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炸掉的不仅仅是53亿美元

当地时间2016年9月2日,韩国首尔,三星手机业务负责人高东真对GalaxyNote7电池爆炸事件致歉。 (视觉中国 图) 对于48岁的李在镕而言

三星:炸掉的不仅仅是53亿美元

当地时间2016年9月2日,韩国首尔,三星手机业务负责人高东真对GalaxyNote7电池爆炸事件致歉。 (视觉中国/图)

对于48岁的李在镕而言,2016年10月的最后一周,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

在三星电子工作25年后,作为李健熙的独子,李在镕将在新一届股东大会上被推荐为九人董事会成员之一。这也是为他从父辈处接过权柄,正式成为三星集团唯一的第三代领导人,做好最后准备。

此前有外媒称,一直以低调、谦虚形象示人的李曾回绝这一提议,并希望“三星电子另请高明”。但所有人都明白,这更像是黄袍加身前的姿态。

李在镕即将掌控的是一个旗下拥有三家世界500强企业、总产值占到本国GDP18.22%的庞然大物。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72岁的李健熙2014年5月因心肌梗塞送医院急救且直至一周之后方才恢复意识的变故,让交班事宜加快了进程。过去的29个月内,李在镕某种程度已成为三星的“监国”,而这次股东大会的投票仪式不过是履行一种程序。

或者说也是对1987年事件的“克隆”:那一年11月,三星缔造者李秉喆去世,12天后,45岁的李健熙正式接任集团会长一职。之前数年间,李健熙一直负责公司的具体经营事务。随着两位兄长先后失去继承权,他早已当仁不让扮演起摄政王的角色。

李健熙其实早已为此次接班做好了准备。

在三星集团横空出世的岁月中,有两个样板为世人瞩目。其一当然是垂直全产业链整合的构架,其二则是循环出资交叉持股的公司组织体系,也就是通过三星爱宝乐园向三星生命出资,后者再向三星电子出资,三星电子又持有三星信用卡公司关键股权,而三星信用卡同时又是三星爱宝乐园的大股东。而在成立整40年、作为整个集团实质控股公司的爱宝乐园中,李在镕本人持股25.1%,甚至远高于其父李健熙的3.38%和其母洪罗喜的0.74%。

在公司治理专家眼中,这种多见于东亚地区的股权安排固然有利于创始人家族以最经济的方式控制最广袤的事业版图,但对于一家公众公司来说——三星电子一家净利润一度占到韩国所有上市公司利润总和的36.8%——却不是好现象。有关李氏家族仅凭2%整体持股即控有三星集团的说法即由此而来。

此刻,三星最让外界担心的并不是这次交班,而是那些市场传来的坏消息。

Galaxy Note7手机连续爆炸风波愈演愈烈。据说,三星电子尤其是其移动通信部门员工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年度考评发愁,全年奖金蒸发大半恐怕是大概率事件。N7全线停产后,销售量为前者三倍的S系列能否接棒?曾经占到全球35%市场的三星手机会否就此一蹶不振(现在已降到不足23%),沦落到它曾经击败过的日本对手那样,从此更多以后台核心零部件供应商面目出现?

从8月2日发布,到10月11日宣布全球召回停产,智能手机面世9年来最大的质量危机和品牌危机确实让三星赶上了。

这当然是一场豪赌,集合过多黑科技的N7手机原本就是三星趁苹果iPhone7手机相对保守选择的反向策略。但这何尝不是为李在镕上位而造势——改变自2014年二季度以来三星手机销售持续的颓势,是“太子班底”必然的考量。

只要看看数据就能明白:2015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出货2.953亿部,同比增长23.1%,而三星却下降了3.9%。2016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竞争更趋残酷,三星也愈发低迷。

以中国市场为例,上半年三星1357.31万部的销量只能排在第六位,只及排名第一的华为30.9%,排名第二的OPPO46.7%以及排名第三的苹果的49%。

三星方面很清楚,一旦在低端市场上完败于中国同行——这已近乎事实,而在中高端市场上不能摆脱华为们的狙杀,那么这头现金奶牛的命运可想而知。唯一的办法是将目光锁定在尚未完成换机的2亿个iPhone4等早期苹果产品用户身上,在势必迭代的iPhone8产品亮相前的一年时间,最大程度收割其用户,哪怕后者已赢得外形专利官司并考虑按实际销量收费。

虽然N7此前被一干主流媒体赞许为“非常惊艳”和“三星有史以来最好的产品”,但一系列的电池爆炸事件最终将其拖入噩梦。Galaxy——盖乐世——覆盖世界的快乐,蜕变成震惊世界的反讽。更麻烦的是,虽然有猜测认为起火元凶为三星自家上游公司生产的电池,但两个月过去,公司层面并未给出确切答案。

李在镕当然想过止损,但用100美元补贴外加一部S型号手机替换的手段似乎不能奏效,而美国一用户新到手的S型号手机再度爆炸的新闻几乎葬送了这个功勋系列的前世今生。

53亿美元,这是三星给出的账面损失数字。而内伤的严重程度则难以估量。关键是来自主要对手的“趁火打劫”。

苹果公司股价自9月中旬以来上涨13%、达52周最高,属于自然反应。中国?从航空公司禁止携带N7手机上机的规定,到五星级酒店发布禁止将充电N7手机置于床头的通知,可谓前所未有地重视。

想想华为手机舵手余承东曾经的告白吧:“市场排名第二的厂商(苹果)因为有特殊的生态链,我不好说,但排名第一那位(三星)并没有什么华为不具备的竞争优势。”看看苹果公司将77.8%代工厂设于中国的特殊优势,三星还有什么筹码?

再加上,本已激战不休的市场上又来了新对手。10月5日,安卓系统总舵主谷歌正式宣布推出Pixel手机,且售价与iPhone7与Galaxy S7持平。与此同时,其高层明确放风:未来每年都会推出硬件产品。

华尔街的反应可想而知,10月18日,去年才更名的Alphbet(谷歌重组后的“伞形公司”)股价升至2004年8月19日IPO以来的最高:882.8美元每股,分析师们更将其目标价位直接标为943美元。

多亏三星半导体力挽狂澜的业绩在这个多事之秋意外强劲,也多亏了集团600亿美元现金可以某种方式展示肌肉,至少截至目前,三星电子的股价仍维持了164万韩元的历史最高水平。

事有反常必为妖,经历如此溃败都能在股价上繁花似锦,不可能没人窃窃私语。

请注意,在这次召开的股东大会上还有一项议程,即讨论美国对冲基金埃利奥特主事保罗·辛格尔的提议,包括简化三星电子极其复杂的持股关系,加设独立董事以增加公司治理透明度,同时派发270亿美元的特别股息。

这个曾令阿根廷和秘鲁政府避之不及的犹太人有一个特别请求:将三星电子对其它三星集团实体的持股整合为一家全新控股公司并在纽约和首尔上市,新公司通过出售股权支付一旦李健熙去世后李在镕需支付的遗产税。根据韩国法律,这笔钱将达到60亿美元。显然,仅持有三星电子0.62%股权的辛格尔对非李氏家族投资者的心态极为了解。

历史上,三星集团多次遭遇危机。1998年,为了度过亚洲金融风暴,三星甚至恳请中国招商局集团将己方已购入的北京国贸东南角32层招商局大厦回售对方以回笼珍贵的现金,以至于在现代、LG早已在中国首都兴建起总部大楼时,三星还在苦苦等待2014年方动工的CBD地块大楼落成。2008年,类似的过冬行动再次上演。

问题是,以作风大胆、杀伐果决闻名的李健熙带领30万员工屡屡涉险过关,而素来以“听话”著称的李在镕,给外界更深刻的印象却是,他在2001年第一次互联网泡沫末段不到一年成立14家互联网公司,终了有8家以三星集团收购抹平亏损。

“除了老婆孩子,一切都要改变。”1993年回荡在法兰克福上空的李健熙豪言现在降临在汉江的上空。

只是这一次,身为三星电子董事、三星集团副会长,命中注定的三星帝国新领袖,李在镕能改变什么呢?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