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小猪创始人陈驰:2017,再坚持四年!

小猪创始人陈驰:2017,再坚持四年!

11月2日,住宿分享平台小猪对外宣称已完成C+及D轮融资,总额达6500万美元。这个毫无征兆的消息令整个在线短租行业和分享经济的关注者为之一振。

四年来,小猪从0到1的历程,积淀了创始人陈驰多年的奋斗,也向我们展示出分享经济在中国发展的轨迹。

小猪,小住

决定独立创业时,陈驰邀请小伙伴们去了一家咖啡馆。本以为要做很多说服工作,没想到,讲了十分钟,大家就痛痛快快地一致通过。 2012年8月,国内首个C2C模式的在线短租平台上线,那个时候,它还叫做“小猪短租”。

把自家的房间分享给一个陌生人,这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个绝对新鲜的事儿,甚至闻所未闻。创立之初,小猪面临的首要难题就是,没有房东提供房源怎么办?

陈驰和团队经过一次内部大讨论,转变了获取房源的方法论,不再期待“一步到位”,而是沿一条创新曲线,从最容易获取的种子房东逐步扩散。很快他们便想出了切实可行的对策—— 种子房东,先从自己和身边的亲戚、同事、朋友做起。

陈驰本人就是从那时起成为房东。第一位房客入住时,陈驰正赶上在外出差,不过说起当年那个从江苏常州来北京做志愿者、未曾谋面的大学生,他还清晰地记得细节。“回家后我发现,她给我留了三样东西:一本从三联书店买来的跟茶道相关的书,一张CD——因为我在平台上描述过自己喜欢茶和音乐,还有一张感谢的纸条。你看,很有意思, 你放心地把家交给房客,房客给了你完全意想不到的回馈。

接待房客成了陈驰生活中再普通不过的一件事,迄今已有300多位不同年龄、不同背景的房客在他家入住。有从广州来北京治疗鼻炎的酒店大厨,陈驰回味“那十几天不要吃得太好了”;同样是来看病的一位大姐,回德国后还给儿子寄来奶粉;有学习法式高级糕点的潮汕姑娘,每天会将自己课堂上做的糕点带回来给陈驰品尝;有弹得一手好吉他的浙大研究生…… 这些房客有着不同的精彩或悲伤的故事,在陈驰的家里体验着不同的生活,也给陈驰留下诸多回忆。

时至今日,基于分享经济理念的社交住宿平台小猪已连接国内301个城市10万套房源和500万活跃用户。今年6月份小猪的更名也向众人宣告,小猪正从一个解决出行住宿非标需求的平台升级为满足新中产阶级多样化住宿需求的平台。换言之, 小猪围绕在线短租将衍生出更长的链条,在供给端和用户端形成跨界效应,形成一个生态链, 如实拍、智能门锁、保洁、托管等业务。

“短租说到底,离不开基础服务。通过打造这样一个生态平台,真正把碎片化的信息和服务,串联在一起,重新整合,最后给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小猪的保洁业务已在7个城市落地,为房东提供相对标准 的保洁服务,如房间清扫、卫浴设备的消毒、床单换洗,以及协助接待房客、采买日常用品、缴水 和物业管理费用等。

分享经济在中国,远远没有成熟

行为经济学告诉我们,人是利己的,需要良好的行为准则和信用体系去约束。在中国,受制于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的阻力,分享经济的商业模式还远远没有成熟。

陈驰对此态度乐观。在他看来,中国已经从完全的熟人社会进入陌生人社会,新的实名制和信用体系正在很快的建设之中,未来社会将重新调教人的行为,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将很少再发生。而中国已从短缺经济过渡到相对富足的经济阶段,越来越多的人拥有闲置资源,这也为分享经济提供了物质基础。高速发展的互联网技术能实现人和人的高效连接,在物质、人、信息三者之间形成一个闭环。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 去中心化、去工业化的分享经济趋势变得越来越强。 当然,信用体系的建设需要时间。“这个坡道很长。小猪借助实名制和闭环的平台体系,正在构建一个良性循环。”

在线短租行业的痛点集中在信任、安全、卫生这几个方面。陈驰相信,这些痛点正在被像小猪这样的平台逐渐改善。正向的选择和循环已经存在,当更多的房客和房东进入平台打造的生态闭环,业务不断扩大,用户的体验会越来越好。 “当然,它是通过净化的方式逐渐改变,需要时间,不像B2C模式那种标准化的逻辑,不会一蹴而就。平台业务的魅力和想象力也在于此。”

非标,并不意味着没有标准。 “房客的需求和体验是多样性、非标的,但预 流程、审核规范、服务要求等等都是有标准的。比如说房屋必须有洗手间和厨房,必须线上交易和实名制,房客预 后房东必须及时确认,不能无故取消订单。另外,我们也鼓励房东安装智能门锁、接受标准化的保洁服务。

中国版的Airbnb

作为全球短租行业C2C模式的鼻祖,Airbnb正面临着挑战。纽约是Airbnb在美国的第一大市场,尽管如此,它却从未受到当地政府的欢迎。近期,纽约签署了一项新法案,对当地房主的出租行为进行了一系列规范和限制。联想这段时间国内备受热议的网约车新政,监管的影响力无人敢小觑。

“分享,实际上是一种更高效、更环保的方式。但是,这个去工业化的进程必然会与长达三百年来形成的工业模式产生冲突,遇到监管波折是可想而知的。比如,在车和房的领域存在着准入制度,但分享经济希望将门槛降得足够低。 监管的问题会持续存在,政府已经洞见分享经济的趋势,平台方要努力去做沟通,用一种长期的心态平滑过渡。

据美国检察官的调查,Airbnb75%的利润来源于专业出租者。 小猪平台上的房源供给结构也在发生变化。最初房东分享的多是单间、沙发,房东和房客住在一起,而现在,房屋整租的比例达到60%。 房东拥有的房屋数已从平均1.08套升至1.80套,对于这部分拥有闲置房产的群体来说,小猪不仅是一个分享平台,也是一个绕开酒店模式的小微创业平台。 这是否会导致在线短租与分享经济渐行渐远呢?

“从经济模型来说,它的本质首先还是去中心化,提供碎片化、个性化、有情怀的住宿。从用户的角度来看,社交也并不是所有房客的需求,有的人则是想体验个性化的住宿。 未来会有很多人分享单间,在房东和房客之间产生社交;小微创业、偏职业化的房东也难以避免,都会并存。

分享经济通过提高闲置资源利用率从而获得最大收益,反映在短租行业,其实质是要颠覆酒店行业。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这类市场还没有被真正打开,背后的发展潜力很大。

“酒店最大的敌人是我们”

毫无疑问,当在线短租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它的发展势必给酒店行业带来很大压力。 陈驰认为,酒店在中国的市场化程度较高,去库存是个难题,不过两三年内,酒店行业仍有望实现大面积去库存, 未来 150 400 个城市 被非标住宿占领。

十月底,将蚂蚁短租收入囊中的途家再次宣告,并购了携程旅行网、去哪儿网旗下的公寓民宿业务。途家最初的玩法与小猪不同,可以概括为“房地产房源+游客”的B2C模式。然而经过接连并购,将触角伸入C端供给、规模不断扩大的途家成为小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陈驰坦言,途家的此番举动对小猪而言还是有影响的。

“这也证明,小猪的模式是对的,平台的想象空间很大。但是, 在线短租并不靠流量驱动 获客方式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小猪现在负责线上流量的工作人员只需要一个人。 ”据 《视也》了解 小猪的用户 中超过 60 %来自口碑传播 老用户,广告 占比 15%左右 ,线上流量不到 20%。

虽然,大公司全线撤离民宿业务已成既定事实,但陈驰认为,形成一个具备活力的短租平台,门槛较高, 短租行业百花齐放的局面不太可能发生。平台业务未来发展到一定阶段,可能会出现企业间的合作和并购,最终将留下一两家。

破局重来

胜利的奖杯最终花落谁家,我们无从预期。至少,曾经为它全力追求过。

“我的性格属于凡事向前看。四十岁前从来没有后悔过,有些事情也看不清。创业后是完全不一样的心路历程。到了四十岁,也许是年龄使然,有时候会害怕失败,害怕一事无成。这个时候就不完全往前看了,开始回顾, 离开医院的初衷好像还没有实现。

1993年,陈驰跟那个年代的很多年轻人一样,听取家人的建议就读了医学,也如父母所期待,毕业后顺利留在学校附属医院,拥有了一份铁饭碗般的工作,成为一名妇产科医生。在等级森严的体系里,未来三、四十年的职业道路已经清晰可见,而体制外的世界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甘如此终了一生的陈驰,经历四年的内心挣扎,终于破除家庭的阻力,克服内心“除了当医生什么也不会,不知道要干什么”的恐惧,改变了人生的轨迹,与时代的主流融合在一起。

职业生涯真正的第一堂课是在德资药企拜耳做销售。体制和文化的巨大差异使得陈驰心理落差很大,从“高高在上”的医生,一落千丈,转而向其他医生销售产品。 “在医生办公室门前,敲门的那只手很难落下。差不多用了一个季度的时间才能自如地去做。”

竞争带来巨大的压力,甚至给陈驰留下高血压的毛病。然而,这段经历也让他在很短的时间内,从心态到技能迅速适应了商业社会。

离开拜耳,陈驰正式踏足互联网企业,进入雅虎做了重庆的区域经理。 那时正是互联网的红利时期,给了年轻人更多的机会、更大的成长空间和更快的晋升速度。 两年时间,陈驰便脱颖而出做到了大区总监。

2005年底,陈驰跟随周鸿祎来到北京,成为奇虎360早期创业的一份子,互联网的思维方式越来越清晰。2008年进入酷讯,2011年加盟赶集网搭建蚂蚁短租的团队,都为陈驰积淀了丰富的资源和经验。当感受到内部创业的诸多限制,最终陈驰在38岁那年开启了独立创业的道路。

年轻的时候,陈驰追求一种生活的不确定性,渴望拥抱时代最激荡的部分,结果于他而言还很遥远。独立创业以来,当身边围聚愈来愈多的伙伴,陈驰的内心也发生着变化。“需要给自己一个奖杯,也要为家人和同事负责。但是要结果的念想如果变得太强,也会变成创业者的一个魔障,会影响他的心态和价值观。要平衡。”

2017年,重头再来,不断破局,再坚持四年!陈驰和他的团队如是展望。

2016年企业服务商最不容错过的大会,亿欧全新B2B产品惊艳亮相,助力产业升级,一切尽在2016年11月18日,北京双井富力万丽酒店, B2B大服务时代就此开启

小猪创始人陈驰:2017,再坚持四年!

本文作者程倩,亿欧专栏作者;微信:cq20102012(添加时请注明“姓名-公司-职务”方便备注);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