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暴风集团冯鑫:关于智能硬件,我有三个观点

暴风集团冯鑫:关于智能硬件,我有三个观点

本文作者为暴风集团CEO冯鑫,36氪经授权发布。

在暴风魔镜上市后,冯鑫认为自己的思维方式也在转变,扎堆创业、竞争的过程很苦。后来,他明确提出了跳出红海的战略:“我觉得我错了,我打的是一场红海的战役,甚至有一个说法,当你手里有一个锤子的时候,你看谁都像钉子,当你有一身血战的本领的时候,你见了谁都想打一仗,但是它会局限你的思维。从那以后到今天为止,我已经跟身边人说,我已经不准备打任何一仗了,我不会参与任何一个红海战役,只做蓝海的生意。如果我没有本事看到蓝海,我们就拼命去找,直到找到为止,红海战役是没必要打的,这是我的思维方式的转变。”

关于智能硬件,冯鑫分享了三个观点:

硬件会占有入口的半壁江山

我们生逢其时。小米火的时候,中国的智能制造已经在发生变化。这几年,暴风有三个同事辞职,创业做了三个智能硬件。前年的时候,我们看到智能硬件往下走,大家觉得智能硬件不被投资人喜欢了,很多创业公司融不到钱了。

但,我为什么说现在生逢其时呢?

我的判断应该在2019年,它可能会成为整个互联网最热的一件事情,我甚至会觉得它比AR这些东西更热,这是一个基本认识。

互联网真正的竞争,我们看到是BAT的竞争,本质是一个关键词,就是入口。所以你会发现后来360、搜狗成为不错的企业,那是在入口揩一把油,都成为了互联网第二级企业。 

但是在最近的十年,入口发生变化了,直接做硬件,做手机就是入口,所以就有了今天的华为和小米。为什么BAT不做手机?因为他们自己有入口。当这块屏幕从桌上的电脑到今天的手机,你会发现它真的成为一个逃不开的入口。

我在想这个话题,今天也许BAT还没有意识到,但是一定不会超过三年的时间,他们就会发现在用户这件事情上,实际上硬件可能会占半壁江山,他们会发现智能硬件是互联网的新型驱动。这是我一个基本框架。我觉得这个时间点也就大概在三年,不会超过四年。

硬件免费逻辑并非完全失效

最近我在研究硬件定价的问题。前一段时间,周鸿祎反思,认为硬件免费逻辑是错误的。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

一年销售在10万台左右的硬件,硬件赔钱卖肯定是错误的。这类产品要给消费者的体验是别的产品体验不到的,一个手机赚300块,一年就是3000万的纯利润,也不错。

如果一个产品年销售超过1000万台,就可以考虑免费模式,或是成本定价模式,硬件赔钱或是不赚钱,用服务去赚钱,向后收费。手机、电视都是可以以这种方式去做的。

我预判,两年之内VR的用户可以达到2亿。手机、电视、VR,都是可以向后“软件”收费的品类。 

所有的智能硬件来看,ARPU值并不一样。每位小米手机用户的ARPU值现在做到80、90元,VR的ARPU值还能提升30%左右,而TV的ARPU值可是能提高200-300%。我判断,在ARPU值这件事情上:第一,有屏幕的比没有屏幕的占便宜;第二,屏幕越大的越占便宜;第三,能够捕获90后用户越多越占便宜。

智能硬件是高难度事件

我觉得智能硬件这件事情难度比较高。以前,做个网站就能上市了,后来做软件赚钱,再后来做服务。未来,硬件、软件、商业服务都要做,还要做品牌,做定位分析,做渠道,这几件事都要做好, 这些因素是乘法关系。一件事不及格,会导致整体不及格。

我觉得每个产品都分四个阶段:样品→产品→商品→用品,这四件事每件都非常难。样品到产品有巨大的区别,过去互联网产品是免费的,产品不好没关系,用户不会抱怨,而且互联网产品可以快速迭代,很快就能满足用户的需求。但硬件不行,硬件交互不好,用户是不买单的。

从产品到商品,这个过程也很难。中国今天从事智能硬件的差距在哪里?大家只想功能,不想卖给谁,从产品到商品转换的能力弱。

最后是用户,买完了之后会不会用,好不好用?这是一个从商品到用品的过程,同样非常难。

我的结论是,智能硬件领域,想做出好东西,互联网和硬件两方面都要做好。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