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贾跃亭的“自白书”:乐视烧钱模式到了最危机时刻

两日来,贾跃亭和乐视再一次成为舆论焦点,这缘起于贾跃亭11月5日发布的5000多字内部信,似乎也是他做乐视以来的“自白书”,坦承乐视处于“海水与火焰”交替之间,信里诸如“粮草供应不及时”、“后劲已经明显乏力”,“这次教训如此深远”字眼,赫然在列。

“这些字眼,让人触目惊心……”一位曾投资过乐视的机构人士对记者说。

这话从一手缔造乐视的贾跃亭嘴里说出,份量显然不一样,似乎预示着烧钱模式到了最危机时刻。值得关注的是,即使在2014年由于滞留国外五个月之久被传“出逃海外”时,贾跃亭都未有任何的“反思”,直到今年4月份他的言论还是“也许成功,也许死在成功路上”,一副自信满满、视死如归的气势。

而这封内部信在梳理乐视的发展问题及思路的同时,也侧面反映出贾个人的思想变化。他部分否定了此前的烧钱扩张构建生态的模式,并且宣布接下来进行最艰难的变革:组织变革,随后人力资源部会正式公布具体的生态型组织架构进化方案。以“烧钱+扩张”为标签的乐视,将变成一家以盈利和强化成本管控为目的的公司。

而疑问是,一直高速扩张模式形成的惯性下,乐视这个拥有上万名员工、业务庞杂、明星高管聚集的企业巨舰,可否顺利“掉头”?这考验着,贾跃亭这个自称“拿着长矛冲出来的堂吉诃德”。而假如贾失去“长矛和瘦马”,会否变成一个“不那么有趣的人”?

“自白书”适得其反?

11月7日中午,记者来到位于朝阳区团结湖姚家园路105号的乐视大厦,记者观察到,中午十二点开始后到半个小时,陆续有员工从乐视大厦走出,这些人三两个一伙,一迈出门便紧了紧领子,似乎一时无法适应外面的大风。

贾跃亭“自白书”称,LeEco战略实现节奏过快组织与资金面临极大挑战,“我们蒙眼狂奔、烧钱追求规模扩张同时,全球化战线一下子拉得过长”。

一方面乐视汽车前期投入巨大,陆续花掉100多亿的自有资金,直接导致贾跃亭对LeEco的资金支持不足;另一方面乐视的融资能力不强,方式单一、资本结构不合理,外部融资规模难以满足快速放大的资金需求。

“贾跃亭承认烧钱扩张模式造成资金危机,或为挽回资本市场的信心,但这似乎适得其反了,外界对乐视的信心可能大幅下降,贾所说的融资方式单一的问题,似乎也并不符合其之前共计融资规模超五百亿元的风光形象。”上述投资过乐视的机构人士对记者称。

乐视网11月2日以来股价就连续大跌。贾跃亭11月6日发布内部信,第二天,投资者似乎并未买贾跃亭“自白书”的账,乐视网跳空低开5%,集合竞价阶段一度跌停,自2日至今跌幅近15%,截至发稿,报37.70元,跌幅5.06%,创一个半月新低。

今日开盘,乐视旗下的港股酷派集团一度大跌20%,截至发稿,酷派集团的股价为1.11港元,跌幅达15.267%。

Wind数据统计显示,本周乐视网资金流出金额为55.06亿元,其中机构卖出金额达21.27亿元。

导火索是,较早些的11月2日、3、4日,乐视网股价蹊跷地连跌三天,市值蒸发约91亿元。此前的两个月里,乐视网股价一直相对稳定,成交量也维持在低位。

至于乐视欠供应商上百亿货款的传闻,虽然乐视矢口否认,但一位乐视供货商人士对记者称,上百亿的数字不确定,他们工厂的货款欠了一些,并不太多,但确实存在大笔欠款,主要集中在中小企业身上。

另据媒体报道,有人到疑似乐视大厦前,拉横幅,上面写着:乐视,到期货款不付,造成供应商千人工厂停工,员工闹事。

而一位自称乐视供货商人士也对记者说,有的乐视供货商正在制作横幅,做好后打算本周到乐视大厦前“讨债”。

但事实与否,截至发稿,记者还未在乐视大厦看到,也未从其他渠道求证到。

最新消息是,11月7日,乐视生态官方微博发布微信截图,疑似雷军嘲讽乐视巨额欠款,截图显示,雷军称“乐视欠款总额在150亿以上,四五家供应商欠款在10亿元以上”。而乐视生态官方微博则回应反讽小米手机被碾压,电视名存实亡,“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湿脚”。

对此记者向小米一方求证,该人士发来了名为“小米公司发言人”的微博做出回应,全文内容为:1、请乐视正视自己供应链欠款问题,不要企图用卑劣的手段转移视线。2、请告知股民和用户到底欠了供应链多少钱。

乐视拖欠供货商货款的事,将小米搅进去的同时,恐怕仍将持续发酵。

资金链告急?

贾跃亭内部信透露着坦诚相见,诸如“近几个月以来,供应链压力骤增,再加上一贯伴随LeEco发展的资金问题,导致供应紧张,对手机业务持续发展造成极大影响。”这样言之有物的话语,或许正是乐视面临的最大难题。

一直以来,乐视资金链紧张就是外界诟病的重点,贾跃亭讲的故事里,乐视试图通过构建四层架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以及三核驱动(大屏生态、手机生态、汽车生态)的生态模式,实现硬件收入、内容收入、广告收入、应用分成收入四重盈利模式。最终将让乐视公司彻底摆脱对硬件利润的依赖。

而这一模式下,由于内容收入、广告收入、应用分成,并不能完全弥补硬件亏损的“窟窿”,加上滚雪球式的资本收购,让乐视一直处于缺钱的状态。

连日来股价陡然持续大跌,这将乐视推上新的舆论漩涡,即乐视拖欠供货商上百亿元货款、资金链即将断裂等,开始使用缓发员工工资,停止出货等方式筹集现金流。

但随即乐视给予辟谣否认,而乐视并未对旗下法拉第工厂工程因欠款问题面临停工的消息,以及乐视国安合作因其20亿元合同款无法付清而破裂等消息,进行辟谣。

彭博社近期报道称,10月份,乐视控股旗下乐视网信息技术(香港)有限公司(简称:乐视(香港))刚刚完成了一笔1.5亿美元(约合10.14亿元)的借款,该笔借款的利息为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向上浮动300个点。

公开资料显示,乐视网业务全面开花的背后,是资产负债率逐年攀升。财务数据显示,乐视网2012年至2015年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6.11%、58.58%、62.23%和77.53%。

乐视网近期也明确指出,虽然负债率较去年有所下降,但是公司负债总额和资产负债率仍然相对较高,增加了资金管理难度,同时也增加了利息费用的支出,从而带来一定的偿债风险。

截至目前,贾跃亭已经质押了其手中的接近84%的乐视网股权,而且绝大部分是在去年10月底公司股价位于每股50元左右时质押的。

外界分析,如果公司股价继续走低,贾跃亭所持乐视网股份将面临爆仓的危险。

贾跃亭的“自白书”:乐视烧钱模式到了最危机时刻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