种类挺多的,比如在视觉搜索中成功找到目标刺激都算是一种。此前的经验让我们对某些东西更感兴趣,或者说这些东西变得更重要,于是也就获得了注意优先。类似的也有经典中的经典——鸡尾酒会效应,即在嘈杂的酒会中你正与人说这话,这时如果其他人提到你的名字,你仍然很可能会注意到;但如果其他人说的是没所谓的东西,你也就不会“听到”人家在说什么了。自己的名字就是个很重要的刺激,于是轻松地突破了注意瓶颈进入意识(这里又涉及到注意的早选择与晚选择模型,争论了几十年的东西就不展开了……)。

总而言之,感兴趣的东西因为能给自己带来奖励(比如快乐什么的,reward learning 的神经机制基本也是从多巴胺系统解释的),所以逐渐变得愈发重要,并得到了更高的注意优先。于是在“快速浏览一段内容”的时候,我们虽然无法给每个东西都分配足够的注意力,但重要的东西却被注意得更好,表现在先看到它。

“为什么喜欢一个遥远的人?”

“他发光啊”

私以为也是注意优先级太高,真的会“发光”。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