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互联网精英们很不爽 但川普入选总统可是互联网一手造成的

互联网精英们很不爽 但川普入选总统可是互联网一手造成的

【腾讯科技编者按】本次美国大选尘埃落定后,许多人感到了巨大的落差,那些对希拉里胜选信心满满的选民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一结果。但这确实就是现实,这些无法理解选举中出现“大反转”的选民只是被社交网络蒙蔽了双眼,他们平时在社交网络上看到的所谓“真实世界”其实只是“言论滤泡”过滤出的幻象而已。

特朗普拿到270张选举人票胜出后,一位科技公司高管在我身边问道:“你说说,这次大选是不是Twitter一手把特朗普抬进了白宫?”

其实答案很明显,大选又不是Twitter办的,是大多数美国人选择了特朗普,不过反思本次大选时我们又不得不将互联网的影响考虑在内。毕竟选前 Facebook 和Twitter上流传着各种假新闻,而维基解密的邮件也让我们见识到了所谓“真相”对大选的影响,科技平台确实正在以自己的方式塑造当今的大选。

对于科技界领袖来说,现在要是没有影响力平台,不理解算法的威力,不爱在关键事件中发言,恐怕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硅谷的狭隘割裂了它们与普罗大众的联系

作为Y Combinator合伙人和Twitter创始人,贾斯汀·坎恩深知硅谷中普遍存在的狭隘心态,这种心态的存在遮蔽了科技领袖们的目光,他们很难理解普通人投票时的心态。

其实硅谷人的狭隘早就根深蒂固了,就拿自动驾驶车辆来说,它们用技术革了出租车和卡车司机的命,但硅谷人却做了甩手掌柜,根本不考虑此类车辆普及后这部分普罗大众到哪去养家糊口。

“这些人是不是未来会丢工作?他们肯定会变得很愤怒吧?在投票时这部分力量绝对无法忽视,因此我们必须要找出一个建立包容性社会的好途径。”坎恩在里斯本的网络峰会上说道。

就在无数美国人焦急等待这场历史性大选的结果时,科技界的精英们却齐聚里斯本讨论科技的未来。

你看到的内容只是自己内心的倒影

风投公司LocalGlobe合伙人克莱恩认为互联网正在走向封闭,用户看到的都是他们想看的,听到的也是他们想听的,所谓中立的社交平台上早就没了不同意见生存的土壤。

“社交图谱的‘本性’决定了它就是一张三观相同人建立的网,”克莱恩说道。“这就意味着,你时间线上出现的内容必然不会与你意见相左。”

现在,唯一能体验美国人心中苦楚的恐怕就是刚刚选择脱欧的英国了。“其实无论在大选中站在哪一边,大多数选民都对自己的选择深信不疑,因为他们的社交平台上必然充斥着各种‘有利’消息。”克莱恩说道。“他们都觉得自己这一方必胜无疑,但却忽略了其实对方阵营也是这样想的。”

社交平台缺乏责任感

克莱恩认为,像Facebook这样的科技公司,总是会把自己当成一家宽带提供商:它们只是管道,而决定人们看到什么的是算法。

“在运营中,没人会给用户安排个意外发现或不同的观点,”克莱恩说道。“社交平台不愿从‘人’的角度为用户展现那个真实的世界。”

Facebook就是这样想的,它们觉得自己不是一家媒体机构,因此在内容的把关上自己没有任何责任,但事实上它们已经是用户接收新闻和观点的重要平台了。

在里斯本的网络峰会上,Twitter扮演的角色也成了人们讨论的焦点。

“如果你了解Twitter上的水军,就会知道它们在影响人群看法上的威力,这些家伙已经失控了。”Radius公司CEO施拉兹在讨论会上说道。“对于参选人来说,弄出几百万个马甲简直轻而易举。”

“而且Twitter封号时根本不按常理出牌,让人感觉它们政治倾向性非常强。”投资人龙思达尔补充道。

在一次激情四射的演讲中,500 Startups创始人戴夫则表示科技领袖们需要多做自我检查,因为他们的产品在影响着全世界的人们。

“我们总是将各国领袖放在道德审判席上与严苛的道德标准逐条对比,但人们却忘了这些科技领袖,他们的产品触及全世界,权力可一点不比特朗普小。”戴夫说道。

“其实想想就很悲伤,我们硅谷人总是自诩要改变世界,我们本应该更包容,更接地气,但事实上我们却非常狭隘、孤立,守着自己的精神乌托邦。”Passion Capital投资人艾林说道。“如果我们造了工具却不愿为其负责,那么事情会向什么方向发展呢?”

Salesforce CEO最近就在公司推行了新的改革项目,他认为科技公司应该遵守希波克拉底氏誓言(立誓拯救人命及遵守医业准绳),以较高的道德标准要求自己。

手握巨大权力和影响力的硅谷确实需要反思,它们在产品研发中必须担负起应有的责任,积极解决各种问题,并利用技术将逐渐分裂的人类社会重新粘合在一起。

“两天前,我还在琢磨着下一笔投资要给哪家公司,”坎恩说道。“不过经过了大选的洗礼,我认为其中暴露出的问题才是科技界迫切需要反思和解决的,也许这才是我们在大选中的最大收获吧。”

小扎的辩解非常无力

不过,对于社交网络毁掉本次大选的论调,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并不同意,他认为自己的公司并没有影响选民的判断。

小扎认为,关于两位选民的虚假负面新闻都不少,Facebook并没有偏袒其中一方。“我认为,大选后人们对社交网络的穷追猛打实在太疯狂了。”扎克伯格说道。“人们在大选中没能投出正确的一票不能全赖在虚假新闻的头上。”

不过,最近皮尤的一项调查却显示,20%的人会因为社交网络上看到的内容改变自己的原有立场。而在整个大选周期中,我们见识了太多爆炸性新闻,人们肯定多多少少会受其影响。

无论小扎如何辩解,其实Facebook的信息流已经创造出了“言论滤泡”,我们在社交平台上看到的言论都经过了过滤,变得越来越单一。如今,全世界使用Facebook的用户接近20亿,可以说扎克伯格已经控制了许多人的信息获取渠道。

科技界,尤其是社交网络公司确实需要深刻反思,它们的本意是创造更加积极的连接,而不是成为世界秩序的破坏者。如果科技公司不能意识到自己的真正职责,恐怕这个恐怖的“言论滤泡”永远不会消失。(编译/锐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