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这些老男人的事业线,都在这里长出了个叉

这些老男人的事业线,都在这里长出了个叉

作者 | 林默 微信公众号: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

(一)

这些老男人的事业线,都在这里长出了个叉

1887年,天津、河北、河南以及山东部分地区的省委书记(不好意思,当年的直隶总督管的地儿就是这么宽)兼发改委主任,64岁的李鸿章定下了一个小目标,他想办一家银行。

对于李中堂,这真的是个小目标,因为当时他的日程表上,还密密麻麻列着工作——办海军,修铁路,筑炮台,维护电报、电线,以及开办军事学堂。

这么说吧,发改委主任李鸿章,还肩负着中央军委副主席、工信部部长、国家电网CEO、以及国防大学名誉校长,都是花钱如流水的生意。

对于李中堂来说,每天都是双十一的剁手日。

更痛苦的是,负责帮他还信用卡的户部尚书翁同龢与他素来不睦,信用卡还得非常不给力。

“权倾朝野,兜比脸都干净”,李鸿章喝多了两口酒,摔了一个杯子,唱了一首“再也不能这样活”。坐在旁边帮李中堂点歌的米国人凑了过来“中堂,为何不跟我们美帝一起办个合资银行,”

李鸿章发微信,叫来了心腹盛宣怀。三个男人又开了一瓶拉菲,定下了一个改变世界的梦想——美帝出资5000万元,在李鸿章管辖的腹地天津,设立华美银行总行。

这家银行将由中美商董出资共同管理,有铸造银元、发行票据的权利。但惟发出票数,不得过本行存银之半。人家也是有资本充足率的考虑的!

然后,便是对李中堂洋务事业的支持,以及美国人怎么融入到“洋务生态”中的约定,比如大清开办铁路、开矿、纺织、营造等类大工程借款,利息可使格外便宜。于借款之时拟定华美银行要作贷前调查,并有可靠物资作抵押担保,且工程所用材料应由华美银行代为采购(可参考当前世界银行通行的买方信贷),以及应允本行分沾余利(就是做了开发贷款,要跟着一起赚钱)。

大家都是无利不起早的生物,大老远地来开发新兴市场,不就为了一起赚钱么?不过李中堂在合约里保留了一条——所有华美各员董悉听北洋商宪节制,也就是说,北洋是可以随时把这家合资公司一脚踢出门外的。

注意昂,华美银行有铸造银元、发行票据的权利,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商业银行了,这还承担了部分中央银行的职能。李中堂若可以部分掌握货币政策,他能积极配合财政部长翁同龢的工作么?

财政部长、帝师翁同龢奋起反击。

但反击的理由嘛,肯定不能是老泪纵横地抱着光绪的大腿说“李鸿章他暗渡陈仓,分老子的权”。

作为同治、光绪的老师,翁同龢在历史上一直留下了个克己复礼的老夫子形象。人家翁同龢,15岁中秀才,26岁中状元,从小就是一颗灼灼的入仕途的心,后来历任户部、工部尚书、军机大臣兼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政治斗争经验丰富着呢。

翁同龢反对李鸿章开办银行,重要理由就是,洋人要插手我大清修铁路啊,这可是关系国计民生的生命线啊。

至于指责李鸿章分权的话,都由他人助攻,比如说江南道监察御史屠仁守在上给光绪皇帝的奏章中就说“窃朝之大柄,坏经常之大法,外启各国之争心,内夺从商之生理,将使户部为虚设,国计为孤”。

这么内外危机的事儿,我们不同意。至于怎么办,我们不知道。反正就是 you can you cannot up,no can always bb!

山雨欲来,压力山大,最终,李鸿章试图在金融版图上的这一跃,停留在了商业计划书与创业梦想秀的阶段。

在国内反对声风起云涌之前,李鸿章的心腹马相伯曾在美帝路演华美银行的筹建,当时众多资本均表现出了强烈的意愿,愿以五千万元为启动资金,以三万万元为银行存款(存款以三厘起息),注资华美银行。

直到10年后,甲午海战惨败,在纠结了良久政府的融资能力为和不如日本给力后,问题最终被归因于金融制度,由天朝主导的第一家现代银行“中国通商银行”,才在1897年成立。

李中堂身后多年,有史学家感慨“如果1887年清政府批准成立华美银行,有三万万美元存款,北洋舰队可以购买更多、更先进的铁甲军舰,甲午战争可能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说实话,这个判断我不信,我猜李鸿章也不信。在华美银行失意后,他曾写下一句“天下事无一不误于互相牵掣,遂致一事无成。良用喟叹”。

(二)

这些老男人的事业线,都在这里长出了个叉

1926年1月,李中堂身后25年,在他势力范围未曾踏足过的东北区域,一个逆袭的屌丝通电全国,称东三省与北京政府断绝一切行政关系,北京政府一切命令和约束,概不承认。实行三省联治,推这个屌丝维持东北秩序。

东北三省独立了,这个逆袭的屌丝,就是东北王张作霖。

多年辗转,一朝称王。张作霖带着儿子张学良,亲自着手抓了一项重要工作——把边业银行的总行从李中堂倾半生之力的天津,迁到了张氏老家的那个屯儿,奉天(即今天的沈阳)。

边业银行始建于1919年,战乱连年下一直经营不善,却一直是枭雄必争的一块肥肉。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张作霖战胜了直系军阀,张学良紧随其后收购了此前直系军阀控制的边业银行股权,增资扩建,将边业银行转成了自己手上的牌。

1926年,张作霖父子将边业银行总行由天津迁到沈阳,随后在东北各地先后设立了26处分行,全国也搞了30多家分行。

彼时入股东北边业银行股东皆为政府要员,业务开展颇为顺利。而张家通过边业银行发行纸币,在武力比拼之外,则为他们独立统治东北,增添了一道金融边界。

(三)

这些老男人的事业线,都在这里长出了个叉 1882年,那一年,李鸿章正在为旅顺军港奔波。那一年,洛克菲勒财团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托拉斯。

在牢牢控制了实业的命脉后,洛克菲勒财团的另一只手,还搭建了由花旗银行、大通曼哈顿银行等四家大银行和三家保险公司组成的金融核心机构,而这七大企业控制全国银行资产的12%和全国保险业资产的26%。

作为一个英文不好的人,这一段历史我只能摘公开资料给你们——洛氏家族通过它们影响工业企业决策。洛克菲勒财团创办基金会,向教育(芝加哥大学、洛克菲勒大学)、文化、医疗卫生和其他社会团体赠款,扩大影响和势力。洛克菲勒财团还支持亲信人物担任政府要职,如曾任国务卿的杜勒斯、腊斯克都担任过洛氏基金会董事长的职务;基辛格出任国务卿之前,曾担任纳尔逊·洛克菲勒(老洛克菲勒之孙)的外交政策私人顾问。

每一个目光深远的老男人,在他们声势鼎沸、却也如履薄冰之时,他们手中的事业线上,都长出了另一条分叉,通向金融。

一天前,乐视董事长贾跃亭发内部邮件表态称,乐视控股公司节奏过快并进行反思。

在发布调整节奏前一周,乐视一击重力,正式发布了被称为乐视旗下第七大子生态的乐视金融。这是自去年8月启动以来,乐视金融首次对外解读其业务布局与战略定位。

一位我特别尊敬的金融家,前中国银行副行长、乐视金融CEO王永利给出的乐视金融定位为,将形成以网络支付、网络交易、网络资管为三大主线,以“网络支付、交易平台、财讯平台、财富管理、网络信贷”为五大主营业务的基本架构。

此前,乐视已经发布过包括乐视网、乐视体育、乐视汽车、乐视移动智能、乐视云、乐视电商在内的六大子生态。

王永利说,乐视金融将立足于乐视,但不局限于乐视。所谓立足于乐视,是指在起步时共享乐视已有的业务基础、用户资源、云平台、大数据等;而在之后,包括支付、交易等业务都将表现为平台式、开放式发展。

遥想当年王永利分管中国银行16个核心部门的盛况,乐视金融依然是我非常看好的一环。

在调整节奏前,乐视合上了生态的闭环。

在筹建华美银行的纲领中,李鸿章说“本大臣督办中国通商事务,于中国铁路、矿务、纺织、营造诸大端,皆当次第举办,而银行尤为各事之枢纽。”

金融,是纽带,是联通,于任何一个巨型的商业形态来说,这是触得天机前,绕不过的一重修行。可一着不慎,这也可能是伤人自伤的走火入魔。

有一段野史,1937年4月,张学良因“西安事变”被软禁,同月,边业银行正式停止营业。而在此前,边业银行已经在清理“善后”,边业银行总经理韦锡九说“此时边业银行不欠存户一文存款,没倾过民众一张钞票”。

李中堂说,身怀利器,杀气自生,慎而重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