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裁员风暴,倒闭寒潮:游戏人仓皇出逃的2016年

2016年10月,陈二狗动了离开游戏行业的念头。

今年9月,葡萄君曾经在《 从融资两亿到薪资纠纷,游戏厂商今年不好过 》中讲述了银河数娱的困境。当时整个集团的员工都被迟发工资,迟缴公积金,陈二狗也不能幸免。

于是制作人和研发领导开始找他谈话:如果你主动离职,公司就立刻跟你结清拖欠的工资,并再给你2000元补助。9月底,基于对这家公司的心灰意冷,陈二狗带着一身慢性病答应离职——虽然这家公司把原有的十几个项目砍到四个,大幅度缩减人员规模,也拿到了新的投资,但他实在是待不下去了。

现在陈二狗决定离开游戏行业,备战公务员考试,选一个朝九晚五不加班的文职—— 当年陈二狗毕业就进了一家国企,却因为热爱游戏辞职做了策划。如今想来,他觉得自己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

“有一种差距,叫做我理想中的游戏行业和现实中的游戏行业。”

裁员风暴,倒闭寒潮:游戏人仓皇出逃的2016年

知名厂商:裁裁撤撤的通行证

银河数娱并非孤例,在2016年,许多一时显赫的游戏公司都遭遇了或大或小的困境。

新动文化便是其中之一。今年6月,其发行的手游《鬼吹灯3D》一度抵达畅销榜第三,并稳定在前五十名的位置。但从8月10日开始,这款产品的畅销榜排名便一落千丈。

裁员风暴,倒闭寒潮:游戏人仓皇出逃的2016年

《鬼吹灯3D》畅销榜排名曲线

10月末,有猎头称新动文化已裁员90%,还有离职员工称,其专注海外的上海分公司仅剩个位数的员工,且近两个月还要砍掉三分之二的运营。

裁员风暴,倒闭寒潮:游戏人仓皇出逃的2016年

今年6月,新动集团董事长 陈运逴在接受葡萄君的采访时 ,表示集团手中还握有大量资金,此前花了7000万在手游领域试错,之后还会花8000万用于《鬼吹灯3D》,希望半年左右收回成本。

但该名离职员工称,《鬼吹灯3D》原有的渠道评级在B和B-之间,勉强推到B+,只能走一波流,以此吸引更多的投资。但投资并不如想象中多,游戏不够赚钱,公司又不敢签产品浪费热度。现金流转不畅,最终只能裁员。

如果说新动尚属昙花一现,那老牌公司盛大的裁员力度则透露出更加明显的市场信号。今年9月,有消息称盛大游戏将公司的2000名员工裁到了几百人,相当一部分员工在部门合并的过程中被辞退,重组的部门要按约30%的比例进行裁员。虽然调整架构必然是裁员的原因之一,不过市场的变化也加速了盛大的调整。

与之相较,许多大公司的变化并不剧烈,但也流露出变革的意味。2015年11月,巨人网络就曾免掉160名干部中的133名,称要追求扁平的管理结构;今年4月,史玉柱又主动在微博上发表“狼兔论”,将对干部员工每季度实行10%的末尾淘汰,不怕媒体误读为裁员。

裁员风暴,倒闭寒潮:游戏人仓皇出逃的2016年

在在更早吃到手游红利的触控,这些变化则更加温水煮青蛙,根据36氪的报道,一名前触控员工称:“一直陆陆续续有人走……触控科技在望京SOHO曾零散地租了近13层楼,现在只有一层还留下来办公使用,其他都已经被转租出去了。 ”

对这些知名厂商来说,一旦无法保持在研项目的成功率,那庞大复杂的管理架构便会显得冗余。此时调整结构,进行裁员便成了最好的选择。在这种趋势的影响下,业内许多人都开始捕风捉影,甚至完美世界、畅游、西山居、智明星通、天象互动等知名企业都始终流传着裁员、员工批量离职的真相或谣言。

而在这场裁员风暴中,外企也不能幸免。

例如在某知名日资游戏公司,周期性的招人和裁员都是家常便饭。他们往往会临时招一批人研发一个项目,如果项目不够成功,便将项目组砍掉,然后再招一批人进来。有猎头称,“就像做工程一样,招了很多农民工,楼盖好了你们就都可以走了。”

Crytek的情况则没有这么正常。这家公司曾研发出《孤岛惊魂》与《孤岛危机》等经典作品,并在2015年初获得了亚马逊的7000万美元注资。但近日有员工和猎头称,受德国总公司的现金流影响,其上海分公司也已经欠薪两个多月,且没有为员工缴纳社保。

裁员风暴,倒闭寒潮:游戏人仓皇出逃的2016年

《孤岛危机》

目前Crytek上海分公司的CEO正在寻求投资和独立,不过暂时还没有结果,原因也很简单——这家公司太久没有盈利项目,许多前沿项目的研发周期也太长了一些。

对这些公司和整个市场来说, 裁员或许是优化架构,引导公司朝良性方向发展的必要措施 。但对个体而言,身处裁员风暴当中,难免人人自危。

中小公司:密密麻麻的墓志铭

然而这些知名公司的困境还只是九牛一毛。按照顽石互动CEO吴刚的说法,虽然每个人的朋友圈里都充斥着千万流水,畅销榜前十的各路喜报,但这些都是寒冬里的温泉,而非整个游戏行业的现状。事实上, 行业中还充斥着大量艰难度日、已经死去或在生死之间挣扎的中小游戏公司。他们才是2016年游戏寒潮的主角。

据一名猎头描述,仅上海一城,就至少有如下公司出现了困境:

几个月前,页游研发公司火之炎老板跑路;

尚掌网络的《胡闹西游》曾代理给EA的麒麟狗,但项目质量不过关,于是公司于今年4-5月倒闭;

掌兴游戏一直在研发一款MOBA产品,其HR曾找到猎头说需要主策。“我猜是主策跑路,没敢给他们找。”结果公司于1个多月前倒闭;

小梦游戏也曾研发一款MOBA产品《小刀塔》,但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

《鬼吹灯3D》研发商掌域科技于近期因资金链断裂而濒临倒闭;

卓派网络也于近期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老板还撑了蛮长时间的。”;

乐卓网络曾经有很多自研项目,后来裁掉了大部分研发人员,转做发行;

通耀游戏拥有《蜡笔小新》等IP,主打二次元,但近期砍掉了所有没有成功的项目;

灵玩网络的《仙魔劫》端游研发了近四年,但近期游戏上线后发不出工资,已经有部分研发人员离职;

慧观网络的ARPG游戏《青龙偃月刀》还未上线,公司就因资金断裂而倒闭;

《全球使命》研发商英佩游戏于近期裁员;

魅魔网络本来于7,8月资金就濒临断裂,后来虽然获得了投资,但最后还是倒闭,产品也未上线……

事实上,这些遭遇了困境的中小公司尚属于有名有姓的佼佼者,还有大量不为人知的公司,安静生长,安静死亡,从未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当中。

而抛却种种品类选择不妥,管理水平不高、资金运用不善、研发能力不足之类的弊病, 他们的困境如出一辙:公司没钱了。

继一线美元风投、PE基金和人民币基金逐一接盘之后,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即将结束的论调终于激起了所有投资人的警觉,创业寒冬正式到来。

雪上加霜的是,2016年5月, 证监会又叫停了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四个行业上市公司的跨界定增、并购和再融资。 此次禁令大幅度限制了游戏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能力,使得许多现金流捉襟见肘的公司丧失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泰岳梧桐算是为数不多的,还对手游有兴趣的投资机构,但 其VP安静曾对葡萄君表示 ,他们对游戏业务的投资逻辑有两点: 赛道是否足够细分,游戏的微创新是否足够。 很明显,绝大多数研发同质化卡牌、ARPG和MOBA游戏的中小厂商都不符合这两点条件。

VR游戏也遭遇了类似的窘境。虽然今年早期,许多拿不到投资的手游团队纷纷转做VR,寻求资本的垂青。 但早在今年6月,VR投资的二级市场就已经渐冷,资本开始趋于理性,早期入局的优秀VR游戏团队也都拿到了融资 。现如今,即便是经历过39个涨停板的“妖股”暴风魔镜,也传来了裁员50%的消息。

资本遇冷,竞争加剧,市场饱和,2015年寒冬的所有问题非但没有解决,还变得愈加严重。 如今年关将至,对于缺乏竞争力的中小公司来说,更多坏消息还会传来。

仓皇出逃的从业者

在这场裁员风暴和倒闭寒潮当中,从业者们如履薄冰。

按理来说,大公司、知名IP和贡献现金流的项目永远是第一顺位的选择。但在当今的市场状况下,只有程序员才是这场危机中唯一的幸存者:只要不挑三拣四,他们总能找到一个和编程相关的职位。而许多离职或被裁的主策、制作人更难找到工作,即便能找到工作也都是平跳甚至降薪。“行情差得一塌糊涂,根本没有挑三拣四的机会。”

于是,许多游戏人决定出逃,逃向同样身处寒冬,但成功更有迹可循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与金融行业。

这一选择必然纠结无比:暴雪的三位创始人曾经回忆,在公司成立的前三年,他们每一天都濒临破产,两个月才发一次工资。所有足够伟大的公司,几乎也都遭遇过一场或几场足以致命的危机。吃不了这些苦,注定只能选择逃离。

裁员风暴,倒闭寒潮:游戏人仓皇出逃的2016年

暴雪的三名创始人

但国内的游戏公司曾经离钱太近了,没有人能够接受如今的命运。想当年,几个大学毕业生创业做手游就能拿到一两百万的投资;而现在,当承诺的分红没有发出,公司濒临倒闭,自己又被拖欠薪水,游戏行业的诱惑力自然就不如当初了。

此情此景,葡萄君无意重复“产品就是王道”,“用户才是根本”等正确的废话,因为机会的存在终究无法弥补市场大潮的跌落。当风口平息下来,曾经虚假繁荣的游戏行业终究要付出代价;而人来人往之后,也只有依然热爱游戏的游戏人才会让这个产业获得更加长足的发展。

或许这场风暴和寒潮都不是坏事,市场总会回归平衡。只是希望有人记得这个年代人们曾经历的泡沫、疮痍和仓皇。

在陈二狗离开之后,经历漫长的不安与氏惆,银河数娱基本已经回归了正轨。只是有一天,忽然有员工在沉寂良久的微信群中说道:“昨晚去楼下吃羊肉串,看着三层黑乎乎的,有点怀念当初灯火通明的银河。”

在他心中,公司的印象大概会永远停留在那个时候: 那时银河数娱单款产品的代理金高达1500万,且刚刚完成了两个亿的融资;那时华灯初上,春光明媚,寒冬未至。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