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力美科技舒义:创业11年里的起伏

这几年,中国移动营销行业,瞬息万变。

2011-2013年,很多独立移动营销企业获得资本热捧;2014年,移动广告核心业务积分墙开始没落,大公司资本布局移动营销领域,独立移动广告创业企业或并购,或继续融资;2015年后,越来越多巨头进入移动营销领域,同时,一些独立移动营销公司陆陆续续挂牌新三板;2016年,移动营销行业越发成熟,好公司逐渐凸显。

任何移动营销创业企业的发展轨迹,跟行业本身紧密相关,往往透过一家企业,就能看到整个市场发展变化的历程。作为最早一批移动广告创业公司,力美科技就是一个案例。

2011年成为资本宠儿,众多资本大鳄找上门要投钱,力美科技CEO舒义被媒体竞相报道,上福布斯30岁排行榜、《创业邦》封面头条等;到2013年他突然隐身,不接受媒体采访,极少公开露面,公司业务却有条不紊持续推进。

而两三年后,就在今年9月26日,力美科技宣布新三板挂牌。舒义认为这是力美从新变更好的一个新开端。在最年轻的11年里,经历了高潮和低谷的起伏,这段经历成为他人生最大的财富。

记者专访力美科技创始人舒义,讲述从2006至2016,11年的创业经历。

年少时的“起”

2006年,为四川大学生网拉广告的时候,在读大二的舒义首次接触了IT,通过国外IT网站,他认识了华裔工程师Edwyn,把刚在美国崭露头角的Facebook模式融入电子商务理念,创建了网站"blogku",在成都IT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但由于无渠道无资金推广,舒义最后关掉了网站。

2007年,腾讯到成都开拓市场,成立"大成网",舒义拿下了大成网的代理,成立了力美互动有限公司 。

2008年,是对于舒义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1、汶川地震;2、大学毕业;3、人生的第一桶金。

他回忆到:“汶川地震那天是我最后一天在学校,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回去过。我的老家在都江堰的一个小镇,身边有一些比较亲的朋友和同学在那一天去世了。我记得很清楚,那段时间,我们在一个星巴克(那里有wifi)下面搭了一个帐篷,住了将近2个月。那期间,我思考了很多问题,比如,人生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赚钱等。”

那时,舒义已完成了人生的第一个原始积累,赚了第一桶金,第一次出省,第一次坐飞机。舒义坦言:“那些年没有太多焦虑,相对现在而言思考的比较简单,就是一个大学生要赚钱的状态“。

乘风而上的迷茫

2010年,舒义来到北京,开始做移动广告项目,在2011年就获得资本青睐,融了IDG资本的A轮;紧接着,2012年融了B轮。

2010年到2012年,舒义一路乘风而上,力美科技的市场估值一路飙升。融资后,公司扩招至200多人,业务平稳增长,但由于成本翻升,2013年开始出现亏损。

舒义这样描述当时的焦虑:“2013年之前,由于公司处在风口上且做的不错,资本也比较青睐,各方关注也很高,恰逢公司正在扩张,由于成本激增导致亏损,这与之前从未亏过钱形成了强烈反差,压力倍增。我开始反思,这样大张旗鼓的扩张于当时的公司是否合适,未来又该如何取舍。现在想来,真应该感谢当时这一记‘当头棒喝’,让我及时刹车,回归自己的初心。”舒义坦言,回顾这段经历,就更珍惜当时的投资方对自己和公司团队的信任,给予团队充分的空间和时间去试错、纠错,继而更加坚定公司的主业和核心竞争力。

错过了第一个机会

2013年底,力美科技开始积分墙业务;2014年,积分墙盈利,全国iOS积分墙主要渠道就是力美积分墙;同年初,A股公司找舒义谈10亿元左右收购,还有一家知名基金希望三千万美元投资进来,但最后,都被他拒绝了。

他说:“以前,不选A股,认为美元体系好。融了美元后根本没想过解VIE,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环境转好,越来越多的A股公司来谈收购,经与团队充分沟通,我们还是坚定了公司独立发展的决心”。

2014年A股公司布局移动营销,收购很多独立移动广告公司。2014年下半年,积分墙业务受行业环境影响,业绩出现下滑,而移动DSP业务暂不能接挑大梁。舒义说:“那时候我有点急了。第一,融资问题,我拒了美元,但人民币也投不进来,因为力美属于美元架构;第二,并购,因为还是想保持独立第三方的身份,和投资人前后沟通了很多次。”

有人认为,这对舒义和公司来说,是错过了第一个机会。

融资没有了,业绩却在下滑,融资和并购,两条路力美都没选。恰逢那时的新三板正如日中天,也算老天给了力美又一次机会。舒义不再纠结,选择了新三板。

从蛰伏,到专注

2013年以后,舒义就很少对外发声,一方面,他潜心于公司业务转型和布局,另一方面,他把主要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解VIE上。截止2015年9月,耗时2年的拆解VIE终于完成,再到2016年9月挂牌,舒义终于把力美带上了新三板。

对此,舒义总结,“2012年,我算是行业最幸运的人,只有我拿到了美元融资。但随着行业发展,大家发现,融美元的反而被资本束缚,错失了极好的机遇。这给我的启示是,任何时候你都无法断言事情究竟是好是坏,2012年,力美各项业务都很好,但并不代表之后就能一直好,2014年不好,但并不代表将来就不好。就如塞翁失马,一时的得失并不代表永远的成败。”

这给舒义的挑战是:公司处于顺境时,领导者必须最大限度的拓展现有机会。相反,当公司处于逆境时,领导者更要韬光养晦,不忘初心。

在2014年的逆境中,力美经历了两个转型:1、资本转型,两年解VIE;第二,业务转型,以前是积分墙,现在专注于移动DSP。

业务层面,舒义砍掉其他业务,只做移动DSP。为什么?

舒义分析:从数字广告投放来看,广告分为3块:一、人工代理;二、广告网络;三、程序化购买。纵观新三板的很多数字营销公司,一些公司本质上是代理业务。而代理很难形成竞争壁垒,大概只有2%到5%毛利;而广告网络以包资源为主,需要很大资金周转;从海外市场来看,新上市公司都是DSP企业,也验证了以程序化购买为代表的DSP业务的潜力和机遇。

另外,从当下的数据形势看,中国程序化广告支出的增长仍在继续,预计今年增长率有望飙升到70%以上。根据eMarketer最新预测,2016年,中国程序化广告支出将增长71.1%,达到110.5亿美元,占全部数字展示广告支出的51.0%。

也就是说,今年程序化购买支出将首次超过数字展示广告的传统购买方式。

舒义同时分享了一组数据:2014年力美移动DSP营收900多万,2015年,营收翻增到4000多万,同比增长超4倍;今年上半年,移动DSP业务收入4200万元,预计今年全年将突破1亿大关,未来,移动DSP业务还将持续带来倍数级增长。

尤其对专注布局移动程序化广告3年之久的力美而言,盈利更是清晰可见:收入持续稳定增长,运营成本却在不断下降。

扎实做企业

虽然中国的程序化购买在持续增长,但仍有不足,许多问题亟待解决。舒义认为,真正扎实在做中国专业程序化广告技术公司,尤其以技术驱动公司业务发展的,其实不超过10家。

反观力美。舒义对DSP技术团队的投入却大得惊人。上海、北京两地一直维持着几十人的技术团队。

创业11年的起起伏伏,让舒义更加坚信:扎扎实实做好移动DSP,既是践行行业趋势更有责任以创新引领行业发展;其次,淡然对待人生和事业,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心态上的成熟将决定创业者的眼界与格局;第三,坚定把事情做好的人,一定会有好的回报。

“以前习惯把人生看成3-5年一个阶段,但实际上可以放更长时间,基于长期价值去做事,无论对企业还是行业,都会更加健康。”舒义坚信:“经历过泡沫,经历过一地鸡毛,好的公司最后一定会凸显出来“。

结语

每一个创业者在梦想功成名就、聚光灯追捧的同时,也都有过这样的压力或噩梦:资金紧张,公司亏损,裁员……外人很难评判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而这些,舒义都经历过,回看他一路走来的经历,谁又能草率界定他是幸运抑或不幸呢。

“我今年31岁,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还是黄金时期。能在年少时经历团队从0到10,再到200,再到如今百余人;从业绩卓著资本追捧到利润下滑及时调整,再到如今业务营收倍数级增长未来盈利持续可见挂牌新三板,力美和我本人都经历了不小的起伏,也经受住了行业和市场的考验,相信,这无论于我,还是于公司,都是最宝贵的财富。”

来源:力美科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