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当刷手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当刷手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双11”购物狂欢节,中午12点,名为“Y6会员2群”的QQ群里热闹非凡。每当有新人加入这个标签为“淘宝兼职”的QQ群,瞬间就会有10名群成员发出整齐划一的欢迎词:“欢迎新人入职,一起加油!”

QQ群中,不时有人抱怨做不到单赚不了钱,管理员则安抚道:“今天商家都在忙‘双11’,没空发单,等过了这几天就好了。”

电商十年来全速扩张,而作为衍生产业的刷单生意亦是规模庞大。北京晚报记者调查发现,在电商平台严厉打击且新推广形式逐渐崛起的情况下,传统的刷单模式已日益式微,却仍然难以完全禁绝。

入会先交66元 “刷单不需自己付款”

当刷手是怎样的一种体验?“双11”当天,北京晚报记者以兼职者身份加入了一个刷单组织,发现刷单组织加入门槛较低、刷单操作也较容易上手,但组织内部分工明确、层级繁复、代号遵循固定格式,下位者通过网络履行职责、领取报酬。至于谁是这个组织的控制者、代号是什么意思,并没有人进行说明。

北京晚报记者先通过微信搜索关键词为“淘宝刷单”的公众号,选择了其中一家认证为“郑州凯××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公众号,该公众号留下一个QQ群号,点击即可加入。

记者随即点击,名为“手机兼职报名群”的QQ群弹出,记者点击申请加群,立刻获得通过。刚一进群,就有三名群昵称前缀为“接待”的管理员几乎同时打出“兼职私聊”的欢迎词,紧接着其中一名接待(下称接待A)向记者发来了私聊,向记者介绍业务范围。

记者提出想做淘宝刷单兼职,接待A表示淘宝刷单正是他们的主业,只需要进行简单的培训就可以进入平台接单,每单的佣金在5元至20元不等。记者表示很感兴趣,接待A随后告知,刷手进入平台需缴纳一笔66元的会费,做满300单之后就会返还,绝无二次收费。

记者通过QQ红包向接待A转账,接待A收到后叮嘱记者:“刷单流程和我们平时网购是一样的,但你不需要自己付款,咱们会通过他人代付、红包支付的方式进行付款,您不需要自己花钱垫付。”

操作要“11512” 学完要考核

交完会费后,接待A将记者加入名为“Y6会员2群”,进群后,记者被要求想一个昵称(以“单单”为例),修改群昵称为Y6单单普通,意为Y6群内的普通会员。记者询问管理员Y6是什么意思,管理员答道:“是一个代号。”

修改群昵称后,管理员将记者拉入名为“ISpeak培训班”的QQ群里。“把这两个文件看一下,看明白了叫我。”群内的培训师发来两个文件,一个是《手机淘宝刷单教程》,另一个是《ISpeak通用新手做单教程》,第一个文件的内容是教刷手如何取得商家的青睐以及如何伪装成正常的购物流程,各种行话层出不穷。

“实名满月”指刷手使用的淘宝账号必须经过实名认证,且注册满一个月。“查号待收”指刷手要提供淘宝账号内的两张截图,一是评价管理页面截图,证明自己没有被投诉或处罚过,且进行过实际购买;二是待收货页面截图,证明自己是一个看起来正常的买家。

培训师解释道,如果待收货过多,账户就会被怀疑是刷单号,所以很多商家都不接受待收货多的刷手,甚至会对一周、一月内的购买数量进行限制。

淘宝账号符合上述要求后,接下来就该学习如何刷单。“11512是什么意思?”培训师向记者提问。按照教程,11512中的最大数字5代表要刷单的商品(主宝贝)要浏览5分钟;5前有几个数字就表示要货比几家,如11就说明要货比两家,即在浏览主宝贝前先找两个同类商品,各浏览1分钟;5后有几个数字就表示要在主宝贝所在的店铺里找几个副宝贝,如12就说明要在该店铺里找两个其他商品,一个浏览1分钟,另一个浏览2分钟;然后对主宝贝和店铺进行收藏——刷手正是通过这样的操作,来伪装成正常的购买者。

记者表示明白后,培训师发来一套刷单资料,要求记者先试操作一遍,每一步操作都要截图发给培训师审核,培训师用1或者2来回答,分别代表这一步操作正确或错误。

记者操作无误后,培训师表示记者现在就可以接单了,但必须先进行“卡马甲”操作。

语音软件接单 “主持”步步监控

所谓“卡马甲”,就是在接单的ISpeak语音软件上获得相应的资格。因为语音软件会在用户昵称前用不同颜色的马甲标识用户的权限,只有穿上了相应颜色的马甲,才能进行相应操作。

记者培训合格后,培训师先给记者分配了一个以“单单”为关键词的昵称,前缀为“名城”,后缀为“S团普通”,要求记者将语音软件的名字更改为上述昵称,并设置为不允许任何人加好友。“这是为了防止有人加你们私聊以私下做单为由骗钱。”培训师解释。之后,培训师要求记者进入一个备案频道,明确所属关系;备案后才能进入做单频道。在做单频道的大厅里,不同的子频道“主持”(即商家代表)会持续发单,内容包括刷单的平台、对账号的要求及相应酬劳(如淘宝2心买家做一单酬劳为3.5元)、付款方式(找人代付、极简付款等)。认为自己符合要求的刷手点击发单消息即可进入子频道,私下与主持进行磋商。

记者随即进入一个子频道,向主持发去自己的评价管理截图及待收货截图,主持回复“1”表示认可,并发来一套刷单资料:关键词为“iphone7 手机壳 磨砂”,必须通过搜索这套关键词寻找到主宝贝,之后按照21512操作。约20分钟后,记者成功提交订单。

进入付款环节,主持通过极简安全码远程登录记者的淘宝账号,使用自己的网银支付订单,“等到货之后你点击确认付款,就是用我的钱给我付款了。”

刷单结束后,主持将包括订单号等一串信息反馈给财务。记者于当晚7点收到此单酬劳3.5元。

刷单已式微 但难以禁绝

“以前在行业里有一句话,‘十店九刷’,所有的电商平台都有大量的人在刷。”菠萝(化名)是一名资深的电商从业者,2011年时他进入一家团购网站工作,目前为一家企业管理淘宝店铺,“2011年时我认识的一个刷手,他那时就已经入行3年了,至今也有8年了,可见这个行业的历史。”

菠萝告诉北京晚报记者,早些年商家之间会互相推荐信得过的刷手,这些刷手60%以上甚至80%以上都是孩子较小的宝妈,“每天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去就没事儿了,但也没工作,就来刷单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最近几年,电商平台严厉打击刷单,再加上更优的营销手段出现,刷单已不是商家的最优选择。菠萝透露,现在行业里有两种新方法,一种是返利推广;二是给真实买家优惠,激励他们一个月购买两次,“找人刷一单我要给刷单平台付六七元,还要去监控刷手,不如直接给买家大优惠。”

但菠萝坦陈短期内刷单还难以禁绝:“一些小店新店还要靠这个,而且刷单平台是稳赚的,商家要给他们300元入驻费,刷手要交60元左右的会员费,每刷一单平台还要抽两三元钱。兼职的人会员费基本就打水漂了,因为做够300单并不容易,真正职业刷手会养十来个淘宝号,一个月赚3000元没问题。”(白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