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大量新资本流入硅谷,然而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大量新资本流入硅谷,然而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编者按:本文作者 Erin Griffith 是《财富》的专栏作者,主要关注创业公司和科技行业,本文是他对硅谷不断注入大量资本的评论。

风光无限的独角兽时代可能快要结束了。到目前为止,今年进入“独角兽俱乐部”的初创公司数量还不如去年一个季度的多。

公司开始关注盈利能力和持续性增长,想成为独角兽反而不正常了。高管们开始鼓吹“清白条款”(有利的清算优先权)和合理估值。

Benchmark 著名的风险投资家 Bill Gurley 还在发出泡沫警告 。当然,忧心忡忡的不止他自己,还有很多投资者。

不同的是,现在 Gurley 和他的同事们正在发出预警:过度资本化的初创公司开支失控。2016年,最精明的初创公司在削减烧钱率,减少过度的增长,而且不再吹嘘“2018年的盈利能力”,而那些没那么精明的公司呢?他们已经死亡或是在迷雾中滑行呢。

相反,风投们对日趋激烈的竞争感到焦虑。低利率以及公开市场的恐慌引诱许多新资本进入封闭的创业投资界。在过去的几年里,上亿美元的对冲基金和共同基金涌入市场。但这些不成熟的投资者,他们的资本背地里被称为“傻钱”,都在今年撤退了。他们觉得被早期的赌注“灼伤”了,或是厌倦了等待他们支持的“上市前”公司(例如,Uber )。我们不太可能再看到大型对冲基金做早期投资,就像2014年, Tiger Global Management 给 Kitchensurfing 的1500万 B 轮投资那样 。今年春天, Kitchensurfing 关闭了

共同基金的撤退并没有阻止新的风险资金的出现。主权财富基金、多元风险基金、养老基金和资产负债表上有着数十亿美元现金的财富500强公司,现在纷纷涉足创业投资。最近, 软银和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宣布了一项1000亿美元的科技基金 。传统风投也在筹集更多的资本,准备迎头赶上。

但是这些新的“傻钱”并不像风投们希望我们看到的那样傻,也不像之前的共同基金那样变化无常。随着越来越少的新独角兽出现以及对盈利能力的关注,也就更容易区分出,哪些公司的商业模式有效,哪些公司注定是死路一条。这也就意味着,要投资硅谷的少数赢家,竞争更为严酷。

投资银行家们表示,随着新钱寻求支持初创企业,他们的手机比以往响得更频繁了。独角兽变得像这种所谓的泡沫出现之前一样罕见,这样的需求飙升。在疲软的 IPO 市场东山再起之前,恐怕激烈的竞争将是常态。不过,没有胆量,哪来成功?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