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崔永元创业开食品公司 将为3万会员提供非转基因商品

崔永元创业开食品公司 将为3万会员提供非转基因商品

11月4日中国全零售大会上,崔永元做了题为“打造消费者与商家的根本连接点”的分享。

知名主持人崔永元办起了食品公司,卖的是非转基因食品。

11月4日,在苏州由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主办的2016中国全零售大会上,崔永元以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著名主持人的身份,做了题为“打造消费者与商家的根本连接点”的分享。崔永元称,他已进入零售业,将在3个城市为3万会员提供非转基因商品。

“起因是3年前同转基因泛滥作斗争,我认为这是个责任和商机。”据主办方提供的实录,崔永元在讲话中提及,今年他成立自己的食品公司,实行会员制。公司业务在3个城市,每个城市1万名会员,“我这个人有洁癖,有的人我不是特别地喜欢他。不喜欢到什么程度,就是他有钱我也不想把东西卖给他。”此外,他还提到,公司每年要卖12个演讲活动,请的是全世界最好的演讲高手,“让我的会员能一起进步。”

近年来,崔永元因为频频出现在转基因论战中,而被舆论关注。对转基因食品持鲜明反对态度的崔永元,两年多前,还曾去美国调查转基因食品的问题,并拍摄了一部纪录片,该纪录片在当时曾引起了不小的争论。

崔永元在演讲中未披露他成立公司的具体信息。

工商资料显示,一家名为“崔永元老滋味食品开发长春有限公司”的企业,今年9月在吉林省长春市注册成立。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柴彬,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传统食品的开发、生产与销售(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上述资料显示,崔永元老滋味食品开发长春有限公司有两名股东,分别是崔永元老滋味食品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和柴彬。柴彬为崔永元老滋味食品开发长春有限公司董事长,崔永元为董事。

崔永元创业开食品公司 将为3万会员提供非转基因商品

今年9月,崔永元老滋味食品开发长春有限公司在吉林省长春市注册成立。

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天眼查”的信息显示,崔永元老滋味食品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同样是传统食品的开发、生产与销售。该公司于今年8月在吉林延边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1亿元。柴彬任该公司董事长,崔永元为董事。崔永元老滋味食品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有三名股东,除了崔永元和柴彬,还有一名股东为中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今年9月,大连市政府经济合作交流办旗下的大连招商网曾有一则报道提及,9月19日,崔永元老滋味食品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崔永元等一行来到沙河口区参观考察。

崔永元创业开食品公司 将为3万会员提供非转基因商品

9月,崔永元一行来到大连沙河口区参观考察。

以下为零售大会主办方提供的崔永元演讲实录:

刚才我一进来正好是袁总(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非)在讲,讲得特别有意思,然后大家告诉他时间到了,因为我要来讲,这很狼狈。一听他就是行业高手,应该把我的时间给他。组委会问我有PPT吗?我说没有;有题目吗?我说没有。这是组委会帮我取的题目,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呢?因为中国绝大部分企业都是这样子。要开会时,让自己的工作人员帮着做个PPT,总结12345,其实实际工作中都是瞎干,为什么要瞎干?进来时听袁总正在发牢骚,说行业门槛特别低,什么人都可以进来。那今天我在现场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一个节目主持人、大学老师,叫崔永元的,今天正式进入零售界了。

我进入零售界是因为3年前我与转基因的泛滥做斗争,做的过程中亲朋好友、兄弟姐妹总问我怎样吃到安全的食品,我说这真没办法,这不归我管。问的人多了,我觉得这是一个责任,也可能一个商机,那我就来做这个事。我就开始全世界各地跑,看看他们的安全食品怎样的,什么价钱,怎样种植。所以今年我成立了自己的食品公司,就准备为兄弟姐妹和亲朋好友提供非转基因的安全的食品。

我用的是什么方式呢?会员制。我选了3个城市,每个城市发展1万名会员,只给这3万人供应健康食品。我这个人有洁癖,有的人我不是特别地喜欢他。不喜欢到什么程度,就是他有钱我也不想把东西卖给他,这怎么办呢?我们小时候受的教育是顾客是上帝,来个人必须卖给他,不能挑肥拣瘦。我想了个办法,我搞了一个双向选择,你可以选择我,我也可以选择你。我的这个食品公司有什么特点?我每年要办12个演讲的活动,请的是全世界的大脑袋,就是你能想到的最好的那些演讲高手,因为他是我的朋友,我都可以邀请来,用这个方式来进化我会员的水平。

刚才袁总讲互联网时代来了,传统的商业进入寒冬,他说大家不要那么在乎也不要那么怕,这可能是一个说法,我在底下特别同意这个观点。因为我经历过这样的事,大家可以跟我一起回忆一下。我在1985年大学毕业以后,我分配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当时分配时广播电台比电视台还受欢迎,为什么?因为在同学当中流传着这样一个概念,“最有水平的人在报社,差一点的在广播电台,最差的在电视台。”在学校里面流传这种说法,大家能去报社就不去广播电台,能去广播电台就不去电视台。但是你们知道大概就在我毕业的时候,大概85年、87年的时候,电视风起云涌起来了,所有的同学后悔没去电视台,觉得广播电台的日子就没法儿过了。我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这种压力,就觉得听广播的人越来越少,后来我就跑到电视台打工去了,宁可到电视台打工,也不在广播电台做一个职业的新闻媒体人。

后来非常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就是你们今天感受到的,广播电台转向了,突然做起服务来了。我们看到的交通之声、音乐之声、城市之声,在全国各地的广播电台风起云涌。我想说的是,实际上这是在电视媒体广泛普及,给了广播媒体很大的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才出现的变化。过去广播的主要任务是传达政令,它没有服务的功能。当大家发现广播有服务功能时,它的新生命出现了,所以它很顺利地在这一过程中活了下来,而且活得非常好。后来新媒体出现了,大家就说电视完了,我就不相信了,因为我经历过前一轮,知道它不会来。但是看看现在的新闻,差不多每个礼拜都有一个电视频道关闭,让位给新媒体。这是实实在在发生的情况。什么时候大家才能把这些原则、理论搞清楚呢?大概还得经过两个寒冬。

说到零售业,销售、服务这些事情,我是觉得中国的商业经济发展很慢,很长时间都是官办经济。真的有了市场经济的气氛和做法没有多长时间,其实很多我们并没有做到位,但是中国人有一个毛病,什么毛病?就是老觉得这个世界会重新洗牌。我上学时看的对我影响很大的一本书《第三次浪潮》,第一次、第二次浪潮都有队形,有前有后,但是到了第三次浪潮,画了起跑线,大家可以同时出发了,没有出发的壁垒了。现在新媒体又在讲这个笑话,就是说有了互联网的出现,有了IT行业的出现,我们忽然找到了新的起跑线,甚至我们可以跑得快,可以领先于发达国家,怎么会?怎么可能?但是恰恰在这一浪潮中,很多人忽视了过去我们在做传统行业尤其是传统商业,我们欠缺了什么,哪些还未做到位,我们不是把这些优势带到了新一轮的商品竞争中,而是把我们的劣势、毛病、错误都带进来了,为了给大家讲一些很小的例子,就是我印象特别深的。

比如说我去了日本一家小的食品作坊,已经做了3代人,做了一百多年,他做溧阳羹(音),他是手工制作,每天只做150个,每天就卖150个。然后大家排队买,我问老人家为什么不开分店铺?他说只能做150个,我说为什么不增加人力、物力?问了他很多,他就觉得很奇怪,他觉得做这150个就非常费劲,要保证质量已经很不容易,周围的客户也非常喜欢。然后一个中国人来了,就要给它弄成大企业,就想把这个栗羊羹卖给全世界。但是他认为只要扩大规模,味道就不对了,所以他就踏踏实实守着这150个。

另一家是吃牛肉汤面条的企业,大的牛骨棒要煮整整一夜,第二天就卖牛肉汤煮的面,多少汤就多少面。我去的时候正好赶上他从锅里捞牛骨棒,有多少呢?这么高的大桶,有两桶,我说每天都有这么多吗?每天都这么多。这让我很感慨,我们北京朝阳区也有的是做牛肉面,我估计全区合起来都没有这么多的骨头。但是人家一个店里就有这么多的骨头,很踏实,我们找不到这种踏实,我们老是着急,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急。

在加拿大时我去修车,进修车厂时就把能打开的都打开,这时就有一个技术人员站在高处看着你,可能让你停下,可能让你走。我问朋友这是什么意思?他说当你把所有打开,这个工作人员在观察什么地方有问题,哪个灯有问题,哪个地方有问题,他挥手让你走,就是他看清楚了,所以你不用跟他交流什么问题。这时候把车交给他,你就可以喝咖啡、吃甜点。最重要的是,有你这个品牌汽车的展览,所以我现在在北京和大连也做了食品公司的会所,我就是学习这个方式。我在每个会所做了20个小的博物馆,将来我的会员可以到博物馆喝茶聊天,增长文化见识。

说到网络购物,我只会在网上买书,买的是旧书,我有时跟我女儿说,你不要整天沉迷在网上,这样你会丧失很多新鲜的生活,网上以外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但我女儿不爱听,她把门关上,我就回到自己的卧室生气。我怎么让自己高兴呢,就到网上去买书。然后到月末时,我们家里就会收到账单,有我女儿的,也有我的,她通常会花几千块钱,有时候会花上万在网上买东西,我真的觉得难以接受,自己还没收入,然后我又看看我的书的账单,这个月是80万……这都恨,都想把自己的手捆上,这实际上像个疾病似的,你完全控制不了。但网上的好处就是可以让你不那么快地下决心,你晚上下单,第二天早上清醒了,或者是银行的单子来了,大事不好,你还可以把订单取消掉,我昨天晚上就取消了40多万的订单。

我是觉得我们应该考虑这个社会缺什么,当然一个零售业大会人山人海这么多人,肯定这个社会缺商品也缺好的服务。在所有人工作的过程,我们都知道这一点,这个社会最缺的是诚信。那能否从我们行业开始,把这个东西建立起来,把诚信建立起来?这个就是我们职业以外的理想。

我给大家讲一个好玩的事,就是我怎样当上了主持人。我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也不觉得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当时我在电视台当编导的时候,他们正在挑主持人,就是录一段像他们看,他们老用我的机器看,因为我好说话。用我的机器看,我的工作就得停下来陪着他们,然后他们看了几十个我都觉得烦了。我说你们在干什么?他们说在找主持人。我说什么主持人?他说就是不用说话,不用稿子的就能表达的。我说你挑的那些人还不如我,这是我的口头禅,开玩笑的。然后他们当真了,后来还有3天节目要开播时还找不到主持人,他们就说你上吧。我就上了。上了以后,我做了很充分的准备,但是录像的时候我一到现场看到那么多人、那么多的摄影机和灯光就懵了,就把所有词忘掉了。那忘掉了就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就跟今天一样。结果播出时反应特别好,你看他说话颠三倒四磕磕巴巴,特别新鲜,因为电视上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说话。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火得不行,当时好像所有节目都离不开我,而且他们想学我也学不会,因为我们那些主持人都是受过训练的,他不会磕巴,他们一磕巴就显得特别假,我的是真的。我记得当时好多专家教授帮助我的时候,说我们帮你的主持总结出风格,有风格才能传播,但是又想不出什么风格,因为全是弱点。最后他们说这个风格就是真实,真实就是你的风格。那么就想一个比较好听的词,我后来自己编了一个词,主持人既要主持节目又要主持正义,你听这话多棒。大家不用鼓掌,其实没人那么做,就是好听的说法。其实这个说法真的特别受欢迎,我就因为这句话拿了好多奖。

我跟大家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我们既然是零售业,我们有这样一个组织,大家愿意坐在一起讨论。我是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有点社会责任感,也就是说我们所有的企业从业人员坐在一起讨论时,我们是不是能想一想,除了把满意的商品送到消费者的手中,我们还能干一点什么?

我们发自内心地希望社会规范,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为什么社会不规范,因为我们自己就不规范。比如说我们零售业坐在一起,那些快言快语的人,像刚才袁总这样的人上来说了多少我们行业的弊病,但是我们能避免吗?能减少吗?能减弱吗?当我们自己的行业有一身的毛病战战兢兢地前进时,我觉得我们有什么理由要求别的行业好呢?每个人发牢骚,还不如从自身的行业做起来,让它有一个改善。

今天在座的零售业的巨头,你们可能买卖做得非常大,我有印象的是小时候我们院里的小卖店特别小,今天到小卖店去玩,那就是我们的博物馆,为什么?因为它老有卖不完的鞭炮,卖不完我们可以看一年,下学就到那儿看鞭炮,那就是我们的博物馆。那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印象最深的是卖东西的老师傅突然有一天喜欢上我们了,然后他会说过来过来,然后拿那筷子沾一点芝麻酱蘸我们嘴里,那是多好吃的东西,从来没有觉得这个东西这么好吃。孩子们最喜欢去他们那儿了,然后父母不在家就可以把钥匙放他那儿,你看看这个小店承担的社会责任有多大。但是当我们做成零售业,做成母公司、子公司时,谁想过我们自己的店铺还能扮演一个社会角色?为什么在美国、在英国、在法国这些地方,那些实体店都荒废不了。刚才袁总也说了,为什么?其实我们做过调查,谁都知道每个实体店后面就会有一个或几个中产家庭,谁都知道这些实体店有时候会传递温暖,比如说会给一家三口、四口提供集体购物的机会,会给他们随性的消费,什么叫随性的消费?就是要出门的时候买一个棒棒糖,买一杯咖啡,这是在网上的理性消费办不了的,所以它为买卖双方都保持一个快乐的空间。

我还有一点时间,但是来不及了,因为我还要坐火车去杭州去讲,那儿还有一帮内行等着我这个外行讲,谢谢你们,希望你们能为这个行业增加一点正能量,谢谢你们!

(责任编辑:孙立欣 HF017)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