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硅谷不爽!他们为啥喜欢希拉里?

居然是特朗普普!在遭到几乎所有主流媒体口诛笔伐,民意调查普遍落后之后,特朗普居然奇迹般地赢下了大选,入主白宫,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

这也是美国历史上最具争议的一次大选。两位总统候选人都丑闻缠身,支持率随着一次又一次负面事件上下起伏。川普遭遇了巨额争议避税和侮辱女性言论的危机,希拉里则经历了泄密邮件门和基金会政治献金的冲击。

在此前基于民意调查结果的选情预测中,希拉里被认为稳拿的选举人票就高达268票,而特朗普的稳定票仓只有204票,这意味着在剩下摇摆州的66票,希拉里只要拿到两票,就可以入主白宫,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

但是特朗普硬生生地创造了奇迹。他不仅赢得了广大的中西部共和党票仓,还在极其激烈的竞争中拿到了俄亥俄、佛罗里达等关键的摇摆州。更令人惊讶的是,特朗普甚至还变天拿下此前民主党的传统票仓宾夕法尼亚和密西根州、新罕布什尔州,为自己通往白宫铺上了最后的红地毯。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硅谷不爽!他们为啥喜欢希拉里?
硅谷所在的旧金山湾区彻底倒向希拉里

加州是民主党铁票仓

然而,这也是硅谷最不愿看到的一幕,因为特朗普对硅谷来说不啻为一个公敌。在此次大选中,特朗普在加州仅仅拿到了33%的选票,远远低于希拉里的61%。即便美国大部分地区都支持特朗普,加州依然是希拉里最稳定的票仓。从选举结果图可以看到,在加州人口稠密的旧金山湾区(硅谷)、洛杉矶和圣地亚哥,希拉里几乎是压倒性的优势。而在硅谷的旧金山、圣马特奥、圣克拉拉三个县,希拉里的选票分别是特朗普的九倍、五倍和四倍。

路透的数据显示,东西海岸的金融和科技行业是希拉里的主要资金来源,华尔街和硅谷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希拉里,为民主党候选人提供了资金保障和技术支持。而特朗普的支持者主要是中西部地区,矿业、农业成为他的资金来源。

根据美国调查机构政治响应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统计,从2015年宣布竞选到今年10月,希拉里竞选团队和相关机构总计筹集了6.87亿美元的资金,而特朗普的筹款资金只有2.5亿美元,还自掏腰包了6600万美元。

虽然美国对个人捐款总统候选人和竞选委员会有明确数额限制,只能捐款2700美元和5000美元;个人依然可以通过捐款其他机构来支持候选人的竞选活动。举例来说,苹果CEO库克就曾自掏腰包5万美元举办希拉里筹款活动。

中立机构Crowdpac的统计数据显示,在美国科技公司员工和高管个人直接政治捐款的810万美元中,95%都流向了希拉里,而特朗普只拿到了4%。而在硅谷地区,这个比例则是99%。而在硅谷知名人士中,谷歌施密特、苹果库克、Facebook扎克伯格、亚马逊贝佐斯(亚马逊不在硅谷,但也是科技行业的巨头)等众多科技大佬都公开支持希拉里,并为希拉里竞选阵营筹集了大量资金。

硅谷为何厌恶特朗普

硅谷科技精英公开背书希拉里并不是没有理由的,主要有几大原因。

第一,在民主党执政期间,奥巴马政府与硅谷科技巨头就始终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奥巴马多次造访硅谷,会见谷歌、苹果、Facebook、Twitter等影响力巨大的科技巨头领导人,频频邀请科技行业大佬参加宴会与会谈。

作为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希拉里也延续了和硅谷的亲密关系。Facebook、YouTube、eBay、谷歌、特斯拉、苹果、Twitter,希拉里几乎得到了硅谷所有科技公司领导者的公开支持。Facebook COO桑德伯格在今年4月就公开表示,“我希望她成为美国总统。”

第二,希拉里的民主党竞选政策,受到了硅谷科技大佬的欢迎。希拉里支持全球贸易,开放移民政策,这是硅谷科技公司的成功基石。而特朗普提倡贸易保护主义,主张收紧移民涌入,直接触动了硅谷科技行业的奶酪。

去年美国电子产品出口总额将近2050亿美元,占美国出口总额的13.6%,是美国第二大出口行业。如果特朗普上台实施贸易保护主义,势必引发其他国家的报复措施,给硅谷科技行业带来直接打击。

高科技移民一直是硅谷的人才主要来源,但目前的H-1B人才工作签证政策还不足以满足他们的需要。希拉里一直建议扩大H-1B人才签证,保证硅谷科技行业的竞争优势;硅谷科技公司担心,特朗普的控制移民政策会让他们失去未来的人才,挫伤技术研发优势。

今年7月,美国145位科技公司企业家、高管和投资者发表公开信,呼吁美国民众不要投票支持特朗普。这也是此前大选从未出现的情况。他们认为,特朗普的政策会直接损害到硅谷的竞争力,影响到科技行业的发展。

第三,特朗普的出格言论让崇尚政治正确的硅谷大佬们无法接受。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的诸多偏激言论,例如“在美国和墨西哥建墙阻止移民”,“暂时禁止穆斯林移民进入美国”,“更衣室戏说玩弄女性”,这些都与加州推崇的民主自由平等原则格格不入。

因为出格偏激言论,特朗普与各大科技公司的大佬个人关系也相当恶劣。扎克伯格、贝佐斯等科技大佬们都曾经公开讽刺和批判川普。贝佐斯收购的《华盛顿邮报》甚至特别安排了20名记者专门调查特朗普的负面,终于成功拿到了特朗普下流言论的大负面,直接打击了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

此外,特朗普还要求美国公司将工厂搬回美国,这直接引发了苹果CEO库克的愤怒。虽然库克原本倾向于共和党,但在特朗普的这一言论之后,库克明显采取了报复措施:拒绝参加共和党大会,撤回对共和党的活动赞助,又自掏腰包帮助希拉里筹款。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硅谷不爽!他们为啥喜欢希拉里?
风投大亨彼得蒂尔是唯一公开支持特朗普的硅谷人士

也正因为硅谷大佬一边倒的支持,极少数支持特朗普的科技界人士几乎成为了“过街老鼠”。敢于公开支持川普的风投大亨彼得?蒂尔(Peter Thiel)和Oculus创始人帕尔默(Palmer Luckey)因此饱受批评和指责,甚至有人要求Facebook将蒂尔赶出董事会,并呼吁抵制Oculus的产品。而特朗普在硅谷圣何塞的竞选活动,更是引发了支持者和反对者的严重对立,甚至不得不出动警察逮捕过激的抗议者。

特朗普在圣何塞的竞选活动引发了骚乱

硅谷与政治关系密切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硅谷不爽!他们为啥喜欢希拉里?
谷歌董事长施密特鼎力助选希拉里

在这诸多原因的影响下,硅谷对此次大选的热衷参与也就不难理解。除了表面正常的筹款活动支持,一些硅谷大佬甚至直接参与到希拉里的竞选活动,用高科技来助选希拉里。

维基解密公布的邮件显示,Alphabet(谷歌母公司)董事长施密特在希拉里竞选过程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提供了竞选资金、网络技术以及人员招募等多方面的援助,甚至毛遂自荐希望成为希拉里竞选阵营的外部总顾问。

希拉里竞选主管约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在邮件中写到,“我和施密特今天会谈,他准备提供资金以及人员招募的帮助,他比我想象的更为恭敬。施密特希望面见希拉里。这不是什么坏事。”施密特对政治的浓厚兴趣并不意外。他在2012年就明确支持奥巴马,还在去年出任了美国国防部的顾问委员会主席,负责将高科技和互联网技术引入到美国军事。

在此次大选中,他通过自己投资的数家创业公司为希拉里阵容提供了网站平台、大数据分析方面的诸多服务。实际上,希拉里的网站平台和竞选应用就是在施密特的帮助下搭建的。他的科技团队还为希拉里提供了大数据分析服务,直接帮助希拉里筹集到2.4亿美元的资金,占据了希拉里总筹款额的35%。

另一方面,Facebook的两位核心人物也与希拉里关系密切。同样来自维基解密的资料,Facebook COO桑德伯格去年7月曾经主动联系波德斯塔,表示扎克伯格非常热切地希望会见他,以期了解如何影响扎克伯格非常关心的公共政策,例如移民、教育和基础科学教育等方面。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硅谷不爽!他们为啥喜欢希拉里?
桑德伯格和希拉里关系密切

实际上,桑德伯格和希拉里阵营的关系可以追溯到整整二十年前。1996年克林顿总统任期期间,年仅27岁的桑德伯格就曾经担任时任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的幕僚长(相当于办公厅主任),直至2001年离职加入谷歌。

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今年4月,桑德伯格会直接表示“我希望希拉里成为新总统”了。此前甚至有传言,希拉里出任总统之后,桑德伯格会是财政部长的热门人选。但她本人予以了否认。

不过,硅谷也并不是完全倒向希拉里。虽然科技大佬一边倒支持希拉里,但普通民众也有着不同意见。在加州这个民主党传统票仓中,也有一些华裔选民立场坚定地选择支持特朗普,但他们的原因更多的是对民主党政策的反感。而且,这些选票实在数量太少,无法左右加州的选局。

一位在硅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华裔移民表示,自己把票投给了特朗普,但却并不喜欢他,这主要是出于给民主党投抗议票。“民主党干涉太多私人事务,关心莫名其妙的上厕所问题,有那么多重要事情都不去做。平权法案也实在损害了华人孩子的上学权利。奥巴马医保更是一个大坑,劫中产阶级去补助拉丁裔阶层。如果再让民主党执政,加州的今天就是美国的明天。”

另一位来自Pinterest的华裔工程师则对新浪科技说,“我也支持特朗普,主要是因为希拉里的腐败问题以及民主党的加税和医保改革。特朗普上台不会有灾难后果,美国政府不是一个人做主的。民主党带来大量非法移民,拉丁裔的崛起已经是没法逆转了。”

在被问到“你会在公司内公开讨论支持特朗普的政治立场吗?”他回答说,“会啊,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不干了。美国都在明显走下坡路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